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32納蘭皇的心思  
   
332納蘭皇的心思

就在慕容玥傾倒了禦花園內所有人之際,皇宮最偏僻的冷宮旁,易容成納蘭鴻的星殤,卻是開始一場驚心動魄的算計與打斗.

納蘭宇滿心的怒火已然被星殤挑起,此刻的他,只想將面前這個戲弄侮辱自己的五皇兄狠狠地教訓一頓,讓他知道,即便他納蘭鴻有著元帥撐腰,自己也不是好惹的.

大家都是皇子,即便有著外戚的背景,也不能隨意欺辱他人,更何況,奪嫡之戰,究竟誰勝誰負,尚且不得而知.

聽出納蘭皇話中意味之人,不僅僅是納蘭皇後和慕容玥,便是在場只要有幾分耳力之人,都聽出了納蘭皇那隱晦的,見不得光的心思.

而經由今日一事,納蘭泰被廢,已然是鐵板釘釘上的事了,剩下的,便是三皇子納蘭昀,和太子納蘭夜.

"皇上,臣妾認輸了!"梅妃雖然心中極為不甘,但卻心知,自己若是堅持下去,只是徒惹笑話罷了,當下便開口認輸到.

"九……九皇弟……你,你……"納蘭宇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竟會這般憋屈地死在了納蘭泰的手中,往日他們打打鬧鬧的,雖然也動上了幾分真格,不乏被誰揍了個鼻青臉腫的,但卻怎麼也不曾像今日這般,傷及性命,這也就是為什麼他明知自己不敵納蘭泰和納蘭鴻,卻依舊敢和他們對打的原因.

"納蘭鴻,你不過是一個沒權沒勢的逍遙王,居然敢罵本皇子,看本皇子撕爛你一張嘴!"納蘭泰一腳踢向面前的納蘭宇,准備將他踢開之後,再將納蘭鴻打的滿地找牙.

一時之間,諸人皆是各懷心思,想著如何將自己的計謀得逞.

且不這納蘭鴻,可是沒有兵權和職位在身之人,他如今只不過是一個閑散王爺罷了,居然膽大包天,不僅出諷刺自己的母妃,更用吃過的雞腿殘骸砸自己的屁股!

***********************************************************************************

整幅畫的畫面並不複雜,但那美貌仕女臉上的寂寥之色,卻是極為的觸動人心,讓人見之,心生共鳴,仿若自己雖是處在了人群之中,心中卻依舊寂寞無邊.

如今的星殤,已然不再是以前那個只知道用陰狠卻光明正大的方式來對付敵人的冷酷殺手了,在經由了慕容玥的"特殊培訓"加上各類只管結果,不論過程,不看手段,只求達到目的的絕對教育之後,他早已經改變了自己的行事作風.

慕容玥看著納蘭皇那熱切的目光,眸子不動聲色地閃過一絲暗芒,轉而低下頭不語.

一旁皇子席位之上的納蘭夜聞身子一顫,臉色瞬間變得鐵青,一握拳頭,就要站起身來,而一旁的納蘭昀卻是眼明手快地一把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以眼神示意他不能輕舉妄動.

如今,並不是納蘭夜揭穿納蘭皇丑陋面目的時候,否則在納蘭皇處置了納蘭夜之後,納蘭昀便會變得勢單力薄,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慕容玥落入了納蘭皇的手中.

邊喊著,星殤便邊朝禦前侍衛所在之處狂奔而去.

聽到納蘭皇後的提醒,納蘭皇當下輕輕咳了一聲,看了眼一旁臉色平靜的燕妃,和滿面不甘的梅妃,以及下方臉色蒼白的香琪郡主,開口問道:"你們三人,誰想和星月公主一較畫技或者詩詞的?"

"皇上,這場比試,還需要繼續嗎?"納蘭皇後輕聲在納蘭皇的耳邊問道,並非是她有心打斷了納蘭皇的興致,只是任由慕容玥這般站下去,終究不是個辦法,再則,若是不分出個勝負來,那云紋蝶鎏,又該是歸屬于誰呢?

