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02步步計劃  
   
302步步計劃

在納蘭夜看來,這些人依舊是和上次受到暗襲一般,是來自納蘭皇朝的那些皇子派來的人,畢竟,這斷崖山脈,就是是納蘭皇朝和北辰皇朝的國家邊界,也正是因為如此,納蘭皇朝的人,才更有機會在此埋伏.

納夜舊和夠.因為他才不能夠讓其他皇子有機會傷害到慕容玥,以免壞了自己稱霸天下的大計.再者,慕容玥可是他好不容易才能夠看得上,為之動心的女子,他又怎麼忍心讓她被人傷害了!

一干人等迅速按照納蘭夜的指揮四散開來,而此時,慕容宰相已然按照之前的計劃,眾人自星土挖掘出來的地道之中鑽出,攔截了納蘭夜的部下,一一擊殺.

無論是滾石,是滾木,還是流沙,此刻都被慕容宰相派上了用場,每一波的圍殺,都帶走了數十人的生命.

慕容玥冷靜地由著王將軍和夜九等人護送著馬車,飛快地奔波在山道之中,仿佛對馬車之外的厮殺聲聽而不聞.

而宸王則狀似配合地跟隨著王將軍等人前進,實則借由著馬車和寬大衣的隱蔽,以及慕容玥的配合,時不時用慕容玥給的銀針,給予周圍的納蘭皇朝士兵暗襲.

就這般,護送慕容玥的一千士兵,在到達了斷崖山脈的彼端之時,僅剩下了不到五百人.在快要離開斷崖山脈的時候,慕容玥心有所感地就著打開的馬車窗口朝後望去,便望見了不遠處的山坡之上,一道白色的身影和一道健碩的身影遙遙而立.

"是爹和云逸!"慕容玥瞬間便認出了那兩道人影,水色秋眸,瞬間染上了氤氳霧氣,望著那道健碩的身影.

僅是這般地看著,慕容玥便能夠感覺到慕容宰相心中的萬千不舍,她著雙眸,咬了咬唇,在心中暗定,無論如何,她都要盡快完成此行目的,而後回到慕容宰相的身邊,安撫他那顆牽掛的心.

"宰相大人,玥兒很快就會回來了,你不必太過傷懷!"云逸看著身旁滿臉不舍之的慕容宰相,開口道.

慕容宰相輕輕地歎了一口氣道:"我相信我的女兒,一定能夠早日回來,只是,兒行千里,身為父親,我怎能不為之牽腸掛肚?玥兒她,長這麼大,還不曾離開過我,我當真是,不舍得啊!"

最後那句不舍得,慕容宰相仿佛道盡了心聲,當年還在繈褓中嗷嗷待哺的嬰兒,一轉眼,就長這麼大,甚至再有一些日子,就要嫁作他人婦了,他真能不心生感歎!

"宰相大人放心,云逸稍後也要隨行去納蘭皇朝,定然會暗中保護玥兒,不會讓她有危險的."云逸怎會感覺不到慕容宰相心中的那份擔憂,遂將滿是深的眸子一斂,恢複成往日那副淡然平和的模樣,輕輕然對慕容宰相道.

慕容宰相聽得云逸如此道,頓時一怔,而後開口道:"云神醫的意思是,不想讓玥兒和宸王知道你此次也會去納蘭皇朝?"

云逸點頭笑道:"云逸此次恰好要去納蘭皇朝尋一味藥材,不知道會在納蘭皇朝停留多久,未免破壞了玥兒和流星的計劃,還是不讓他們為我而改變某些安排,不如就在暗中保護玥兒,這樣一明一暗,反而能夠彌補某些缺陷,正是再好不過,還望宰相大人為云逸暫作保密才是."

"如此……也好,我就不參合你們的事了,以後一段時間里,我還得費神去和東籬國的使者周,旋,玥兒這臭丫頭,淨讓我做一些扯皮費神的事,等她回來之後,看我不收拾她!"慕容宰相口中著慕容玥,臉上卻是一片寵溺之.

