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22行動開始  
   
322行動開始

宸王的心,慕容玥又怎會不知,只是她可以答應宸王任何事,卻不能放棄已然有了消息的火鳶蘭,慕容玥堅信,自己穿越了時空而來,為的就是眼前這個魅惑無雙的男子,正是這個魅惑無雙的男子,才讓她感覺到這個世界的美好,若是他因為寒毒而失去了性命,那自己留在這個世界上,還能有什麼意義?

"玥兒,你也看過那納蘭皇後的過往,她的心狠手辣,遠遠勝過我們的猜測,若是一旦讓她發現,你進入納蘭皇室,是另有圖謀,那……"宸王何嘗不想得到火鳶蘭,如今天狐已有,火靈石則有紫千幻去尋找,只要他們得到了火鳶蘭,便能夠成功地解除了困擾他十數年的寒毒,讓他從此以後,可以徹底地放下心結,無憂無慮地和玥兒盡地享受著屬于彼此的幸福.

"別了,我自有把握……"慕容玥輕聲呢喃,以吻封緘了宸王還欲開口的話.

雪蓮清香縈繞的吻,綿綿落于宸王的唇,凝脂柔荑隨之攀上了那厚實的胸膛,輕解羅衫.

衣袂滑落的聲音悄然響起在房間之內,綿綿的喘息于申銀聲,聲聲不絕,麥色的肌膚與賽雪的凝脂緊緊地糾纏在一起,仿佛要與對方融化在一起.

"玥兒……玥兒……"有男子動的低吼聲響起,與女子天籟般的嬌吟交織,久久不息……

……

接下來的兩日,納蘭夜只是每日派人送來了各式各樣屬于納蘭皇朝獨有的精致吃,華美羅衫以及新奇的玩偶,而納蘭夜的本人,卻忙于奔波在調查禁衛軍十一營倉庫被盜之事,以及布置兩日後納蘭鴻逼宮篡位後,自己的"報仇"登基大事.

這兩日,不僅是納蘭夜和"納蘭鴻"都在皇都之中,安靜異常,便是納蘭昀和納蘭宇,亦是終日不見人影,除了每日的早朝時間,能夠看到他們的身影之外,其他的時候,都是安靜地呆在自己的府邸之中,不曾出門.

當然,這種老老實實地呆在自己府邸之中,究竟是真的修身養性了,還是在暗渡陳倉,那便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了!

"五皇子,屬下不明白,你為何將原本准備好的計劃,突然改變了,還請五皇子給屬下一個明示?"

五皇子府內,一個身著武將服裝的男子看著面前的"納蘭鴻",不解地開口問道,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姚元帥旗下的將領馮益新.誰人不知道,這次要逼供篡位,可是五皇子籌謀了數個月的事,為何突然改變了,原本一腔熱血,斗志盎然想要做一番大事業的馮益新自然是無法接受這番變化.

在這個許久不曾有戰爭的年代,作為一名武將,想要加官進爵,不謂是非常困難的事,反之,若是能夠成為一個輔佐新帝登基的親信,那麼富貴榮華,便是唾手可得.

正是如此的想法,才會讓馮益新在五皇子找上他的時候,二話不地就答應了五皇子的招攬.

期待已久的計劃眼看就要成功了,如今五皇子卻突然告訴他,自己不打算逼宮篡位了,而是將計劃改成了保護納蘭皇,這叫馮益新怎能不納悶和沮喪.

"若是本皇子告訴你,我們的計劃已經被太子得知了,且他已經設下了圈套,就等我們行動,一旦行動開始,就會被太子的人馬包圍,馮將軍,你還打算行動嗎?"星殤易容的納蘭鴻一臉威嚴地看著面前的馮益新,眸子中閃過一絲不屑的神色.想要榮華富貴,也要有命來享受才是,兩只眼睛只顧盯著權勢,卻不看腳下的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什麼?!"馮益新被星殤的話嚇得一個趔趄,險些就這般一屁股坐到地上,面如土色,結結巴巴地開口道:"五,五皇子,這……這,我們該如何,是好?"

見到馮益新這般模樣,星殤眸中的嘲諷愈加不掩飾,就這麼一點膽量,居然也敢學人家逼宮篡位,納蘭鴻的手下若都是這種人,那即便不死在自己的手上,也會死在納蘭夜等人的手上,到時候可不是就丟他一個人的性命了,反倒會連累了姚貴妃母族數百條人命!

