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97行動計劃  
   
297行動計劃

宸王點了點頭,對于流域這群天機閣內的精英成員,他自然是極為放心的,加上云逸和萱若對天機閣

內部運轉熟悉萬分,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才能夠放心地陪在慕容玥的身邊,任由云逸和萱若來安排這二十

人的行動.

似是明白了宸王心中的想法,云逸淡淡地掃了他一眼後,繼續開口道:"至于那些女子,也都按照

之前的計劃,進入了我們在納蘭皇朝的產業之中,只不過,我沒有插手培訓那些女子的計劃,這一切,都

是萱若按照玥兒給的方案來進行的."

"你將這些交給了萱若來培訓?"宸王聽到云逸的話,不由地吃了一驚,以萱若的單純和愛玩的性子

若是將那八個女子都交給了她來培訓,豈不是……

"你也別看那丫頭……"云逸對宸王的態度似乎早已經猜到了,一向淡然悲憫的眸子中閃過一絲不

知是喜是怒的複雜神色,開口道:"那丫頭偏偏還將這群女子訓練得分外出色,險些將我都給欺騙過去

了……"

"哦?"宸王聞不由地挑了挑眉,開口問道:"你和我,萱若又怎麼惹你生氣了?她怎麼讓人

騙你了?"

若是聽萱若將那群人給訓練失敗了,宸王還有幾分相信,偏生看云逸的模樣,萱若不但是將人訓練

成功了,居然還將云逸給欺騙過去了,那便由不得宸王不吃驚了.

"哼!"云逸淡淡地哼了一聲,繼而轉身離開,顯然,萱若是真的將他惹惱了,且讓云逸吃了啞巴虧

否則,以云逸那淡然的性子,又豈會這般模樣.

宸王見此勾起一根纖指,撓了撓下巴,不得不,云逸這番模樣,還真勾起了他的好奇心,分外想要

知道那萱若究竟是將云逸怎麼了,會讓他如此生氣.

只是,看樣子,云逸是決計不可能對他出答案了,那麼,就只有從萱若那里入手了!

馬車之內,看著一跳上馬車,便一臉賊兮兮地撩起窗簾,看著外面,一臉又興奮又忐忑的模樣的萱若

慕容玥不由好奇地問道:"萱若,怎麼了,你在看什麼?"

"啊!沒有,沒有,玥兒,我是在看馬車什麼時候走?哈哈!"萱若聞趕緊將車簾放下,一副此地

無銀三百兩的模樣開口道.

"哦!真的是這樣嗎?"慕容玥顯然是不相信萱若的話,當下便掀起窗簾看向外面,云逸的身影赫然

出現在她的視線之內.

"萱若,你為什麼要偷看云逸,你們不是一起來的嗎?"慕容玥有些納悶地看著一臉心虛的萱若,而

後開口問道:"莫非是你又做了什麼,惹怒他了?"

看到萱若在聽到自己問候後,驀然垮下來的精致臉蛋,慕容玥便心知自己是猜對了,看來,這萱若還

真是不省心,難得自己和宸王相處的時候,留給了她獨立的空間,偏生這丫頭非但沒有和云逸好好相處,

反而一再惹怒云逸,真是不讓人省心啊!

"我……"萱若有心想要否認,卻在看見一旁水菲菲笑得樂不可支的模樣後,唇一嘟,開口道:"

我,我不過就是想試試那些人被我培訓的如何了嘛!誰知道云逸居然這麼氣,居然想要把我抓起來送回

雪山,所以,我當然要逃啦!去納蘭皇朝多好玩啊,我才不要回雪山呢!爹和流星,云逸都不在,我一個

人回去,會被悶死的……"

云逸要把萱若送回雪山?這萱若究竟是做了什麼,居然惹得云逸如此生氣?

這萱若,還真是好本事,居然能夠一再惹怒了云逸,且能夠完整地留在這里.王了群機任.

