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98有況  
   
298有況

宸王似是感覺到了慕容玥心中的想法,淡淡一笑,開口道:"玥兒放心好了,本王定然會讓納蘭夜未來的日子里,忙得焦頭爛額,讓他沒有時間來打擾本王和玥兒!"

慕容玥聞,俏臉一,嬌媚地睇了宸王一眼,見水菲菲和萱若皆是捂嘴竊笑,不由沒好氣地道:"菲菲,看來我是應該考慮讓星風也去勾,引一個納蘭皇朝的官家姐的時候了,以星風的魅力,想必不是什麼難事!至于萱若,聽雪山的風景很好,空氣新鮮,是不是應該讓萱若早些回雪山了?"

"哎呀,玥兒,你太壞了!"萱若聞神色一斂,對著慕容玥吐了吐粉舌,開口嬌嗔道.

"姐,我這就和萱若姐消失!"水菲菲卻是很識相地拉著萱若朝門外走去.雖她對星風是極為放心,報以十分的信任,但多一事,總是讓人心中膈應,這個時候,還是別惹姐為妙.

"玥兒,流星,我們不打擾你們相處了,你們也別把懷心思動到我們身上哦!"萱若賊兮兮地笑著朝慕容玥揮了揮素手,很是善解人意地將門為兩人帶上.

房間內恢複了短暫的靜怡,繼而,宸王自身後緩緩地將慕容玥懶腰保住,開口歎息到:"玥兒,我好想你!"

慕容玥聞臉一,沒好氣地笑道:"我們都不曾分開過,哪里來的想之一字法?"

宸王卻是不認同地道:"雖一日都相處在一起,不曾分開,可是卻不能抱你,不能吻你,甚至不能多看你幾眼,與分開又有何區別,玥兒,我後悔我們的計劃了!"

"宸王殿下,我記得五個時辰之前,你才讓我從我家大床之上起身的吧!何來一天不能相擁相吻之法?"慕容玥無奈地翻了翻眼,拍掉某只在自己身上作祟的大掌,開口道.

"你也記得那是五個時辰之前的事了,如今,對本王來,與你分開哪怕是一個時辰,都是煎熬."宸王輕吻著慕容玥那散發著雪蓮清香的柔順發絲,很是不滿地道.

慕容玥看著某人星光流溢的眸子,哪里會不明白他心里的想法,當下便認命地開口道:"那你,我該如何補償你才是?"

"今夜,我要擁著你入睡……"宸王咬著慕容玥那玲瓏剔透的耳朵道.

"不行……"慕容玥想也不想地回到,如今可是非常時期,若是一個不心,讓人發現了宸王的行蹤,可就麻煩大了,計劃失敗了不打緊,但這可是關乎到宸王性命的大事,在慕容玥看來,容不得一絲差錯.

"放心,外面有星殤他們守著呢!"宸王將身子繞了過來,吻上了慕容玥的唇,開口道.

"不行……"慕容玥掙紮著想要拒絕宸王,卻在下一秒,緊抽了一口氣,概因某人在放開了自己的唇之後,便低頭噙住了自己最為敏感的豐盈頂端,隔著衣物,以那細密的銀牙,輕輕啃噬著.

一陣陣的電流,便這樣隨著宸王的啃噬,傳入了慕容玥的四肢百骸.

"玥兒……行是不行?"宸王雙手擁住了全身酥軟,倒入他懷中的慕容玥,輕笑著開口問道.

王是玥中."不行……"慕容玥很是堅持地道,堅決不允許自己在宸王的無賴手段之下妥協.

宸王見慕容玥依舊不肯妥協,魅然一笑,雙手插入了慕容玥的腋下,輕輕一提,便將她提起坐到了自己的雙腿之上,繼而一手如同靈蛇一般,順著她那幼滑如嬰兒一般的肌膚,緩緩滑下,來到了那處自己最為向往的地方,輕輕探索……

"玥兒,乖……行是不行?"宸王的嗓音,如同魔魅一般,低沉地在慕容玥的耳邊如同醇酒一般魅人……

"該死的……"慕容玥咬牙切齒地才要些什麼,卻被宸王以吻緘口,雙手也同時被他束縛在了身後,繼而,一切就這般,毫無預兆地開始……

第二天,慕容玥俏臉熏,渾身酸軟地坐在了馬車之內,心中尤對某個腹黑無賴的家伙腹誹不已.

誰人能夠想到,那個狡猾如狐狸一般的人,居然就那般,在椅子之上,要了她……

想到昨日兩人在梨花木雕花椅子之上的瘋狂行為,慕容玥的俏臉便燥熱不已,那般瘋狂的自己,還是以往最為冷靜自恃的特級特工嗎?

莫非,愛,真的能夠將一個人改頭換面,變作了一個瘋狂的讓人側目的人?

