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16納蘭皇宮  
   
316納蘭皇宮

"是,主子!"星殤鬼魅一般的身影無聲出現在納蘭鴻的面前,看向納蘭鴻的黑眸中亦是有著森冷的生氣.

方才這個所為的五皇子,對自家主母的不敬,他早已經看在眼里聽入耳中,對于他們這些星座們來,任何對主子主母不敬之人,只有一個下場,那便是死亡!

納蘭鴻一臉驚駭地看著面前的宸王和星殤,他並非是傻子,到了如今這般時候,他自然明顯,自己已然掉入了對方的陷阱.

只可惜,如今的他,渾身大穴都被宸王制住了,就連想要動彈一根手指頭都做不到,只能猙獰著一雙氣憤得通的眸子瞪向慕容玥.

原本在他眼中美如天仙的慕容玥,此刻看來,堪比地獄羅刹一般.

慕容玥甯靜無波地回視著納蘭鴻,眼眸清冷如睡,唇中吐出的話,冰涼入心:"既然你是存著害人之心來找我的,到如今,又有什麼理由來恨我,殺人者人盡殺之,不過是各憑本事罷了!"

納蘭鴻聽到慕容玥的話,眼底的怨毒並沒有稍稍退卻一絲半毫,在他看來,自己乃是當朝姚貴妃之子,姚元帥之孫,未來可是要繼任大統之人,怎能就這般憋屈地死在了這里?

只可惜,事實由不得納蘭鴻反抗,星殤只是冷酷地將其擄進了一旁的假山之內,將其悄無聲息地殺死,在其衣物剝下,穿在了自己的身上,易容成了納蘭鴻的模樣,而後在納蘭鴻的身上撒上化尸粉,將其溶為一灘血水,徹底地自這個世上抹去.

宸王和慕容玥在見到易容成了納蘭鴻模樣的星殤走出來之後,滿意地點了點頭,不得不,這星殤的易容手段,還真是出神入化,就憑著慕容玥這般銳利的目光,都無法在其身上挑出一絲毛病.

甚至因為眼前的納蘭鴻乃是星殤所辦,眼底少了那絲狂傲與yin穢,反而愈發豐神俊朗,風度翩翩.

宸王不等慕容玥繼續欣賞面前的美男子,只將其往懷中一摟,對星殤道:"一切心!"

"是!主子請放心!"此刻的星殤開口,聲音已然和納蘭鴻一般無二.

在算准了時間之後,星殤自假山之後出來,臉上不見方才的冷酷如霜,而是由內而外地散發出了屬于納蘭鴻才有的囂張狂傲,淡淡地睇了一旁的水菲菲一眼,喝道:"都吵吵鬧鬧的做什麼,沒得打擾了本皇子的興致,都是堆沒用的廢物!"

之前得令攔住水菲菲的隨從孫元在見到納蘭鴻滿臉不虞之色的時候,連忙點頭哈腰地問道:"主子,你……那星月公主……"

"我什麼我,給本皇子滾回去,該死的,居然敢對本皇子下迷,藥,若非你跑得快,看本皇子下回逮著機會……"星殤臉上閃現出一副懊惱不甘的模樣,冷哼一聲,徑自先行朝前走去.

孫元等人見星殤所扮的納蘭鴻這幅模樣,哪里會不明白事定然是失敗了,當下齊齊一縮脖子,不敢再多一句話,畢竟,以往無所不利的五皇子,這次居然栽了,對方還是一個女人,這,雖是因為對方狡猾,使用了迷,藥,但若傳出去,只怕……

"今日之事,誰敢出去但凡一字片語,就休怪本皇子心狠手辣!"似乎猜到了這些人心里頭所想,"納蘭鴻"頭也不回地冷聲道.只是,在後頭眾人所看不到的臉上,卻泛起了一絲譏諷的冷笑.

"是……是……主子請放心,屬下今日,什麼,什麼也不知道……"孫元等人聞,忙不迭地點頭如啄米,納蘭鴻的手段殘暴,可是諸人都體會過的,每每看著那些犯錯的人被納蘭鴻以各種殘暴的方式折磨致死,他們就全身寒顫,如今聽了納蘭鴻的話,哪里還敢多想半分,只祈禱著身邊的人亦是如同自己一般,絕不泄露半字才是.

慕容玥和宸王在星殤帶著五皇子府里諸人離開之後,這才款款回到了映月園中.

遺憾的是,不等宸王將之前于湘湖之內未完成的事做完,納蘭夜便尋上了門,接慕容玥入宮.原因無他,慕容玥身為北辰皇朝的和親公主,到了納蘭皇朝,自然是要與納蘭皇及納蘭皇後見上一面的.

坐在馬車之上的慕容玥,每每想起宸王方才那副抓狂的模樣,便忍不住心中發笑,這家伙,顯然又是將這一筆賬記在了納蘭夜的頭上了,指不定在未來的日子里,會怎樣報複納蘭夜呢!主星身無于.