"我,我不過是讓知書去想云逸求愛,然後……"萱若吞吞吐吐地道.

"然後什麼?"慕容玥開口道,若只是讓人去向云逸求愛,云逸直接拒絕了也就是了,也不至于氣成

這樣吧!

"我告訴那群丫頭,這是一個考核,若是她們無法在云逸的房間內停留到一個時辰,就算她不合格.

誰知道,那丫頭居然趁云逸洗澡的時候去了他的房間,然後……"萱若到這里,亦是羞了臉.有心想

要不了,卻迫于慕容玥在一旁虎視眈眈地以目光威脅著自己下去.

萱若扁了扁嘴,很是無辜地道:"然後,云逸就那般,被知書逼得,生生在浴桶之內,泡了一個時

辰的冷水……"

"這……這知書,還真是強悍……"慕容玥可以想象出那個場面,渾身yi絲不gua的云逸,為了不讓自

己惷光外泄,只得很是委屈地泡在浴桶中一個時辰,天哪,這可是一個時辰啊!皮都會泡皺了吧!

"還不止是這樣……"萱若有些頹廢地道,唉,如果只是這樣,那她只需向云逸賠罪一番,就可以

了,誰知道……

"還不止是這樣?那,那還有怎麼樣?"慕容玥睜著一雙美目問道.

"那知書在自己功成之後,就和知琴,知棋,知畫她們都出了自己辦法,然後,她們就一個個瘋了

似的圍堵云逸,所出的招數,更是千奇百怪,最後,知畫一不心,就把我給招了出來……"萱若想到知

書對自己招供的話後,郁悶地長歎了一口氣道:"所以,現在就變成這樣了……"

"這,這知書,也太強悍了吧!"慕容玥瞪大了眼睛看著萱若,有心想要為她鞠一把同的淚,卻止

不住心頭的笑意,只要一想到云逸被那些女子給圍堵的煩不勝煩,她又是好笑,又是同萬分.

以云逸的性子,自然是無法對那些女子出手,畢竟那些女子,也只是圍堵他表白之類的,可是,一個

人在洗澡,睡覺,吃飯,更衣,甚至如廁的時候,都需要謹防著身旁突然冒出一個女子出現,來對自己表

白,甚至不待足一個時辰,就不肯離開,那該是多麼可怕的事……

云逸能夠不被這群人逼瘋,已經非常不錯了!

難怪會在得知這些事,是萱若惹出來的之後,會那般的生氣,要把萱若給送走,可憐的云逸……

"是啊!我本來只是想要考驗一下她們在經過我培訓之後,對男人的吸引力,偏生我們周圍,就云逸

一個能夠擔當得起考驗的男人,哪里想到……玥兒,你,我怎麼就這麼倒黴呢?"想到云逸那天那般恐

怖的模樣,萱若就忍不住哀聲歎息出聲.

"別難過了,反正你現在不是留下了麼?現在我們就要出發去納蘭皇朝了,云逸總不可能半路上把你

給抓走的,放心吧!"慕容玥雖然忍不住對云逸鞠了一把同的淚水,但還是柔聲對萱若安慰到.

畢竟,萱若這麼一個精靈般可愛的女子,誰人都不忍心看到她那精致的臉蛋皺成一團的.

"姐,你就放心吧!萱若姐也只是在你面前這般模樣罷了!你可不知道,那天她在得知知書她們

的辦法之後,笑成了什麼模樣呢!若不是她的笑聲太過歡樂了,把云少主給吸引了過來,也不至于讓云少

主氣得要把她給送回去."水菲菲聽到慕容玥安慰萱若的話後,輕笑出聲到.

想到昨天萱若在笑得滿床鋪打滾的時候,云逸突然出現在房間內,用一身冷然的氣勢,生生把萱若銀

鈴般的笑聲給止住,讓她嚇得一個止不住身子,滾到了地上的形,水菲菲就不由輕笑出聲,將當時的

況盡數告訴了慕容玥.