她哪里會不明白慕容玥的一片苦心.想來,慕容玥讓他留在京城之中和東籬國的使者洽談,一方面,是為了讓他留在京城這個最安全的地方,另一方面,也是為了讓自己在捉弄東籬使者的樂趣之中,暫時淡去對慕容玥的思念.

這個女兒,還真是貼心得讓他心疼!

即是如此,他就會好好地按照慕容玥的安排,將東籬國的使者耍弄得團團轉,讓他們一心應對自己,無心再去破壞慕容玥的計劃,全力痛快地宰東籬國一刀,以報那軒轅曼舞陷害慕容玥的仇怨.

"宰相大人,可以收兵了!"云逸看著山下的狀況,見納蘭夜等人已然竭盡全力殺出了斷崖山脈,如今只剩得不到三百的親兵在身旁,與慕容宰相這方的人馬,交戰不下,見此,云逸冷然一笑,開口道.

雖如今納蘭夜身旁只有兩百多人,但這兩百多人都是手下的精英,雖然人數較少,但相較于千多人數,卻更為靈活善變,慕容宰相手下的將領若是再與其苦苦掙紮,只會適得其反,讓得自己這方的傷亡人數增加,卻起不到多大的殺傷力.

權衡算來,還不如放得對方離去,盡快退離,進行下一步的計劃,將納蘭夜的視線,轉移到其他皇子的身上.

慕容宰相聞,迅速放出退兵的信號,而後按照之前的計劃,在集合了眾人之後,由另一條路,朝納蘭皇朝一方退去.

云逸卻是沒有跟隨著慕容宰相眾人一起進入納蘭皇朝,而是在送別了慕容宰相之後,自長之中掏出了酣睡之中的靈寶.

看著酣睡之中,可愛得讓人愛不釋手的靈寶,云逸的眸中閃過了一絲溫柔之色,白淨的素手,輕輕地撫在靈寶那愈發光澤柔亮的毛發之上.

"靈寶,她走遠了,越來越遠離我的世界,如今的我,只能盡力跟著她的腳步,遠遠地看著她,分享她臉上幸福的笑容.只要她幸福,我就快樂了,不是嗎?"

云逸的話,淡淡地響徹在風中,正是為了追隨慕容玥的腳步,云逸才在前幾日,給靈寶喂食了大量的靈藥,讓它死心塌地地留在自己的身邊,以便自己能夠在遠離慕容玥的時候,還能夠精准地找到她的位置.

此時日落西山,晚霞豔,為云逸那白色的飄逸身影,度上了一層神聖的霞衣.手捧靈寶的他,仿若是天神下凡一般,俊美得令人無法側目……

納蘭夜一干人等,在慕容宰相等人退兵的時候,成功地離開了斷崖山脈.

看著自己身旁僅剩下的兩百多人,納蘭夜一雙鷹目,簡直快要噴出火來.

若非是吃了地勢的大虧,他哪里會落得如此田地.如今唯一能夠稍稍慰藉些的是,他終于回到了納蘭皇朝的國土之上,只要留得性命在,即便是損失再多,他也能夠找回來.

看到納蘭夜一臉的陰沉,夜一羞愧地低著頭,走上前跪下道:"主子,都是屬下的疏忽,才會讓得主子損失如此巨大,求主子降罪!"

一旁的夜鷹等人見狀,亦是上前跪在了夜一的身旁,齊聲道:"屬下等疏忽造成主子如此巨大的損失,求主子降罪!"

納蘭夜深深地吸了口氣,上前一步,伸手將夜一等人扶起,開口,已然是恢複了以往的冷靜之態,開口道:"此時怪不得你們,只怪敵人太過狡猾,你們已經盡力了,我又如何能夠再懲罰你們!"

到這里,納蘭夜頓了頓,再次開口,已然恢複了斗志,話語激昂地道:"只是,吃一塹長一塹,這樣的錯誤,我不希望再次看到,你們可能夠做到!"

