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19納蘭皇中毒  
   
319納蘭皇中毒

慕容玥在聽到納蘭皇後的話後,嘴角的笑容愈加溫潤,長如羽翼的睫毛微微煽了一下,眼神平和低垂,讓人無法看見其眼底冰涼如秋水的眸光,只聽其柔柔道:"玥兒多謝皇後娘娘的垂愛!"

納蘭皇後聽得慕容玥如此,面上不動聲色,只當面前的少女已然誠惶誠恐地接受了自己拋出的橄欖枝.

即便慕容玥如今尚有傲氣,心系北辰,納蘭皇後也有自信能夠收服慕容玥這麼一個絕頂聰明但終究不過十四歲的少女.

若非是因為這慕容玥乃是國師窺得天命所之鳳鸞星,以納蘭皇後如此尊貴的身份和孤傲的性子,自然是不會對其如此和顏悅色的.

當然,納蘭皇後明白,能夠被賦予鳳鸞星之稱的慕容玥自然不是她表面看來如此溫和無害的,關于慕容玥對付其庶母和庶姐妹的事,納蘭皇後早已經聽了.13acV.

在納蘭皇後看來,慕容玥和自己一般,是一個頗為富有心計之人,若非如此,也不可能在短短的幾個月時間,便從一個被人人唾棄的傻子丑女,成長為一個頗受爭議的郡主.

不愧是被國師稱為鳳鸞星的人!

如此有心計,甚好!

納蘭皇後看著慕容玥的目光愈加喜愛!概因她自己也是從一個暗湧波動的後院之中宅斗出來的,是嫡是庶都不要緊,只要是有心機手段,有心胸格局之人,便好!

心機手段,可以智斗人,安定後宮!心胸格局,則可以勘定大局,輔佐夜兒成就大業!這樣的女子,才配得上她一手培養出來的兒子!

秉著要收服慕容玥的心思,納蘭皇後在陪著慕容玥"輕松愉快"地聊了些家常話之後,愈加對面前滴水不漏的慕容玥高看了一分,在納蘭皇後看來,慕容玥如今心系北辰,自然是對自己多加防范的,一旦等她與納蘭夜成了親,成了納蘭夜的人,那心,便自然向著他們納蘭皇朝了!

納蘭皇後在語之中觀察著慕容玥,慕容玥何嘗不是如此,只不過,慕容玥觀察的,並不只是納蘭皇後一人,更讓她訝異的,則是納蘭皇.

納蘭皇在之前寥寥了幾句話之後,便就那般眯著眼睛,仿若進入了夢鄉,若非是因為那淺淺的呼吸尤可見,慕容玥幾乎要以為,納蘭皇這個人並不存在一般.

與北辰皇的霸氣溫煦完美結合的獨特魅力不同,納蘭皇那與納蘭夜有著幾分相似的容貌已然有了幾分老態,面容清瘦,皺紋橫生,眉眼之間,有著淡淡的青痕,顯然是澀域過度所致,讓得其原本算得上是上好的容貌打了幾分折扣.

只是,這一切,都不是吸引了慕容玥注意力的原因,真正讓慕容玥心驚的,便是納蘭皇那呼吸之中偶有的凝滯之感,竟是仿若已然有了幾分生機被腐蝕的感覺.莫怪這納蘭皇只是了幾句話後,便疲憊地閉目養神了!

想到昨夜里星殤和宸王的話,慕容玥心下便有了幾分了然,納蘭皇之所以會這般,定然是納蘭鴻所下之毒所致.

明了了這一點,慕容玥便不著痕跡地打量了一番面前的納蘭皇後,如此心機過人的女子,莫非會感覺不到納蘭皇身上所中的毒嗎?

是真的不知道,還是,樂見其成?

慕容玥暗忖,答案,定然是後者!

以納蘭皇後的手段,想要在納蘭皇駕崩之後,把持住整個朝野,將納蘭夜扶持上位,可謂是易如反掌.一旦納蘭夜上位之際,便是納蘭昀等皇子的苦難到來.

而以目前新月大陸的局面來看,慕容玥是絕對不允許納蘭皇後如此強勢的人來把持納蘭皇朝的朝政的,否則只怕納蘭皇朝與北辰皇朝之間的大戰,一觸即發.

既然如此,納蘭皇,便不能這麼快死亡,該如何才能神不知鬼不覺地為納蘭皇解毒呢?

慕容玥眼波一轉,便響起了那個如今已經在學習芭蕾舞的非煙,也該是讓非煙入宮的時候了!成了納蘭皇的妃嬪之後,非煙想要在納蘭皇的飲食之間做手腳,便容易了許多!

再者,非煙早日進宮,也能夠輔助自己尋找那火鳶蘭的下落.

滿懷心思的慕容玥在與納蘭皇後聊了一盞茶的時間後,適時地露出了幾分倦意,納蘭皇後見此,眸光一動,便揚聲喚來芍藥,開口道:"芍藥,你帶著玥兒去園子里轉轉,若是玥兒累了,你便帶她去聽雨軒休息一番."

