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38演技  
   
338演技

聽到了納蘭泰的話,納蘭皇便將一雙幽深的眸子對向了星殤,而其他幾人,亦是若有所思地看向了星殤.

星殤頓時神色悲憤地看著納蘭泰,蒼白著一張俊臉,冒火的眸子似是要將納蘭泰燒成了灰燼一般,一個翻身,便滾下了椅子,身子才著地,一口鮮血便狂噴而出,星殤心下微微一松,不為別的,只因這口中含著一口血,著實不是什麼好受的事,雖這血是自己的,但卻也是憋得難受啊!

"八皇弟,雖我納蘭鴻自認平日里處事囂張,為人不懂收斂,做下了不少得罪你的事!但你這樣平白來冤枉我,居心何在.我若是想要九皇弟的命,又何必在眾目睽睽之下,與他起爭執,平白惹人懷疑?"

整理好儀態之後,星殤再度運功讓得自己的臉色顯得蒼白而憔悴,這才朝著前廳走去……

納蘭皇原本尚有幾分懷疑之心,在見到星殤那副悲哀淒然的模樣,以及納蘭泰面如死灰的模樣之後,眸光一閃,大聲喝到:"來人,將八皇子給朕拉下去,送入宗人府大牢,不准任何人探視!"

才屏退了侍候的宮人,命人不得來打擾,星殤正准備換上便裝,前往映月園中與宸王會和,商討接下來的行動之時,卻聽得外頭又傳來了宮人的聲音:"王爺!"

"九皇弟!九皇弟,你就這般走了,為兄的該如何是好……"星殤面色蒼白地搖晃了幾下身子,一旁的宮人見狀忙將起扶至椅子上坐下.

眾人自然心知如今納蘭皇此刻的心,皆是不敢多什麼,朝著納蘭皇躬身行禮之後,便默然退離了探梅宮.

納蘭皇一生雖然生又幾十個孩子,但真正長大的,只有十幾個,且其中有才華的兒子,不過寥寥數個,納蘭宇便是其中之一.

"莫非真的是如同納蘭鴻所的那般嗎?還是,這又是納蘭鴻的一個圈套?"納蘭皇後只覺得似乎有什麼東西已悄然脫離了自己的掌控,在她的認知中,除了那納蘭昀的心機和城府重了些之外,納蘭鴻幾個皇子,她可是有把握猜的透的.

人性便是如此,失去了,反而顯得尤為可貴,納蘭皇如此,並不為怪.

到這里,星殤明顯可以感覺到,納蘭皇的眼中閃過一絲不忍之色,姚貴妃當年可是納蘭皇極為寵愛的一個妃子,只可惜顏薄命,在納蘭鴻十歲的時候,因一場急病而香消玉殞.

偏生慕容玥卻是淡淡地來了一句:"他們的演技沒有你的好,辦不了這納蘭鴻!"便讓得星殤息了這份心思,認命地繼續這份苦差事.

納蘭皇一腳將云妃踢開,冷聲喝道:"朕早已經問過當時在一旁職守的侍衛,納蘭泰當時暴喝著要殺死宇兒和鴻兒的話,他們皆是聽得清清楚楚,你若是心有疑問,大可去問問他們!你如今要有臉來向朕求,若不是你教子不嚴,怎會讓得納蘭泰犯下如此大錯!"

"王爺,是,是姚女官來,是有皇上的口諭!"門外之人被星殤不虞的口氣嚇了一跳,忙開口解釋到.

星殤聽得納蘭皇的問話,心下便是暗暗松了一口氣,納蘭皇喚八皇子為"納蘭泰",而喚自己,則是"鴻兒",單從這稱呼之上,便可分得出誰親誰疏.看來,自己這一張苦牌,的確是用對了!

"本王不是吩咐過,不許有人前來打擾嗎?"星殤不悅地開口道.在他看來,讓他扮演一個位高權重的皇子王爺,著實不如留在宸王身邊,來的逍遙快活.星殤有時候甚至想和星火等人商量一下,換一個人來扮演這納蘭鴻.

到納將雙身."宇兒……我的宇兒……"梅妃娘娘幽幽醒來,便一把推開了身邊圍繞著的太醫,搖搖晃晃地沖入了房內,口中悲憤欲絕地呼喚著納蘭宇,那聲聲悲哀,猶如杜鵑泣血,讓得周圍之人,無不低下了頭.

如今星殤出了納蘭泰乃是在欺自己無母的話,便是觸動了納蘭皇的心弦,使得他看向星殤的眸子之內,多了幾分憐憫.

"皇上!皇上!這件事不是泰兒做的,你可不能冤枉了泰兒啊!"云妃聽得納蘭皇的話後,頓時連滾帶爬地來到納蘭皇的面前,一把抱住納蘭皇的大腿,悲聲哭訴到.