慕容玥在聽到納蘭皇的話後,眉頭一皺,她前來納蘭皇朝的身份,分明就是以納蘭夜未婚妻的身份而來的,為何這納蘭皇卻自己是遠道而來的貴客,再者,她方才的舞蹈,明明就是因為被燕妃和梅妃挑釁,加上為星殤的行動爭取時間,才上台表演的,為何這納蘭皇,卻自己是為他而表演的.這納蘭皇,究竟是什麼居心.

在她看來,自己未來的兒媳婦,如此大放異彩,自己無疑是最為得益的,有了慕容玥的相助,想必納蘭夜的大業,指日可成.

冷宮旁發生的事,禦花園中其樂融融的眾人,卻是不得而知,如今的眾人,皆是將目光放在了慕容玥所畫的那副畫之上.

星殤這方打的不亦樂乎,納蘭泰卻是氣的暴跳如雷,尤其是因為幾番閃避自己的要害之處,保住他的"納蘭泰"不被納蘭鴻一拳打爆,他那嬌嫩光滑的大*腿*內*側,已然是青一塊紫一塊的,可謂是淒慘到了極點.13acV.

身為納蘭皇的兒子,納蘭昀早已經對納蘭皇這中丑陋不堪的心思知之甚深,否則,他的母妃,也不會……

是可忍孰不可忍,他堂堂八皇子,定然要將面前這個不知死活的家伙狠狠教訓一頓,方可解心頭之恨.

星殤表面上暫時與納蘭宇結成了聯盟,共同抵抗納蘭泰,卻時刻關注著兩人的戰斗,每每納蘭宇要落于下風之際,星殤便會加上一分戰力,將納蘭泰擋下,且招數刁鑽陰狠,每每總是朝著納蘭泰皮薄肉多的地方攻擊,尤其是某處男人最為脆弱的地方,一有機會便攻擊,而攻擊完之後,便閃身不著痕跡地讓納蘭宇成為自己的盾牌.

星殤有意露出幾次馬腳,讓納蘭宇占了幾分便宜,而納蘭泰在見到星殤就要落下風之後,便是開口提點了幾次,納蘭宇見自己幾次要取勝,都被納蘭泰壞了好事,不由惱羞成怒地沖納蘭泰出罵去.

"納蘭泰,你這個雜種,莫非還敢對本王出手不成,本王可是逍遙王!"星殤故作凶狠地罵道,只不過,在罵"你這個雜種"這句話的時候,他故意放低了音量,不讓遠遠避開的禦林軍聽到.

人一旦撕破臉了,那便是什麼事都能夠干的出來的.尤其是像納蘭皇這樣澀域熏心的老頭,一旦想要得到某個女人,那便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也不會留的.

"啊……"納蘭泰發出一個仿似被閹割了一般的淒厲叫聲,雙目爆出欲要將星殤生生活吞了一般的可怖目光,大聲吼道"我要殺了你!"

卻不想,納蘭宇方才在他手下吃了大虧,此刻見他和納蘭鴻也杠上了,只等納蘭鴻也沖上來之後,現將這納蘭泰收拾了,至于納蘭鴻,等他和納蘭泰斗個兩敗俱傷之後,自己再來撿便宜.

"星月公主,你乃是北辰皇朝遠道而來的貴客,如今贏了朕的兩位妃子,為朕表演了這麼一場曠世絕倫的表演,不知,你還有何請求,可以一並來與朕,只要朕能夠做到的,都滿足你!"納蘭皇目光熱切地自慕容玥的嬌軀之上掃過,話語之中包含的隱晦含義,讓得納蘭皇後臉色一變,繼而目光陰沉地看著納蘭皇,眸底深處閃過一絲狠戾之色.

而納蘭泰那包含怒火的一拳,便結結實實地砸在了自己的心窩之處.

否則,以他的個性,絕然不會如同現在這般,嬉笑打罵,放浪不羈,且處處專攻男子最為薄弱之處.

慕容玥所畫的畫,其實只是簡單地以黑色墨水根據不同的手法畫成,

星殤見狀,忙退出站圈,有意開口大聲叫到:"九皇弟,你,你做什麼?"