"我們不是還沒有行動嗎?太子知道了又如何?沒有實質的證據,他又能耐本皇子如何?"星殤冷然一笑,一掀衣袍,在木雕花扶椅之上坐下,不羈的狂傲之氣浩然而出,愈發顯得整個人神采飛揚.同是一張臉,偏生生在了星殤的身上,卻是讓人別不開眼.

"那,那屬下那些兵馬?"馮益新只感覺自己的嘴里滿是苦澀之味,在他想來,納蘭鴻乃是當朝皇子,太子若是沒有實質的證據,的確是無法奈何納蘭鴻.但是,他可是一個職守邊防的將領,偏生如今卻帶著自己的兵馬出現在了皇都城外,若是被納蘭皇發現了,那可是十死無生的事啊!

到如今,馮益新心中揣測著,自己是否已經成了納蘭鴻的棄子了,今日進了這五皇子府,便是自投羅網,成了納蘭鴻為表清白的替罪羔羊.

星殤又怎會不知道馮益新如今的想法,對此,他只是嗤笑一聲,道:"你放心,本皇子不會把你當成棄子的,你可是本皇子外祖父手下最得力的助手,若是當成了棄子,豈不是太過浪費了?本皇子方才的意思,想必你也明白了,既然我們逼宮篡位不可行,那便反其道而行之,成為那保君之人,這樣一來,非但可以洗脫逆臣之罪,反而能夠一舉重傷納蘭夜等人,更能因此而成為父皇眼中最忠誠的臣子.馮將軍,此事一旦事成,你還擔心自己的榮華富貴,會成為過往云煙嗎?放心吧!你忠于本皇子,本皇子定保你平步青云的!馮將軍,你的福氣,還在後頭呢!"

星殤站起身來,步至馮益新的面前,伸手重重地在馮益新的肩膀上拍了幾下,那厚實的力道,瞬間帶給馮益新一種被賦予重任的信任之感,讓得他神色一凝,忙躬身抱拳道:"五皇子放心,屬下定然不會辜負五皇子的厚愛,定然會傾盡全力,完成五皇子交給屬下的重任."

"本皇子自然是相信你的,你且記住,兩日後,你且這樣……"星殤的聲音低沉下來……

與此同時,榮親王府的偏門之中,緩緩地駕出了一輛外形極為普通的馬車.馬車在駛出榮親王府後,便徑自朝著城外而去.

香琪郡主一身素衣坐于馬車之上,一張幽蘭般靜怡的容顏,帶著幾分憔悴之色,娥眉深鎖,無盡心事盡斂其中.

"姐,奴婢就不明白了,你這樣全心全意地對待太子殿下,為何他這兩日就是閉門不見,莫非他真的是移別戀,被那星月公主迷昏了頭,准備就這樣一直把你冷落著不曾?他可別忘了,當初皇上要廢太子的時候,王爺可是拼盡了全力,帶領著諸多大臣跪在禦書房外,這才傾力保住了他的太子之位的,他這般對你,果真是太過薄了……"見到香琪郡主一臉的憂郁,身為她婢女的桃兒著實為其抱著不平,不甘地開口道.

"閉嘴,桃兒,不許你汙蔑太子殿下,他只是才回納蘭皇朝,要處理堆積如山的公務罷了!過了這些日子,待得他空暇了些,就自然會見我了!"香琪郡主聽到桃兒的話,神色一斂,輕聲訓斥道,桃兒乃是自幼便服侍她的,同姐妹,因此在她的面子,總是想什麼便什麼,只是,此次她的人,乃是香琪郡主最愛的男子,這才會惹來香琪郡主的訓斥.

桃兒聽得香琪郡主的訓斥,哪里會不明白她還是在維護著納蘭夜,當下眼圈一,開口道:"姐,奴婢怎會不明白姐對太子殿下的心意,只是,只是奴婢是心里著實氣不過啊!若是太子殿下真的如同姐的那般,忙得無法開交,連見姐一面的時間都沒有,那他怎麼也該托人帶句話來,安撫姐的心.可是,為何他每日都能夠讓人給那星月公主送吃穿玩樂的東西,討那星月公主的歡心,卻不曾關心過姐哪怕只片語,姐,即便是你要處罰奴婢,奴婢也認了,可是奴婢就是不舍得看姐如此為太子殿下傷懷,如今,如今還懷著他的孩子,去寺廟為他祈福……"

"桃兒……"香琪郡主被桃兒的話的心中一痛,水色的眸子中也染上了氤氳之氣,她怎會不明白桃兒是一心為了自己,只是,她愛了納蘭夜十幾年,如今她都是納蘭夜的人了,更懷著他的孩子,除了他,自己還能愛誰?除了他,還有誰能夠接受自己的殘破之身?若是父王知道了此事……13acV.

