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06陰謀四起1  
   
306陰謀四起1

"本宮行事,豈能因他人論而左右!再者,璃郡王乃是北辰皇朝的使者,本宮身為納蘭皇朝的儲君,招待璃郡王,乃是理之中的事,璃郡王無需多慮!"

納蘭夜豪氣云天地一揮手,仿若根本不曾將宸王的話放在心上,在他想來,若是能夠將"月璃"收入麾下,絕對是一大助力,為此,耗費一些時間和精力,根本不在話下.

"即是如此……"宸王稍稍一猶豫,便動容地道,"那月璃就多有叨擾了!"

似乎是納蘭夜的話,起了作用,在這之後,宸王便于納蘭夜相談盛歡,從古到今,從朝政到草民,從江山到社稷,皆是一一而論,兩人越談越有相見恨晚的趨勢.

納蘭夜愈加發現,自己方才的決定,是多麼的正確,這月璃,簡直是不能夠用奇才而論,根本就是難得一見的天才,無論如何,他都不能夠將這麼一個天才放過,且聽他方才對北辰皇的稱呼,似乎是在無心之間,稱為了"北辰皇上",而不是之前那副慎重的稱之為"我皇".

從這麼一個的細節,便可以看出,他對北辰皇朝的歸屬感,並不是十分的強烈.也是,一個自幼就被隱居山野,遁世而居的奇人收入門下的人,眼界早已經不是局限于一國一家之中,看的都是大世界,大局觀,這樣的人才,可是每一個為君者都渴望得到的.

躺在美人榻上做閉目養神狀的慕容玥內心早已經笑開了花.納蘭夜聰明一世,卻怎麼也想不到,未來的一段日子里,他悉心陪伴,刻意結交討好的人,其實並非眼前的"月璃",而是另外一個"月璃",以那些星殤等人長年于宸王相伴,自幼一同長大的熟悉度來,想要在模仿宸王的一舉一動,簡直可以是信手拈來,加上納蘭夜和宸王,除卻了一路上的偶爾短暫相處之外,僅是在今日交談了一番而已.

以慕容玥對宸王的了解,這滿肚子壞水,腹黑到了極致的宸王,又哪里是只是為了給自己留在納蘭皇朝而刻意如此表現,分明就是想要讓另一個模仿自己的人,將這納蘭夜的注意力吸引走,由此能夠讓自己今後不用再多費心思來和納蘭夜周,旋.

納蘭夜碰上了北辰星,無異是他人生灰暗的開始!

慕容玥著實擔心,今後納蘭夜在得知這一切的時候,甚至無需北辰皇等人動手,便自行氣得吐血而亡了!

納蘭夜在門外的隨從來報的時候,才仿若意猶未盡地結束了今日和宸王的談話,繼而一副溫柔關心地叮囑慕容玥好生休息,這才離開.

慕容玥在納蘭夜離開之後,終于忍不住笑出聲來,嬌媚地一睇宸王,開口道:"也就你這一肚子壞水的人,才會在窺覷著別人未婚妻的時候,還讓人家心甘願地來大肆討好你!你看著人家一臉的真摯模樣,就沒有半絲不好意思嗎?"

宸王臉上揚著魅惑的笑靨,星眸卻隱著危險十足的暗芒,身子往前一俯,便將面前樂不可支的女子盡數圈入了自己的懷抱之中,低低沉沉地嗯了一聲,繼而溫溫地道:"玥兒,你,你是誰的未婚妻?"

慕容玥腦子還未自方才的好戲之中轉回來,吃吃笑道:"我在納蘭夜啊!這家伙,還真是可愛的歡……"

慕容玥話未完,唇便被一張帶著青竹清香的溫潤雙唇被封住了.

纏纏綿綿的吻久久才結束,宸王星眸流溢著不滿的光芒,狠狠地瞪著面前被他吻得腫的唇,繼而在其上頭懲罰地一咬,繼而看著雙眉皺起,不知其然的慕容玥道:"誰准你自己是他的未婚妻了!"

慕容玥這才明白自己突然被襲的原因是什麼,看著面前這雙染著幾簇怒火而顯得分外明亮攝人的星眸,慕容玥忙解釋道:"這,我只是一時口誤……"13acV.

宸王卻是不打算就這樣饒過慕容玥,一雙手悄然襲向慕容玥的腰帶,粉唇順著慕容玥的眉心漸漸向下,帶著懲罰性的吻就這般密布下了點點濕潤,危險意味十足的話,在慕容玥的耳邊響起:"即便是口誤,本王也不允許,玥兒,你居然敢那納蘭夜可愛,本王生氣了……"

宸王生氣,後果很嚴重……

這一夜,慕容玥房間內的動靜一刻也不曾停歇……

直至慕容玥嬌柔無力,渾身酸痛地躺在宸王的懷中,連一根手指頭也動彈不了的時候,宸王眸中的危險火光才熄滅無蹤,撫摸著懷中尤嬌喘連連的慕容玥,嘴角噙著一抹饜足了的笑容,因劇烈運動之後,染上了幾抹潮的俊臉魅力四射得讓人無法逼視.