"原來是這樣啊!"慕容玥看著萱若瞬間了的臉,忍俊不住地笑出了聲.

"水,你太不夠意思了,你們一個個都出賣我,真不是好姐妹!"萱若看著慕容玥和水菲菲皆是笑不

攏嘴的模樣,羞赧地開口叫到.

"誰讓你出一個這樣的招數的,云逸被你當作了試驗品,他不生氣才怪."慕容玥搖了搖頭道.這

萱若,總是能夠想出這些稀奇古怪的方式,難怪云逸對她是敬而遠之了!

萱若聽得慕容玥如此,不甘心地開口道:"我還不是為了幫你培訓人嗎?如果不測試一下她們的

能力,怎麼能夠放心把這麼重要的任務放到她們身上?玥兒,你不感謝我也就算了,居然還伙同她們一道

來取笑我!"

"那你的測試結果是什麼呢?"慕容玥收起了笑容低聲問道.有宸王呆在馬車之外,她也不用擔心自

己等人的談話會被納蘭夜的人聽到.

萱若精靈般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內閃過一絲隱晦的羞澀,眸光中流轉出些許的懵懂之色,繼而開口道:

"云逸這家伙,雖然是有些老古板了些,但也不失為一個坐懷不亂的君子.否則,她們八個姿色各異,

才貌皆憂的花樣女子逐一去對他表白示愛,他也不會都拒絕了,看來,有時候,我還真得懷疑這家伙是不

是有斷之癖了……"

到這里,萱若抬眸看了眼面前的慕容玥,或許,只有香慕容玥這般的奇女子,才能夠讓得云逸那樣

神明一般的男子動心吧!不過,慕容玥愛的是流星,云逸的心里,一定很難受吧!

"咳咳……!"慕容玥險些被自己的口水給嗆死,一個震驚之下,岔了氣,連咳幾聲,放止住了咳嗽

瞪大了水色瀲灩的秋眸,看著面前的萱若.一旁的水菲菲亦是長大了嘴巴看著面前的萱若.

這……這丫頭還真敢!

云逸是斷……

這話若是讓云逸聽到了,只怕真要把萱若給送回雪山了!

"干嘛啦!我只是臆測一下啦!你們怎麼都這樣看著我?"萱若看著一臉震驚的慕容玥和水菲菲,似

乎根本沒有發覺,自己方才的話,有多麼的駭人聽聞.

"萱若,你……我終于能夠感受到北辰星和云逸對你又是頭疼又是無奈的心了!我你還能不能不

要這麼……這麼的讓人哭笑不得好不好……心云逸聽到你方才的話後,就連我們大家都保不住你,你就

等著被送回雪山關上個一年半載吧!"慕容玥頭痛地撫了撫額,幾乎可以預見馬車外宸王此刻的神.

"好吧!玥兒,水,方才的話,你們可不許讓云逸知道哦,否則心我讓知書她們拿流星做……試驗

品!"萱若朝慕容玥挑了挑好看的眉毛,揮了揮自己的粉拳,一臉威脅之意地道.

"呃,好吧!我承認,我受你威脅了!"慕容玥無奈地攤了攤手,做出一副被威脅了的模樣道.雖

然她本就沒有把這個話告訴云逸的意思.

"萱若,如果你敢讓那群人來騷擾我,我立刻讓云逸把你送回雪山去!"宸王的話透過馬車傳了進來

雖然有若蚊鳴,但卻清晰得仿若在三人的耳邊語一般,顯然,這句話是宸王用傳音之法出的.

"流星,你這個壞人,就會威脅我!你放心,只要你們不讓云逸把我送會雪山,我就什麼都答應你!

萱若一仰精致的下巴,開口道.在她看來,只要不回雪山,只要能夠跟在慕容玥的身邊,無論身在

何處,都比在雪山來的有趣好玩.特別是這次去納蘭皇朝,雖危險重重,但卻能夠左右一個國家的局勢

這該是多麼有趣刺激的事啊!

