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35醋海生波  
   
335醋海生波

聽到慕容玥的話,萱若和水菲菲這才放心了下來,即便如此,萱若還是氣不過地道:"玥兒,即便是如此,也太便宜那納蘭皇了!"

慕容玥心知萱若是氣不過自己被人欺負了,不由好笑地伸手捏了捏萱若因為氣憤而漲得通通的嬌俏臉頰,道:"放心吧!那個老色鬼,定然不會有好下場的!"

"玥兒,你什麼呢……"萱若的臉一,似乎沒有想到會從慕容玥的口中聽到"老色鬼"這三個如此粗魯大膽的話,當下羞得一張臉得勝過晚霞.

"那個,北辰星,你聽我,我只是……"慕容玥鼓起勇氣開口准備解釋,卻被宸王很是好態度地打斷了!

是以,萱若今天晚上才會故意忽視了慕容玥的暗示,而是將所有該不該的,都告訴了宸王,接下來,就看宸王准備如何教訓那個狗皇帝了!

"放心吧!流星他舍不得傷害玥兒的."萱若松了口氣,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只希望明天玥兒不要怪罪自己才是,她哪里會不知道流星在得知這些之後定然會氣極,只不過她是氣不過玥兒太過心善,對于納蘭皇那個老色鬼,不讓他嘗試下蝕骨的痛,便是慕容玥同意,她也不願意.13acV.

不對勁,絕對不對勁,這丫頭定然是有什麼事在瞞著自己,而且事定然是關乎到她自己的!

"萱若姐,那我們……"水菲菲一時之間,竟是無法弄明白萱若今天晚上的行為究竟是出于何意.以萱若的聰明,又怎會猜不到告訴王爺今日之事的後果,那為何……

"抬起頭來!"宸王的聲音沒有半絲起伏波動,偏生是這平靜的聲音,卻是包含了無盡的壓迫.

慕容玥眼觀鼻鼻觀心地低著頭,一副任由處置的模樣,左右已然是躲不過了,看北辰星今日這模樣,仿佛恨不得將自己生吞活剝了一般,偏生萱若搶在自己面前將所有的事都已經出來了.連"自首認罪"的機會都不留給自己.

而不是像現在這般,在他那可怕的目光之下,連想要對萱若暗示一下都做不到,只能然後萱若把所有的事都出,不帶一絲保留的……

"哦?"一身黑衣的宸王在這夜色之中,竟是散發出了一種邪魅噬魂的氣息,淡淡地一挑眉,看向帶著幾分慌張模樣的嬌俏人兒,道:"玥兒莫非不希望本王早些回來嗎?"

"你們先出去……"宸王緊緊地握著一雙手,目光不容抗拒地看向慕容玥,眸中洶湧的怒潮,仿若要將慕容玥淹沒,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意,讓得室內的溫度直降十度,颼颼的冷氣,讓得慕容玥的頭愈加低垂,不敢正視面前的男子……

到容和菲得."怎麼了?你不是口齒伶俐嗎?你不是能歌善舞嗎?你不是揮毫灑墨,詩畫雙絕嗎?玥兒,怎麼現在,面對著本王,卻是連一個字都不出來了?"

萱若雖是一個精靈般無暇的少女,但別忘記了,她的體內,可是留著一代怪才鬼谷子的血的,鬼谷子一生愛憎分明,快意恩仇,卻性格乖戾,他的女兒,縱然是單純如紙,卻也不會是易與之輩的.

這個沒良心的丫頭,虧自己丟下了星火等人,放棄了騎馬,在星火等人促狹的目光下,一路用輕功趕了回來,才在入夜時分趕了回來,卻不想,這丫頭見到自己回來,非但沒有歡喜地撲了上來,反而是一副如臨大敵的慌張模樣.

"完了!"慕容玥悲哀地一捂臉,不敢面對身旁那個氣息愈加變得冰冷如霜的男子,她從來不知道,宸王在發起怒來,竟是如此的可怕.看看那目光,簡直是要把自己生吞活剝了一般……

"唔……"慕容玥終是忍不住呻*吟出聲,完了,這萱若不這一句還好,她還能找些其他借口,偏偏她卻是到了宸王最為痛恨了地方,只希望她回頭還能夠被允許出門才是,否則……她的計劃……

來人不是他人,正是才從十七軍營中回來的宸王,此時此刻,他連身上的衣服都還未換下,便趕了回來.如今聽得慕容玥三人的談話,自然是出相問到.

