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25自斷前程2  
   
325自斷前程2

星殤看著面前震驚萬分的三人,眼底閃過一絲好笑之色,故作傷懷模樣道:"父皇,男子漢,大丈夫,誰人不想坐擁江山美人,但鴻兒心知父皇心中的儲君任選,非太子皇兄無二,是以便退而選其次,只願今生逍遙快活,再也不用擔心哪天被人猜忌自己是否會爭奪皇位而掉了腦袋,無憂無慮地做一個逍遙王便是!還請父皇成全兒臣這個心願."

納蘭皇在聽到"納蘭鴻"的話後,心中一酸,便伸手扶起了"納蘭鴻",沉聲開口道:"鴻兒,你放心,有朕在,朕便不容許任何人傷害你的性命,你的要求,朕准了!來人,取朕的金牌來!"

隨著納蘭皇的話音落下,一旁的大太監答應了一聲,不久後便遞上一面刻著如朕親臨的金牌,納蘭皇接過金牌,鄭重地交到"納蘭鴻"的手中,隨即轉頭看向一旁的納蘭夜,冷哼一聲,道:"太子,你可曾聽見朕方才的話了?"

納蘭夜聞,忙低頭道:"父皇,兒臣定將謹遵父皇的教誨,今後定當對五皇弟多加愛護,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了他!"

在著這番話的時候,納蘭夜的心中滿是不甘的恨意,原本他可以在安然渡過今夜之後,隨即找出證據,甚至捏造證據,來指證今夜的一切事,都是"納蘭鴻"所設計的,不過偏生這個平日里總是囂張跋扈,心高氣傲的五皇弟,今日竟是玩了這麼一手,非但成功地轉移了父皇的視線,更加為自己謀取了一面如朕親臨的免死金牌,如此一來,自己還想要取他的性命,可就極為困難了!

即便他登基之後,想要對"納蘭鴻"動手,也要斟酌一番,是否會引起朝臣的反彈,畢竟即便是皇帝,也不能不遵從先皇的命令的!

不僅是納蘭夜如是想,即便是一旁的納蘭皇後,亦是目光微冷地看著面前的"納蘭鴻",原本在她看來,納蘭鴻只不過是一個空有外貌身份背景,卻沒有足以匹配的城府心機,著實不足為懼,只是,今日見納蘭鴻玩了這麼一手,她卻是開始重新打量其面前的"納蘭鴻"來,莫非,她也有看走眼的時候?

星殤面對著納蘭皇後母子二人的打量目光,只是神色平靜地立于納蘭皇的身旁,渾然不加理會二人.

此時此刻,星殤心中已然做了決定,今後對慕容玥的每一個指令,都要貫徹到底.不為別的,之位這個主母的算無遺策,簡直是驚為天人!

有了這個如朕親臨的免死金牌,今後他們的行動,便會愈加的方便了!

一場逼供與救駕的鬧劇,就這般在眾人心思各異之中結束了!

納蘭夜在納蘭皇回帝寢殿休息之後,見到納蘭皇後那深不可測的容顏之後,不敢就此離開,只得忐忑著一顆心,跟隨在納蘭皇後的身後,來到了坤甯宮.

納蘭皇後在回到坤甯宮之後,一揮長,冷然在大廳之上的木雕花座椅坐下,目光如炬地看著下方驚疑不定的納蘭夜,冷聲喝到:"跪下!"

納蘭夜聞,噗通一聲跪倒在地,神畏懼地叫到:"母後!"

"本宮沒有你這般愚蠢的兒子!"納蘭皇後周身的氣勢一變,磅礴如山海般的氣勢就這般朝納蘭夜排倒而來,原本柔美如靜湖般的眸子化作了犀利的冰刃,有若實質地朝納蘭夜逼來.

"母後!兒臣,兒臣做錯了什麼?是你讓兒臣入宮的啊!"納蘭夜只感覺無盡的委屈襲上心頭,若不是收到了母後的紙條,他又怎麼可能會如此草率地就派人入宮的.

"本宮何時給過你紙條?"納蘭皇後聞神色更冷,有些恨鐵不成鋼地看著自己的兒子.

"有,母後,你若不信,兒臣這便讓博文拿給你!"著,納蘭夜便喚來博文,讓其將紙條交給了納蘭皇後.

納蘭皇後接過那信封之時,臉色一凝,繼而掏出信紙,輕輕一嗅,便感覺到了那信紙之上的茶香,納蘭皇後的神色愈加冷若冰霜,那冰冷的氣息,讓得一旁的納蘭夜愈加屏息以對.

"這是……"在看到紙條上面的字跡之時,饒是以納蘭皇後修煉多年的性子,也不由地亂了呼吸,不敢置信地看著紙條上的字跡,驚聲叫道:"這怎麼可能?芍藥!"