香琪郡主搖了搖頭,道:"桃兒,這件事,以後不許再提,你,你就當是為了我好……別再提了……"提一次,傷懷一次,別無它用,何苦……

"是,姐!"桃兒咬了咬唇,別過頭抹去眼中的淚水,自從傳來納蘭夜于慕容玥定親的事後,姐明顯就消瘦了許多,加上這兩日來,納蘭夜多星月公主多加討好,卻對香琪郡主不聞不問後,為此,香琪郡主獨自靜坐之時,每每總是以淚洗面.

就在香琪郡主與桃兒交談之間,卻聽得馬車外面有打斗之聲響起,只聽車夫緊張的聲音在叫到:"姐,桃兒,你們快逃!有賊寇!"

香琪郡主聞,掀起馬車簾子朝外一看,頓時臉色大變,之間三名身強體壯的男子正與車夫交戰在一起.雖然她的車夫是習過武藝之人,但看著況,顯然已經是落了下風,被三人打敗,也只是短時間內的事了!

由于每一次香琪郡主到寺廟去進香之時,都只是帶著車夫和桃兒兩人隨行,以免引人注意,卻不想,這次竟是遇上了賊寇.

香琪郡主和桃兒見此,不敢再多加停留,忙丟下了馬車,匆匆忙忙地朝著寺廟的方向逃去.

"哈!想不到里面竟是兩個貌美如花的女子,尤其是那個姐,更是有著沉魚落雁之資,兄弟們快,抓住她們兩個,我們這一趟,可就不枉此行了!"那個其中一個盜賊在見到香琪郡主和桃兒的容貌之後,欣喜萬分地道.當下與兩個同伴將那車夫一腳踢出老遠,便不再理會那趴在地上,痛苦地打滾的車夫,齊齊朝香琪郡主追去……

"姐,他們追上來了,怎麼辦?"桃兒眼尖地看見後方追上來的三人,在聽見了他們口中的浮穢語之後,俏臉更是嚇得雪白如紙.

香琪郡主心中更是慌亂,險些一腳踏空,摔倒在地,她此刻心中萬分後悔,明知自己身懷有孕,就更加不該出門,否則就不會碰上這等事.

"快,抓住她們……別讓她們跑了……"那三個男子越來越近,就憑香琪郡主與桃兒兩個弱女子,又怎能跑得過他們.

眼看就要被三人抓住,香琪郡主兩人心生絕望的時候,只見一個身穿白色錦袍的男子仿若從天而降,一只碧綠的玉笛飛手而出,快如閃電地襲在了當先一個賊寇的身上.

"啊……"那玉笛仿若有千鈞之力一般,砸在了那賊寇身上,生生將其砸得飛身而起,落在了他的同伴身上.

"滾!"那白衣男子眼眸帶著一絲厭惡之色,淡淡地掃了三人一眼,冷聲到.

三個賊寇似乎也明白,自己等人定然不會是眼前男子的對手,忙扶起那個被玉笛砸倒的同伴,頭也不回地逃離而去.

此白衣男子不是他人,正是被慕容玥派來施展美男計的流塵.

流字輩的六興致勃勃地跟隨著慕容玥和宸王來到納蘭皇朝,本以為能夠大施拳腳,做出一番驚天動地的作為,回去天機閣之後,也能夠在其他同伴的面前吹噓一番.

只是,一腔熱血的他們,又怎會想到,他們最最崇拜的主母,讓他們來納蘭皇朝的原因,居然是看中了他們英俊的臉蛋,讓他們來施展美男計來了!

尤其是第一個接到美男計任務的流塵,險些氣歪了鼻子,讓他堂堂男子漢大丈夫,來欺騙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深閨姐,這算是個什麼事?

只可惜,雖然他有心想要反抗慕容玥交給他的任務,卻經不住那個一向待他們猶如親兄弟,卻有了異形沒有人性的主子一個冷眼,只得老老實實地硬著頭皮接了下來.

