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09陰謀四起4  
   
309陰謀四起4

當星殤等人離開了禁衛軍十一營的時候,星海有些奇怪地問向星土:"星土,怎麼回事,為什麼打的好好的,就要離開了,不是准備把對方人數殺個八,九層嗎?這才殺了幾個,就要走了?"

星殤聞,亦是一頭霧水地看向星土.

星土腳步不停,看向一旁的星木,問道:"木頭,你也發現了?"剛才匆忙之間,他沒有漏掉星木的舉動,想必是精通機關之術的星木,亦是發現了十一營中的毀滅裝置.

"不錯,那納蘭夜果真是心狠手辣之輩,居然在十一營中裝了毀滅裝置."星木點了點頭,回答道.

眾人這才明白過來,為何方才星土會匆匆忙忙地出現,讓大家撤退.星殤亦是明白了,為何方才那鷹一的眼中,突然有了狠戾之色,原來,作為夜鷹首領之一,他就是負責發動毀滅裝置的人.

這納蘭夜還真是膽大包天,那禁衛軍十一營可是納蘭皇手中的兵力,他這毀滅裝置一啟動,只怕十一營可就要全軍覆滅了!這可是一千條人命,納蘭夜居然准備在他的秘密暴露之後,發現無法抗拒的外力時,讓這一千多人為之陪葬.

星土見大家的臉色都凝重起來,頓時哈哈一笑,道:"那都是他們納蘭皇朝的人,而且還是保衛納蘭皇朝的軍力,他納蘭夜都不心疼,我們為他操什麼心.老大,我們今天可是發了,你可知道,我們從十一營中運出了多少財物?"

星殤聞挑了挑眉問道:"多少?夠我們這次在納蘭皇朝中的開銷嗎?"

星土看著星殤那副計算在心的模樣,伸出一個巴掌道:"單是黃金,就有五十萬兩,還有白銀三百萬兩,以及眾多兵器和盔甲,以及納蘭夜為十一營准備的糧草.這下不僅是我們此次計劃所需的資金,就連日後起事時候的兵器和糧草,都足夠支撐一些日子了!"

"這麼多?"星殤聞倒吸了一口氣,原本在他的計算之中,這十一營中能夠有一百萬兩白銀,就已經是極為可觀的,哪里想到,竟是自己預估的五倍還有多!

想到這里,星殤亦是歎息了一聲道:"果然是傳承了幾代的國家,和我們北辰皇朝就是不同,看來,若非主母的計策,任由納蘭皇朝繼續發展下去,我們北辰皇朝想要撼動納蘭皇朝,只怕是難如登天啊!"

星等軍一頭.星木聞點了點頭道:"老大的沒有錯,正是因為如此,我們才要堅定地執行主母的每一個命令,一定要將主母的每一個計劃都貫徹到底,不能有半絲馬虎.別忘了,主母可是為了主子的生命和理想在做奮斗呢!"

聽到星木的話後,星殤很是贊許地一笑,在看到一旁默不作聲的星風後,微微一沉吟,便開口道:"星風,你可是還在為前日的事生氣?雖然主母讓菲菲引誘王允,但也只是讓菲菲在王允的面前走了一遭罷了,並沒有再有其他行為!"

雖這王允向納蘭夜討要水菲菲的行為,的確是對水菲菲有褻瀆之意,但星殤對慕容玥已然有了幾分了解,心知以她的心性,是絕對不會讓水菲菲受到傷害的.是以,對這一事,星殤的看法,已然是抱著贊同的看法來看待的.

星風在聽到星殤的話後,微微一怔,這才明白了星殤在擔心些什麼,不由好笑地搖了搖頭道:"老大,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怎麼會不明白主母的為人呢!反觀你和主母,倒是有些多慮了!菲菲以往就是一個殺手,在執行任何的時候.碰到這種澀域熏心的事,不知凡幾,王允一事,也只是其中一個極為常見的例子罷了!星風並不是那種迂腐之人,能夠以最的代價,得到最大的回報,何樂而不為?"

星風會這樣想,並非是他不愛水菲菲,相反,他對水菲菲的愛,並不比宸王對慕容玥的少上半分,只是身處的位置,讓得他無法隨時隨地陪伴在水菲菲的身邊.慕容玥對水菲菲的疼愛,他比這里的其他任何一個人都更加清楚,又怎麼會懷疑慕容玥對水菲菲的用心呢?

星殤聞,贊賞地在星風的肩膀上一拍,道:"果然是我星殤的兄弟,不枉我們的水選擇了你,今後你們成親之日,可別忘了請我們兄弟們喝個痛快,畢竟咱們這麼多人里,水可就選擇了你呢!水這丫頭,可是我們從看著長大的,你可不能虧待了她才是!"