"成交!"宸王簡潔而有力的兩個字完,便再無聲息,只是馬車內的三個人,卻看不到馬車外,此

時的宸王,易容後,與慕容玥有著三分相像的容顏上,一雙流光溢彩的星眸,正閃著趣味的光澤.

云逸啊云逸,即便你不又如何,如今本王還沒有出想問呢,萱若便自己招供出來了,誰能夠想到

一代神醫賽閻王,居然會有被幾個丫頭逼得躲在浴桶之內,一動不動的時候!難怪你方才一副氣急的

模樣.

禮炮聲聲聲震耳,宸王與慕容玥雖然一人在馬車之外,一人在馬車之內,卻感覺到彼此的心,是如此

的近,仿佛,這些禮炮聲,都是為了他們二人而點燃一般.

納蘭夜在出了城門之後,便回到了自己的馬車之上休息.

雖然閉上了眼睛,但眼前卻出現了慕容玥那張宜嗔宜喜的絕色容顏,並非是他不想上慕容玥的馬車去13acV.

與她同處,但只要想到前些日子慕容玥婉拒絕自己的話,他便息了這個念頭.

"男女授受不親,雖然玥兒此次乃是為了和納蘭太子聯姻而前往納蘭皇朝的,但只要一日沒有完婚,

就一日不能與太子太過接近,以免辱了玥兒的名節,玥兒一人事,但我北辰事大,還請納蘭太子海涵.

不愧是那般天姿絕色的女子,單就這份傲骨,便配得上他為她所做的一切,那些為了他的權位而前赴

後繼地朝他投懷送抱的女子,他早已經厭倦了,只有如慕容玥這樣的女子,征服起來,才能夠帶給他無盡

的快樂.

一旁看著納蘭夜滿臉笑意的隨從,恭敬地為納蘭夜斟上一杯美酒之後,才開口心翼翼地問道:"太

子殿下似乎對星月公主尤為滿意?"

"不錯!"納蘭夜看了一眼面前這個同樣拜在國師門下的師弟,開口道:"博文,即便是我納蘭皇

朝地廣多人,人傑地靈,但你可曾見過如慕容玥這般無論是才還是容貌,都堪稱絕頂的女子?"

"太子殿下的是,只是,你讓慕容玥成了太子正妃,那香琪郡主她……"博文在聽到納蘭夜的話後

謹慎地開口問道.

納蘭夜眸中閃過一絲精光,端起面前的酒杯摩擦幾番,一口喝盡杯中的酒,方開口道:"雖香琪

對本宮一往深,但她畢竟不是國師口中那個能夠助得本宮得天下的女子,但念在香琪這些年來對本宮的

誼,本宮會在之後給她留一個側妃的位置.相信以香琪的善解人意,會理解本宮的苦心的!"

在納蘭夜看來,自己將來可是要君臨天下的,如今的側妃之位,便是他日的皇貴妃之榮耀,他能夠許

出,已然是極為難能可貴了,香琪應該是欣喜若狂,感恩戴德才是.

"太子殿下所極是!"博文笑著附和到,繼而恭敬地為納蘭夜續滿了酒.

"博文放心,本宮將來君臨天下,你便是本宮的右相,國師對本宮的恩,你對本宮的輔佐,本宮絕

不會忘記的!"納蘭夜又豈會不知道面前的隨從心中在想些什麼,只是,如今他需要仰仗國師和面前這個

師弟的地方還有許多,這些許諾,該的,還是要的.

"太子殿下對博文的厚愛,博文銘記于心,只是,博文擔心的是,若太子只是許以側妃之位,那榮親

王,是否會……"博文在聽到納蘭夜的話後,心中欣喜不已,當下再次開口道.