只要一想到自己今日出門之時,流域等人皆是一副促狹的模樣看著自己,以及那些恭祝自己美男計施展成功的話,流塵就恨不得一拳頭打暈自己,來躲避這個殘酷的現實.

只可惜,慕容玥早已經算准了這一點,只是涼涼地在他的身邊了一句:"流塵,你若是敢失敗,或者逃避任務,我便將你捆起來,脫光了,送到聚美堂去,讓你好生學習一番美男計,為聚美堂增加收入,相信聚美堂的老板,會非常願意的!"

慕容玥的話才完,那唯恐天下不亂的流云便開口道:"王妃,你可不知道了,聚美堂也是我們天機閣的產業,負責聚美堂的老板,可是天機閣最低級別的成員,你若是把流塵送去聚美堂,屬下還真擔心到時候是誰管束誰呢?"

"哈哈哈哈……"聽到流云的話後,其他流字輩的幾人亦是笑得前俯後仰,慕容玥好笑地在流云的頭上敲了一個栗子,道:"本王妃有令,自然是他們管束流塵了,流塵,你自己看著辦吧!"

好一句看著辦!你們都把話的這樣明白了,我還能怎麼辦?除了老老實實地來執行任務,施展美男計,還能看什麼?

流塵感覺到自己從來不曾這樣憋屈過,只能恨恨地瞪了一旁幾個幸災樂禍的同伴,無奈地來到了此處,守株待兔.

在看到兩個女子哭喊著朝這方逃來的時候,流塵便知,自己這美男計,已然開場了!

雖然逃來的是兩人,但流塵第一眼便認出了香琪郡主,在慕容玥發布任務的時候,流塵便已經見過了她的畫像,這樣嬌嬌柔柔的女子,是流塵一向最為不屑的.

受到宸王的影響,流塵最為欣賞的,便是慕容玥那般堅忍而睿智的女子,在他看來,只有王妃那樣的女子,才值得他們關注,至于其他的女子,皆是粉骷髏!

于是,在聽到香琪郡主無助的哭喊時,流塵不由地皺了皺眉,不耐地掃了香琪郡主一眼,在看到對方臉上的眼淚和後悔之時,心中更是莫明地煩悶.

是以,流塵也不及等到那三人將香琪郡主的衣服撕碎,便現身出來,將三人逼退.還不曾抓到她們呢,就哭成這樣了,若是真讓人撕碎了衣服,豈不是就要這樣哭死了嗎?

都是女人,怎麼區別就這麼大呢!難怪主子在遇上主母之前,從不讓女子近身.

女人,果然都是麻煩的生物,當然,他們天機閣的主母除外!

流塵在心中如是道.

"多謝這位公子相救!"桃兒見到那三個男子離開之後,欣喜地上前對流塵拜謝到.

優雅地擺了擺手,流塵淡淡地掃了香琪郡主二人一眼,便要依照著慕容玥的方案轉身離開.

卻不想,就在流塵轉身那一刻,香琪郡主嬌吟一聲,就要朝地上摔去.

"姐!"由于此刻桃兒離香琪郡主還有一些距離,竟是來不及上前扶住香琪郡主.

如今這地上可是布滿了碎石荊棘,若是就這般讓香琪郡主倒下去,只怕她那一張如花嬌顏,就要毀之一旦了!

暗歎一聲,流塵身形一閃,便來到了香琪郡主的身前,長臂一伸,將她就要摔倒的身子扶住,饒是如此,流塵亦是謹守著男女之別,只是堪堪抓住了對方的肩膀而已.

王心會知子."姐,姐,你怎麼了?是不是哪里受傷了?"桃兒連忙跑過來,將香琪郡主自流塵的手中接過,對流塵的君子風范愈加欽佩.

畢竟,自家姐的容貌,可是傾城之姿,眼前的男子能夠在如此況之下,還盡量不冒犯到姐,這等品質,可謂是極為難得了!

"我沒事……"香琪郡主柔柔地道,她本就兩日未曾進食,剛才又是一陣恐慌的疾跑,此時心神松懈下來,便感覺腦子一陣暈眩,險些摔倒在地.

