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03步步計劃2  
   
303步步計劃2

"趙正林,就是官居禦史的趙正林?非常好,即是如此,那我便讓那趙非煙在最快的時間之內,習得芭蕾舞,讓她在下一次的選秀之中,大放異彩,成功地奪得納蘭皇的寵愛.為我們分裂後宮,做出第一步的准備!"

慕容玥聽到萱若的話後,欣喜萬分地開口道.若非此刻的時間和場合不對,她甚至要高興得手舞足蹈了!

"玥兒,什麼是芭蕾舞啊?"萱若有些摸不著頭腦地問道.不明白為何一個芭蕾舞,就能夠讓得趙非煙奪得納蘭皇的寵愛.

一旁的水菲菲和宸王亦是滿懷疑問地看著慕容玥,概因他們都不曾聽過芭蕾舞這麼一種舞蹈,聽得慕容玥的如此有信心,皆是產生了好奇的心理.

"有機會我會對你們細細明的,萱若,記得回頭要把那非煙叫到我的面前,讓我好好地教導她一番,相信以她的功底,要想掌握好這芭蕾舞,並非難事."慕容玥揮了揮手,道,在她看來一曲孔雀舞能夠驚了天下,一曲華爾茲能夠醉了北辰星,那麼這同樣是讓人為之瘋狂的芭蕾舞,也定然能夠讓這納蘭皇為之癡迷.

就在慕容玥和萱若等人敲定了大致方向的時候,納蘭夜已然朝這方走了過來,見此,宸王等人都是齊齊默契地轉為了討論慕容府中的家長里短.

納蘭夜在聽到他們討論慕容宰相以前對慕容玥的寵愛之時,臉上的神微微一松,心中對宸王的懷疑,再次少了許多,只待博文調查回來之後,就是他真正放心之時.

雖他對"月璃"一得空就和慕容玥膩歪在一起談笑這點有所不喜,但基于每每這些時候,水菲菲和萱若都在一旁伺候著,時間一長,也就接受了這一點.

納蘭夜的心理轉變,全然在宸王的算計之中,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才從來不再私底下與慕容玥會面,至少,明面上是如此.

宸王就是要做出這樣一副假象,他是一個絕對和慕容玥親昵,卻總是保持著君子風范的人,久而久之,納蘭夜就會對此產生了習慣成自然的心理,而之後,行事就方便了……

納蘭夜走來,先是朝宸王點頭微笑之後,才對馬車內的慕容玥道:"玥兒,今日之事,讓你受驚了,本宮深感抱歉,還望玥兒不要生本宮的氣才是!"

慕容玥對納蘭夜這番顯得彼此關系極為親密的話,只是報以淡笑,水色瀲灩的眸子微微一斂,將方才對宸王獨有的溫柔斂入眼底,繼而開口道:"納蘭太子此差矣,斷崖山脈乃是我北辰皇朝的國土,納蘭太子乃是我北辰皇朝的客人,客人在主人的國界之上受了傷害,對此該感到抱歉的乃是玥兒才對,還望納蘭太子海涵.都是我北辰皇朝的管束不力,才會讓得斷崖山脈的流寇橫行,險些傷了納蘭太子的性命!"

宸王聽到了慕容玥的話,亦是配合著開口道:"玥兒的極是,待得月璃回到京城之後,自會將這一路的事向我皇稟報,讓我皇對盜賊流寇一干,多加留意,嚴厲打擊,不會讓此事再度發生!"

納蘭夜聽了慕容玥和宸王的話,笑容微微一斂,卻沒有多什麼,斷崖山脈雖是納蘭皇朝和北辰皇朝的國界,但一直以來,其歸屬國卻並未十分明確,甚至可以,這斷崖山脈乃是一國一半,只是因為斷崖山脈土地貧瘠,並無什麼作用,反而是流寇眾多,納蘭皇朝才會對此並未有多麼在意,任憑其自生自滅.

