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33偷襲  
   
333偷襲

納蘭昀十七年來,終于遇上了一個令自己動心的女子,絕不能這樣眼睜睜地地看著慕容玥葬送在自己父皇這樣一個終日只知道留戀美色的老頭子的手中.

為此,即便是讓他冒險將自己的計劃提早,也在所不惜.概因他知道,錯過了慕容玥,他今生都不可能再碰上能夠讓自己動心的女子了!

生性涼薄的人,一旦動了,只會比多的人,更加癡.

在慕容玥進宮之後,他便按照連日來的偵查,確定了自己的目標,在距離此處一百米處通過幾個晚上挖就的地道,來到了這十七軍營之中,進行突擊.

星火這方一鏢得手,輕功顯著的星風已然來到了那營長的身後,一劍取了對方的性命,而後伸手朝星火伸了伸大拇指,而後繼續朝下一目標攻去.

慕容玥目送眾人離開之後,接過了芍藥命人收來的畫幅,這才在芍藥的陪同之下,走出了宮門,坐上了回映月園的馬車.

**************************************************************************

在納蘭皇後看來,這納蘭皇也不過只有一個月左右的性命了,以她在後宮的權勢,以及父親在朝野之中的威望,想要保住這慕容玥一個月,自是輕而易舉的事.

納蘭昀便是如此的人.只是一眼,只是一舞,慕容玥便進入了他的心,沉醉了他的,今生無法拔除,甚至為了慕容玥,他竟會伸手救下沖動的納蘭夜,這樣一個他今生的對敵.

納蘭宇被殺,可不是什麼事,納蘭皇後自然是要弄個明白,畢竟,一旦納蘭宇死去,幾位皇子以及皇子的外戚之中的勢力便是又要打亂重組,她身為太子生母,自是不能忽視這等重要之事.

只是,這一點卻不是其他國家所知的,能夠知道的,也不過是納蘭皇朝之中幾個位高權重的朝臣罷了!只是,此刻又怎會出現這麼一匹武功奇高之人前來突擊呢?

納蘭皇聞皺了皺眉頭,目中閃過一絲不虞,他不相信,自己的話,已然的如此明顯了,慕容玥竟是當作了不知一般,只是,雖他此刻心有不虞,卻依舊選擇了再次"提醒"慕容玥,他開口道:"星月公主,這云紋蝶鎏,乃是朕為後妃所准備的,如今朕將她賜給了你,除此之外,朕還特許你再提出一個要求,無論是任何要求,朕都會同意,你可要好好把握這個機會啊!"

慕容玥優雅地挺直了脊背,看向那個立于高處,目露希翼之色看著自己的九五之尊,瀲灩的水眸之中閃過一絲嘲諷之色,開口道:"玥兒只想讓北辰皇上將玥兒所繪之畫給玥兒,別無所求!"

星殤邊喊著邊沖入了禦花園內,噗通一聲,跌坐在地,大口大口地喘著氣,看那模樣,竟是十分的狼狽.慕容玥不動聲色地微微松了一口氣,心中暗暗對星殤豎起了大拇指,這家伙,此次出現的,還真是時候,剛好解了自己的圍,又給了納蘭皇一個台階下.

"你們二十人,換上對方的衣服,佯裝成他們的人,再次迷惑其他軍營的目光."宸王在解決了對方的人之後,命一部分人留在此處負責放風之後,余下的數十人,則徑自攻入了對方的倉庫之中,負責搬運戰略物資.

納蘭夜本想上前與慕容玥些什麼,卻被納蘭皇後淡淡的一個目光給阻止了,只能揮手示意慕容玥自行心,便跟上了納蘭皇後的腳步.

"加快速度!"宸王冷聲喝到,雖然阻止了對方發射信號,但若是時間耽擱的太久,定然會被別的軍營發現,因此,他們的時間並不多.

