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40云逸出手  
   
340云逸出手

星殤還未反應過來,便見姚采兒將他手上的藥丸一口吞下了,當下便有些瞠目結舌地點了點頭,卻是一句話也不出來.

姚采兒看了眼星殤終于有些波動的眼神,柔柔一笑,開口道:"即是如此,王爺,采兒先行告退了,若是離開太久,讓別人起了疑心,便不好了!"

著,姚采兒便是躬身行了個禮,便轉身飄然離去.

只可惜,納蘭皇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對慕容玥產生了染指之心之後,會惹來了云逸如此可怕的反擊,若是他知道了,想必定然會悔恨萬分.

云逸看著靈寶一臉急切的表,細思片刻後道:"你的意思是,這個宮殿里面,有寶貝?!"

非煙在聽到了云逸的話之後,亦是嚇了一跳,不敢相信世間竟還有如此可怕的藥物,竟能夠控制人的神智,令人對施藥者聽計從,若是此藥能夠大批量運用,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別吵!"云逸輕輕在靈寶那愈加圓滾滾的肥腦袋上拍了一下,便見靈寶老實地閉了嘴.

原來,云逸此刻身處之地,乃是燕妃的飛燕宮,而話之人,便是燕妃與她的貼身宮女詩詩.

就在云逸悄無聲息地在靈寶的指點之下,躲過幾個值夜的宮人,潛入了這座宮殿中心之處時,便聽到了一個清脆的嗓音問道:"主子,你真的准備去見那個星月公主,若是此事是那星月公主設下的陷阱,該如何是好?"

若非他是會煉制一些丹藥,只怕這納蘭皇都附近山林中的上好藥材,就要被一掃而空了!

"吱吱吱!"見得非煙站起身後,靈寶首先便揮舞著兩只短的前爪開始吱吱叫起來.

只聽一個嬌柔的聲音回到:"詩詩,你且放心,既然本宮會親身赴約,那便已然有了絕大的把握,這個星月公主,是一個可信之人.本宮忍辱負重了這麼多年,是該為當年之事討回公道的時候了,若非本宮一人勢單力薄,且那王屏兒實力雄厚,背後有著姚元帥一族撐腰,本宮何須偽裝了這麼多年,詩詩,這些年,你跟在本宮的身邊,著實苦了你了!"

甚至因為那一事的原因,在云逸的面前,總是拘謹了許多.

云逸在得了靈寶的同意,便將它塞入了懷中,准備就此離開納蘭皇宮.

此時的星殤,卻是不知,姚采兒在離開了他的宮殿之後,卻是幽幽自語到:"呆子,若不是采兒在見到你在冷宮中的那一幕,芳心已付,又怎會如此輕率地前來請求合作?一顆毒藥,便能夠控制采兒真心合作嗎?采兒本就是一個不該繼續存活的人,若非為了報仇,早已經赴了黃泉去陪同族人.即是如此,便讓采兒為你傾盡一切,聯手顛覆這納蘭皇朝吧!"

和靈寶相處了一些日子,云逸已然能夠猜得出大部分靈寶的意思的.

若在慕容玥,宸王,以及云逸之間,于非煙最為敬畏的人,並不是身份最為尊貴的宸王,反而是眼前這個飄逸出塵的云逸,不為別的,只為那次,她們眾多姐妹被知書慫恿,前去引誘云逸.

"如今這納蘭皇宮可是藏龍臥虎,你的身份太過敏感,不宜出現在這里,等到玥兒他們的計劃成功了,你想要怎麼樣,都隨你!如今,你還是老實一些,免得破壞了玥兒的計劃!"

"是!"非煙自是明白云逸如此的原因,當下不敢再心生他念,恭聲領命.

"吱吱!"靈寶點了點頭,而後伸出前爪,指了指漫天的繁星.

云逸的心性,本不願參與到新月大陸各國之間的爭鋒之中,若非此次納蘭皇觸及了云逸的逆鱗,對慕容玥生了染指之心,想必云逸定然還在山林之中為宸王尋藥.

因云逸在得知了納蘭皇想要染指慕容玥之後,便一刻也不曾停留地趕來了納蘭皇宮,因此,還不知道星殤之後發生的事.

云逸在聽到非煙的話後,微微沉吟了片刻,便開口道:"即是如此,那你便尋個機會,將這瓶藥給納蘭皇服下?服下此藥之後,便可段時間內控制納蘭皇,讓他對施藥者聽計從,只是,每一次的時間,都極為短暫,且在他受到了藥物控制之後,生命力便會飛速流逝,此刻,你便用銀針封住他的穴位,這般可保他性命不失!此藥數量不多,你需謹慎用藥!"