"是!"芍藥乃是納蘭皇後的貼身侍女,如今乃是坤甯宮的女官,最為了解納蘭皇後的心意,聞便笑盈盈地對慕容玥道:"星月公主,奴婢帶你去園子里走走,你方才只看了這前面園子里的一池蓮花和鳳凰錦鯉,還不曾到後園子里看看呢!奴婢見公主亦是愛花之人,皇後娘娘在後園子里可養了不少的花兒,奴婢相信,公主定然會喜歡的!"

慕容玥心下正有此意,亦是明白這納蘭皇後將自己支開,定然是有話想要私下里和納蘭夜,聞便站起身來,朝芍藥點了點頭,道:"即是如此,那便勞煩芍藥姑姑了!"

"奴婢可擔不起公主的勞煩二字!公主請!"芍藥笑容可可,躬身朝慕容玥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慕容玥朝納蘭皇後福了福身子,納蘭夜體貼地道:"若是累了,便休息一下,回頭我便去接你!"

慕容玥微微抿唇一笑,點了點頭,便與一旁候著的芍藥一同退出了這方.

納蘭皇後見納蘭夜一臉溫柔地目送慕容玥離開,微微斂了笑容,開口問道:"母後見夜兒似乎對慕容玥很是歡喜?看來,這攪動了北辰京城風云的慕容玥,的確很有一番手段,竟是在短短的月余時間,便讓我兒如此傾心!"

納蘭夜聞,臉上一赧,道:"母後,兒臣只是聽從國師的指點,尋到了玥兒,且玥兒無論才貌,皆是曠世絕倫,很是得兒臣的心……母後,你不喜歡玥兒嗎?"

納蘭皇後看著納蘭夜,緩緩地搖了搖頭,見其神色頓時緊張起來,不由微微地歎了一口氣,道:"母後喜不喜歡,不要緊,只要夜兒喜歡便好.只是,夜兒,再喜歡一個女人,在得到之後,對其的迷戀,也會逐漸淡薄,身為一個男人,尤其是將來要君臨天下的男人,只有那滿目的江山,才是你該用心的.有了江山之後,世間的萬紫千,任你挑選,是以,即便那慕容玥再是嬌美,你也無需在她的身上用下太多的心思,母後的話,你可明白?"

納蘭夜聞點頭應到:"母後,兒臣明白,母後請放心,兒臣定然不會讓母後失望的!"

"哼!"

就在納蘭夜的話音才落之際,一直眯著雙眼的納蘭皇睜開了眼睛,冷然掃了納蘭夜一眼,沉聲道:"你既然明白,那千里錦,又是如何解釋?就是為了這個女子,你竟是讓得十一營中的倉庫,便人燒成了灰燼,就是為了這個女子,夜鷹暗衛損失了數十人之多?這便是你所的不會讓你母後失望的表現?"

納蘭皇一字一句地著,緩緩地自榻上坐起身子,目光如炬地看向面前的納蘭夜,一國之君發怒的威壓,猶如實質地朝納蘭夜逼去.容在的嘴娘.

納蘭夜聞,臉色一變,跪倒在地,連聲道:"父皇請息怒,這千里錦,兒臣只是為了要在北辰皇朝的送親使者面前體現出我納蘭皇朝的威儀,這才擅自做主,用兒臣府中的銀兩辦置,哪曾想到,竟會因此而惹來那些宵的窺覷,趁得兒臣不再皇都之際,嵌入十一營之中,殺燒擄掠,生生借由一條地道,將十一營中的庫銀給盜走了!父皇請放心,兒臣定然會將庫銀追回,以贖兒臣的罪孽!"

"你是,那些盜賊,乃是借由一條地道將庫銀給盜走的?"納蘭皇聞,目光一閃,開口問道,這件事發生的突然,納蘭皇在得知此事之後,便派人前往調查,只是時間匆促,所派之人,還未前來回報.

納蘭夜聽得納蘭皇的問話,忙點頭應到:"不錯,兒臣昨日在聽聞此事之後,不及來進宮見父皇,將星月公主送到行宮之後,便去了十一營勘察,在兒臣精心查看之後,發現在倉庫的一處牆角之下,竟是被人挖了一條密道,那些銀兩,定然是被人自地道之中運走的!"

聽了納蘭夜的話,納蘭皇後神色一凝,開口問道:"那密道大如何,有多長,盡頭是至何處?"

皇家之人,對于密道,可謂是又愛又恨.概因他們自己的住所,大多都有屬于自己才知道的密道密室.但在自己擁有的時候,也害怕他人所有,更怕有人將密道通到了自己最為忌諱的地方.

所以,只要是對密道精通之人,一般都被皇家收用了,若是不能收用之人,往往都會被他們處死!以免被他人所用,反之對己不利.

上篇:318偏愛蘭花?     下篇:320火鳶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