"玥兒,可牢記你是誰的未婚妻了?"宸王的話語性感得簡直讓人為之瘋狂,只可惜,已然被方才的瘋狂折磨得渾身無力的慕容玥即便再為之迷醉,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只能付之愛嬌的白眼,來表示自己的不滿.

宸王在見到慕容玥那可愛至極的模樣後,不由被其絕豔的風姿惹得心神一蕩,只可惜,此刻的慕容玥再也無法承受芸雨,宸王只得壓下心頭的蠢蠢欲動,在其被吻得腫的唇之上一吻,溫柔地道:"乖,睡覺吧!馬上就天亮了!"

慕容玥聞,看了眼窗外已然蒙蒙亮的天色,嬌嗔一聲:"餓狼!"這家伙,體力簡直是好的驚人,這一夜之間,居然將她折騰了四次.

最為重要的關鍵不是這次數,而是每一次,都不將她折騰得連連求饒,根本就不願意放過她.不能再這樣下去,非得和他定一個條約不可,未經她同意,再不許發……

休息了一夜,行程繼續,納蘭夜臉色一沉地端坐于自己的馬車之中,看著手中的信件,冷冷一笑,看著面前的親信博武道:"依你所看,這納蘭鴻如此心急地頻繁出入于朝中各個大臣的府中,果真是存了逼宮奪嫡的心思?"

博武亦是納蘭皇朝國師的弟子,和博文乃是一對親兄弟,兩人皆是納蘭夜最為忠實的親信,只不過,博文為明,博武為暗.博文心思靈透,滿腹計謀,便是跟隨在納蘭夜的身旁,為其出謀劃策.而博武則是武功高深,善于偽裝,則是被納蘭夜安排潛藏于皇都之中,打探消息及消除對手.

在納蘭夜離開的時候,便已然算到了諸位皇子定然會趁著這個機會活躍起來,而果然不錯,這些日子來,不僅是三皇子納蘭昀,就連這五皇子納蘭鴻,也存了逼宮奪嫡的心理.

在博文跟隨納蘭夜去了北辰皇朝的這段日子里,他則是留在了納蘭皇都之中,觀察著諸多皇子的動向.

聽得納蘭夜的問話,博武點了點頭道:"不錯,不僅是如此,依屬下看來,五皇子不僅在朝臣之中布下了棋子,甚至連皇上的身體……只怕也是五皇子動的手腳,根據屬下這段時間的觀察發現,那馨妃,便是五皇子的人."

"馨妃?"納蘭夜聞點了點頭,手指在信件之上輕輕摩擦著,道:"這馨妃膝下無子,只有四皇妹一人,而納蘭鴻則是出身低賤,母親乃是一個被父皇酒醉之後寵幸的宮女,即便被父皇寵幸之後,生了納蘭鴻,到如今,也不過是一個貴嬪罷了,不成氣候.馨妃與他合謀,只怕圖的就是日後的東太後之位吧!只可惜,馨妃的如意算盤,注定要失策了!"

"太子殿下的意思是,先除去這馨妃?"博武開口問道.這類的事,博武已然做的極為順手,每每殺死一人,都是用不同的手段,或明或暗,或借刀殺人,或栽贓嫁禍.

"既然納蘭鴻會與馨妃合謀,那馨妃的家人也定然會參與其中,只是殺死馨妃,並不能完全斷了納蘭鴻這條路,想必馨妃的父親,程將軍也參與了其中,否則納蘭鴻絕不會有這麼大的把握逼宮,程將軍的兵力,便是他的仰仗之一."納蘭夜眼眸微眯,心思已然百轉千回.

"太子殿下所極是,既然要除去馨妃,便要連同程將軍一概除去才是."博武點頭應到,眼底的殺意已然蓬勃.

"如此,便治馨妃一個通,殲之罪吧!那馨妃的表哥,兵部侍郎,是一個最好的人選,既然馨妃的父族除去了,便順帶著母族一道除去,免得殘留後患,你去告知母後一聲,相信母後會為此次計劃提供一個最好的時機."納蘭夜面色淡然地道,語之中,百條人命的下場便已經被注定.

自幼被母後帶著身邊悉心調教的他,早已經習慣了以陰謀詭計來決定人的生死,深深的明白,能夠殺人的,不僅僅是高強的武功和鋒利的刀劍,有時候,不見光的陰謀,才是殺人的最好方式……

================================================

宮事論左將.過一個中秋節好累,今天就要從連云港回杭州了,明天萬更,親愛的們,把手中的票票透出來哦!給我給我絕對的動力!

上篇:305步步計劃4     下篇:307陰謀四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