眾人在聽到星殤的話後,亦是紛紛調侃起星風來,星風見狀,不由苦笑著道:"老大,菲菲是你自幼一塊長大的,莫非我就不是嗎?別忘了,當初咱們可是睡一張床上的!就連你當初被朱大腸那家伙揍的時候,我還替你捱了好幾下呢!再了,我成親的時候,還能少了兄弟們的酒菜嗎?到時候,誰不喝趴下,就不准離開!"

眾人被星殤和星風的話勾起了時候的回憶,頓時一種淡淡的傷懷在眾人之中蔓延開來,當年在煉獄中那種慘無人道的生活,皆是刻畫在眾人的腦海之中,再也無法抹除,當年,多少同伴,都死在了魔鬼般訓練的生涯之中.

年齡最的星海見眾人似乎都陷入了痛苦的回憶之中,眼眸一轉,有意大聲叫到:"星風,你這話可就的不對了,我們可以喝趴下,你卻是不行的,你若是喝趴下了,洞房花燭夜可怎麼辦?你要讓水獨守空房嗎?就不怕她日後不讓你上床?"

"哈哈哈!"眾人聞一陣大笑,方才的傷感已蕩然無存!

星電笑道:"星海的對,星風,你心將來水給你排頭吃,水當初可是眾多女子之中戰斗能力最強的,你可要心才是!"

星土嘿嘿一笑:"就算戰斗能力不強又怎樣,星風還能和睡比格斗不成?"

"好了,你們也就別再取消星風了,他可是牢牢把水的心給抓住的人,而你們,心以後有了心上人,星風有意破壞,到時候就有你們的苦頭吃了!"星殤笑著擺了擺手,將星風從眾人的調侃之中解救出來.

"到了!"一路上笑笑,很快地,眾人就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此處乃是一處擁山抱水,別致清幽的院子,除了幾個守門的護衛之外,甚少有人出入.雖然如今已是初冬,但院牆內外的景致,都出落得極為雅致,假山流水,綠意怡然,讓人流連忘返.

只是,即便如此,卻不見有任何人在附近徘徊,概因附近的百姓卻是明白,此處的景色,並不是他們所能夠靠近欣賞的.一個不心,只怕會連性命都送了!

原因不為其他,只為此處乃是當朝皇後王屏兒的行宮別院,雖然一年只來住幾日,卻由不得任何人掉以輕心,越了雷池,被打上幾板子事,若是沖撞了皇後,累及性命和家人,可就後悔莫及了!

而星殤等人的今日一行的目標,卻正是此處,任他人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到,天機閣在納蘭皇都內部的據點,居然就在這王屏兒的別院後方的青山之內.

憑著星木和星土的地道機關巧術,想要在這麼一座青山之中,制造出一處據點來,並非什麼難事.最難得的是,借助納蘭皇後的威名,此處平日里卻是難得一見人煙,給天機閣的人行事制造了便利.

眾人將自十一營中掠奪出來的財物借由密道運輸到了青山據點之中,這才又隨著密道,離開了皇都,去迎接他們的主子和主母的到來.

納蘭夜行人才到了離閩縣僅余五十里地的地方時,納蘭夜便得到了來自十一營處鷹一等人傳來的消息.

在得到消息的那一刻,納蘭夜再也抑制不住心頭的怒火,一腳踢在跪在馬車前的秦超身上.

秦超被納蘭夜一腳踢得口吐鮮血,滾出了幾米,卻是一下也不敢停留地任憑著嘴角的鮮血流淌,連忙連滾帶爬地回到了馬車之前,開口哀聲求道:"屬下心知此次事大,不敢求太子殿下饒命,只求太子殿下在屬下死後,便放過十一營中的兄弟們,他們昨夜已經盡了全力救火了,甚至還有幾名士兵為了救火,喪命火海!太子殿下就網開一面吧!"

"網開一面!本宮對你等網開一面,那誰來對本宮網開一面?"納蘭夜一掌拍在馬車之上,那無法抑制的怒火,讓他一掌將粗大的車轅拍得裂開,"你等可知道,那倉庫之中,放置了多少的銀兩,近千萬銀兩,你們就這樣中了敵人的計謀,讓對方在你們的眼皮子底下給運走了!本宮如何對你們網開一面?我納蘭皇朝養著你們這些人,還有何用?"

納蘭夜此刻是又急又氣又怕,概因別人不懂,他卻是十分清楚的,此次那十一營倉庫之中的銀兩,除了他自己的一部分,還有一部分乃是母後交給他包管的幾處軍營之中的軍資,否則他此次出門也不會將鷹隊的近百人都留在軍營之中,守護倉庫.

