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17初見香琪郡主+高深莫測納蘭皇後  
   
317初見香琪郡主+高深莫測納蘭皇後

與慕容玥預料中的一般,納蘭皇宮的豪華富麗,足以讓人為之驚歎,不那在陽光之下閃耀著金色光芒的琉璃瓦是如何得灼目,便是那宮門之處似要騰飛而起的兩條金色巨龍,便不知耗費了多少人力物資才能夠雕琢而成.

納蘭夜下了馬車之後,便細細關注慕容玥的神,原以為會見到慕容玥驚歎的目光,畢竟,在新月大陸之上,他們納蘭皇朝的富饒可是首屈一指的,往年不知多少各國的使者在第一次見到納蘭皇宮的時候,都無法自已地露出驚歎不已的模樣.

卻不想,慕容玥依舊淡然無波,仿若眼前的皇宮,就如同一個最為普通的住房一般,就連她身邊的水菲菲和萱若,都是一般模樣.

見到如此,納蘭夜不由地在心中升起了一番頹然之色,發現自己以往最為自豪的依仗,在她的面前,皆如無物!

似是感覺到了納蘭夜心中隱晦的意圖,慕容玥心中冷然一笑,一身傲然風姿如同一朵雪山之巔的白蓮一般,無需做出任何傲然之態,便已然足以傲視世間萬物.

萱若與水菲菲亦是一臉清然之色跟隨在慕容玥的身邊,三人相映成輝的絕色姿容,惹得周圍才下早朝的諸多文武百官皆是為之驚歎.

在聽聞其中那個周身散發著雪蓮清華的女子便是此番被北辰皇朝派來和親的星月公主之時,眾多朝臣都對一旁的納蘭夜露出了羨慕之色.

這般絕色風華的女子,難怪太子殿下會以百里錦萬千禮炮相迎.換做任何一個男子,只要能夠擁得這般無雙的女子入懷,傾盡所有,也在所不惜吧!

慕容玥耳中聽著周圍的紛紛議論,臉上的淡然絲毫不曾因這些或是稱贊,或是貶低的話語所影響,只是徑自打量著四周的景色.

而就在此時,一個容貌嬌俏,我見猶憐,如一朵空谷幽蘭般空靈靜怡的女子,在另一個神態傲然,容貌與納蘭夜有著幾分相似的女子陪同之下,朝著慕容玥幾人迎了過來.幾個宮女低垂著眼眸,畢恭畢敬地跟在兩人的身後.

慕容玥見此,嘴角的笑意多了幾分了然之色,若是她猜得沒有錯,眼前這個仿佛被搶了老公一般,哭喪著一張臉的女子,定然便是那香琪郡主,而另一個,便是納蘭夜一奶同胞的三公主納蘭水晶了.

三公主納蘭水晶帶著香琪郡主在慕容玥的面前站定,目光帶著幾分挑釁之色打量了站于萱若與水菲菲之前的慕容玥幾眼,在見到慕容玥與萱若,明顯要強上自己不止一籌的容貌,甚至就連其中最為不顯眼的水菲菲,也比宮中諸多後妃要多出幾許冷眼之色時,眸中閃過一絲隱晦的嫉恨之色,莫非這北辰皇朝中的女子,個個都是如此美貌嗎?就連這兩個侍女,也都是難得一見的美人.

心中嫉恨不已,納蘭水晶看向慕容玥的目光便更是不懷好意,冷笑一聲,朝著一旁的納蘭夜道:"給太子皇兄請安."

香琪郡主亦是目光複雜地看了眼慕容玥,而後水眸氤氳地朝著納蘭夜盈盈一拜:"香琪見過太子殿下."

納蘭夜伸手虛扶一下,對二人問道:"水晶,香琪,你們怎麼來了?"

香琪郡主聽得納蘭夜的問話,輕咬了咬唇,看了眼站在納蘭夜身旁的慕容玥,卻是不發一語,而納蘭水晶則是冷笑一聲,當先朝慕容玥發難道:"皇兄,這個就是你用百里錦萬千禮炮迎來的星月公主嗎?怎麼見到本公主,居然行禮都忘記了,莫非北辰皇朝中的人,都是空長了一張尚且看得過去的腦袋,里面裝著的,都是稻草嗎?"

納蘭夜聽到納蘭水晶的話後,眉頭一皺,開口道:"水晶,不得無禮,這是星月公主,你未來的皇嫂,你怎能如此話?"到這里,納蘭夜不由溫柔關懷地看了慕容玥一眼,不願她因為納蘭水晶的話,而誤會了什麼.