"玥兒,你在笑什麼?"萱若有些奇怪地看著慕容玥嫣的俏臉及眼眸內掩不住的笑意,開口問道.

慕容玥被萱若這般一問,臉上不禁更,眸子一轉,便叉開了話題:"萱若,你云逸究竟帶著靈寶去哪里采藥了!到底是什麼珍貴的藥,要讓得云逸要花費這麼多心血去尋呢?"

當初云逸只是告訴她,自己有幾味珍稀的藥材需要尋找,需要借助靈寶的幫忙,便將靈寶給拐走了.慕容玥見他如此,自是不疑有他,加上靈寶那個沒節操的家伙,被云逸幾顆丹藥幾株人參,便投入了云逸的懷抱,樂不可支地朝自己揮舞著短的前爪,喜笑顏開地和自己揮手拜拜,她自然由著它去了.

"誰知道他一天到晚都忙些什麼?在他的眼里,只怕沒有什麼比靈藥更加讓他著迷的了!"到這里,萱若不由地看了看慕容玥,心中暗暗衡量著慕容玥和靈藥兩者之間,誰對云逸的吸引力更加強一些.

"若非如此,云逸也不能成為這一代的賽閻王啊!只有如此專注的琱,才能造就他如今非凡的醫術,就憑這一點,便不是許多人能夠做到的!"慕容玥凝眸道,若非是對醫術的執著,云逸又豈能以如此年輕的年齡,便成了瘦弱敬畏的賽閻王.

"哼,若只是對醫術的執著也就罷了!那家伙,簡直是一個瘋子!"萱若有些愛怨交織地喃喃道,對醫術執著,對奇術執著,就連對慕容玥,亦是這般執著,明知這場愛戀沒有結果,卻無怨無悔地守護在她的身邊.

作為自幼和云逸一同長大的萱若,對云逸可謂是了解至深,若非是對慕容玥無悔的愛戀,就憑云逸那超然世外的性子,又怎會參與進納蘭皇朝這件事之中.雖如今離開去尋藥了,但不定什麼時候,他便又繞回來慕容玥的身邊呢!

萱若暗暗腹誹著,卻不知道,她這一番心思,正是猜對了云逸的行蹤,此刻的云逸,亦是在納蘭皇朝,且就在離納蘭皇都不遠的鷹嘴山之內,與靈寶輾轉山野,遍尋靈藥,並隨時關注著納蘭皇都的消息.

聽得了萱若的話,慕容玥淡淡一笑,哪里會猜不著萱若的少女懷,當下不做評論,撩起馬車的窗簾,朝外看去.

和北辰皇朝的淳樸大氣中帶著幾分超然雅致的建築風格不同,納蘭皇朝的皇都之中,豪華富麗的街景,無一不表露出納蘭皇朝幾代積累下來的驚人財富.甚至連街道上來往的百姓身上,都是穿著精細,鑲金戴玉.

"這納蘭皇朝,果真是財富驚人,與之相比,我們北辰皇朝就遜色的太多了!"一旁的水菲菲在看到慕容玥打量的目光,開口道.對于未來北辰皇朝和納蘭皇朝之間的戰爭,水菲菲並沒有太大的信心,畢竟,他們北辰皇朝是一個新興的國家,與底蘊深厚的納蘭皇朝相比,的確是遜色不少.

"菲菲,你所看到的,只是關于財富的一方面,在我看來,卻不盡如此!"慕容玥聞淡淡一笑,搖了搖頭道.在冷兵器戰爭的年代,國家的強弱,並不只是體現在財富這一方面.在慕容玥看來,這納蘭皇朝的人,雖然富裕,但大多人的臉上,都是洋溢著安逸的笑容,吃穿用度,無一不是精細到了極處,常年的安逸生活,早已經磨滅了他們的斗志,居安思危的觀念,在他們的身上,全然看不到一絲.

反觀北辰皇朝,建國不久,雖然在財力之上,與納蘭皇朝相差甚遠,但朝廷上武官居多,其中不乏如她父親慕容宰相那般的開國功臣,對這份國家的熱愛,讓得他們從不曾松懈半分,且軍營之中的將士,每一個都是熱血沸騰,斗志昂揚之人.

當初她所知的曆史之上,富饒國家被外來野蠻民族侵略滅國之例,數不勝數.太過安逸富足的生活,只會抹滅人的斗志.

慕容玥幾乎已經可以看到,在未來的不久,納蘭皇朝被北辰皇朝占領的畫面.想到這里,慕容玥如玉的纖指輕輕敲打在窗欞之上,嘴角的笑靨帶著冰冷的絕豔風采.

"公主殿下,宮門已經到了!"就在慕容玥沉思之際,馬車已然到了納蘭皇宮的宮門口,車夫的聲音自馬車外傳來.

==========================================13acV.

第一更送到,我繼續去寫第二更!

上篇:315完美設計(國慶節快樂!)     下篇:317初見香琪郡主+高深莫測納蘭皇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