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00戰前准備  
   
300戰前准備

納蘭夜哪里會想到,自己的話語才落,就有流箭自戰區射來,還是如此來勢凶猛,射頭精准的一柄殺機凜然的箭.

他甚至還來不及自風度翩翩的佳公子模樣轉變過來,那柄箭就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

納蘭夜只得匆匆拔出腰中的長劍抵了一下,堪堪避開了要害之處,便感覺臂膀一痛,赫然是左臂被流箭滑過.

感覺自己在佳人面前顏面大失的納蘭夜神色一惱,便對前方戰斗著的將士們叫到:"給本宮殺,一個不留!"

"是!"跟隨納蘭夜出來的都是他最為信任的親兵,其中還不乏夜鷹之中的隱衛,此時見納蘭夜受傷,一個個都了眼朝著面前的敵人撲去.

"太子殿下受了傷,還是快些去找隨行的醫師包紮一下吧!"慕容玥見到納蘭夜那副深受打擊的模樣,雖不想理會,當想到未來的日子里,還繼續這個人的存在為自己掩護行動,便淡淡地開口道.

"那玥兒且心些,本宮就先行一步,去把這些人解決了!"納蘭夜才誇下海口,便被接下來的事實狠狠地甩了個巴掌,哪里還有顏面再留在慕容玥的面前,匆匆丟下這麼一句話之後,便退了下去.

宸王目光嘲諷地看著納蘭夜狼狽的模樣,右手隱晦地做了個手勢,繼而嘴角含笑地看著慕容玥,一副偷了腥的狐狸模樣.

慕容玥看著宸王孩子氣的模樣,噗哧一聲笑出口道:"是誰?"

看那箭勢,可不是隨便什麼人就能夠射出來的,納蘭夜雖然不及北辰星等人,但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夠射出來的,明顯是北辰星手下的那些星星們才能夠做到的.

宸王見得慕容玥的模樣,薄唇一掀,以口勢道:"星殤!"

不錯,方才那柄箭,便是星殤射出來的.

此刻,隱在暗處的星殤在見到宸王那贊賞的手勢之後,冷酷英俊的容顏之上揚起一抹自豪的笑容.他早就看那個所謂的納蘭太子不順眼了,居然敢褻瀆自己的主母,若不是留著他還有大用,這一箭,瞄准的,可就是他的腦袋的.

當然,星殤能夠有此自信,並非是他自信一定能夠比納蘭夜強,納蘭夜身為納蘭皇朝的儲君,自有其過人之處,只可惜,納蘭夜現在一心迷戀上了慕容玥,太過心急在她的面前表現自己,才會讓星殤抓住了機會,給他一個迎頭痛擊.

此次納蘭夜損了顏面,想必在傷勢好之前,定然不會再出現在慕容玥面前,這樣一來,主子和主母又有更多的時間單獨相處,而不會被這只蒼蠅破壞了好心了!

不得不,這天機閣內的,一個個都是腹黑且護短的家伙,這星殤身為宸王身邊最為得力的助手,在這方面,自然也不含糊,雖然不能殺了納蘭夜,但是能夠在適當的時間,敲打他一下,卻是星殤等人極為樂于做的事.

也正是因為如此,宸王方才才會笑得如同一只偷腥成功了的狐狸一般,在他看來,雖然他家的玥丫頭此時的身份是和親公主,但卻是他一個人的,這納蘭夜即便是和玥兒上那麼一句話,都是不可饒恕的罪行,只可惜如今自己的身份是慕容玥的表哥,無法親自動手,而星殤的這一箭,可謂是神來之筆.

"老大,看況,對方的人很快就要被殺光了,我們是不是該趁亂渾水摸魚一番?"星風在星殤的身邊道.

星殤摸了摸自己剃得光潔的下巴,眸子一轉,繼而開口道:"去吧,心些,別讓納蘭夜那家伙給發現了,把他隊伍里面幾個身手最好的給鏟除了,就回來."

