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31神乎其神  
   
331神乎其神

有秀女在驚呼,有宮人失聲驚叫出聲,只因燕妃那仿若天外飛仙一般讓人為之驚歎的掌上之舞……

秀在叫只今.燕妃前一次跳掌上舞之時,已經是十七年前的事了,這宮中大多數人都不曾見過,如今見此神乎其神的舞技,皆是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只見燕妃那裹在柔底白色布鞋之內的精致腳飛快地在十數名少女的手掌之上點過,身子飛速地旋轉著,楊妃色暗花流云紋綾衫隨著她的飛速旋轉,在空中蕩出海棠錦春般搖曳的華彩.

納蘭昀心中揣測著,看向慕容玥的目光,愈加的意味深長起來.

不論如何,他一定要得到眼前的這個女子,哪怕是不要這片江山,也要得到眼前的少女.

莫非,這個只有十四歲的少女,真的就有把握勝過自己的母妃嗎?

緊接著,那慕容玥輕擺嬌軀,翩躚起舞,雙足每每落于巨鼓一處,便帶起節奏感十足的鼓聲.聲聲慢,聲聲柔,仿佛那充滿了激昂力道的鼓聲,在經由慕容玥的玉足發出之後,亦是變得抑揚頓挫,感豐富起來.

慕容玥輕擺雙手,手環之上的銀鈴之聲,配合著足下的鼓聲,交彙在一起,彈奏出一曲猶如天籟的曲子來,鼓聲之中,慕容玥那清靈的嗓音悠揚響起:"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隨著舞姿翩躚,慕容玥手中筆已然由最大的狼毫筆,換做了最細的毛筆,在其間,慕容玥已然用盡了各種手法,潑墨,點,戳,掃,描,繪,各種尺寸的筆,在她的手下,仿若有了生命一般靈活.

"這樣是否會太過為難星月公主了?朕還不曾聽過有人一次便將這舞,畫和詩一同進行表演的!"納蘭皇的話,並非是為難慕容玥,而是的確如此,畢竟,不論是跳舞還是作畫作詩,都是需要一定的精力來進行的,跳舞和作畫,都需要一定的體力來支持,若是一起進行,定然會無法顧及其中一種,而慕容玥卻提出要一同進行,這怎能不讓納蘭皇為之擔心.

在望見少女身上所穿的舞衣之中,眾人皆是忍不住暗吸了一口氣,眸中無法自已地染上了驚豔之色.

眾人這才自燕妃這讓人驚歎不已的舞技之中回過神來,頓時掌聲四起,驚贊之聲不絕于耳,眾多秀女和宮人看向燕妃的目光之中滿是仰慕之色,畢竟,這樣神乎其神的舞蹈,可不是誰人都能夠跳出的.

慕容玥見自己需要的東西一應准備齊全之後,這才身手將自己披著的白色鑲邊青染金舍利皮鶴氅解開,隨著大氅的滑落,慕容玥身上所穿的舞衣便呈現在眾人的面前.

"愛妃此差矣,愛妃的舞曠世絕倫,朕又怎會對愛妃看倦了呢!愛妃無論是什麼姿態,在朕的心中,都是萬千風,怎能看夠?"納蘭皇伸手在燕妃那有若凝脂而成的柔荑之上溫柔地撫摸著,眸中有著濃濃的寵溺.

香琪郡主聽了納蘭水晶的話後,亦是不明所以地搖了搖頭,道:"公主,香琪也不明白這星月公主究竟是想做什麼,不過,她既然會提出這個要求,想必是有著一定的把握,才敢當眾表演的,我們拭目以待,便可知曉了!"

此時此刻,不僅是納蘭夜如此,便是那納蘭昀,也一般無二地看著慕容玥.

隨著少女的步步娉婷,發出了讓人心曠神怡的清脆聲音.

只要有燕妃在一日,加上皇後和納蘭皇之間二十年來的誼,在納蘭皇宮之中,誰人都知道,東有納蘭皇後,西有燕妃專寵,她們就不可能占據納蘭皇的目光,若非是納蘭皇還要顧及皇室子嗣,雨露均沾,只怕她們就連納蘭皇的面,都見不上幾次了!

