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18偏愛蘭花?  
   
318偏愛蘭花?

"母後,兒臣回來了!"納蘭夜在看到面前的女子之時,欣喜開口叫到.雖然他已經成年了,但對母後的孺慕之,卻不曾少過半分.每次出遠門之後,總是對母後極為眷戀,總是迫切其希望著能夠早日回到這坤甯宮之中,感受著坤甯宮中這份甯靜的感覺.仿佛只要他到了此處,就能夠感受到內心的平靜與甯和.

慕容玥看著納蘭夜眼中的那份眷戀與失去了平日里那份警惕的模樣,心中不由地微微一歎.

雖這王屏兒的心機已然是登峰造極了,但她最大的失敗之處,就是不該早早地就將納蘭夜的太子之位定下,讓他自幼便坐在了太子這個萬人之上,至高尊榮的位置,而不是讓他自眾多優秀的皇子之中厮殺而出.

少了那份殘酷的斗爭,少了那自就要磨練的勾心斗角,自幼便躲在王屏兒的羽翼之下,安穩成長的納蘭夜,總歸是比其他皇子少了那麼一份深沉,少了那麼幾分城府.

這種無時不刻想要奪嫡,需要上位,否則未來就永遠無法翻身的壓力,才是身為帝王之子最為需要的絕對條件.

只可惜,納蘭夜有了這麼一個太過強勢的母親.

慕容玥忘記了自己曾經是聽誰過,太過強勢的母親,只會培養出性格荏弱的兒子.

而王屏兒雖然一心一意地在培養納蘭夜,且已經將納蘭夜培養的極為優秀了!只是這"極為優秀"只是對于一般的人家而,而想要成為一個優秀的儲君,納蘭夜,還是相差甚遠的!

只是以納蘭皇後王屏兒的心機,為何會犯了這麼一個錯誤呢?還是真的是因為愛之切,護犢深.才不忍讓納蘭夜受太多的苦,憑借著自己的手段,為其鋪就了一份康莊大道?

其實,慕容玥並不知道,納蘭皇後這次讓納蘭夜獨自前往北辰皇朝和親,正是因為她已然發覺到了納蘭夜的不足之處,才會將此次北辰皇朝之行,當成了納蘭夜的磨礪.

否則單憑納蘭皇後的手段,又怎會容得納蘭鴻那般城府淺薄之人,有機會派出殺手,對納蘭夜進行刺殺.

這一次她潛心深居坤甯宮,第一次對納蘭夜放手,便是對納蘭夜磨礪的開始.

她已然開始明白,自己以往對納蘭夜的守護,是變相對納蘭夜成長之必須經曆的鍛煉無形的剝奪.只是在她的心中,依舊篤定地相信,一切,還來得及,她還年輕,才三十多歲,未來的日子還很長,想要將納蘭夜培養成一個合格的君主,並非什麼難事.

果然,他的兒子並沒有讓她失望,這一次,在納蘭昀,納蘭鴻等人的截殺之下,他的兒子,不但順利地回來了,甚至連納蘭昀等人派去的殺手,都沒有活下來幾個.

得知了這一切,納蘭皇後心中怎能不欣喜萬分,如今聽到納蘭夜的,她柔柔一笑,轉過頭來寵溺地道:"回來了便過來坐下,都多大的人了,還是這般的毛毛躁躁!"

完這句,納蘭皇後轉而對慕容玥道:"你便是玥兒吧!多乖巧的一個孩子,難怪夜兒來信之中,對你多加誇獎,快過來坐下,喝杯茶,別站著了!"

慕容玥看著面前轉過頭來,盈盈而笑的納蘭皇後.

眼前的女子,雖已然三十多歲,但歲月似乎並沒有在其身上奪去了半分美貌,反而為她增添了幾分歲月沉澱之後當有的柔媚韻味.

此時的納蘭皇後,已然放下了手中那外形普通的紫色茶壺,就這般嘴角含笑地看著面前的慕容玥.

慕容玥敏感地發現,雖然此刻她們二人是一站一坐,自己乃是居高臨下地看著面前的納蘭皇後,但卻發現自己竟是沒有占到任何一絲高度之上的優勢,面前的納蘭皇後,此刻雖是靜然而坐,臉上更是揚著暖暖的溫和笑容,但她的身上,卻是散發著一股無形的氣勢.識人無數的慕容玥,自然明白,那是一種常年位于無上之位,才能夠養成的絕對氣勢,更為難得的是,這納蘭皇後,居然能夠將這種氣勢融入了自身的血肉之中,無需刻意,便隨時表露.

只是,可惜了……

慕容玥心中淡然暗忖,納蘭皇後的性子太過孤傲,就如同高掛枝頭的梅,任憑楓雪欺壓,亦是傲然不懼.只是這種孤傲,讓得她無法將她自有的氣勢收發自如,即便是笑若慈母,亦是無法抹去她一國之後的身份,因此,她不僅僅是母親,更是——皇後!

"母後的沒錯!她就是玥兒!"納蘭夜很是自豪地向納蘭皇後開口介紹到.