"榮親王乃是母後一族的人,自然會理解本宮的苦心,只要本宮許諾今後本宮登基之後,便封香琪為

皇貴妃,相信榮親王也定然會滿意的."納蘭夜哪里不知道榮親王一直都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夠成為太子正

妃,而以前,納蘭夜也是一直都想讓香琪郡主成為自己未來的正妃的.

只是計劃不如變化,在得知了世界上還有慕容玥這樣一個能夠助得自己得天下的女子之後,納蘭夜便

立即將太子正妃之位奉上,只求能夠娶得慕容玥而歸.

畢竟,香琪郡主成了自己的正妃,只能夠讓自己順利繼位的把握更大,而慕容玥成了自己的正妃,則

能夠助自己奪得整個天下,孰重孰輕,精于算計的納蘭夜又怎會分不清呢?

"太子殿下的是!只是,太子殿下此次回到納蘭皇朝國都,定然要早些于榮親王商議妥當,以免讓

其他幾位皇子捷足先登."博文思索了一番,開口道.

博文的意思,納蘭夜自然明白,身為一個兄弟眾多的太子,他比誰都更加明白如今,納蘭皇朝朝廷之

上的洶湧暗潮,那些皇子雖然明面上對自己恭敬有加,但私下里,是多麼想要對自己除之而後快,納蘭夜

又如何不知道,這些年來,若非是他精心培養的暗衛隊"夜鷹"一干精英的精心保護,他只怕早就死在那

些皇子妃子們防不勝防的暗算之下了.

尤其是這兩年來,納蘭皇年事已高,身體日益虛弱,幾個實力雄厚的皇子已然蠢蠢欲動,若是此時處

理不當,讓得其他皇子于榮親王達成了合作協議,讓得榮親王臨陣倒戈,定然會對納蘭夜造成不的麻煩

"這點你放心,若是本宮沒有絕對的把握,又如何會這般大動干戈地來迎娶慕容玥呢!榮親王那邊,

你大可放心就是!"納蘭夜嘴角揚起一抹冷笑,眸子內閃過一絲篤定的光芒,緩緩抿下杯中之酒,輕聲

道.

"即使如此,那是屬下多嘴了!"博文在見到納蘭夜嘴角的那抹冷笑之後,暗暗在心中吸了一口氣,

太子殿下為何能夠有如此大的把握榮親王一定會拒絕其他皇子的招攬,而全心輔助他來爭奪皇位?莫非是

……

想到那個可能,博文不由地更加心驚,看來,他一心輔助太子殿下爭奪皇位的選擇,是正確的,難怪

師父那樣的人,都拒絕了其他皇子的招攬,選擇了太子殿下,太子殿下的手段,果真非常人所及.即便是

香琪郡主那樣一個全心愛慕著他的女子,都可以拿來當作搶奪皇位的工具.

"博文一心為本宮,本宮如何不知,此事暫且不提,本宮倒是有另外一件事要讓你去辦!"納蘭夜眸光幾閃,開口道.

"請太子殿下吩咐."博文忙肅色應到.

"方才你也看到那月璃了吧!"納蘭夜纖長的手指輕輕地擊打著馬車上的桌,開口道:"本宮總覺得那月璃的出現過于詭異,為保萬無一失,你且吩咐我們在北辰的隱衛,讓他們著手調查一下慕容玥之母的身世,看看是否有月璃這麼一個人."

納蘭夜吩咐到,多年的政治斗爭下來,他早已經練就了一副敏銳的察覺,不知為何,在面對那"月璃"的時候,他總是有一股不安的感覺,若非是因為月璃是慕容玥的表哥,且是北辰皇欽封的送親大使,他是無論如何也不能留這麼一個人在自己的身邊的.

只是,如今他還需要慕容玥這個鳳鸞星的相助,不能得罪慕容玥,更不能讓慕容玥對自己哪怕有一絲的懷疑和怨恨,否則他定然會想方設法讓月璃死在和親的路途之上,或者納蘭皇朝的國境之中.