突地,慕容玥高高躍起,重重落下,只聞"咚!"的一聲,她穩穩地落于畫幅之前,以右足為軸.輕舒長,卷起一只粗大的狼毫筆,疾沾墨水,快如閃電地在畫幅之上繪畫起來.

"慕容玥!慕容玥!……"納蘭昀的心中千百次地呼喚著這個名字,看向慕容玥的眸中出現了有生以來第一次的炙熱光彩,如今的慕容玥,還是納蘭夜的未婚妻,幸而,還只是未婚妻,一切都還來得及,只要自己事成之後,用皇後之位迎娶,將自己的一顆真心奉上,定然能夠贏得慕容玥的芳心.

而此時,慕容玥披著一件白色鑲邊青染金舍利皮鶴氅,正從遠方徐徐走來,目光水灩望向在眾多少女掌中起舞的燕妃,似是感覺到了慕容玥的目光,燕妃目帶挑釁地看向慕容玥,如弱柳扶風的身子緩緩放慢了速度,在少女的手中輕點著,雪白的藕臂豎起,隨即五指張開,食指與拇指捏在一起,其余三指手指豎起,化作了鳳冠模樣,在自己的頭頂之上輕輕地點動了三下,繼而再次加快了速度在少女的手掌之上旋轉.

即便是在繪畫之時,她亦是旋轉著嬌軀,隨著長長的畫幅旋轉,愈轉愈快.狼毫筆亦是疾如閃電地上下揮動著.

雖慕容玥如今的身份還是北辰皇朝的公主,但她亦是納蘭夜的未婚妻,若是慕容玥輸的過于難看的,不免會影響到納蘭夜的聲名,是以,納蘭皇才會有此顧慮.

慕容玥唇輕啟微合,如玉貝齒時隱時現,瀲灩秋眸顧盼之間,那魅惑無雙的容顏,在場每一人均心跳不已,仿佛慕容玥的每一眼,都看入了自己的心底深處.

"愛妃的性子就是這般爭強好勝,好吧!那朕就拭目以待,看看這星月公主的舞姿,是否如同傳聞之中那般神奇."納蘭皇聽得燕妃如此,便轉身坐回了龍椅之上,而燕妃也在自己的位置之上坐了下來,目光瀲灩地看著慕容玥.

皇子席位之中納蘭夜目光熱切地看著吩咐一旁宮人准備的慕容玥,嘴角有著與有榮焉的笑容,縱使別人都在懷疑慕容玥是否能夠做到舞,畫,詩三者一同進行,他卻不曾有著半分的懷疑,慕容玥即便連那種聞所未聞的音樂機關都能夠創造而出,這三技合一,想必也不會難倒了她,況且,以他對慕容玥的了解,既然慕容玥能夠自行提出來,便定然能夠做到.

"回納蘭皇上,玥兒正有此意,還請納蘭皇上恩准!"慕容玥開口道.

隨著慕容玥腳下的鼓聲再度由激昂走入了纏纏綿綿,慕容玥忽然將中的藍色綢帶拋飛而出,就那般纏在了不遠處的一顆大樹之上,而後擅自自地上翩然飛起,慕容玥凌空飛就著那水藍綢帶飛舞,纖足輕點,衣決飄飄,宛若凌波仙子,手中握著一支最大的狼毫筆,隨著自己的飛舞,快速地在畫幅之上揮灑著,那快得幾乎看不清手勢的動作,讓得下方的眾人皆是無法自已地鼓掌起來,完全忘切了自己此刻身在何處.

只見慕容玥披著白色鑲邊青染金舍利皮鶴氅緩緩走上場,朝納蘭皇優雅一拜,開口問道:"納蘭皇上,這舞,畫,詩,是否一定要分開來比試,還是能夠一起進行?"