慕容玥隨著納蘭夜的話,朝納蘭皇後及坐于一旁不動聲色的納蘭皇行了一禮,柔柔道:"慕容玥參見納蘭皇上,皇後娘娘!"

"無須多禮!"坐于一旁始終不曾開口話的納蘭皇沉聲開口道.而後目光帶笑地看了一眼慕容玥身邊的納蘭夜,開口道:"皇後,看你教的好兒子,便是連朕也不放在眼里了!若非是星月公主,朕還真以為朕是否隱于無形了!"

納蘭夜聽到納蘭皇的話後,笑容一凝,而後訕訕地摸了摸鼻子,朝納蘭皇行了一禮,道:"兒臣叩見父皇,兒臣並非沒有將父皇放在眼里,只是……只是……"

納蘭皇後見得納蘭夜如此,淡淡一笑,將納蘭皇面前空了的茶杯續上了一杯茶水,柔聲道:"皇上如此英明,哪里還需要故意這般嚇夜兒,若是要怪,只能怪臣妾才挪動過屋里的擺設,使得這盆墨蘭阻了夜兒的視線.即是這般,臣妾這邊命人將這墨蘭搬下去,毀了便是!"

納蘭皇後才著,便作勢要喚得人來.看那模樣,仿似真要讓人前來,將面前的這盆價值千金的墨蘭毀去.13acV.

納蘭皇見狀,懶懶地揮了揮手,低聲道:"朕也只是隨口,你竟是當真了這蘭花乃是屏兒你的最愛,若是真毀了,你還心疼上幾日,朕可不想未來的幾日,都看到你神傷的模樣!罷了,夜兒,你且起來吧!否則你母後又要與朕置氣了!"

納蘭皇後聽到納蘭皇的話,柔美的容顏之上,泛起一絲甜蜜的笑容,仿似責怪地道:"臣妾怎敢與皇上置氣,只不過是擔心皇上平白因一盤墨蘭而氣著罷了!這倒是臣妾的不是了!"

納蘭皇聞,淺淺一笑,便再次愜意地眯上了眼睛,地神道:"也就是你會與朕這般貧嘴,朕就是喜歡在你這坤甯宮中,感覺甚是舒服!"就這般著,納蘭皇便不再理會慕容玥二人,自顧自地靠著那軟軟的榻子,舒適地眯著眼睛,不知在想些什麼.

納蘭皇後見狀,朝著慕容玥二人招了招手,示意他們二人在自己的左右處坐下之後,這才對慕容玥笑道:"玥兒初來,本宮也不知道你喜歡些什麼,細細思量之下,便命人照著北辰皇朝京城中的口味,給你做了幾樣糕點,加上這云霧山巔的毛峰,我們幾人就著這些茶點,聊聊天,道道家常,最是合適不過,玥兒若是還想吃些什麼,告訴本宮,本宮這便讓芍藥去大廚房做來!"

"皇後娘娘有心了,這些糕點都是玥兒喜歡的,就不再勞煩皇後娘娘了!"慕容玥在茶案之旁坐下之後,目光不經意地掃過茶案之旁的墨蘭,眸子深沉微微瀲灩過一道光芒.

方才慕容玥聽得納蘭皇的話,這納蘭皇後似乎偏愛蘭花,如此來,那火鳶蘭,是否亦是納蘭皇後所有呢?

當初北辰皇得到的信息,只得知火鳶蘭曾在納蘭皇宮之內出現過,卻並沒有詳細的資料,明了是誰所有,且這皇宮之中的東西,被互相贈送,乃是再正常不過的事,誰能保證,那火鳶蘭,就不會被轉手!

若真是在這納蘭皇後的手中,那想要得到,到時要頗費一番手腳了,畢竟納蘭皇後偏愛蘭花,且以那火鳶蘭的珍貴,定然被納蘭皇後好生珍藏著,自己有什麼辦法,能夠將火鳶蘭找出來呢?

心中雖然心思百轉,但慕容玥的臉上卻是半絲緒都不曾泄露,畢竟面前的納蘭皇後,是一個在後宮之中磨練了近二十年的人,自己哪怕泄露一絲不該泄露的緒,都會被其敏銳地捕捉到.

後臣在到其."你是夜兒的未婚妻,以後我們便是自己人,不需要對本宮如此客氣!"納蘭皇後那幽暗得深不可測的眸子看似柔和地自慕容玥的臉上打量過,在見到其平靜若海的瀲灩水眸之後,微微一怔,嘴角的笑容愈加深沉.撥弄著茶杯蓋子的手微微一停,而後將茶蓋掀起,端起茶杯輕輕抿了一口香氣四溢的茶水之後,開口對慕容玥問道:"聽聞玥兒自幼便失去了親娘,如今你已然是夜兒的未婚妻,亦可將本宮當作你的娘親一般,以後若是無事,便讓夜兒帶你來本宮的宮里坐坐,陪本宮話."

上篇:317初見香琪郡主+高深莫測納蘭皇後     下篇:319納蘭皇中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