"是,屬下明白,那屬下這就親自去查明此人,定然會將其身世和背景查個水落石出."博文應諾之後,便退出了馬車,消失在納蘭皇朝儀仗隊的人群之中.

納蘭夜在博文離開之後,便輕輕地眯起了雙眼,思索著回到納蘭皇朝之後,該如何著手安排自己的下一步計劃,將那些對自己的太子之位虎視眈眈的眾多皇子一一鏟除.

在皇室的斗爭之中,可沒有什麼兄弟之可念的,但凡有一絲的心慈手軟,都會被湮滅在以鮮血骨肉鋪就的登位道路之上,納蘭夜自認並非什麼君子,他畢生所願,只想成為那君臨天下之人,哪怕為此,要付出一切代價,也絲毫沒有任何的退縮,概因,在他成為太子之後,就沒有了退路,退,則亡!

博文自以為自己的行蹤極為隱蔽,在離開了儀仗隊之後,就回頭遁入了北辰皇朝的京城之中.

卻不知道,在他退出納蘭夜的馬車的那一瞬間,已然有一雙犀利的眼眸盯住了他,直至他遁入了京城某戶普通人家的院落之中……

一日的行程下來,慕容玥和萱若及水菲菲都是昏昏欲睡,在行館之內沐浴之後,便尚了床,准備休息.

納蘭夜為慕容玥准備的房間極為舒適,分作了里外兩間,被布置的奢華無比,只是,在慕容玥看來,卻是不如自己那雅致的攬月園來得舒適.

萱若卻是對那張寬敞的木大床喜愛無比,歡呼一聲之後,就撲到了大床之上,一扯嶄新的錦被,就要入眠.水菲菲卻是一把拉起了她,朝外間走去.

"水,你干什麼啦!我好累哦,要休息了啦!"萱若嘟囔著開口道.對于崇尚自*的萱若來,讓她坐一天馬車,還不如讓她騎馬來的舒服,早已經沒有了早上的神采奕奕,只想撲到床上好好打幾個滾,來舒展自己被束縛了一天的身子.

"萱若姐,等下……"水菲菲俯在萱若的耳中了句什麼,便見萱若了一張臉,賊兮兮地看了眼慕容玥,而後滿是一副"善解人意"的表看著慕容玥.

"笑什麼,你們兩個都留下,等下定然有事要找你們一起商議."慕容玥的話音才落,便見宸王的身影出現在了房間之內.

"怎麼樣?"慕容玥開口問道.

"事已經安排好了,正如我們所料,那慕容玥的隨從,已經回到了北辰京城,看來,這納蘭夜的確是一個多疑之人,對我的身份已經產生了懷疑,不過,這反而對我們有利,我們早便安排好的身份,任他如何查,也查不出疑點,反而會讓我們之後的行動更加方便.經過懷疑的證實,反而更加可信.想來,我這個表哥的身份,已然坐實了!"

宸王好笑地看著慕容玥,挑了挑眉,慕容玥見狀好笑地白了他一眼,也就是這個家伙,才會想出這麼一招來,居然冒充自己的表哥,納蘭夜這回可是失策了!

宸王對慕容玥的白眼,只當作了是暗送秋波,盡數接收之後,轉而看向一旁笑容可可的萱若,開口問道:"萱若,那八個女子,你安排的如何了?"

萱若聽到宸王問自己,忙挺了挺腰板,很是得意地開口道:"我已經按照玥兒的吩咐,把其中二人以尋常百姓的身份,送入皇宮之中,成為當今的秀女,讓她們憑借自己的本事,成為納蘭皇的寵妃,兩人送入不同的青樓之中,讓她們成為聞名遠近的花魁名妓.剩下的四人,都安排進我們北辰的暗棋府中,爭取在最短的時間成為聲名鶴起的才女.以便將來謀劃."

那八人本就是北辰皇精心培養而成的,因此萱若並沒有作何特別的培訓,只是將慕容玥的計劃告訴了她們,讓她們自行按照自己最為拿手的本事,選擇進入納蘭皇朝的身份,以便行事.