而慕容玥和宸王的話,顯然是將整個斷崖山脈都當成了北辰皇朝的國土,這讓納蘭夜怎能不心生氣惱,只是,慕容玥和宸王都是他不能輕易得罪之人,加上出此話的人,乃是慕容玥這樣的一介女流,更是他如今正全力討好的人,他無法因此而對此深究,若是慕容玥只是無心之失,豈不是他題大作了!

"玥兒和璃郡王太過客氣了,我們都是自己人,何必將你我分得這般清楚!"納蘭夜的眸子內閃過一絲暗芒,笑容清淡而冷然.

沒有錯,一旦他將天下歸一,那麼慕容玥和這個月璃,就真的只是自己人了,即使想分,也分不清了!如今看來,這一切,也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

"該分的還是要分清楚的,免得將來讓納蘭皇為此不喜,畢竟納蘭太子的安危事大!對了,納蘭太子,如今時辰已經不早了,不知今夜我們是否是就地紮營?"宸王在聽到納蘭夜的話後,哈哈一笑,完了之前的話後,不等納蘭夜做出反應,便轉而問道.

在經過了慕容宰相的襲擊,以及納蘭夜的善後之後,天色一暗,夜幕就要降臨,連夜趕路,自然不是宸王所願意看見的,因此才會有此一問.

納蘭夜心知之前的話題再繼續下去,只會讓場面僵持,只得放棄了和宸王爭辯,回答宸王的話道:"還請璃郡王和玥兒稍後片刻,本宮的人即可就會到,今夜我們連夜進城,不能再給那些人機會!"

"原來如此,納蘭太子若是還有事,就先去忙吧!我和玥兒再次等候納蘭太子的安排便是!"宸王在聽到納蘭夜的話後,心下便明白了納蘭夜話中的意思.

想必納蘭夜已經把方才慕容宰相的襲擊當作了是納蘭皇朝皇位之爭而引來的偷襲.如此也好,正中了北辰皇的下懷.

只要到時候慕容宰相的行蹤被納蘭夜查到,便會將此事"坐實"了,進而加快納蘭皇朝內部的內斗.

"那你們先行休息一下,本宮就不打擾了!"納蘭夜在完這句話後,再次看了眼慕容玥,在見到她已然一副疲憊至極的模樣,閉上了雙眼休息,眸中閃過一絲不舍,吩咐了一旁的水菲菲和萱若好生照顧慕容玥之後,這才轉身離開.

"哼,誰要他假好心,一副自以為溫柔體貼的模樣,真是讓人討厭!"萱若對著納蘭夜走遠了的模樣做了個鬼臉,一副敬謝不敏的模樣.

"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稍後來的人,應該是王太師的長子,王允."慕容玥待得納蘭夜走遠之後,開口道.

"不錯!這王允身為王太師的長子,王屏兒的長兄,卻不曾傳的王太師的滿腹經綸,王屏兒的聰明狡詐,卻是學得了王太師的貪戀美色,若非是有著王太師和王屏兒的庇護,只怕早就被人殺死,身首異處了!"

宸王一臉厭惡地開口道,雖然王屏兒已然是後宮之主,但無奈她終究是庶女出身,深受身份的限制,無法對母族做出如同後宮一般雷厲風行的行動,這才讓得王允這般肆意妄為,在納蘭皇朝的皇都之中欺男霸女.

不過這王允雖是愛好美色,卻極善溜須拍馬,看人臉色,對納蘭夜這一個太子之尊的外甥,卻是極盡巴結之行.畢竟,這可是攸關他今後是否能夠依舊這般逍遙快活的大事.

以王允的心性,自然不會放棄這一次來迎接納蘭夜的機會.因此,宸王才會有此一.

"這王允,倒不失是一枚好棋子!"慕容玥聞眸光一亮,拍手道.

"玥兒又有什麼鬼主意了!"宸王看著慕容玥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樣,好笑地開口問道.