"是!老大放心吧!我們一定會完美完成任務."星風和星土等人聞開心地道.那幾個身手最好的士兵,一看就非普通人,想必一定是納蘭夜精心培育出來的精英殺手,若是將他們都鏟除了,想必納蘭夜一定會心痛的跳腳吧!

再有,現在把這些精英殺手給鏟除了,對之後慕容宰相的行動也極為有利,至少,能夠大幅度地避免了慕容宰相手下將士們的損失.

蘭哪的語經.得了命令的星風,星土,星火和星電等人迅速偽裝好自己,混入了對方殺手的行列之中,快,狠,准地找出了隱藏在納蘭夜儀仗隊之中的夜鷹隱衛,一劍一劍毫不留地刺入,拔出,奪走一條又一條鮮活的生命.

慕容玥在馬車之中,自掀開的車簾中往外看去,在看到前方慘烈的戰爭之後,眸中閃過一絲不忍之色,唇微抿,繼而,掀起一抹冰冷的笑容.

並非她是嗜殺之人,但身在亂世,若是還秉著一副悲天憫人的菩薩心腸,那麼,被湮滅在無厮殺之中的人,定然就是自己.

如今星殤等人將納蘭夜手下的精英殺死,為的就是給自己埋伏在斷崖山中的父親鋪路,這場戰役之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在馬車之中包紮完手臂的納蘭夜還未來得及歇息,便聽得自己手下的夜一求見.

"何時?"納蘭夜出聲問道,對于自己手中夜鷹隱衛,他自然是熟悉萬分,若非是有重要的事,絕然不會輕易前來求見的.

"主子,夜七,夜八,夜十四和夜十五,十八被對方手下的人殺死了!"夜一的話中帶著一股顯而易見的傷痛.

夜鷹中的戰友,都是經過無盡的厮殺之中浴血奮戰而出的,彼此之間,都有著外人無法理解的濃厚感,他們是對手,更是兄弟,如今一下只被對方滅了五人,這叫身為首領的夜一,怎能不感覺到痛徹心扉,若非是身為夜鷹中的人,早已經沒有了眼淚,只怕此刻,他早就淚流滿面了.

"什麼?"納蘭夜在聽到夜一的話後,身子一顫,猛地站起身來,手中的茶杯瞬間被其捏碎,他甚至顧不上被碎片劃破的手掌,便猛地一掀車簾,看向面前的夜一,冷聲問道:"怎麼回事?"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夜鷹之中隱衛的實力,這些夜鷹們,每一個都有著以一敵十的實力,此次他和北辰皇朝聯姻,正是出于慎重考慮,才會調出了夜鷹中的隱衛來保駕護航,如今一次性便損失了五人,這叫他怎能不震驚萬分.

"屬下等人本已經快要將對方的人馬擊潰了,卻沒有想到,對方突然厮殺出五名猛將,那五名猛將,一出現便直奔我們夜鷹中的因為,對我方其他的人一概只是順手殺之,更在得手之後,立即返回,絲毫不戀戰,快得讓人還來不及反應過來,便消失在對方的戰場之中.若非如此,屬下定然要將他們盡數留下!"

夜一咬牙切齒地道.一雙鐵拳握得死緊,青筋暴露,讓人見之心驚.

納蘭夜聽了夜一的話後,反而冷靜下來,一雙鷹目中閃過令人心悸的冷芒,目光直視著納蘭皇朝的方向,開口道:"人死不能複生,夜一,你還是將緒冷靜下來,既然那些人能夠對夜七等人一擊斃命,那定然不是什麼普通的人,即便是你對上了,也要心應對."

到這里,納蘭夜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可曾調查清楚了,這些人,會是誰派來的?"

納蘭夜能夠如此快地冷靜下來,並非是他對自己的夜鷹隱衛傷亡不心痛,只不過,他自就被納蘭皇後以儲君來培養,學習帝王心術.深知自己若是要踏上那九五至尊的龍椅,就必須以自己的手下和敵人的骨血來鋪就那至高的階梯

夜一在納蘭夜那雙深冷的目光下恢複了理智,幾次呼吸之後,話語已然恢複了往日的平靜:"主子,屬下已經根據以往我們手中掌握的資料對比過了,此次圍堵我們的,是三皇子納蘭昀手下的人."