"我們走!"見星木和星土離開之後,宸王眸光一冷,身形一動,一柄長劍便出現在了他的手上,一馬當先,朝著十七軍營中士兵最多的地方而去.

一時之間,眾人皆是將目光聚集在了園子中那個清然而立的少女身上,只是,與方才不同的是,此刻眾人看向慕容玥的目光,有幸災樂禍,有不敢置信,有悲憫,有同,更有著心疼……

"你們究竟是什麼人?居然敢侵襲我們十七軍,莫非是別國的殲細不成?"十七軍在納蘭皇朝之中的戰斗力並不強,但卻是儲備軍營,也就是,他們是負責守衛納蘭皇朝之中的戰略物資的.

納蘭皇從來不知,自己的皇後,竟有一日,膽敢如此無畏地直視著自己,他對自己皇後的蕙質蘭心,自是十分的明白,哪里會不知道納蘭皇後已然明了了自己的心意,只是,一向對自己百依百順的皇後,今日居然膽敢如此忤逆自己的心思,這讓納蘭皇怎能不心生惱怒.

沒有誰比他能想要讓納蘭夜犯錯,更想要讓納蘭夜被廢,只可惜,饒是納蘭昀聰明一世,運籌帷幄,也料想不到,在終于有了這麼一個最好的時機之時,出手挽救納蘭夜的,卻是他納蘭昀.

反之,在白日的午後,才用完午膳,昏昏欲睡之際,反而是人們的警覺性最低的時候,選擇這個偷襲,反而能夠達到預想不到的結果.

"該死的,快帶朕去……"納蘭皇著,便急急跟著那兩名侍衛一道前往冷宮而去.

納蘭皇後目光冷漠地目送著納蘭皇離開,而後淡淡走到慕容玥的面前,開口道:"玥兒,本宮讓人先行送你回去,今後若是不得本宮傳召,便別再入宮了!即便皇上傳你,你也需先行讓人傳信給本宮!"

一群黑衣蒙面之人,有若從低下鑽出來一般,憑空出現在他們的面前,見人就殺,逢人便砍,雖這十七軍營之中有著不下千人在職守,但這群黑衣人卻都是武功奇高之人.尋常的士兵,根本就不是對方之敵,很快就被對方殺了個丟盔棄甲,潰不成軍.

"是!"所有的天機人員皆是加快了自己的動作,甚至在一些時候,不惜以傷換命,拼著自己受傷,也要搶奪時間取得對方的性命.

雖他們的人手並不多,甚至不超百人,但每一人都是以一敵數十的高手,他們的士兵,在對方的手中,幾乎沒有誰能夠撐過十招便倒下,以此況延續下去,十七營失守,也只是時間問題罷了!13acV.

慕容玥聞,嘴角的嘲諷愈加深刻,她就那般傲然立于豔陽之下,清然開口高聲道:"慕容玥謝過納蘭皇上的好意,只是這云紋蝶鎏,慕容玥自覺不適合佩戴,還是請納蘭皇上另賜他人吧!慕容玥只要自己所繪的畫便可!還是納蘭皇上恩准!"

只是,為了自己就要完成的大計,她卻不得不在此忍氣吞聲,委曲求全.慕容玥本來對自己前來算計納蘭皇朝,還心有不忍的,只是在了解了納蘭皇的為人之後,她真心覺得,自己的決定真是太過正確,如此一個澀域熏心的皇上,你怎能奢望他能夠愛民如子,為民造福,因好色而亡國的皇帝,曆史上已然多不勝數,這納蘭皇朝,也該是走到盡頭了!

星殤不知之前在禦花園中的事,此時見得納蘭皇後與慕容玥的竊竊私語,有心想要弄個明白,卻心知這宮中人多口雜,自己不能顯露痕跡,且納蘭皇那邊,自己還需過去"解釋",以免被納蘭泰奪得先機,反而不妙.

此時此刻,宸王不由地再次佩服起慕容玥的推算來,饒是他也不曾想到,選擇午後偷襲,竟會有這般巨大的收獲.