一旁的芍藥在聽到納蘭皇後的話後,亦是緊張地上前一步,看向納蘭皇後手中的宣紙,而後驚呼道:"皇後娘娘,這,這是你的字跡啊!"殤著的人非.

"不!本宮不曾寫過這兩個字!"納蘭皇後道,而後凝眸細細看著面前的宣紙,半晌才到:"太像了,這簡直就是神乎其神!芍藥,你看,這字跡雖然于本宮的幾乎一樣,但若細細比較,在細節之處,還是能夠看出端倪的,你看,這處,還有這處,本宮的筆跡更加鋒利,而這人寫的,卻是較為柔和!不過,能夠以假亂真到如此境界,此人,著實太過可怕!"

聽到納蘭皇後的話,納蘭夜不由吃了一驚,開口到:"母後,你是,這字,不是你寫的?"

納蘭皇後聽到納蘭夜的問話,沒好氣地應到:"枉費你還是本宮的兒子,本宮何曾做過什麼朝令夕改之事?雖然此次你犯的錯是有可原,但即便如此,你若是多費些心思,沉住氣,問清楚送信之人,或者是在心疑之下,多注意這封信的字跡,也不至于會犯下這等重要的錯誤!"

"是!兒臣下次定會多加注意!"納蘭夜心知此次納蘭皇後已然是原諒了自己,終于輕輕地籲了一口氣.

納蘭皇後見到納蘭夜松懈下來的神,又怎會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些什麼,為此,納蘭皇後輕輕歎息了一聲,這個孩子,還需要多加磨練才是,否則,只怕難以堪當大任!13acV.

只是,此次在後面算計著這一切的,究竟是誰呢?是故布疑陣的納蘭鴻,還是那自始自終都不曾露面的納蘭昀,又或是宮中的某個妃子?

納蘭皇後坐于高座之上,心中細細地推演著自己的猜測,卻是怎麼也想不到,布置了這一切的,正是才到納蘭皇後的慕容玥……

而此時,導演了一場好戲的慕容玥,正與宸王二人在映月園之中,教導著于非煙來自二十一世紀的芭蕾舞.

在有一次親自做了示范之後,慕容玥香汗淋漓地回到了宸王的身邊,看著動作已然有了三分神韻的于非煙,滿意地笑道:"不愧是皇上親自挑選的人,果然是冰雪聰明,當初便是我習這芭蕾舞,也是練了半個月,才有這樣的成績,這非煙,果然是天生的舞蹈家!"

一旁為慕容玥擦拭著臉上汗水的宸王聞,好笑地問道:"玥兒才習了半個月便是跳的這般好,那教導玥兒的人,豈不是更加厲害了?"

"那當然,老師可是得過國際舞蹈冠軍的!"慕容玥不經思索便開口道,當年她學舞蹈的時候,年齡只有八歲,組織便請了國際舞蹈大家來教她們這批學員舞蹈,如今時過多年,她依舊能夠清楚地記得,那個老師在跳舞時候,渾身散發出來的迷人氣質.

"老師?國際舞蹈冠軍?"宸王在聽到慕容玥的話後微微一怔,以往慕容玥口中冒出一些他不曾聽過的詞語時,他還能夠利用前後句的連貫來領悟其中意思,只是這國際舞蹈冠軍,又是什麼東西?

慕容玥在見到一向英明睿智的宸王,臉上露出不明所以的表之時,不由輕笑出聲,在起臉上輕輕一吻,開口道:"以後有機會,我會和你慢慢清楚的!"

她已經和北辰星相處了幾個月的時候,更已經將自己交給了宸王,或許,有些事,是應該讓他知道了,否則自己以後一些技能和習慣施展出來時,反而不能夠淋淋盡致,特別是在訓練天機閣那一群家伙的時候,總是要對其解釋清楚自己的經驗,反而會讓其心生疑惑.

非煙幾人在見到慕容玥與宸王之間的甜蜜互動之時,臉上皆是露出了羨慕和祝福的神色,在他們看來,慕容玥和宸王,不謂是這世間天造地設的一對,兩人在一起的一舉一動,都自成風景,讓人見之,心曠神怡.

"姐,星殤讓人傳來消息了,姐猜的沒有錯,中計的,果然是納蘭夜!而納蘭昀等人,卻是一個都沒有出現!"水菲菲的身影出現在房內,笑容滿面的道.

============================================================

我頂著鍋蓋上來一聲,因為娃感冒和拉肚子,我在未來的兩天內要盡心照顧寶寶,不能再碼字更新了,所以必須要斷更至少兩天,還請大家能夠諒解一下!欠下來的字數,會在之後補上,那啥,我話完了,我滾了!

上篇:324自斷前程     下篇:326強wen宸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