流塵見到香琪郡主這一副嬌弱的模樣,心中有些不忍,手一伸,便在香琪郡主的手腕上一探,低聲道:"你的身子如此柔軟,應當多進食些滋補的湯藥,否則……"

流塵的話才到一半,神色便是一驚,而後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香琪郡主,那探著香琪郡主的手也是快如閃電地縮了回來,眼前的香琪郡主不是待字閨中的少女嗎?怎麼會……會身懷有孕……

莫非是……若是如此,那納蘭夜也果真是畜生不如了,竟會在與對方發生了夫妻之實之後,去求娶主母,更在回到納蘭皇朝之後數日,都對其不聞不問……

想到這里,流塵看向香琪郡主那蒼白憔悴卻不掩其出塵容貌的嬌顏時,目光便帶上了幾分同,幾分憐憫之色,分明是一個靜怡若空谷幽蘭的少女,偏生遇上了納蘭夜這等無之人,這香琪郡主,不謂是一個可憐之人……

香琪郡主見到流塵如此模樣,怎會不明白自己懷有身孕的脈象已經被對方探出,此時見得面前原本飄逸出塵的俊美少年如此模樣,頓時臉色一變,竟有一種在流塵的面前自慚形穢的感覺.

不知為何,此時的香琪郡主,竟是恨起了納蘭夜的無來,若是他能夠在要了自己之後,便將自己娶回太子府,即便是給了自己一個側妃的身份,也不至于讓她如今淪落至如此尷尬的局面.

眼前的少年看向自己那同憐憫的目光,她怎會不明白其中涵義,無非就是以為自己是受了那些殲人的蒙蔽,被騙了身子罷了……

"姑娘若是沒有大礙的話,在下便告辭了!"流塵只要一想到方才自己還設計欺騙了面前這個可憐的女子時,就有種罪孽深重的感覺,只是,他卻不後悔,畢竟,為了主子的大計,他必須盡力將主子交付的任務做到最好.

香琪郡主聞,看了一眼流塵,心知他是為了避免的自己的尷尬,才提出要離開的,只是,不知為何,她的心中,竟產生了一種不願意讓流塵就這麼離開自己的視線,概因流塵身上那種出塵的氣息,以及那心疼的目光,能夠給予她一種溫暖的感覺,讓她無法自已地沉醉其中……

咬了咬唇,香琪郡主低低開口道:"公子,我,我的腳扭到了,不知,能否請公子送我回到我的馬車上去……"

完,香琪郡主深怕流塵拒絕,又是急急開口道:"我馬車並沒有在多遠,就在前面不遠的徑上……"

流塵見香琪郡主那副忐忑的模樣,不等她再多加央求,便點頭到:"可以,我送你!"完,流塵猶豫了一下後,便將手臂心地繞過香琪郡主的背,緩緩地扶起她,帶著她緩緩地朝馬車停留的地方走去.

香琪郡主著一張俏臉依偎在流塵的懷中,由著一旁的桃兒一並攙扶著自己朝馬車的方向走去.此時的她,嗅著流塵身上好聞的乾淨氣息,竟是有些醺然欲醉.

她竟不知,除了納蘭夜身上的龍涎香之外.世界上竟還有著如此好聞的氣息,甚至,比之那種讓人嗅著心生敬仰的龍涎香,眼前男子身上的氣味,反而更加讓人心生親近,無法忘懷,莫名地,香琪郡主竟是希望,這條回到馬車上的路,能夠更長一些,更遠一些……

直到香琪郡主看到了自己的馬車,看到了一臉著急的車夫的時候,香琪郡主這才反應過來,路,已經走完了!

"姑娘,你的馬車就在前面,在下告辭了!"流塵在見到香琪郡主的馬車之後,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氣,完這句話後,便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徒留一臉悵然之色的香琪郡主停留在原處,目光複雜地看著他的背影.

殊不知,從未與女子如此近距離接觸的流塵,此刻早已經面如血,心跳紊亂.方才香琪郡主偎依在他懷中的時候,那種女兒家獨有的氣息,時不時地飄入了他的鼻翼之間,撩撥著血氣方剛的少年.

若不是因為主子的命令,只怕他早就丟下香琪郡主,逃也一般地離開了!

只是,流塵卻不知道,他在抗拒著這個任務的同時,竟是錯有錯著地將一顆傷痕累累的少女之心給勾走了!

即便是慕容玥,只怕也想不到,她的計策是如此的成功,流塵的出現,時機是如此的恰到好處……

======================================================

第一更七千字奉上,我這就去碼第二更!

上篇:321謀算慕容玥     下篇:323納蘭夜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