只是無論如何,他也想不到,此次這十一營中的倉庫,竟會被洗劫一空,這讓他該如何對母後交代才是?

"屬下罪該萬死!"秦超心知自己此次難逃一死,如今的求,也不過是為了軍營之中的其他兄弟.而此時,另外一個副營長和軍中隊長亦是跪在了納蘭夜的身後,目光悲憤地看著眼前的一切.他們都是城中的禁衛軍,平日里為了守護皇都,連近在咫尺的家人都不能前去盡孝,尤其是在納蘭夜將十一營收入旗下,成了夜鷹特訓營之中後,他們更是經年難得回家一趟,只為了能夠賺取那些軍餉,及有朝一日,能夠出人頭地,回報父母妻兒.

哪曾想到,如今倉庫被盜,他們堂堂正正的軍人,就如同奴才一般跪倒在納蘭夜的面前,為眾多兄弟的性命,懇求著面前的納蘭夜.

納蘭夜又哪里沒有看到面前這些人的神,只是,此時的他,已然自身都難以保障,又哪里會顧及這些人的心,只是再度一腳踹在了秦超的身上,丟下一句:"此時本宮會回稟母後,一切皆由母後做主!"

而後徑自轉頭走上馬車,冷冷地吩咐一旁的夜一道:"啟程,回皇都!"

秦超眼見求無望,開口道:"太子殿下,屬下不求活命,只求能夠在治屬下死罪之後,饒過屬下將士的性命!"

他從軍多年,一直都在納蘭皇後的下屬做事,自然甚至納蘭皇後和納蘭夜的心性,如今十一營被襲,倉庫和特訓營已然暴露,他們又犯了如此大的失誤,想要活命的希望,只怕微乎其微.他不求自身安然,只希望保住自己的幾個副營長和隊長而已,這也不行嗎?

其余幾個副營長見此,上前勸道:"營長,你別再求他了!要死,我們死在一塊!"

秦超搖了搖頭道:"不行,你們別忘了,你們都是有妻兒的人,而我只有一個老母在家,我死之後,母親就交由你們奉養,你們來為我養老送終!所以,你們一定要活下去,要死,只死我一人即可!"

就在這時,慕容玥的馬車從秦超等人的面前經過,秦超見此,眼前一亮,上前跪在慕容玥的馬車面前,大聲求道:"星月公主,求求你幫幫屬下,向太子殿下求,屬下不為自己,只為自己的幾位兄弟能夠活命,他們都是有妻兒的人,若是就此喪命,他們的妻兒可就要淪落街頭了啊!素聞星月公主乃是聰慧無雙,才貌雙全之女子,想必定然是心地善良之人!秦超再次懇求星月公主,為屬下這些兄弟活命,幫我等向太子殿下求求吧!"

秦超的話語落下後,四周一陣靜怡,眾人皆是將目光落在了慕容玥的馬車之上,等待著馬車內慕容玥的回答.

馬車內的慕容玥微微眯起一雙瀲灩水眸,隔著車簾,淡淡問道:"你你聽聞本宮聰慧無雙,才貌雙全,這並不代表本宮就是一個心地善良之人?怎地就會認為,本宮會為了你等而去向你們的太子殿下求?"

秦超聞一怔,而後一咬唇,在慕容玥的馬車前拜倒在地,悲憤地開口道:"求星月公主!"不是他不曾聽聞過這星月公主慕容玥的傳.

傳聞中,星月公主自從恢複了甚至之後,在短短的幾個月內,逼死了姨娘,驅逐了庶姐,更為了貪慕虛榮,嫁給了體弱多病的宸王,乃是一個為求目的不折手段的女子!

也有傳聞是,這星月公主,乃是一個心思靈透的女子,自幼被姨娘庶姐庶妹迫,害,險些喪命,幸而遇見了天機閣閣主流星,恢複神智之後,自強不息,大仇得報,更聰慧無雙,利用她的聰明,一次次化解了不少的陷害,才被睿智無雙的宸王青睞,結成眷侶.

中秋盛宴之上,星月公主一曲孔雀舞更是盛名遠揚,讓得諸國使者驚為天人,所以才讓得納蘭太子傾心不已,親自向北辰皇以太子正妃之位求娶,更是為之許下眾多承諾……

但這一切的一切,在得秦超看來,亦是掩蓋不了慕容玥乃是心機深沉之人的本色,若非是迫不得已的況之下,他是絕然不會向這等在他看來,和納蘭皇朝王屏兒一般無二的女子下跪求的.只是,為了兄弟們的性命,為了讓母親老有所養,他卻不得不向慕容玥跪下磕頭了!

