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29比試  
   
329比試

梅妃本就在見到慕容玥那絕色天姿是心生妒忌,奈何之前的發難,被納蘭皇後給擋了回來,如今有了燕妃發難于前,她又怎能不出符合呢?

在梅妃看來,這慕容玥不過是一個朝臣的女兒,只不過是仗著幾分姿色,加上投機取巧,會跳個什麼新鮮稀奇的舞,才能夠攀上了他們納蘭皇朝的太子殿下.

自認姿色出眾的人,總是對漂亮的女人產生莫明的妒意的,而如今的梅妃,便是有著這一心理.

慕容玥優雅一笑,雍容的風華自她的身上散發而出,唇輕啟,清然的話語響起:"燕妃娘娘如此,本宮本該為納蘭皇上獻舞一曲才是,這是這孔雀,乃是我北辰皇朝的神聖之鳥,孔雀舞非北辰皇朝國宴不得舞之,本宮只能讓燕妃娘娘失望了!"

梅妃在聽得星殤之話後,臉色一變,有些慍怒地瞪向星殤,誰人不知,這燕妃的舞,是如何的超神入化,而慕容玥能夠得到"孔雀之神"的稱號,自然也是舞技驚人之人,反觀自己,舞技平平,能夠入宮成為梅妃,憑的乃是自己的一手好畫和娘家的背景,這"納蘭鴻"如此,分明是將自己置入了進退兩難的地步.

此時此刻,納蘭水晶看向慕容玥的眸中,挑釁之色絲毫不曾掩飾,不過是一個別國的大臣之女罷了,來到納蘭皇朝之後,見到自己,居然不奉承討好,還敢對自己多加諷刺,簡直是不知好歹.

"莫非你只會跳那孔雀舞一舞嗎?若是如此本宮還真要對星月公主的舞藝有所懷疑了!"不等燕妃開口,梅妃便尖酸地道.

納蘭水晶很是篤定自己的判斷,在她看來,慕容玥能夠跳孔雀舞又能夠創造出那會演奏的假山,定然是因為在音樂上很有天賦,但總不可能樣樣都精通吧!

納蘭皇後嬌羞一笑,道:"臣妾已經老了,這套云紋蝶鎏,還是留給她們吧!臣妾有皇上的寵愛,此生已足矣."

燕妃仿佛是看出了梅妃的困擾,施施然一笑,道:"不若這般好了,臣妾想皇上求個旨意,讓臣妾和梅妃,都陪星月公主切磋一番舞技和畫技,來為皇上助興,只不過,皇上可得給個彩頭,誰若是勝了這場比試,那彩頭便歸誰,如何?"

這燕妃還真是給自己出了一個難題!

妃就那色朝.慕容玥對于梅妃這明顯的挑釁之語只是冷然一笑,竟是連目光都不曾給過她一個,只是淡淡地道:"本宮的舞藝如何,自有伯樂欣賞,反之,對于某種胸中無物之人,即便是珠玉在前,也之作了魚目罷了!"

著,納蘭皇目光溫柔地看了納蘭皇後一眼,其中的深,卻是款款如水.

此時若是應承下來,只會讓得自己上場丟人,但若是退怯了,豈不是反讓自己成了笑話?

"哈哈哈哈!既然愛妃和香琪都有此雅興,那朕便准了你們的請求,至于這彩頭……"納蘭皇斟酌了一番,朝身邊的納蘭皇後問道:"皇後,依你所見,這場比試,該用些什麼做彩頭比較合適?"

只有慕容玥方知,星殤所之人,乃是梅妃,對于星殤為自己的解圍一事,慕容玥先是有些緊張地看了上方的納蘭皇和納蘭皇後一眼,見他們並沒有不虞之色時,這才微微松了一口氣.即便星殤不為自己解圍,慕容玥也自信可以逼退梅妃和燕妃二人,只不過,沒有星殤來的如此直接罷了.

"多謝皇上!"四人朝納蘭皇上行了一禮之後,便由著宮人引下,各自去換裝.

聽到這冒然出現的熟悉聲音之後,納蘭皇後一怔,而後目光意味深長地看向了自己的女兒,以及她身旁的香琪郡主,眸中閃過一絲不虞,卻是沒有出聲何止.

梅妃和燕妃和慕容玥比試跳舞和繪畫,那她便讓香琪郡主和她比試作詩,憑借著香琪郡主的才華,定然能夠讓慕容玥顏面盡失.

聽得納蘭皇和納蘭皇後的話後,便是連慕容玥都暗暗吸了一口氣,饒是她也沒有想到,此番的比試,納蘭皇會拿出這般貴重的首飾來作為彩頭,不過也好,既然是要她下場,那總得給點出場費吧!有這套云紋蝶鎏,自己也不枉辛苦一場了!

只是,她如今乃是北辰皇朝的公主,若是僅憑著燕妃和梅妃的一番話,便如同一個舞姬一般下了席座,去跳舞為納蘭皇朝的人助興,亦是會有損北辰皇朝的國威.

