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95和親之日  
   
295和親之日

心事重重地回到房間之後,慕容玥便坐于床上,單手托腮,陷入了深思.

宸王見此,溫柔地在她的身邊坐下,見到她滿腹心事的模樣,星眸之中閃過一絲關切,示意一旁的水菲菲和肖嬤嬤先行退下之後,再輕聲開口問道:"玥兒,你在想些什麼?"

"北辰星,你有沒有感覺到我爹今天有些奇怪?"慕容玥示意宸王在自己的身旁坐下之後,眸光閃著瀲灩的光澤,幾許疑惑自她的眼底閃過.

"你指的是,他的話?"宸王擁過慕容玥,開口問道,對慕容玥的話,卻無半絲意外,顯然,他亦是感覺到了慕容宰相今日話中的可疑之處.

"不錯,爹爹今天回答我,他是沒有想到要將娘親的遺體給保持起來,所以才會選擇了入土為安,這一點,若是發生在一些普通人家的家里,或許並無可疑之處,只是,爹爹他身為一國宰相,深得皇上的重用,更是深深地愛著我娘,在突聞噩耗之際,首先便該是接受不了這個事實,想要用盡一切的方法將我娘留在他的身邊才是."慕容玥凝眸細思著分析道,"可是為何,爹會匆匆地將娘親給安葬了,甚至就連那墓碑,都是匆匆而立成的."

到這里,慕容玥抬頭看向宸王,開口問道:"北辰星,你也見過我娘的墓碑了,那只是一塊非常普通的墓碑,甚至連一些大戶人家的都不如,即便我娘生性淡然,但以爹爹對娘親的感,又怎會忍心給她立一塊那樣簡單的墓碑,最重要的是,你可曾注意到,那墓碑之上,只寫了'愛妻靈兒之墓’,只是靈兒二字,連姓氏都沒有,這一切,真的是太奇怪了!"

宸王聽著慕容玥的分析,亦是深為贊同地點了點頭,道:"這一切,的確是非常奇怪,只是,方才我見爹在提及娘離開時候的神色,的確是非常痛苦的,想必是他因為某些原因,而無法將娘的遺體留下來,無法為娘親立一塊正式的墓碑,畢竟,娘也是迷族之人,或許爹是有什麼苦衷的也不定."13acV.

到這里,宸王歎息一聲,心疼地看著慕容玥,對她心中對母愛的渴望感同身受,伸手輕輕地撫著慕容玥如絲的長發,柔聲安撫道:"玥兒,不管怎麼,娘已經逝世這麼多年了,即便其中有什麼原因,也是爹所不願提及了,我們還是別再去觸及爹心中的傷痛了!"

慕容玥聞輕輕一歎,將身子靠在了宸王的懷中,歎息著道:"是啊,事都過去這麼多年了,我的確不該再去觸及爹心中的痛,今日的事,是我做的魯莽了!"

宸王將下巴放在慕容玥的頭頂,輕輕摩擦著,嗅著那雪蓮的清香,輕輕地眯著雙眸道:"怎麼能你魯莽呢?兒女對娘親的愛,可不是時間和空間所能夠抹滅的,只是,玥兒,雖然我們沒有娘,可是我們卻有著彼此,我會用我所有的愛,傾注于你的身上,讓你不再為自幼失去娘親而傷痛,因為有我的愛包圍著你."

"北辰星,謝謝你……"慕容玥聽著宸王那深款款的話,不自禁地抬起頭吻上了他那粉色的薄唇,感受著青竹清香沁入心肺的美好感覺.

事地慕玥和.宸王感受著雙唇被慕容玥那兩瓣溫潤的唇包裹著,那淡淡的雪蓮清香縈繞在鼻翼之間,那香滑的丁香舌怯怯地探入了自己的口中,才滑過他的舌尖,便欲害羞地退去.

"丫頭,點火了,就要負責滅火的……"才初識晴欲滋味的宸王,哪里經得起這般的you惑,當下將慕容玥一把摟住,便壓在了錦被之上,居高臨下地望著慕容玥瞬間羞了的絕美容顏.

"北辰星,你可別誤會,這只是一個表示感謝的吻而已."慕容玥心驚于宸王那瞬間火熱起來的體溫,看著他那熠熠生輝的雙眸,羞赧地開口道.這家伙,怎地就像一匹永遠喂不飽的狼一般,早上出門的時候,不是才做過嗎?怎地又想要了……

"玥兒,在你看來,這個吻只是單純的想要表示感謝,但在本王看來,這個吻的後果,可是要由你承擔的……"著,宸王便低下頭去,吻住了慕容玥還想要解釋的雙唇.

唇齒交接之間,那房間內的溫度瞬間提升起來,宸王迫不及待地解開了慕容玥的繡裙,雙手探索在她那玲瓏有致的嬌軀之上.