聽到納蘭夜的話後,站在納蘭水晶身旁的香琪郡主臉色一白,眸中的水汽仿若要結成了淚珠一般,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內滾動,卻是強忍著不曾落下.

曾幾何時,她能夠料到,那個在自己面前總是不冷不熱,姿態高傲的男子,竟會有如此溫柔的一面,只可惜,享受著他的溫柔的女子,卻不是以一顆芳心,傾盡溫柔相待的自己,而是這個傳聞之中,才貌雙全的星月公主.

她總以為,太子殿下就該是那般冷漠高傲的男子,即便是在床第之間,也不曾有多溫柔的一面,原來,她錯了,他亦是有多溫柔的一面,只可惜,面對的人,不是自己罷了!

想到這里,香琪郡主不由地伸手摸了摸自己依舊平坦的腹,誰人能知,如今的她,已然懷上了納蘭夜的骨肉.在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天知道她有多麼的欣喜若狂,急于告訴納蘭夜這個讓她滿心歡喜的消息,卻苦于他身在北辰皇朝.

滿心狂喜的香琪郡主,強行按捺下心頭初為人母的欣喜與擔心被發現的恐慌,終日守在榮親王府之中,數著日出日落,等待著納蘭夜的回歸,為他披上嫁衣,為他生兒育女……

即便在得知納蘭夜去北辰皇朝,是要和北辰皇朝聯姻,她也依舊不曾動搖過愛著納蘭夜的心,因為她早在年幼之時,就已經明白,太子殿下將來是要做納蘭皇帝的,注定了要有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不會只有自己一個女人.

但她的心底,依舊有著自己美好的憧憬,那便是,自己,才是納蘭夜唯一愛著的女人,否則,他不會對自己許下那般的諾,不會那樣狂野的要了自己,不會讓自己懷上他的骨肉……

終于,她盼到了納蘭夜的回歸,昨日急不可耐地趕到了太子府中,卻只得知了納蘭夜已然出門的消息,即便等到了天黑,也沒有等到納蘭夜的回歸.

只得知今日納蘭夜要帶著他才迎回的未婚妻星月郡主入宮拜見納蘭皇的消息,于是,香琪郡主在今日一早,便入了宮,守在了宮門口處,只盼著能夠盡早見到納蘭夜!

只是,終于見到了心上人了,為何此刻,她的心底會有著這樣的恐慌,似乎,在她的心房之內,有什麼東西在悄然轟塌……

香琪郡主撫著腹的手,驟然抓緊,緊緊握成拳頭的柔荑上,蒼白的膚色下,隱有青筋浮現,她陡然將目光轉向慕容玥,眼底的怨忿,仿若要凝聚成海,將慕容玥淹沒……

慕容玥對上了香琪郡主的眸子,在看到她眼底的驚懼與不敢置信及無法接受的痛苦之色時,心中幽幽地歎了一口氣,又是一個為所困的女子,愛上納蘭夜這般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男子,對眼前這樣一朵幽蘭般的女子來,只怕不是一種幸福,而是一種災難吧!

沒有自己的出現,亦是會有她人的闖入,深喻政治手段的慕容玥心中明了,如納蘭夜這樣的男子,絕然是不可能會只利用一個女人的,若非是自己的出現,想必那東籬國的天舞郡主,便會是納蘭夜的目標.

而眼前的香琪郡主,太過飄靈柔弱,在後宮這樣殘酷的世界中,絕然是無法生存的,等待她的,只有蛻變與死亡,無論哪一種選擇,對她來,都無疑是痛苦的.

就在慕容玥滿心感歎之際,納蘭水晶卻是不依地將香琪郡主擁入懷中,挑釁般地朝慕容玥一仰下巴,開口道:"皇兄,她不過是一個和親的低賤臣女罷了!憑什麼當我的皇嫂,我的皇嫂只有香琪才配得上當!"

納蘭夜心知自己這個妹妹的脾性,但此刻在慕容玥的面前,他卻無法多些什麼,只能冷下臉道:"水晶,這里不是你刷性子的地方,你先帶香琪下去,有什麼事,回頭再談,本宮還要帶星月公主去覲見父皇和母後,你快讓開!"

"我就不讓開,我倒要看看,這麼一個的臣女,就憑著會弄點什麼把戲,跳些稀奇古怪的舞,就以為自己能夠攀上高枝當鳳凰了!還是覺得自己長得有幾分姿色,就能夠迷惑男人了!"納蘭水晶非但沒有依著納蘭夜的話退下,反而朝慕容玥逼近一步,開口道:"慕容玥,本宮在和你話呢?你耳朵聾了?見到本宮,為何不行禮?是要本宮治你一個不敬之罪不成?"