納蘭昀目光關切地看了慕容玥一眼,亦是跟隨著燕妃一道朝外走去.

"主子!我們所要的東西,想必就在這軍營的倉庫之中."在這男子的身旁,一個亦是黑巾蒙面的男子開口道.

在這黑衣人的後方,一個身材削瘦,黑金蒙面,卻有著一雙比之黑曜石,還要迷人的星眸之人,正目光森冷地看著這方.

"是!"慕容玥伸手接過納蘭皇後的令牌,淡淡開口道.饒是睿智如她,也不曾想到,這納蘭皇會如此荒唐,竟會窺覷自己兒子的未婚妻.如此,是否該延續納蘭皇性命的計劃,又該重新斟酌一番了!

"你……該死的,快帶朕去!"納蘭皇聞身子一個釀蹌,險些摔倒在地,幸而一旁的大太監眼明手快地扶住了他.

原本他是准備選擇夜里來偷襲的,但是慕容玥卻告訴他,人們早已經養成了一種慣性,總以為晚上乃是偷襲的最佳時間,也正是因為如此,人們在晚上的警覺性,乃是最強的.

此刻的宸王,已然完全不見了之前那副淡然出塵的模樣,一身黑衣的他,猶如是地獄之中浴血而戰的修羅一般,將自己身周的敵人盡數殺滅.

"就,就在冷宮那里……方才兒臣與八皇弟起了爭執,就約好了去冷宮那處切磋一番,一較高下,卻不想,九皇弟他聽到了兒臣和八皇弟的話,便跟了上去,趁兒臣和八皇弟皆是疲憊不堪之際,突然暴起傷人.兒臣本以為九皇弟也只是想和我們二人切磋一番,便和他切磋著,卻不想,九皇弟突然暴起傷人,八皇弟一個不差,被九皇弟一拳砸在胸口之上,口吐鮮血,眼看就要活不成了,父皇,你快去救救八皇弟啊!"

若非此刻是身處在納蘭皇朝的禦花園中,慕容玥真恨不得射出自己中星翼的毒針,將納蘭皇上那雙充滿了浮*穢之色的眼睛射成黑洞.

蘭十上一讓.只要時機選的妥當,在別的軍營發覺之前,將對方的人解決了,就能夠成功地將對方的倉庫給端了!

星殤一副驚魂未定地朝著納蘭皇道,看那神,竟是有幾分悔意在內.

就在禦花園的氣氛劍拔弩張之際,只聽一聲劃破天際的喊聲自外面傳來:"不好了!父皇,父皇,八皇弟被九皇弟殺死了,九皇弟瘋了,他居然要殺死兒臣和八皇弟!父皇,你快救救兒臣啊!"

"是!"星木在得了宸王的指示之後,身形一矮,便消失在原地,赫然是與星土沿著地道,鑽入了軍營的更深之處,去尋找自己所要的東西.

就在星殤將皇宮之中鬧的雞飛狗跳的同時,納蘭皇都之外三百里處的十七軍軍營之中,亦是迎來了一波不速之客.

見此況,十七營的營長伸手從懷中一摸,便要發射出求救信號,見此,離他最近的星火手臂一動,一只飛鏢便自他的手臂之中飛出,精准地射到了那營長拿著求救信號的手上.

著,納蘭皇後自懷中掏出一枚令牌,遞給慕容玥,道:"敬後你若接到聖旨入宮之時,先行讓人拿著這枚令牌送信給本宮!你且放心,本宮定會盡一切辦法,保得你的周全."

就在晌午時十七軍營的守衛吃飽喝足,彼此調笑著換崗之後,去那艘畫舫之上找那個名妓風流一番之際.

命運弄人吧!

更為重要的是,這十七營所處的位置,乃是在低谷之中,雖然便于隱蔽,不容易被外界所看到,有利于隱蔽的同時,亦是擋去了其他軍營觀察這方的視線.