"納蘭昀!納蘭昀!"納蘭夜一句一字,冰冷地喚著納蘭昀的名字,被茶杯碎片劃傷的拳頭緊緊地握起,任憑鮮血自手掌滴下,目光冰冷地對夜一吩咐道:"立即傳信于皇都之中,讓夜二等人連夜出擊,將納蘭昀在皇都之中的勢力剿滅三層,本宮回去之後,將親自檢查他們的成績."

夜一聞,精神一陣,立即抱拳領命:"是!屬下這就去傳信."

納蘭夜目送著夜一離開,大掌一揮,撩起車簾退回了馬車之中,若是其他皇子的截殺,或許還不能夠讓他如此氣憤,但三皇子納蘭昀,可是他時候最好的玩伴,他的母妃,亦是于自己的母後,走得極近.

曾經,納蘭夜還起過當自己登基之後,便讓納蘭昀成為自己的左膀右臂,保他一世榮華的念頭.若非是母後及時發現了納蘭昀的野心,只怕他還一直被納蘭昀的偽裝給欺騙了!

也正是這一次的醒悟,讓得他真正地認識到了皇位之爭的殘酷,讓他自此將兄弟之完全地自心底抹滅,成為一個最為冷酷的儲君,誓要成為稱霸天下的一代帝王.

星風等人的推離,真正的宣告了納蘭昀一方人的潰敗,在最後一個殺手被納蘭夜的屬下砍下腦袋之後,隊伍又開始漸漸往前行進.

慕容玥嗅著滿是血腥之氣的空氣,面色如水般地看不出其一絲內心的緒,而一旁的萱若,早已經嚇白了一張俏臉,由水菲菲拉至一旁輕聲安慰著.

從未離開過雪山的她,何時見過如此慘烈的一幕,在她以往的認知中,只是一心以為,國與國之間的戰爭,不過是強者為王,弱者稱臣罷了,怎會是這般殘忍冷酷的厮殺中奠定下來的.

也正是這樣,她才明白過來,慕容玥此行,該是多麼的危險萬分.

"玥兒,你,我們以後,是不是也要……"萱若之後的話,有些無法開口.

慕容玥卻明白了她未出口的話語是什麼,神平靜地點了點頭道:"也許不會,也許會,一旦我們的目的和星的身份暴露,那麼,等待我們的,將會是自納蘭皇朝到北辰皇朝的一路厮殺,萱若,如今你已經明白了我們今後的危險,你還是要和我們一道去嗎?"

原本慕容玥的計劃之中,並沒有萱若的加入的,而萱若執意要于她一道前往納蘭皇朝,慕容玥的態度是中立的,萱若的世界太過單純,有利亦是有弊,只是,不知道經過納蘭皇朝一行之後,萱若的改變,會是如何,是讓人歎息,還是令人激賞.

萱若聽了慕容玥的話後,微微一怔,繼而開口道:"我自然是要和你們一起去的,否則,你們出了危險怎麼辦?你們都是我最好我朋友,我可不要你們出事,雖然我什麼都不懂,可是我武功比你和水都與要高啊,你們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我絕對不要讓納蘭皇朝的人傷害你們!"

慕容玥聞一怔,竟是沒有想到萱若的回答會是這樣的,她以為萱若會退縮,也想過萱若會執意要留下來陪著自己等人,卻沒有想到萱若的想法是如此的簡單而執著.

只是一心要幫助自己,一心要保護自己,誰要傷害自己,萱若便要殺死誰.

萱若可以是善良的,卻是如此的愛憎分明,如此坦白直率得讓人無法不喜歡.她總是心翼翼地生怕將萱若如雪山一般的純淨給汙染了,卻從不曾想過,萱若有著雪山一般的純潔,更有著水晶一般的剔透的靈魂,純淨剔透的水晶,有著它最為可貴的無暇,又豈是那般容易被汙染的.