慕容玥這次卻沒有由著納蘭夜來維護自己,面對盛氣凌人,明顯是沖著自己而來的納蘭水晶,她只是睥睨地看著對方,冷然一笑,自骨血中生就帶然的傲然之氣悠然而生:"本宮乃是北辰皇朝欽封的星月公主,並非你們納蘭皇朝的臣女,再則,本宮此次為和親而來,和納蘭太子成婚之前,是北辰皇朝的公主,無需對同是公主的你行禮,和納蘭太子成婚之後,是公主殿下的皇嫂,到時候,行禮的人,只怕要換做是三公主你了!"

話到最後一句,慕容玥對納蘭水晶報以一個大大的微笑,看似客套有禮,但只有一直與慕容玥對視著的納蘭水晶,才能看到,慕容玥那雙瀲灩秋眸之中,包含著譏誚之色,這讓得一向在後宮之中橫行霸道的納蘭水晶真能夠忍受.

"放肆!"當下,想也不想地,納蘭水晶便舉起右手,就要朝慕容玥的臉上扇去!

慕容玥冷然看著納蘭水晶就要落到自己臉上的巴掌,眸光定定,竟是一絲也沒有閃躲的意思,因為她深信,站在自己身旁的納蘭夜絕然不可能會任由納蘭水晶的巴掌落在自己的臉上.13acV.

果然,就在納蘭水晶的手才揮下來之際,納蘭夜大掌一伸,抓住了納蘭水晶的手,重重一甩,暴喝一聲:"水晶!你太放肆了!"

納蘭水晶的身子被納蘭夜甩得釀蹌幾步,險些跌入了一旁的綠植之中,幸而納蘭水晶身後的宮女們及時扶住的納蘭水晶,滿是慌亂地詢問著她是否有摔傷.

納蘭水晶冷冷一摔扶著自己的宮女的手,仿佛一只被踩了尾巴的貓一般跳起身,不敢置信地指著納蘭夜叫到:"皇子,你,你居然為了這個女人而對我動手,你,嗚嗚,慕容玥你這個低賤的女人,你……"

"住口!"納蘭夜聽到納蘭水晶的話,終于忍不住暴喝一聲,沉下臉來,看著面前囂張跋扈的妹妹,冷聲道:"納蘭水晶,你還有沒有身為一國公主當有的儀態了!星月公主乃是本宮未來的太子妃,豈是你能夠如此無禮的,若是你再這般無理取鬧下去,本宮便將此事稟告母後,讓母後親自來處置了!"

"皇兄……"納蘭水晶還想些什麼,一旁被眼前一幕嚇得才回身的香琪郡主悄悄地伸手拉了拉納蘭水晶的衣,聲地開口道:"三公主,我們還是回去吧!"

納蘭水晶尤想繼續著什麼,卻在對上了納蘭夜那陰沉的目光之後,身子一縮,便不甘地噤了聲,冷冷一揮長,便轉身而去.

香琪郡主本想跟上,卻似想到了什麼一般,怯怯地轉過頭,看了眼納蘭夜,猶豫地看了一眼旁邊已然轉過頭,與萱若著什麼的慕容玥,聲地問道:"太子殿下,香琪有事想和你,你可否……"

納蘭夜看了眼慕容玥,轉而冷凝了眸子,開口道:"若是得了空,本宮自會去尋你,你且先去看看水晶吧!她的脾氣不好,凡事你多勸勸她!別讓她總是耍性子!"

香琪郡主聞連連點頭,似怕納蘭夜誤會了什麼一般,忙開口道:"太子殿下,今日之事,我也不知道三公主會這般,我並沒有……"

"好了,本宮知道,你不是那種不分輕重之人,你先下去吧!"納蘭夜見慕容玥似乎已然結束了和萱若的談話,將頭轉向了這邊,忙擺了擺手,示意香琪郡主無需再,便別開了目.

"是!香琪告退!"香琪郡主見狀,不敢再多什麼,忙步朝納蘭水晶離開的方向追去,納蘭夜讓她看著納蘭水晶,她自然不敢疏忽,若是納蘭水晶脾氣上來,再惹些什麼亂子,納蘭夜定然又會生氣了!她可不希望讓已經夠忙的納蘭夜再為納蘭水晶的事而煩惱.