若是慕容玥此刻看到星殤的表現,絕對會為星殤鼓掌叫好,更不忘朝星殤豎起大拇指,叫一聲"果然是一個刁鑽陰狠,手段卑鄙的大丈夫是也!"

"燕妃,你呢?"納蘭皇後含笑開口道:"是否還需要和玥兒比試一番畫技或詩詞?"今日若是論誰最為開心,那自當是納蘭皇後無疑.

這方,星殤見納蘭宇的臉上和身上,已然全被納蘭泰揍的一團青,一團紫的,心知時機已然成熟,幽深的眸子一轉,突地自納蘭宇的雙*腿下方伸出腳去,措不及防地一腳踹在了納蘭泰兩*腿*之*間,華麗麗地將"納蘭泰"給踹了個雞飛蛋打.

"納蘭鴻!我要殺了你!"納蘭泰看著納蘭宇那不敢置信的目光,哪里還不知道自己已然是中了"納蘭鴻"的詭計,當下狂吼一聲,便揮舞著鮮血淋漓的拳頭,朝星殤狂奔而來.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好!好一句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星月公主的才華,當真是讓朕驚歎不已!"納蘭皇在看到那月色仕女圖之旁的題詞之後,不由驚聲贊歎.

在容園所刻.納蘭泰本就是有勇無謀的莽夫,見得納蘭宇居然敢出辱罵自己,惱怒之下,便揮拳朝納蘭宇襲去.

如今看著納蘭宇在納蘭泰的拳頭之下垂下了那顆尊貴的腦袋,一個個都嚇得面無血色,"噗通"一聲跪倒在地,竟是束手無策起來.

"皇上,臣女,也自認不及星月郡主!"香琪郡主亦是開口道.

"你做什麼?"納蘭夜目光惱怒地瞪向納蘭昀這個自己最大的對手,在他以為,這納蘭昀定然是故意想要阻止自己的父皇對自己的未婚妻有了別樣的心思.

"擋住他!你們給本王攔住他!"星殤目光嘲諷地看著納蘭泰,腳下卻是本分不曾耽擱地朝禦花園跑去.

星殤見此,仿佛被嚇破了膽子一般,捏著喉嚨大聲喊了起來:"來人啊!來人啊!殺人了,殺人了!"

只是此刻,他卻就這般冤枉地死在了自己的大意之下,此時此刻,他怎麼不知,自己已然中了"納蘭鴻"詭計.只可惜,胸骨被納蘭泰一拳打斷的他,已然徹底斷送了自己的生機,只能無助地感受著生命力自自己的體內流逝.

納蘭泰不好受,納蘭宇亦是在心中暗暗叫苦,概因這星殤雖然每次都是為了救援他而攻擊納蘭泰,但緊接著便是因為納蘭泰暴怒,而一拳又一拳攻擊向自己,概因自己總是身不由己地成了星殤的肉盾.

"你現在出去,除了白白送命之外,絕無其他下場,想要救星月公主,可不是這樣輕舉妄動地站出來揭穿他那隱晦不堪的心思的!"本來納蘭夜這樣沖出去送命,納蘭昀是極為樂于見成的,只是若納蘭夜這樣貿貿然沖了出去,揭穿了納蘭皇那丑陋的面目之後,反而會讓納蘭皇惱羞成怒,將這種隱晦的方式,換做了光明正大.

此時此刻,卻是沒有人看到,在星殤的目光中,滿是喜悅之色,最擁有實力的四大皇子已然除去兩人,剩下的,便是納蘭泰和納蘭昀.

慕容玥面對眾人贊不絕口的誇獎,只是面色淡然地優雅而立,一身藍衣的她,仿若就成了她所繪畫中的仕女,雖然立于人群之中,但卻是如此的出塵絕代,仿若人們再多的贊美,都只是為她那出塵的風華,添上了世俗的塵埃一般.

這慕容玥,她一定要傾盡全力來扶持她,讓她成為納蘭夜的一代皇後!