騎在馬背上的宸王冷然看著面前的這一切,看著秦超眼中的那股不忿,看著秦超臉上的不甘,宸王的眼中閃過一絲流溢的光彩,粉唇微微一動,話語已然送到了馬車內慕容玥的耳中.

慕容玥水眸柔柔一閃,智慧的光彩流溢閃耀,她輕輕地撫了撫自己披散在發間的長發,淡淡地道:"既然你都不敢肯定本宮是否是心思善良之輩,又為何抱著僥幸的心理來碰運氣呢?再且,本宮初來乍到,如今的身份,乃是你們納蘭皇朝的客人,哪里有客人到別人的地方插手他人之事的?若是要求,你且自行去找你們的太子殿下.這等僥幸的心理,就莫要再抱著了,以免浪費你自己的時間,也耽誤了本宮的休息!"

完之後,慕容玥示意馬車饒過秦超等人繼續前行,不再理會秦超等人.

秦超見狀,終是悲憤地叫到:"星月公主,若非是太子殿下為了給你鋪就百里錦,萬千禮炮,又怎會暴露了我們的倉庫所在,引來他人的窺覷,你這個妖女……"

就在秦超道出妖女二字的時候,原本一臉慵懶之色坐在馬上的宸王星眸一暗,手指微彈,一縷風刃已然襲出,攻向了秦超的嘴,只聽一聲痛呼,兩顆泛黃的牙齒帶著嫣的鮮血掉落在地.

"再敢褻瀆公主,不等你們的納蘭皇上處置,本王這就要了你等的性命!"宸王冷然的話語不帶一絲感,目光冰冷地看著面前的秦超.

若非是他還看在這秦超有著一腔熱血的份上,這一下,他就會要了秦超的性命,對于這種膽敢將怨忿遷怒在慕容玥身上的人,他自然是不會輕易放過.

秦超見狀,還想些什麼,卻被一旁的副營長幾人拉住了,其中一個副營長跪在秦超的身邊,朝慕容玥和宸王道:"公主恕罪,秦營長也是因為擔心我等我性命,才會胡亂語.還請公主和這位王爺恕罪!"

宸王聞,只是淡淡地掃了秦超幾人一眼,便策馬離去.13acV.

慕容玥神色複雜地躺在馬車之中,不知在想些什麼.

一旁的萱若見狀,有些奇怪地問道:"玥兒,你為什麼不答應那秦超的請求呢?他們都不是什麼罪大惡極的人,而且那個秦超,還不是為了自己求,只是為了他的那些將士,這樣的人,可真是難能可貴呢!"

在萱若看來,納蘭夜如今正是要討好慕容玥的時候,若是慕容玥答應了秦超的請求,只需去納蘭夜的面前稍稍提起,定然能夠保下秦超幾人,只是為何慕容玥卻不肯答應呢?

慕容玥聽得萱若的疑問,淡淡一笑,道:"萱若,其實方才我的話,並不只是推脫之詞,如今我們幾人初來乍到,不知道被多少雙目光給盯著,但凡有一絲把柄落在那些有心人的眼里,都會對我們今後的計劃帶來不利.我若是今日答應了這秦超,今後就會有馬超,王超,陳超等數不盡的人為各種事,各種理由求上門來,到那個事,那些人會有更多更加讓我無法抗拒的理由,那樣的話,我當如何決定才是?與其今日答應了秦超,更給他人留下一個心思深沉,肆意參政的罪名,還不如一開始就讓人覺得我心如鋼鐵,冷漠無來得好!"

萱若和水菲菲聽到慕容玥的話後,這才明白過來,萱若稍稍一想,便感覺到慕容玥的決定沒有錯,而後便無奈地撓了撓頭道:"玥兒,還是你聰明!就這麼一下,便能夠想到如此多,幸好今天和親的人不是我,否則只怕我在這納蘭皇朝中,連一天都呆不下去,就被人給算計得尸骨無存了!"

慕容玥見到萱若那茫然的可愛模樣,忍不住伸手在其白嫩的臉蛋上一捏,開口笑道:"就憑萱若這傾國傾城的容貌,若是想要嫁人,只怕這求娶的人,都要從納蘭皇朝排到北辰皇朝去了,哪里還需要和親,又怎會有人舍得算計你呢!只怕要算計,也是算計著如何把你娶回去捧在手心上呵護吧!"

====================================================

一萬兩千字奉上了,偶繼續碼字之中,貌似留評論的人越來越少了啊!讓我感覺到你們的存在吧!對本書有什麼建議和意見的,都可以在評論區哦,雖然我不一定有時間回複,但都是一一看在眼里,記在心里的!

上篇:308陰謀四起3     下篇:310陰謀四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