"什麼叫鬼主意,我這是好主意,妙主意好不好?"慕容玥沒好氣地瞥了宸王一眼,而後目光在水菲菲和萱若兩人的身上不懷好意地掃了掃.

"玥兒,你看我做什麼?不許你打我的主意哦,你要我去殺人我都干,就別讓我和那個什麼王允打交道!"萱若仿佛猜到了慕容玥想做什麼,當先開口道.

慕容玥聞猶豫了一下,的確,那王允可是納蘭夜的舅舅,王屏兒的兄長,定然已經是年至半百的老頭了,若是讓萱若和水菲菲兩人出馬,可謂是大材用了,讓兩個如此貌美如花的丫頭去引誘他,即便是想出這個注意的慕容玥,都覺得有些于心不忍!

正就非好後."引誘王允,可不一定就要主動出擊,有時候,對其清冷如霜,不定反能夠起到更好的作用!"宸王開口道,繼而將目光落在了水菲菲的身上.

若是要清冷如霜,便是水菲菲更加合適了,概因萱若無論如何看,都是一個精靈剔透,純淨無暇的少女姿態.

"王爺,姐,你們想要我做什麼,直接明便可,我一定會盡力完成的!"水菲菲在聽到宸王和慕容玥的話後,開口道.

在她看來,慕容玥和宸王是絕然不會傷害她的,即是如此,那便配合王爺和姐一番,又能如何?

"菲菲,若是,若是我讓你去引誘那王允一番,你可願意?"慕容玥心翼翼地開口道.畢竟,對于水菲菲,她可無法像對待知書和非煙等北辰皇專為臥底而調,教出來的女子一般,無所不用其極.

水菲菲可是她最為親近的姐妹,若非是此時身旁無其他可用之人,但又不舍得錯過這次的好機會,她也不會想到讓水菲菲和萱若出馬.

雖然只是露一個面,但她還是要尊重水菲菲的意願,若是水菲菲不願意,那即便是放棄這個機會,她也絕對不會強迫水菲菲.

"姐,你就吧!該如何行動?"水菲菲絲毫不曾猶豫片刻地開口道.

"玥兒,若是,若是只是露露面,我想我可以的!"萱若也在一旁眨巴著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道.

"萱若,這次你出馬不合適,菲菲,我只需要你在那王允出現的時候,在他的面前,露一個面便是,至于,細節方面,是如何,我還需要到時候見機行事."慕容玥輕聲開口解到.

"姐,菲菲願意!"水菲菲堅定地點了點頭,朝慕容玥道,一張清理無雙的容顏之上,滿是對慕容玥無盡的信任與服從.

"那好,菲菲,一切事宜,待得那王允出現之後,我們再做定論."慕容玥欣慰地點了點頭,腦子已然快速地運轉了起來.關于在引誘王允成功之後的後續計劃,已然逐漸成型.

半個時辰之後,王允果然如同慕容玥和宸王所預料的一般出現了!

帶著大批人馬出現的王允,在見到納蘭夜的第一面,便很是熱地上前朝納蘭夜行禮到:"微臣參見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此去北辰皇朝,可謂是辛苦至極,想必定然為我納蘭皇朝和北辰皇朝的百年交好,打下了不可動搖的基礎.微臣在此替我納蘭皇朝的萬千百姓,給太子殿下道一聲謝意了!"

納蘭夜的目光在看到王允的時候,閃過一絲幾不可見的厭惡之色,但卻沒有拂了王允的顏面,而後伸手扶住了王允,開口道:"大舅舅此太過重了,本宮只不過是身受父皇之命,前往北辰皇朝為北辰皇朝的中秋盛宴送去我納蘭皇朝的祝福罷了!哪里有什麼辛苦可,倒是大舅舅今日會來,卻是出了本宮的預料,本宮還認為,此番前來的,該是二舅舅才是."