慕容玥在見到星殤此刻完美的表現之後,忍不住心中贊歎不已,看來,這星殤,的確不愧是宸王手下的一員大將,不那高深莫測的武功,就是這精湛的演技,也是前世那些所為的明星影響所不能及的.

燕妃又豈會不知道納蘭皇的真實想法,只是,在方才那一瞬間,她已然接收到了納蘭昀投過來的眼色,雖然不知道納蘭昀為何會如此,她卻不曾猶豫地開口為納蘭皇解圍到.

納蘭皇後的話音才落,便見納蘭皇目露不虞地轉過頭來瞪向她,只是納蘭皇後卻是神色不動,就那般直直地看向納蘭皇.

"星月公主!……"納蘭皇眉頭一皺,才想些什麼,卻聽燕妃嬌嬌柔柔的嗓音響起:"皇上,既然這云紋蝶鎏星月公主不喜歡,那便將她賜給臣妾如何?臣妾可是中意這云紋蝶鎏許久了,還請皇上恩准!"

"殺!"那些被殺得了眼的士兵見得宸王竟是一人不閃不避地沖了上來,當下膽氣一壯,便想沖宸王這方尋找到突破口,卻不想,這一念頭,竟是將自己送入了地獄之中.

只見宸王長臂一抖,手中的長劍便爆射出強大的氣勁,那氣勁有若實質地暴漲眼幾尺,將所有沖進自己身旁兩米之內的禁衛軍一劍封喉.

"鴻兒,你什麼,你九皇弟為什麼要殺你們,宇兒怎麼樣了?"饒是澀域熏心的納蘭皇,在聽到星殤的話後,也不由地吃了一驚,當下臉色大變地問道.

宸王目光冷酷地看著面前的一切,對于自己帶來的人,他自然是十分的了解,既然他們選擇了不回避對方的攻擊,那定然是有必然的把握,能夠不被對方傷及要害,在如此緊迫的況下,選擇這般,也實屬無奈.

見慕容玥收了令牌,納蘭皇後點了點頭,命自己身旁的芍藥護送慕容玥離開之後,便亦是朝冷宮之處走去.

"兒臣,兒臣起不來了!"星殤臉色蒼白地道:"兒臣被九皇弟……他們知道在哪里……"著,星殤一指身旁與自己一道來的侍衛.

"納蘭鴻,你什麼……宇兒,宇兒他怎麼了?"梅妃在聽到星殤的話後,亦是臉色蒼白地站起身來,搖搖欲墜地看著星殤,開口問道.

"不錯,你和星土先行潛進去搜尋,我和星電,星風,星火及星海在外面掩護,記得,動作一定要快.我們在要其他軍營的援兵趕到之時,將倉庫內的東西盡快轉移."這個有著一雙星眸之人,不是別人,正是宸王.

而就在燕妃話音落下的時候,納蘭皇後也淡淡地開口到:"皇上,既然燕妃如此喜愛這云紋蝶鎏,那便將它賜給燕妃吧!玥兒和太子成親之日,我們再另外賜給她別的首飾便是,皇上也不用急于一時!"

因此,星殤只能隱晦地看了慕容玥一眼,而後便在兩名侍衛的攙扶之下站起了身,而後任由兩名侍衛扶著自己躺上了一個攆轎,急急朝冷宮而去.

星火等人見得宸王這方已然殺得酣然,當下也不再耽擱地將自己的實力發揮了個十二層,幾個星座,帶著自己手下的天機下屬們,就如同猛狼撲進了羊群一般,所向披靡.

對方的士兵,不少人連反應過來都沒有做到,就被自己這方的人一劍了結了生命,稀里糊塗地,就被送進了陰曹地府.

********************************************************************************************

兩萬字饕餮大餐送上,偶的手指頭可是麻了!求安慰!另,推薦好友清媛的文《廢柴王妃天才寶》,書荒的親們可以去看看!

上篇:332納蘭皇的心思     下篇:334轉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