納蘭昀目光深深地看了一眼身旁的納蘭夜,在看見他那篤定的目光之後微微一怔,而後將探究的目光轉向了慕容玥,在他的認知之中,母妃的舞,便是在新月大陸一絕,但這慕容玥,在看了自己母妃的舞之後,分明不曾有半分的驚訝和打擊之色,她的目光之中只有贊歎和欣賞,仿佛就是在欣賞一個在她的認知之中,算是比較出眾的舞蹈一般.

納蘭昀是一個追求完美的人,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是眾多皇子之中難得一個從來不近女色的皇子.他本以為,自己就會這般一直孤獨終老,哪曾想到,就在他已然認定了這個事實的時候,他的生命之中,竟會遇上了如慕容玥這般美好得仿若水中洛神一般的女子.

"哦?星月公主此話何意?莫非你是想一次便將這舞,畫,和詩一起表演出來不成?"納蘭皇被慕容玥的話問的一怔,而後便回過神來,開口問道.

"轟!"人們難以自已地站起身來,掌聲有若雷鳴.概因慕容玥的表演,著實太過精彩,可以,完全是蓋過了燕妃之前的風頭.

而眼前這個少女的舞,已然不再只是舞,可以,慕容玥的表演,乃是彙聚了人們所能夠想象的極限.

燕妃的舞再美,終究只是局限于"舞"之一字,

隨著慕容玥輕盈優美,飄忽若仙的舞姿,寬闊的廣開合遮掩,更襯托出她儀態萬千的絕美姿容.眾人皆是如癡如醉的看著她曼妙的舞姿,幾乎忘卻了呼吸.

"皇上,莫要讓人看了笑話!"燕妃仿若不勝嬌羞地縮回了自己的柔荑,轉而道:"如今星月公主還不錯上場呢,皇上就怎知,她的舞姿,不會勝過臣妾呢!"

納蘭昀至今還不曾娶妃,大事未成是一個原因,但無法遇上讓自己為之心動的女子,才是其中真正的原因.

梅妃和云妃等妃嬪皆是目露妒忌之色地看向燕妃,這燕妃若只是空有容貌也就罷了,偏生還有著柔弱無骨,婀娜多姿的嬌軀,以及這前無古人的舞姿,這讓得她們怎能不心生妒恨.

不僅是納蘭皇為之奇怪,就連一旁的納蘭皇後,亦是目露好奇地看著慕容玥,即便她博讀群書,廣知天下事,也不曾聽聞有人能夠在舞中作畫題詩,這慕容玥,究竟是賣著什麼關子?

歌唱,舞蹈,伴奏,繪畫,題字,作詩,同時進行,其中不曾影響其他任何一種表演,不曾間斷過哪怕片刻的舞蹈.

"納蘭皇上請放心,玥兒自有把握!"慕容玥嘴角噙著一絲自信的笑靨,絕美的容顏在陽光之下散發出神聖的神采,讓人不禁亂了呼吸.

而這時,人們才發現,慕容玥竟是沒有讓人為其的舞蹈伴奏,莫非,她是想就靠著這些銀鈴和巨鼓,自己為自己伴奏不成?

直至旋轉了十七圈之後,精力耗盡的燕妃這才輕躍而下,盈盈朝納蘭皇拜倒.

在他看來,世界上再沒有如同自己母妃一般完美的女子了,既然遇不到自己喜歡的,又何必勉強自己去和一個讓自己望而生厭的女子一同過著不開心的生活.

"好!"納蘭皇激動地站起身來,步下台階,激動地伸手將燕妃扶起,開口贊道:"愛妃的舞,比之十七年前,又是精進了幾分,朕可是十七年不曾見你跳這掌上舞了,每每想看,總是被愛妃以身子不適而退切了,看來,朕今日還真是要感謝星月公主的到來,才能讓朕再次一飽眼福啊!"

"好!太好了!"納蘭皇目光火熱地看著面前的少女,饒是他做了二十多年的皇帝,擁有了各種千姿百態的美女,也不曾想到,世界上居然如此才貌皆是世間無雙的女子.