"干得不錯!"宸王不吝贊賞地道,不意外地看見了萱若笑彎了的眉眼.

"那是當然,流星,你到了納蘭皇朝之後,有沒有我可以扮演的角色,別看我,論起演技來,我可不比她們差呢!"萱若很是自信滿滿地開口道.

慕容玥見到萱若的模樣,好笑地搖了搖頭,在萱若看來,那八名女子只是去演演戲,騙騙人罷了,又哪里會知道,這些事成功之後的付出犧牲,是多麼的讓人心酸.

"那就要看你這段時間的表現了,若是你表現的好,不給玥兒添麻煩,到時候有什麼笨蛋可以讓你去捉弄一番的,也不是不行!"宸王狀似猶豫地考慮了一番後開口道.

"這個你放心,你看,我今天不是也陪著玥兒坐了一天的馬車嗎?再了,那八個人可是我訓練的呢!我這個師父,自然不會比徒弟差!"萱若一聽有自己可以上陣的機會,當下便一口答應了宸王的要求.

"流域他們進行的如何了?"慕容玥開口問道.

"他們已經在前幾日就進入了納蘭皇朝,因為他們的身份,早已有我們在納蘭皇朝的暗衛做好了安排,所以只要一去,就能夠開始行動了!"宸王回答慕容玥的話道.

"嗯,據我這些日子來的觀察,香琪郡主那里,比較適合讓流塵去,因為香琪郡主是一個比較單純的女子,她所迷戀的,不過是納蘭夜英俊的容顏和他給的許諾,如今納蘭夜要娶我為正妃的消息定然已經傳到了她的耳中,所以此刻是她心防最為脆弱的時刻,我們只要精心設計一番,就能夠讓流塵成功地攻下香琪郡主這一關."慕容玥眸中閃爍著耀眼的光彩,嘴角噙著淡淡的笑靨,那種運籌帷幄的飛揚身材再次在她的身上散發出來,眩了宸王的目.

"精心設計?那香琪郡主對納蘭夜可謂是深無悔,只怕不容易攻破她的心防.此時還需多加准備才是!"宸王猶豫了片刻後道.

"不用其他准備了!我心中早已經有了計劃!"慕容玥好笑地看了一眼糾結著眉眼的宸王開口道.這家伙,雖然睿智過人,但終究卻是不了解女人,不過,這也正是北辰星他最為可貴的一點.若是他是在這方面經驗豐富的男子,只怕也不會讓自己如此深愛了吧!

"哦?玥兒有何妙計?"宸王發覺自己對慕容玥可是越來越倍受吸引了,天知道她此刻轉著眼眸,自信的神采光滿四射的模樣有多麼的迷人,若非是此時時間地點都不對,他還真想要將她擁入懷中,好好疼愛一番才是.

"我也是研究了很久才發現,你們傳來的資料中曾有提到,這香琪君主的手腕上,戴有一串佛珠,在她這樣身份尊貴的閨中少女手上,一般都是帶著玉鐲或者是手鏈之類的,戴有佛珠的,可謂是極少數,那便明,這香琪郡主是一個禮佛之人.而納蘭皇朝的京都中人,只要是禮佛的,都會在初一那一天上寺廟去參拜.想必這香琪郡主也不例外.若是我沒有推算錯誤的話,下個月的初一,是納蘭皇朝中的朝拜之日,這香琪郡主也定然會上寺廟去禮佛.只是,她去的是哪座寺廟,就不得而知了!你且先讓人將京城之中有名無名的寺廟都查清楚,行走的路線以及平時會有什麼人去參拜,都不能夠遺漏."

慕容玥邊,腦中便快速地運轉著:"直到所有的資料都弄清楚之後,你便讓一些人扮作了山賊也好,混混也罷,尋機會將香琪郡主引到偏僻之處,欲圖不軌,而這個時候,再讓流塵出現,來一個英雄救美!"