"五皇子,八皇子!"禦前侍衛在聽到星殤的呼喊聲後,火燒屁股一般的狂奔而來,他們怎麼會想到,這三個身份尊貴的王爺,本只是一場較量的打斗,竟會變作了生死搏命.

"哈哈哈!皇後,朕明白你的意思,就不需要你再三提醒了!來人,把朕那套云紋蝶鎏給朕拿來!"納蘭皇目光深沉地看著慕容玥,眸光竟是熱切異常.

"本宮最拿手的舞都已經敗給星月公主了,這畫技和詩詞,就不再獻丑了!"燕妃卻是面色平靜,不喜不怒地開口道.只是,此時此刻,卻是沒有人發現,燕妃在細細觀察了慕容玥的畫一番後,眸底深處,卻是閃過一絲詭異的目光.

"噗!"納蘭宇不敢置信地瞪大了雙眼,一口心血就這樣狂噴而出,噴在了納蘭泰的臉上.

納蘭泰好整以暇地雙手抱胸,看著面前的納蘭宇和納蘭鴻打成一團,臉上滿是幸災樂禍的笑容,看著兩人勢均力敵的打斗,不時出口提點幾句,提醒著就要吃虧的納蘭宇.

那副巨大的畫幅之上,繪就著飛簷房屋,以及一輪明月,圓月當空,湖水瀲灩,湖中的明月影子,清晰可見.碧湖之旁,涼亭之中,盈盈立著一個身段優美的仕女,仕女遙對明月,舉起了自己的酒杯.

此處職守的禦林軍,早已經被納蘭泰幾人來的時候,便驅逐開了,因此,除卻他們三人之外,便再無其他人在.

完這具,納蘭泰再也不管不顧,拼盡了全身的力道,一拳朝星殤砸去,納蘭宇顯然被面前的一幕驚得愣一下,只可惜,還不等他回過神來,便感覺自己的身體一緊,全身的內力驀然散去,而後身子臨空一移,便擋在了星殤和納蘭泰中間.

"閉嘴!納蘭鴻,心我連你一起揍!"幾位皇子之中,納蘭泰的背景並不是最強大的,但武功,可算的上是佼佼者,因此,他惱怒之下,完全不掩自己的猖狂,在他看來,納蘭鴻的武功也不過如此,即便他拋卻前嫌,和納蘭宇一道合攻自己,自己也能夠確保短時間內不落下風.

畢竟,納蘭宇一向推從的便是陰謀詭計,向來便不是自幼好勇斗凶的納蘭鴻的對手,最重要的是,如今的納蘭鴻,可是星殤裝扮的,對付納蘭宇,豈不是手到擒來,若非他還有著其他的計劃,只怕早就將納蘭宇拿下了.

不僅是納蘭皇如此,便是那自問才學出眾的納蘭皇後,亦是滿臉贊賞地看著慕容玥,此時此刻的她,心中已然萬分確定,這慕容玥,就是那鳳鸞星,只有鳳鸞星,才能有著如此出眾的才華,無論是慕容玥的舞,慕容玥的畫,還是慕容玥提的詞,都是如此的曠世絕倫.

慕容玥心知,自己今日能夠如此輕而易舉地征服了眾人,只不過是占據了穿越而來的優勢罷了!無論是她的舞,還是她的畫技,都是前一世身為特工之時,經由魔鬼特訓學就,而那副水調歌頭,則是蘇東坡所作,豈是眼前這些人所能夠知道的.

新月大陸之上,以往搶奪自己兒子的女人的皇帝,並不是沒有,納蘭皇不會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如今納蘭昀心中只求慕容玥能夠聰明的用自己的方式,來扭轉這個局面.否則的話,他只有想盡辦法,早日逼供篡位,以拯救慕容玥了!

*****************************************************************************************

那啥,你們都選擇潛水不評論的話,我就考慮一下,是不是該把玥兒和親的對象,換成了納蘭皇了!畢竟,當納蘭皇朝的皇後,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一國之母啊!(偷笑)

上篇:331神乎其神     下篇:333偷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