王太師的次子王勤,乃是兵部侍郎,與王允乃是完全不同的品性,深受納蘭皇的重用,而此次,納蘭夜也正是傳信給王太師,准備讓王勤前來接應,只是,沒有想到,真正來的人,卻是王允.13acV.

王允在聽到納蘭夜的話後,自然明白了納蘭夜的意思,臉色為之微微一沉,卻立即揚起了笑容,開口到:"二弟今日有事在身,無法前來,因此,微臣才會不告而來,還請太子殿下恕罪."

其實,此次王太師原本是要派遣王勤來的,只是恰好被王允給聽到了,這才毛遂自薦,搶在王勤的面前,來迎接納蘭夜.只是,他卻沒有想到,納蘭夜會這般不給自己這個大舅舅面子,出方才那麼一番話,這讓他怎能不心生惱怒,若非眼前之人乃是納蘭夜這個一國儲君,只怕以王允高傲的性子,當下便會拂而去.

納蘭夜聽到王允的話,心知生性高傲的王允動了怒,他便不再惹得這個大舅舅不喜,以免節外生枝,當下便轉而問道:"不知大舅舅可將行宮安排好了,本宮的未婚妻已然疲倦不堪,還是早些安頓下來為妙."

王允聽到納蘭夜的話後,眼睛微微一亮,早便聽聞這星月公主容貌舉世無雙,更有著曼妙的身姿,超絕的舞姿,只是不知道是否名副其實,若是能夠得以一見,可就再好不過了!

他急不可耐地趕來迎接納蘭夜,雖然有著溜須拍馬之意,卻也不乏有想要一見慕容玥的容顏的心意在內.

納蘭夜對于眼前這個大舅舅的品性自然是再熟悉不過,在看到其臉上的垂涎之色時,臉色不由地一沉,冷聲開口到:"大舅舅可曾聽到本宮的問話了?是否還要本宮對你重複一遍?"

這個王允簡直是不知死活,往日在皇都之中欺男霸女也就罷了,如今居然連自己的未婚妻,他都膽敢窺覷,莫非是當自己這個太子是擺設不成?即便他是自己的親舅舅,母後的親哥哥,若是真的敢有這份想念,那就休怪自己不講面了!

王允在聽到納蘭夜那冷了幾分的問話後,一個激靈,清醒了過來,心知自己方才的想法的確是觸怒了納蘭夜,立即點頭哈腰地道:"太子殿下恕罪,方才微臣只是一個不心走神了!太子殿下的行宮早已經准備好了,還請太子殿下上馬車,微臣已然令人准備好了酒菜,請,請……"

"嗯!"納蘭夜雖然心下極為不悅,但見王允已然醒悟了過來,心知王允不會再敢生那不該有的想法,當下便冷哼一聲,朝著前方王允帶來的馬車走去.

王允見狀,抬起衣擦了擦自己腦門子冒出的冷汗,心知自己方才的想法已然被納蘭夜給看透了,當下便給了自己一個嘴巴子.

"王允啊王允,你真是不知死活,那可是未來的太子妃,也是你能夠想念的!"完這句,王允這才跟上了納蘭夜的腳步,卻是不敢再去和納蘭夜擠一輛馬車,只是騎上了一匹馬,在前方帶路,浩浩蕩蕩地朝著行宮走去.

至于那想要見一見慕容玥姿容的想法,早已經被他拋去了九霄云外,不敢再生一絲.貪慕美色固然是他所愛,但總不如自己的命來的重要,再美的女子,也要有命享受才是,若是連命都沒有了,美女又有何用?

雖然心下作此想法,但王允卻是忍不住偷偷地朝著身後那一輛最為豪華的馬車看了幾眼,想必那絕色無雙的星月公主,就在這馬車之中吧!

=================================================

第四更送到,終于把兩萬字寫完了,好累,全身到處都痛,偶明天還是得去做個全身推拿才是,大家檢查一下手中的推薦票投了嗎?過了十二點就作廢了哦!

上篇:302步步計劃     下篇:304步步計劃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