若是其他事,他大可一句身體不適,便推了,只是來人即是帶著納蘭皇的口諭前來,那他便不得不見了!

曾經宮中便有傳,她的急病,乃是人為的,是被人下毒所致,只是這場傳,在賠上了幾十條人命之後,便平息無波了!

如今納蘭宇驟然離世,這讓他這一個看過了太多次親生孩子死亡的心,再次揪痛了起來.

此刻的星殤,臉上端的是一副兄友弟恭的模樣,無論是表,眼神還是語氣,都是把握得極為精准,不偏差絲毫.

納蘭泰的話還沒有完,便聽得一陣匆忙的腳步聲傳來,赫然是那些在為納蘭泰施行搶救的太醫自屋內奔了過來.

只聽納蘭皇面色深沉地道:"納蘭泰,你一口咬定今日之事乃是鴻兒所暗算,可有證據?"

這讓得一直在關注著星殤的納蘭皇後眼神微微一閃,繼而自他的臉上移開,落到了納蘭泰的身上,相對于星殤的表現來,這一臉氣急敗壞的納蘭泰,表現的便是可疑得多了!

在五皇子宮的大廳之上,盈盈立著一個身姿曼妙的女子,只見其云發盤成一個飛云髻,插著一根白玉嵌珠翠玉簪,白嫩的耳垂上戴著金鑲東珠耳墜,身著金羅蹙鸞華服,曳地飛鳥描花長裙在地上漫出一道極為優美的裙擺,明媚的容顏之上,噙著一抹高傲的笑容,氣定神閑地等候著星殤的到來.

星殤聞便在兩名宮人的攙扶之下,搖搖欲墜地站起身來,開口道:"父皇,那些侍衛當時雖然站遠了,但是兒臣相信,他們定然能夠聽得到兒臣三人的一些動靜的,父皇可以傳那些宮人前來問話……再有,兒臣相信,九皇弟吉人自有天相,一定會好起來的,兒臣自請入住宮中,等到九皇弟好轉之後,再來論個是非!"

著,星殤便將才脫下的華服再度穿回身上.

"梅妃娘娘……"那些太醫便又是一陣手忙腳亂地為梅妃掐鼻揉穴,以防梅妃怒急攻心.

星殤吐出那口鮮血之後,傷心欲絕地道:"且我如今已然是一個閑散王爺,只求這一世能夠平平安安,無憂無慮地生活著,在未來的日子里,安心侍奉父皇,你如此冤枉我,是否是欺我母妃早逝?"

只是這些日子以來,分明有什麼開始變化了……

當然,若是等星殤知道了接下來的日子里,星火他們將要面對怎樣一個個苦不堪的"美男計"差事之後,他便滿心都是對慕容玥的推崇與敬意了!

"姚女官?"星殤的腦子一轉,便憶起了這姚女官的身份來,當下眉頭一皺,便開口道:"讓她在外面等一下,本王稍後就到."

納蘭鴻能夠得到納蘭皇的寵愛,除卻了納蘭皇要拉攏姚元帥的原因之外,那對姚貴妃的一片寵愛,也是極大的一部分原因.

完之後,納蘭皇一揮長,便一揮大掌,示意眾人盡數退下.

星殤還要裝作一副受傷不輕的模樣,便是繼續住在了自己在皇宮內的宮殿之中.13acV.

"納蘭鴻,你休要在這里裝好人了!九皇弟的心脈已碎,絕然沒有生還的可能,你……"

相較于讓他去you惑一個又一個花癡的女子,還不如,繼續與這些人糾纏來得好.

人心總是這般,姚貴妃死時,乃是容色最為嬌豔,最受納蘭皇寵愛的時候,正是因為這般,反而讓得她的形象,在納蘭皇的心中,永遠保持著最為完美之時.

納蘭泰被納蘭皇如此一問,便是一怔,而後開口道:"父皇,兒臣,兒臣沒有證據,當時我們三人到了冷宮附近之後,便喝退了那些侍衛,只是,兒臣真的是冤枉的……"

此時聽得星殤如此,納蘭皇便是大手一揮,一旁的宮人便連忙上前將"虛弱不堪"的星殤扶起.

"什麼……"納蘭皇的臉色便是一暗,而一旁的梅妃則是尖叫了一聲納蘭宇的名字之後,便昏了過去.

那些太醫到了納蘭皇的面前便是一跪,為首的太醫院院首神色惶恐地道:"皇上,九皇子他,他已然歿了……"

一旁的宮人們神色恭謹地候在一邊,不為別的,之位眼前的這個女子,可謂是宮中出了名的難纏女官——姚采兒!

**************************************************************************************

熱烈歡迎我們的機童鞋隆重出場,撒花!前一章的柔柔已經被屏蔽了,如同有遲到的童鞋,請進群看,進群三部曲,請遵守,先留,後申請,等驗證,謝謝!

上篇:337動     下篇:339身份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