方才慕容玥身穿白色繡裙之時的模樣,眾人已然見過,那時的她,聖潔高雅如同那雪山上的白蓮,只可遠觀不可褻瀆.

納蘭昀緊緊地握著手中的酒杯,為自己那顆快速跳動的心而呼吸急促.

忽地,只聽清凌凌的幾聲銀鈴作響,人們這才發現,不知何時,少女的手腕和腳腕之上,戴上了數對大不一的銀環,銀環之上,別著精致的銀鈴.

這一聲響,仿若敲入了人們的心中最深之處一般,開啟了人們聆聽之旅.

下方的納蘭水晶在聽到慕容玥的話後,不屑地撇了撇嘴,開口朝身旁的香琪郡主道:"香琪,這慕容玥究竟是搞什麼鬼,莫非是生怕自己輸了,故意弄出一些噱頭來引人注意不曾?"

一年,還有一年的時間,他一定要用盡所有的辦法,讓眼前的女子臣服于自己,將她的身心,都納入自己的懷抱,擁著她,一共坐上那至尊之位,和她共享這大好山河,讓她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尊貴的女人——他的女人!13acV.

"即是如此,朕便准了,星月公主尚且盡力而為,朕便期待著你帶給朕的驚喜了!"納蘭皇心中亦是期待著慕容玥的表演,當下便大手一揮,示意慕容玥可以開始准備.

不多時,便見十個宮人抬上來十個大不一的巨鼓來,擺放在了地上,鋪成了一個另類的舞台,另有兩名太監,抬著一副巨大的白布制成的畫幅,豎起放穩在巨鼓之旁,牢牢地固定好後,再在畫幅之前,擺放好諸多繪畫題字需用的全套筆墨,這才退了下去.

納蘭夜看向慕容玥的目光之中,已然是勢在必得的**,此時的他,恨不得立即就能夠將慕容玥變作了自己的人,只可惜,北辰皇早已經就有旨意,不到慕容玥及笄之後,不得對慕容玥有半絲褻瀆,若非如此,納蘭夜有怎會一直謹守著男女之防,任由慕容玥住在映月園之中,不將她占有,讓她成為自己的女人.

終于,慕容玥的身子緩緩地落在了地上,而順著她的落下,最後的一筆,已然結束.

而如今,身著那淺淺水藍色的軟煙羅裙的少女,卻仿若是水中洛神,清冷無雙,卻又明媚如花,美得仿佛不是人間該有之人.

就在人們心生疑問的時候,只見慕容玥臨空一躍,身子輕若無物地落在了巨鼓的邊緣之上,隨後,輕輕一抬足,在人們屏息以待之下,那穿著雙色緞孔雀線珠繡芙蓉軟底鞋的纖足輕輕一垛,只聽"咚!"的一聲作響.

甚至不用去看慕容玥畫了什麼,只是聽著那時而激昂,時而纏綿,時而清靈,時而厚重的鼓聲,便已然是一飽耳福,更不用,慕容玥的舞蹈,是如何的賞心悅目了!

"皇上重了,臣妾只是擔心自己若是真的常常跳這掌上舞,皇上看得倦了,可就對臣妾失去了興致了,若是這樣,臣妾豈非是失去了皇上的寵愛了!"燕妃眸子輕輕瞟了納蘭皇一眼,不勝嬌柔地開口道.神態之間的嬌媚,比之年方二八的少女,更是多了幾分歲月沉澱之後的風韻,讓人見之心神向往.

"星月公主,果然不愧是諸國使者都稱之為孔雀仙子的女子,在朕看來,你不僅是孔雀仙子,更是水中洛神!朕一直以為,燕妃的舞,便是這世間無雙的舞蹈了,卻不想,人外有人,你的舞,竟勝了燕妃之舞千百倍!"

============================================================================================

第二章出來了,這舞蹈真是難寫啊,安然今天不知道死了多少腦細胞,終于寫出來了!我的頭發啊,又掉了不少啊!悲哀!真擔心自己有朝一日,變成禿子,那就麻煩了==!

上篇:330掌上舞     下篇:332納蘭皇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