"萱若,謝謝你!"慕容玥感動地一把保住了萱若那馨香馥雅,玲瓏有致的嬌軟身軀,這樣的一個萱若,以那般簡單的方式襲入了慕容玥的心房,從此以後,萱若將又會是她慕容玥的一片逆鱗,無人可碰,碰者即亡.

以前她有狐狸,如今,她有萱若,她慕容玥,從不孤單.

"玥兒,我們可是好姐妹,你為什麼要和我謝謝!"萱若被慕容玥這一抱,惹得俏臉嫣,可愛地皺了皺鼻子.

"是!我,你,還有菲菲,我們三人是好姐妹,禍福與共!"慕容玥拉過一旁的水菲菲,和萱若三人緊緊地抱在一起,絕美出塵的容顏之上,滿是真摯的感.

"那當然!"萱若揮了揮自己的粉拳,傲然道.

"禍福與共!"水菲菲亦是堅毅地開口道.

宸王自窗外看著馬車內抱成一團的三人,臉上泛起溫柔的笑意,淡淡地拂了拂衣,那一身青衣,在滿地的橫尸血流之中,清雅得如同一朵青蓮,身上淡淡的青竹清香,氤氳開來,沖淡了濃濃的血腥味,仿若要為馬車中的佳人們提供出一片純淨的天地,不受世間的汙穢所汙染.13acV.

在離慕容玥等人兩百離地的斷崖山上,云逸一身白衣,立于山巔之上,微微泛紫的眸子深邃地望著北辰皇朝的方向,山風卷起他的袍子,朵朵銀線織就的雪蓮泛著銀色的光澤時隱時現.

不知何時,他那純粹的不帶一絲花色的袍子之上,開始繪就了朵朵隱于白色之下的雪蓮,朵朵雪蓮隱現,襯得他那完美如天神般的容顏愈加神聖不可侵犯.

"云神醫,如今已然入冬,山風寒冷,你無事就在山寨之中休息著吧!此處自有將士們守著,你莫要凍著才是!"慕容宰相自山下緩緩行來,在看到云逸那立于山巔之上,仿佛隨時要乘風而去的絕代身姿之時,輕歎一聲,開口道.

即便上次沒有發覺到云逸的心思,在經過了這幾日的相處之後,慕容宰相又怎能感覺不到云逸那深深斂于悲憫平和的神之下的感.

對于自己的女兒能夠讓得如宸王,云逸兩個如此出色的男子青睞不已,慕容宰相自然是滿心自豪.

只可惜,他的玥兒只有一個,且已然和宸王兩相悅,這個遲來的一步的云逸,也只能落得黯然神傷的境地罷了.

為所困的傷痛,慕容宰相比誰讓都更加清楚,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會對云逸多加同,希望他能夠早日從對自己女兒的愛戀之中掙紮出來,別和自己一般,終究落得一個孤苦一生的下場才是.

聽到慕容宰相的話後,云逸凝聚的眸子微微一眨,斂去了眸子深處的感,轉過頭來,朝慕容宰相微微一笑,道:"宰相大人請放心,云逸自身便是大夫,對自己的身體極為熟悉,不會有事的!到時宰相大人,若是無事,便好生休養著才是,不出幾日,便會有一場大戰需要宰相大人來指揮了!"

慕容宰相是慕容玥的父親,他的安危,可是宸王和云逸等人最為關心的,也正是因為如此,云逸才會隨著慕容宰相一路奔波,快馬加鞭地趕到斷崖山,在納蘭夜之前,布置好一切,而後養精蓄銳,等待著納蘭夜的到來,給他迎頭痛擊.

=============================================================

親愛滴們,今天安然大圖,請多多投票留,給安然動力,第一更到,偶去寫第二更,大家群麼麼!

上篇:299流箭     下篇:301暗襲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