慕容玥不勝嬌羞地眯上了雙眸,任由著宸王在自己的身上點燃一處又一處的火苗,直到那簇簇火苗,化作了熊熊的浴火,將她心頭最為火熱之處點燃,而後,于宸王一同燃燒.

直至身體某處的空虛,被宸王以最為勇猛的方式填充之後,慕容玥的神智,終于在火熱之中迷失,只是本能地攀附著宸王削瘦而有力的身體,隨著宸王掀起的驚濤駭浪一道起起伏伏,任由那層層疊疊的破浪,將自己一次又一次沖擊……

驀然,似有什麼東西自慕容玥的身體內爆發開來,那極致的沖擊,讓得她身子一陣痙,攣,那舒暢到了極致的快樂,使得她身子一輕,無法承受地昏迷了過去……

宸王在難自已地歡快馳騁之後,看著再次昏迷在自己懷中的慕容玥,無奈地笑著輕吻了吻慕容玥那因激而嫣得分外嫵媚的嬌顏,將自己從她的身上抽離,將彼此的身子清理了一番後,便擁著慕容玥沉沉睡去.

幾日的時間,仿佛彈指即過,快得讓慕容玥和宸王還來不及細細享受這溫馨甜蜜的美好時光,便到了慕容玥和親納蘭皇朝的日子.

這日,納蘭夜志得意滿地站在北辰皇朝的金鑾殿上,滿臉的笑容,在看到被宸王牽著手上朝的慕容玥後,化作了點點疑惑.

他當然不會懷疑慕容玥是要反悔不嫁給自己之類的問題,只是,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未婚妻,被一個自己不曾見過的男子牽著手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換做任何一個男人,只怕都不會笑得絲毫不介意.

"臣女慕容玥參加皇上!"慕容玥朝北辰皇行禮道.

"月璃參加皇上!"易容之後的宸王一臉淡笑地朝著上頭眸光深深地看著自己的北辰皇,開口道.

"平身!"北辰皇看著下方同樣是眸光瀲灩地看著自己的一對璧人,心中滿懷感歎地開口叫到.只要一想到這兩個自己最為疼愛的孩子,就要遠離自己,到了那個自己權勢所不及的納蘭皇朝去涉險,他的心中就滿是不舍,只可惜,如今,已然箭在弦上,由不得自己反悔了.

"謝皇上!"慕容玥和宸王同時起身.

"北辰皇上,不知這位是……"納蘭夜首先站出身來問道.

"納蘭太子,這位乃是玥兒的表哥,月璃!玥兒的舅舅聽聞玥兒就要遠嫁納蘭皇朝,心中放心不下,便派表哥前來為玥兒送行,隨玥兒前去納蘭皇朝一些日子,以免玥兒太過思念北辰,納蘭太子應該不會介意吧!"慕容玥有心想要掙開宸王牽著自己的手,但卻被他緊緊地牽住,無奈之下,只得開口朝納蘭夜笑道.

"原來是月璃表哥,納蘭夜有禮了!"納蘭夜聽聞慕容玥如此,心中雖然疑惑慕容玥為何突然冒出這樣一個表哥,但如今滿朝文武皆在,他卻不好表示的太過心胸狹隘,只得滿臉親近之色地拱手朝宸王行禮叫到.

"納蘭太子有禮了!"宸王挑眉一笑,卻是很給納蘭夜面子,回禮笑道.只是,在納蘭夜所看不到的角度處,慕容玥卻明顯地感覺到宸王眸底深處的那抹不懷好意.顯然,宸王對納蘭夜這麼一句以"自己人"的身份稱呼的"表哥"一詞動了怒氣.

在這個醋意十足的宸王看來,一切以任何方式占慕容玥便宜的行為,都是萬死難辭其咎的罪大惡極.這個納蘭夜想要表達自己善意的親近稱呼,顯然是將馬屁拍到了馬蹄子上.

"月璃,既然你要守護玥兒前往納蘭皇朝,那朕便賜你為璃郡王,封為送親大使,一路之上,貼身護衛玥兒的安危,你可能夠擔此重任?"北辰皇哪里會不知道宸王此時對納蘭夜的敵意,也不再給納蘭夜開口話的機會,直接開口給宸王受封.以免氣著了自己的兒子,讓他心疼.畢竟,饒是宸王有百般心計,在這眾目睽睽之下,還是要謹守兩國相交的禮儀,無法對納蘭夜做些什麼有礙兩國誼的事的.

至于出了這金鑾殿,踏上了和親的路途,宸王想要怎樣為難納蘭夜,可就不在北辰皇的考慮之中了,反正,兩國之間的戰爭,總是要開始的,如今北辰皇所要的,只是一個開戰的理由和時機.這一切,他相信自己的兒子會為自己准備的非常完美的.

想到這里,北辰皇不由地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遠遠立于角落之中的東籬使者……

上篇:294心有疑問     下篇:296萬事俱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