慕容玥凝眸看著香琪郡主一臉急切的模樣,眸子內閃過一絲感歎,這個女子,還真是一個被愛沖昏了頭的傻子啊!

納蘭夜注意到慕容玥的目光,忙笑了笑,開口道:"這個是榮親王府的香琪郡主,和水晶是自幼長大的好友,性子溫柔嫻雅,最為善解人意,以後你在皇都中若是感覺悶了,可以讓她來陪陪你,解解悶!"

慕容玥聞淡笑著點了點頭,意有所指地開口道:"不錯,看模樣,便是一個善解人意的好姑娘,就是不知今後誰人能夠有這福分,能夠娶到如此蕙質蘭心的女子為妻!"

納蘭夜的居心,慕容玥怎能不明白,不過是想要讓自己提前和這香琪郡主結交,培養培養感,以後能夠在一個府里,做一對"好姐妹",盡心來服侍他納蘭夜而已.果然是個好心思,就連未來如何左擁右抱都已然想好了!

納蘭夜聞只當慕容玥已然聽進了自己的話,便不再多香琪郡主,而是為慕容玥指路道:"母後的坤甯宮就在前面不遠了,此刻父皇已然下了朝,想必定然已經在母後的坤甯宮中和母後一道等著見你了,我們此刻去,正是時候."

慕容玥聞不由心中一怔,看來,這個納蘭皇後,果然如同傳中的那般受寵,否則今日自己去的定然不會是納蘭皇後的坤甯宮,而是納蘭皇的乾清宮.

一時間,慕容玥竟是對這傳聞中的納蘭皇後王屏兒,產生了一股極大的好奇心,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女子,才能以一個庶女的出身,爬到了如今的高位,更是盛寵不衰,牢牢地把持這一個帝王的心,一座偌大的後宮.

跟隨著納蘭夜的腳步,慕容玥來到了一座金瓦牆,輝煌富麗的宮殿之前,大殿之前,便是一個被宮牆包圍著的院子,院門外,有著數名面色威嚴的侍衛職守,納蘭夜至此,便吩咐身旁的隨從及萱若和水菲菲皆是在院外等候,而自己則攜著慕容玥,進入了宮殿的院門.

進了院門,慕容玥便感覺自己仿佛是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只見大殿的四周,古樹參天,綠樹成蔭,樹蔭之下,一個數有幾百平方之大的池子,池水之上,蓮葉碧綠,白蓮簇立.池水環繞,浮萍滿地,碧綠而明淨,時有錦鯉躍水而出,為美景處處的園子,增添了幾分活力,讓人見之,心明朗而舒適.

只是一牆之隔,便仿若自冬天來到了春天!甚至就連鼻翼之間縈繞的空氣,都有著顯著的差距!

單憑這麼一個能夠在冬季依舊保存得如此春意怡人的園子,便能夠看出,這納蘭皇後在後宮之中是如何的得寵,畢竟,這麼大的一個院子,要想生機不滅,並非只是用上無數的暖玉,便能夠做到的,其中耗費的能工巧匠,心力物力,除卻納蘭皇朝的財力,換做別國,只怕是無法負擔多久吧!

"這池中的錦鯉,名為鳳凰錦,即便是整個新月大陸也只有不到百條,母後這里就養了十二條,乃是母後最為寵愛的錦鯉,為了維持這一池的生機,池中埋下的暖玉便有千枚,三年一換,若是我記得沒有錯,今年又到了要換暖玉的時候了,若非是為了去北辰皇朝迎娶你,這收集暖玉的事,便是本宮當仁不讓的,就不知道,今年為母後收集暖玉之人,是誰."

慕玥納皇兩.終于在慕容玥的臉上看到了動容之色,納蘭夜心下輕輕籲了一口氣,在他看來,若是在踏入了母後的坤甯宮內之時,慕容玥還能保持臉上的淡然無波,那麼他就要懷疑,慕容玥根本就不是心態超然,而是完全不懂得這納蘭皇宮之內的驚天財富價值了!

慕容玥自然明白,納蘭夜的話,並無任何誇大虛假之處,甚至還有許多重要的地方根本未曾出,就如同這滿園之中珍貴的樹木,她叫不出名字的花草,甚至那地上鋪就的鵝卵石,都是精心選取顏色,花紋,及大之後,按照精美的圖案而鋪就,讓人望之,便是一處集美的風景.

究竟是奢侈到了何種程度,才能連腳下所榻之石,都挑剔到了極處?