慕容玥看著宸王,萱若以及水菲菲齊齊瞪大了的雙眸,一副震驚不已地看著自己的模樣,有些奇怪地問道:"怎麼了,你們為什麼這樣看著我?"

宸王收了收被慕容玥驚到的心,開口到:"玥兒,你這種……辦法,是怎麼想到的?有用嗎?不就是救了香琪郡主嗎?憑著她顯赫的身份,想必只會給流塵一些賞賜,便作罷了吧!"

慕容玥笑著搖了搖頭,繼續道:"若只是一般的救命之恩,效果當然不是非常大,但是若那時的香琪郡主就要被人給施暴了呢?流塵的出現,是不是就會顯得特別的重要?最為關鍵的是,北辰星,你一定要讓將香琪郡主的衣服給毀了,但不要毀盡,要欲遮還羞的那樣,且讓流塵到時候要將自己的衣服給脫下,親手披到香琪郡主的身上.繼而一不發地轉身離去,千萬別多一個字."

這北辰星又哪里會明白少女竇初開的那種朦朧的美好向往,就憑她慕容玥讀了無數的商,這些老土掉牙的浪漫狗血節,早就信手拈來,對付一個被深養閨中的少女,自然不在話下.

"為什麼不話?玥兒,流塵若是不話,豈不是一切都白做了嗎?憑香琪郡主那樣尊貴的身份,又怎麼會記得住流塵這麼一個路人?"萱若有些奇怪地問道.救了人,自然是要告知對方自己姓甚名誰啊,否則不是白救了嗎?

"你錯了!正是因為香琪郡主身份尊貴,平時想盡辦法要對她溜須拍馬的人太多了,所以對這類憑借著自己做了一些事,就要在她面前博得印象的人極為不喜,反之,若是流塵在她的面前,盡量顯得飄逸出塵,對她視若無睹,反而能夠讓她記憶尤深.萱若,你想想,若是有人出手救了你,卻對你這樣一個美貌無雙的女子不屑一顧,你又會作何感想."慕容玥看著萱若一副不解的模樣,開口反問到.

"那我就會很奇怪啊?為什麼那人不理人,難道是另外一個云逸麼?"萱若很是不解而又坦誠地回答到.在她認識的人之中,只有云逸是這幅看似淡然,實則難以接觸的人.當然,也正是因為這樣,云逸才讓她極為著迷.

"呃……"慕容玥一臉郁悶地轉頭,果然是萱若,就連這個事,都能夠和云逸給搭上了邊,不過,幸好,這明,她的辦法,即便是對萱若這樣的女子,都能夠起到作用.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就在慕容玥對萱若表示無語的時候,宸王開口道,"那我即刻讓星殤安排下去,讓納蘭皇朝內的暗衛立即著手將香琪郡主及納蘭京都內所有寺廟的資料查清,以便我們下一步行事."

"不僅僅是香琪郡主的事,還有榮親王最近的動向,哪位皇子走榮親王府走的最近,你們也要注意一些,以便我們可以借助榮親王府的動向,捕捉到現在納蘭皇朝之中幾個皇子之中暗湧.另外,你們看看哪個皇子如今的勢力最為雄厚,將我們插入朝臣府中的女子之一,安排到那個皇子的府中,盡快促成他和納蘭夜之間的斗爭,只有讓納蘭夜的陣腳亂了,我們才能更好的行事."

慕容玥繼續開口道,若是納蘭夜太閑了,只怕他會隨時想到來招惹自己,只有讓他忙得脫不開身,自己才有時間和北辰星談談愛,人生苦短,她可不想自己未來的日子,都陷入了勾心斗角的政治陰謀之中.

===========================================================

親愛滴們,最近發現留的人少了,莫非是節不夠吸引人不成,多多出現,讓偶感覺到你們的存在,才能更有動力碼字啊!

上篇:296萬事俱備     下篇:298有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