夜一等人聞,齊聲喊道:"請主子放心,屬下等定然不會再讓主子受到殲人蒙蔽!誓死保衛主子!"

馬車內的慕容玥,靜靜地看著不遠處的這一幕,眸光在看到一臉隱忍的納蘭夜時,閃過一閃冷芒,不論納蘭夜此人本身的才華如何,單就帝王心術這一點,他的確是掌握得極為熟練.

而今,納蘭夜才損失了如此多的親兵,正是用人之時,若再對夜一等人進行懲罰,只會鬧的人心散漫.反之,他對夜一等人敲打施恩,卻能夠收到更好的效果,讓得夜一等人對其更加效忠.

此人若是給他時間成長起來,定然會成為北辰皇朝的心腹大患.

"納蘭夜,的確有幾分本事,就不知道,納蘭皇朝的其他皇子,是否也有才華橫溢之人?若是其他皇子都如同納蘭夜一般,那麼,我們此行的困難,則會增加許多!"

此時,納蘭夜已然在聚集眾人來清算損耗和治療傷員,慕容玥則是坐于馬車之內,輕聲朝著一旁的宸王道.

宸王在聽到慕容玥的話後,清然一笑,開口到:"玥兒且放心,如今納蘭皇朝之中,最有才華的皇子,除去了這納蘭夜之外,便剩下了納蘭昀一人而已,至于其他的皇子,不外是一些權欲熏心,卻心高氣傲的平庸之輩罷了!其實算來,這納蘭夜的才華也並非格外出眾,他所憑借的,不過是納蘭皇後的悉心扶持罷了,若這納蘭皇朝之內,還有什麼人能夠真正讓我忌憚的,這納蘭皇朝的王屏兒皇後可謂是其中之一!"

"王屏兒?"慕容玥聞一怔,這樣的一個名字,讓人聽來,只覺得是一個玲瓏嬌俏的女子,卻不想,竟會是一個讓北辰星都為之忌憚的人,慕容玥腦子一轉,已然自前幾天看的一堆人名之中找出了王屏兒的資料,繼而問道:"就是出自太師府的那個庶女出生的皇後?"

"不錯,這個王屏兒乃是出自納蘭皇朝的太師府,王太師乃是一個風流成性的人,因此,他的府中,子女不下二十個,但王屏兒能夠以一個庶女的身份,成為當朝的皇後,其中的內幕,可謂是曲折複雜.因此,雖然王屏兒在成為皇後之後,便甚少傳出有關她的故事,只是,也正是因為如此,我才無法不對其有半絲覷."

宸王點了點頭,看著遠遠在煽,動士兵緒的納蘭夜,緩緩道:"納蘭夜的資質,並非多好,但他能夠成為太子,一方面是因為他是納蘭皇的嫡子,另一方面,納蘭皇朝還有立長立嫡的規矩,你可明白?"

"立長立嫡,意思就是,太子的人數,先考慮長子,再考慮嫡子,可是這個意思?"慕容玥眸光瀲灩,話語清然,看著宸王的目光,溫柔得仿佛能夠滴出水來.

"不錯,納蘭皇一個嬪妃剩下的長子,便是在王屏兒入宮之後,被另外一個嬪妃害死,而那個嬪妃,恰好是有了五個月的身孕,因為此事,她被納蘭皇打入了冷宮,不久之後,就因為流產而亡!"宸王感受到了慕容玥那溫柔如水的眸光,轉過頭來,朝慕容玥清然一笑,繼續道.

"是王屏兒干的?"慕容玥想也不想地就回答到.這類的事,但凡是看過宮廷劇的人,都能夠想得到.後宮的斗爭,全然不比硝煙四起的戰場要溫和.有時候,不見血的殺招,來的更是殘酷無人性.能夠在後宮生存下來的嬪妃,誰人手上不曾沾染了人命?13acV.

更何況,能夠以一個庶女的身份,坐到了一國之母的位置之上,若這王屏兒是良善之輩,誰人能夠相信?