"奴婢參見太子殿下,星月公主!太子殿下,皇上與皇後娘娘已經在殿內候著了,讓你們到了之後,直接進去便可!"一個容貌端莊的三十歲左右的宮裝女子,在見到納蘭夜和慕容玥的到來之後,優雅地行了一禮,開口道.

"有勞芍藥姑姑了!"納蘭夜朝那宮裝女子點了點頭,便攜著慕容玥進了殿門口.

慕容玥本以為自己會看到一個如宮殿外面一般富麗堂皇的大廳,卻不想,眼前的大廳,並沒有她所意料的一般富麗堂皇,金碧輝煌,而是一種經由了歲月沉澱而顯出的端莊大氣,木雕琢而成的桌椅,桌椅之上隨意放置著的展開的書卷,珍貴異獸皮毛鋪就的米色地毯,上等梨花木打造的桌案,桌案之上還未收起的棋盤,一旁點著嫋嫋騰起的香氣的香爐,以及這大殿之中每一處細微之處的擺件,都帶給人一種足以洗滌心靈的沉靜之意.

是的!就是沉靜!

慕容玥驀然睜大了本有一絲松懈閃過的秋眸,竟是不敢相信,自己在方才那刹那之間,竟會有一種安逸放松的心理.

這並非是因為桌案之上的香氣有什麼問題,而是面前這個大殿之中每一處所顯示出來的歲月靜好的感覺,讓人在走進來之後,不由自主地就放松了心,仿佛一身的疲倦與緊張,都隨著踏入了這殿門之後,便盡數被關在了殿門之外!

不!不只是這大殿之內!

確切地來,應該是在進入了坤甯宮的宮牆之際,她就已然不自覺地放松了心神,沉入了殿外院子內那無處不在的風景之中,尤其是在那鳳凰錦鯉的跳躍之間,她的心中,便忍不住隨著錦鯉的跳躍而變得愉悅起來.

而那種輕松的愉悅,在隨著走入殿門之後,便是隨著殿內的擺設,而變得甯靜而放松……

好一個納蘭皇後!

好一個王屏兒!

果然不愧是讓北辰星都認知為是納蘭皇朝之中,最為深不可測的對手!

莫怪能夠在牢牢地抓住了納蘭皇的心盛寵不衰,就憑著這份借由環境影響一個人的手段,就不是一般人能夠達到的境界.

雖然不少人都知道利用環境對人心造成一定的影響,但舍得如此大的代價來造就,又能夠將這尺度把握得如此精准,就不是人人都能夠做到的了!

而此時,慕容玥自然也就猜到為什麼王屏兒要在這坤甯宮來見自己了!想必亦是要借由這環境的影響,而從自己的身上,得到她想要的問題答案吧!

若非慕容玥前世學過心理學,且在長年的特工生涯之中,對四周的環境有著他人沒有的敏銳,只怕在這第一次和王屏兒的交鋒之中,已然落了下風了!

這王屏兒的心思,納蘭夜是否是知的呢?

想到這里,慕容玥不由地抬頭看向身旁的納蘭夜,卻只看到了納蘭夜臉上的放松和濡慕之,以及帶著一絲絲如同孩子得了珍貴之物,迫不及待向父母顯擺的神.

見此,慕容玥眸底閃過一絲幾不可見的笑意,人人都道虎父無犬子,在這一點之上,王屏兒只怕是永遠也無法做到完美了!

這納蘭夜的心機城府,只怕就連王屏兒的百分之一都不曾做到,否則,單憑王屏兒的手段,又豈會任由納蘭昀等人繼續將那蓬勃的野心存留至今.

跟隨著納蘭夜轉過了雕花屏風隔斷,慕容玥便嗅到一陣沁人心肺的茶香,凝眸看去,便見一個身著緋色宮裝的女子背對著自己,優雅地坐于木圓凳之上,從慕容玥這處看去,那女子的背脊挺直,仿佛是一棵梅,傲立于清雪之中.

女子的手微微抬起,提著一把模樣普通的茶壺,緩緩地將一注茶水注入面前的茶杯之中,雖然此刻看不到女子的臉,但慕容玥卻依舊能夠自女子那優雅而淡然的姿態之中,感受到了女子臉上的專注之色.

"母後,兒臣回來了!"納蘭夜在看到面前的女子之時,欣喜開口叫到.

===========================================================

親愛滴們,萬字更新已然奉上,求推薦票哦!看在安然國慶節依舊勤勤懇懇地坐在電腦面前碼字,連想要帶寶寶出門去游玩一番都不行的份上,多多支持安然吧!

上篇:316納蘭皇宮     下篇:318偏愛蘭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