此時此刻,只聽得"咚"的一聲,儼然是那坐于皇子席位上的"納蘭鴻"將酒杯狠狠砸在面前的桌案上,目光狂傲不羈地掃視過梅妃幾人,輕佻一笑,道:"星月公主既有此意,梅妃娘娘何不當眾一舞,讓得星月公主看看,我納蘭皇朝,是否都是那錯將明珠做魚目之人,若只是嘴上功夫,那便不要再出來丟人了!"

五皇子納蘭鴻的狂傲和肆意,乃是諸人皆知的,此時聽得扮作納蘭鴻的星殤如此開口,諸人卻也沒有多意外,只是以為納蘭鴻在見得慕容玥推三阻四時的不虞.

只是即便她和慕容玥的比試贏了又如何,太子殿下的心都不在自己的身上了,她便是參加比試,也不過是圖惹麻煩罷了!尤其是這場比試,還要比跳舞,她如今可是身懷有孕之人,若是一不心,動了胎氣,那豈不是……

納蘭皇後聽得納蘭皇如此,微微尋思片刻,便開口笑道:"既然是獎賞給女子的彩頭,那自然是該她們用得上的,不若這般,前些日子皇上才得了的那套首飾,,臣妾看著便是非常好,若是皇上舍得,那便將那套五彩翡翠云紋蝶鎏拿來做彩頭,如何?"

納蘭皇對納蘭皇後一向是寵信有加,如今這女子之間的比試,彩頭自然是讓納蘭皇後來決定比較適合,因此,納蘭皇才會來詢問納蘭皇後.

這麼一個出身低賤的冒牌公主,怎麼配得上自己那個英明神武的太子皇兄.

納蘭皇後在聽聞燕妃和梅妃的話後,眉頭微微一凝,才想要開口些什麼,卻在看到慕容玥那淡然無波的容顏之時,心頭一動,卻是再度雍容坐于高座之上,靜觀慕容玥會如何回複.

"公主,我……"香琪准備還想些什麼,但卻被納蘭皇一聲長笑打斷.

慕容玥心知,自己若是一味地讓納蘭皇後庇護著,非但會讓人輕視了,引得納蘭皇後的不喜,更會弱了自己北辰皇朝的威嚴.

想到這里,香琪郡主身形一動,就要起身些什麼,卻被納蘭水晶一把摁住,在她耳邊低聲道:"香琪,你怕什麼,剛才梅妃讓那慕容玥跳舞,她卻是推三阻四的,定然只是一個空有容貌的草包,本公主就不相信,她癡傻了十幾年了,才恢複神智,就會是一個多才多藝之人.你且放心好了,憑你的才華,定然會讓她輸得顏面全無."

在納蘭皇後看來,這慕容玥將來可是要成為這納蘭皇朝的一國之母,甚至天下之母的,若是這事事都需要靠自己為她解圍,那麼,這慕容玥又如何配得上自己的夜兒,自己又何須在她的身上花費過多的心血.

"你等各自努力,誰能勝出,這套云紋蝶鎏,便賞賜給誰!"納蘭皇長聲一笑,揮手示意四人各自准備!13acV.

著,納蘭皇後目光柔柔地瞟了納蘭皇一眼,繼而落在了慕容玥的身上,在她看來,此番比試,定然是慕容玥獲勝,那套云紋蝶鎏,落在慕容玥的手上,與落在自己的手上,並無差別,自己又何須心疼呢!

"皇上,香琪也要參與這比試,除去比試舞技和畫技,再加上作詩如何?"

納蘭水晶自從上次向慕容玥挑釁被納蘭夜呵斥之後,便一直懷恨在心,在她看來,納蘭夜的正妃,本就該是自幼便和自己一同長大的香琪郡主,偏生卻冒出來這麼一個身份低賤的慕容玥.

香琪郡主方才一時不察,沒有將納蘭水晶拉住,此刻正一臉無奈地看著納蘭水晶.對于納蘭水晶與自己的姐妹深,香琪郡主自是再明白不過.

"皇後所即是!"納蘭皇目光緩緩掃過慕容玥,香琪群主,梅妃和燕妃四人,開口笑道:"你等可得將自己的才藝盡發揮出來了,朕前幾日才得了的這套云紋蝶鎏,可是名匠劉一品所制,其中用了千顆大不等的明珠,鑲嵌于自成一體的五彩翡翠之上,天下除去這一套,再無第二套相似的首飾.這套云紋蝶鎏,除卻這五彩翡翠的價值不,但是上頭的珍珠,便價值萬金,若非皇後開口,朕可是准備留給皇後壽辰之時,送給皇後的的."

"你……"梅妃聞柳眉一豎,便欲發作.

梅妃和燕妃都是深宮中人,要換一套合心的衣服,自然不是問題.

而香琪郡主,則有納蘭水晶相助,想要一套合適的衣服,亦非難事.

只有慕容玥,除卻去尚衣宮挑選服裝之外,別無辦法,只是,尚衣宮的服裝,又怎能有適合自己的呢?

上篇:328一舞驚天下     下篇:330掌上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