萱若嘻嘻一笑,朝水菲菲擺了擺手之後,便一蹦一跳地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早知如此,她就應該在宸王發問之前,讓萱若和水菲菲先退下去才是,至少,自己和宸王轉述,也會用心遣詞造句,盡量避開這個醋缸子最為敏感的話題字眼……

"沒事,沒事,走吧!我們也該洗洗睡了!"接下來的事,該是少兒不宜的事了吧!

"什麼老色鬼!"一個聲音突然響起,驚得慕容玥三人一怔.

宸王一句一問,字字珠璣,偏生這句句質問之中,竟是帶著無盡的酸意,讓得慕容玥在無奈之際,心中更是歎息不已:來了,果真是躲不開,就知道這家伙在聽到自己唱歌跳舞,繪畫作詩之後,會和自己秋後算賬.

"那,那我們先出去了……"萱若哪曾見過宸王如此暴怒,當下很沒用骨氣地一拉水菲菲,頭也不敢回地走出了房間,還不忘為兩人關上房門.

房間之內,氣息仿若已然凝固得讓人無法呼吸,概因那個一身黑衣的男子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場著實太過強大.

萱若本就對慕容玥如此輕巧地懲罰納蘭皇有幾分不滿,加上她可是有死穴把握在宸王手上的,當下便對慕容玥投來的眼色視而不見,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將今日慕容玥在納蘭皇宮內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地了出來,包括了慕容玥是如何被燕妃和梅妃挑釁的,又是如何回擊她們的,跳了什麼舞,做了什麼畫,最最重要的是,萱若還將納蘭皇是如何窺覷慕容玥的況,都事無巨細地得清清楚楚……

慕容玥是萱若視若姐妹之人,她又怎能任由慕容玥受到委屈呢?

萱若啊萱若,你真是害死我了!

慕容玥苦著一張臉,在心頭暗自嘀咕道.

本以為自己能夠在事後想辦法掩飾過去,卻不想……人算不如天算啊!

"沒,沒什麼?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慕容玥顯然是還沒有做好如何和宸王明今天發生的事的准備,饒是睿智如她,在面對宸王的突然出現,亦是有些結結巴巴地開口道.

宸王卻也不再逼問慕容玥,而是徑自轉頭看向一旁的萱若,開口問道:"今天在納蘭皇宮之內發生了什麼事?"

末了,萱若還不忘對宸王道:"流星,那納蘭皇太可惡了,居然敢窺覷玥兒,若不是玥兒攔著我,我這就殺入納蘭皇宮去,把那夠皇帝給滅了!太氣人了!他也不看看自己,當玥兒的爹都嫌大了,還……"

"萱若姐,王爺這般,我家姐沒事吧……"水菲菲有些擔憂地看了看房門,對里面令人心悸的靜默感覺到無端的發寒.

"好,你,你想什麼?你是想,你是被燕妃和梅妃挑釁,為了保全我北辰皇朝的國威,所以才不得不迎頭而上,你是為了征服那些妃嬪,為自己日後進宮辦事能夠更加方便,你是為了讓納蘭皇後看見你的才華,對你心生愛才之心,今後對你更加重視,不會輕易對你出手,所以才會在禦花園內大放異彩,一舞驚天下,你是為了能夠盡快得到火鳶蘭,為我解毒,是與不是?"

慕容玥當下便如一只被踩了尾巴的貓一般跳了起來,看向來人,結結巴巴地道:"你,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水菲菲有心再問,卻見萱若已經走遠,只得搖了搖頭之後,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慕容玥乖巧地抬起頭來,看向面色平靜,眼波洶湧的宸王,有心想要討好一笑,卻是在他那洞徹人心的目光之下,無法動彈.

萱若這才發覺了面前的宸王的不對勁,看了一眼在一旁靜若寒蟬的慕容玥,似乎才意識到了什麼,心地開口道:"流星,你可別生玥兒的氣,她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你才……"

"夠了!"宸王冷冷地開口到,渾身的氣息,比起那戰地修羅,有過之而無不及.

宸王有哪里會不知道慕容玥的心思打算,只是正是因為知道,所以才更加心疼面前的少女,如此驚采絕豔的少女,卻偏生為了自己這一副孱弱的病體,承受了那麼大的壓力,這叫他該如何自處?

*******************************************************************************************

今天店里比較忙,更新的比較晚了,請見諒,群麼麼個……那啥,明日有肉哦,嘿嘿,玥兒跳過孔雀舞,跳過詩畫舞,是不是也該跳個只能讓宸王一人看的舞呢?是什麼舞,相信聰明的你們都懂的!嘿嘿……

上篇:334轉機     下篇:336舞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