"不錯!"宸王點了點頭道,"這一點,是顯而易見的,只可惜,這王屏兒不知是用了什麼方法,讓得納蘭皇對其是信任有加.更讓得那個嬪妃自行認了罪行,在人證物證及招供的況之下,納蘭皇又怎會心生疑竇.而之後的不久,王屏兒便產下了納蘭夜,無論是立長還是立嫡,納蘭夜都是當之無愧的太子人選."

慕容玥接著宸王的話道:"納蘭夜身為皇後之子,更有王太師這樣位高權重的母族親人,成為一國儲君,自然不在話下.只是那納蘭昀,只不過是一個嬪妃的皇子,又有著怎樣的背景,能夠于納蘭夜對持?"

此時此刻,慕容玥有些無奈地拍了拍自己的腦袋,這些日子,光顧著分離納蘭皇朝的官員了,竟是沒有對這後宮之中的嬪妃背景多加留意.書到用時方恨少,她如今是深刻地明白到了這句話的意思了!

宸王見到慕容玥的舉動,心疼地伸手摸了摸她被自己敲打的地方,開口道:"玥兒,你這些日子看的東西夠多了,你畢竟只有短短的三天時間來看資料,能夠記住納蘭皇朝中諸多官員府中的資料,已然是極為難能可貴了,又怎麼能夠將所有人的資料盡數記清呢?"

慕容玥心知宸王的並沒有錯,這些日子以來,她全靠死記硬背,將納蘭皇朝中諸多的官員資料記入腦中,再安排一個又一個的計劃,若非是有著經過仙露玉髓丹改造的身體支持著,只怕早就奔潰了,只是,誰人能夠體會她如今的心,她恨不得能夠將所有的事都理清熟記于心,以便更完美地對付納蘭皇朝,早日得到火鳶蘭,為北辰星除盡體內的寒毒.

宸王又哪里會不明白慕容玥的心意,心中不舍之余,細心地為其解道:"納蘭昀的母妃是燕妃,乃是納蘭皇朝中李元帥的女兒,正是因為其父乃是手握兵馬大權,因此,納蘭昀才有了和納蘭夜對抗的資本.且納蘭昀的母妃燕妃,據聞是一個絕色女子,身輕如燕,曾以一曲掌上舞驚天下,深受納蘭皇的寵愛.若非如此,也不能夠在其子于納蘭夜搶奪皇位的同時,保得一身周全."

慕容玥邊聽邊銘記于心,這一些,都是她日後在納蘭皇朝中需要面對的一切,更是她要分化納蘭皇朝所要掌握的資料.

在聽到這里時,慕容玥眸子一亮,道:"你是,那燕妃是因為一曲掌上舞驚了天下,才被納蘭皇給收入了後宮之中,寵愛有加的?"

"不錯?怎麼了?"宸王似乎沒有想到慕容玥在聽到這里的時候,竟會突然將注意力自納蘭夜和納蘭昀的對抗之中轉移開來,但卻依舊耐心地回答著慕容玥的話.

"萱若!"慕容玥得到了重要的消息,當下轉頭問向一旁聽得著了迷的萱若,"你可知道知書等人之中,誰讓的舞蹈功底最好?"

萱若聞一愣,想也不想地就開口道:"那自然是非煙的舞蹈最好,我見過她跳舞,跳的可好了!玥兒問這個做什麼,莫非你是想讓非煙入宮?"

"不錯!若是納蘭皇喜歡觀賞舞蹈,那我就有辦法讓那非煙迅速地進入納蘭皇的視線,萱若,你將非煙安排在什麼地方了?"慕容玥點了點頭,繼而問著萱若.

萱若回憶了一下後,道:"我記得把非煙安排在了納蘭皇朝之中的一個官員的府中了!那個官員,似乎是的于正林.不錯,就是他!"

===========================================================

上一章偶明明只寫了很隱晦的肉啊,為啥把我屏蔽了,好殘忍啊,莫非不知道偶碼字辛苦了,求安慰!

上篇:301暗襲來臨     下篇:303步步計劃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