"玥兒,你的臉好,你在想些什麼?還有,昨天晚上為什麼你們在屋子里,一句話也不……就是,有一些奇怪的動靜……"萱若看著面如朝霞一般豔的慕容玥,疑惑地開口問道.

聽到萱若的話,慕容玥恨不得在馬車之上破一個洞,就這般遁走,這萱若,真是什麼話都敢問.

幸而,萱若才問出這句話,便被一旁的水菲菲叉開了話題,引致另外一個角落去聲交談.否則,慕容玥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萱若的問話.

昨夜的自己,唇全然被宸王占據,那種想要呐喊,卻偏生因為時間地點的限制,無法淋淋盡致地呐喊出聲的感覺,反而讓她有了一種另類刺激的興奮,就那般在椅子之上,被宸王送到了晴欲的巔峰之處,直至累得暈眩了過去,在被宸王抱上床之後,就那樣依偎在宸王的懷抱之中,沉沉睡去,直至現在,還虛弱得四肢酸軟.

無論如何,自己今天再也不能被宸王得逞了,否則,自己豈不是天天都要這般四肢酸軟,渾身無力.

想到這里,慕容玥不由地撩去窗簾,看了眼馬車之外,騎在馬背之上,神采奕奕的宸王,他的精力怎地就這麼好,白日趕了一天的路,晚上居然還有精力來折騰自己,莫非這都是因為他武功高深的緣故嗎?

看來,自己也得多加習武才行……

才想到這里,慕容玥便暗啐了自己一聲,都在想些什麼,莫非,還想和北辰星來個持久戰不成……

感覺到慕容玥的目光,宸王轉過頭來,對上了慕容玥豔若霞的俏臉,他那流光溢彩的星眸之內,染上了愉悅的笑意,以口形對慕容玥道:"好好休息,別累著了!"

慕容玥不甘心地白了宸王一眼,亦是以口形對他道:"今夜,你別想來招惹我!"

"看"到慕容玥的話,宸王笑意加深,徑自丟下一句:"我舍不得!"之後,便轉回了臉,一本正經地看向前方,任憑慕容玥怎麼用眼刀凌遲,也不再回過頭來看她.

見此,慕容玥只得狠狠地摔下窗簾,氣結地躺在了軟塌之上,懶懶地打了個呵欠,眯起眼睛,就准備好好地養精蓄銳,以便晚上專心對付宸王,無論如何,不能讓他再這樣下去,那納蘭夜,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還是心些為妙.

對于慕容玥的擔心,宸王又如何不知道,只是,他每每在千萬慕容玥房間的時候,都是做了萬全的准備.不但有人專門易容成自己如今的模樣,呆在他的房間之內,更有人負責遠遠地監視著納蘭夜的房間動靜,一旦有什麼不對,立即通知他.

最為重要的是,他去慕容玥的房間,是為了陪同在慕容玥的房間內保護著她.他們北辰皇朝的人,不願意看到慕容玥被嫁到納蘭皇朝去.

但更有納蘭皇朝之內其他幾位皇子,不願意看到納蘭夜活著回到納蘭皇朝.那麼最好的方式,就是在納蘭夜回程的途中,對其進行暗殺.

雖然慕容宰相已然帶著一班人馬在斷崖山埋伏,要給納蘭夜一個迎頭痛擊,但如今,卻還不是讓納蘭夜死去的最好時機,概因他們的計劃,還需要納蘭夜的存在,來為他們提供最好的身份和場所,來攪渾納蘭皇朝的水.

而納蘭皇朝若是有人前來暗殺納蘭夜,定然也不會放過要和納蘭夜和親的慕容玥,在對方的立場看來,即便不能殺死納蘭夜,若能將慕容玥殺死,也不謂是一個大收獲.13acV.

只要慕容玥一死,納蘭夜就會失去了慕容玥娘家北辰皇朝一方的助力,反而因此而成為北辰皇朝的敵人,更要背負著納蘭皇朝一方的責難,甚至這樣一來,納蘭夜就會失去了太子之位也未必.

因此,宸王夜里在慕容玥的房間休息,固然是為了和慕容玥親熱,但卻也是為了保護她,以免她招了納蘭皇朝之人的暗算.

就在這時,星殤的話,在宸王的耳邊響起:"主子,前方五里路外的樹林中,埋伏著大約五百人,目標應該就是納蘭夜一干人等,我們要不要出手?"

宸王早已經安排了一路先鋒在前方探路,有任何消息,隨時傳達給自己,以免發生什麼況,自己無法准確地做出判斷,此刻聞眸子一閃,亦是以傳音方式回問道:"五百人馬,是哪方的人,可曾查清了?"

===============================================

明日就是八月十五中秋節,安然在這里祝大家中秋快樂,團團圓圓,和你們的家人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上篇:297行動計劃     下篇:299流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