與此同時,于非煙亦是看見了一個意外之人出現在她臨時安排給她宮殿之內,在見到來人之時,于非煙連忙跪下行禮道:"奴婢參加云少主!"

云逸微紫的眸子淡淡地掃了非煙一眼,面上的表悲憫而平和,話語清然無波:"非煙,納蘭皇此刻身在何處?"

非煙當下一個激靈,忙應聲:"奴婢明白,云少主請放心,奴婢今日不曾見過云少主."

云逸深深地明白,慕容玥之所以會忍辱負重,虛與委蛇與納蘭夜和親,極大的原因,便是為了得到這火鳶蘭,若是他今日能夠將火鳶蘭盜到手,那麼,慕容玥在納蘭皇朝之中,便會少了一個最大的制衡.

非煙自然明白云逸今日出現在這里,所為何事,當下便恭敬地回答到:"回云少主,那納蘭皇如今正在探梅宮中,陪著才失去了皇子的梅妃.想必在最近幾日,還不會來到奴婢這里!云少主可有什麼需要奴婢做的?"

"吱!"靈寶低聲吱道,便不再出聲.

"吱吱吱!"靈寶見得云逸就要這般離開,有些不甘心地開口叫到.

云逸在聽到"星月公主"四個字的時候,心下便是一驚,連忙屏息凝神,不敢讓自己發出一絲一毫的波動,以免泄露了自己的行蹤.

"你的意思是,這里面,有和星星有關的東西?"云逸琢磨著靈寶的話,而後驀然雙眸一亮,開口問道:"你是,這里面有火鳶蘭?"

不錯,來人正是一直在納蘭皇都城外尋藥,卻一直不曾對納蘭皇都之內消息有半絲松懈的云逸.

殤未姚兒王.云逸強行按捺著狂跳的心髒,心翼翼地在某處隱藏了下來,准備尋個機會潛入這座宮殿之中,尋個機會,將那火鳶蘭得到手.

這納蘭皇宮可是極為富饒的,如今它靈寶大人既然來了,豈能就這般空手而歸?13acV.

"今日我出現過之事,不可告訴任何人,即便是流星和玥兒,也不可出,你可明白!"云逸淡淡一掃非煙,那無形的威壓,便有若實質地撲向了非煙.

將來若是有什麼危險,便可毫無顧慮地在第一時間抽身,不會冒險讓自己陷入危機之中.

"這,現在的女人,都這麼可怕嗎?"星殤有些無語地摸了摸鼻子,看著姚采兒離去的方向,喃喃自語到.

似是看透了非煙所想,云逸淡淡地道:"此藥用藥無不是世間難得一見的奇藥,且太過歹毒,只有瓶中那三劑的用量,一旦用完,便再無法配置,因此,我才會如此叮囑于你!"

莫非,玥兒已然查到了這火鳶蘭就在燕妃的宮中,尋思著要從燕妃的手中得到火鳶蘭不成?

只是,云逸一時,竟是不明白,這玥兒,何時竟是與這燕妃搭上線了,聽這燕妃的意思,竟是要去赴玥兒的約?

云逸在靈寶的腦袋上一敲,低聲道,這靈寶,胃口可是愈發挑剔了,除卻了百年以上的藥材,除非是他煉制之後的丹藥,否則它便是甯可挨餓,也絕不張口,這讓得云逸愈發覺得這些天才地寶,可不是誰人都能夠養得起的.

也就是那一次,她們徹底的被云逸的高潔和風華給征服了,不敢再對云逸有任何的不敬.

云逸溫柔地撫摸著躺在他手臂之上那長胖了不止一圈的靈寶,淡淡道:"起來吧!"

****************************************************************************************************

卻不想,就在云逸經過一個宮殿的時候,靈寶卻再次鑽出了他的懷抱,指著那個宮殿,吱吱叫了幾聲.

"是!"于非煙依站起了身子,卻是恭謹地垂首立于云逸的面前.

"吱吱!"靈寶點點頭,露出一副欣喜的模樣.

得了非煙的回答之後,云逸淡淡地點了點頭之後,便消失在了非煙的房內.

"主子千萬別這樣,奴婢能夠服侍主子,乃是奴婢前世修來的福分,只要三皇子成功繼位,那主子便是熬出頭了!"

*************************************************************************************************

第二更奉上,云逸美男再次出現了,嘿嘿,可有人掛念著他的?

上篇:339身份暴露     下篇:341鐵杵磨成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