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41鐵杵磨成針  
   
341鐵杵磨成針

詩詩服侍燕妃十幾年了,自然明白燕妃在這納蘭皇宮之中,過的有多麼的艱辛,若非是因為有了三皇子,只怕早就撐不下去了!

燕妃的聰慧,並不弱于納蘭皇後,只可惜,她的身份,終究是低了納蘭皇後不止一籌.

因此,燕妃身為寵妃,就必須做出寵妃的樣子,爭鋒,吃醋,撒嬌,耍性子,排除異己……

云逸在聽到這里的時候,心中一動,便隱入了黑暗之中,屏住了呼吸,將自己身上的所有氣息,盡數收斂,若是此時有人從他的身邊經過,只要沒有看見他的人,只怕根本無法發覺,自己的身邊,竟是有人存在.

"主子且放心,一旦主子離開,奴婢便打開宮中所有的機關,更讓得離恨他們加強防守,絕對不會讓任何人有機會混進來."詩詩自然明白燕妃的顧慮,當下便出聲應到.

宸王很是無賴地趴在了慕容玥的身上,痞痞一笑,開口道:"錯過了便錯過了,不定,那燕妃根本就沒有看懂你畫上的意思呢?這麼冷的天氣,以其出去受凍,還不如給本王暖床來的實在!"

若非如此,以納蘭皇後王屏兒的心性,只怕早就對燕妃下手了!

"你且好生看守著宮殿,以那方又潛了人來!"燕妃口中所指的那方人,便是納蘭皇後的人,自從自己得了火鳶蘭這等奇異的蘭花之後,納蘭皇後那邊,就從未息過想要從自己這方盜取的心思,只可惜,燕妃這方也不是易與之輩,在忍氣吞聲了數年之後,燕妃在宮中已然站穩了根基,但了如今,早已經不是那個可以任由納蘭皇朝戳圓捏扁的人了!

"為王妃效勞,本王就是再來兩個時辰也不累!"宸王在慕容玥氣了的一張俏臉上偷了個香,揚起了絢麗的笑容,一張魅惑非凡的容顏瞬間光彩四射.

在宸王最後的一個挺腰之下,慕容玥難以自已地尖叫出聲,而後一個痙*攣,癱軟在宸王的懷中,喘息不已,那絕美的容顏,因為持續的滋潤,白里透,嬌媚的仿佛能夠滴出水來,看得宸王愛戀不已.

"主子莫要再拿奴婢打趣了!"詩詩笑著道,為燕妃系上了雪狐鑲邊青染金舍利皮鶴氅,如今已然入冬,納蘭皇朝的冬天,總是來的特別的早,這大半夜的,可不能讓主子出門凍著了!

因此,燕妃總是在適當的時候,狀似無意地為納蘭皇後除去了一些她所厭惡的人,讓得納蘭皇後升起了將燕妃當作手中之刀,扶持燕妃來安撫朝中禦史,穩定局面的想法.

納蘭皇後心機深沉,手段很辣,燕妃若是沒有這種在夾縫中生存的手段,只怕就連當初在腹中的納蘭昀都無法保住.

心翼翼地避過了一道又一道的機關,云逸在靈寶的指點下,來到一處牆壁之前,細細地搜過那道牆壁,卻只感覺面前的這面牆壁仿佛是最為普通的牆壁一般,並沒有什麼奇特之處……

似是感受到了慕容玥心中的想法,宸王用那再次堅硬起來的地方在慕容玥那細膩的大腿之上磨蹭了一下,魅惑一笑,開口道:"王妃的極是,本王亦是感覺到這被窩著實太熱了,不如,王妃來為本王降降溫如何?"

"王妃對本王的服務可還滿意?"宸王緊緊地抱著慕容玥,嬉笑著問道.

"你就不怕鐵杵磨成針嗎?"

"北辰星,我下次再也不在眾人面前跳舞了,再也不把自己放置在危險之處了,你就答應讓我去赴約吧!"慕容玥哪里會不明白,今日北辰星這般一次又一次地要自己,每一次不把自己折騰得精疲力盡不罷休,是為了什麼原因.

"唔……"慕容玥還想些什麼,卻見眼前一暗,已然被宸王吻住了嫣的雙唇.

要知道,習武之人,感觸最是敏銳,別是身邊存在一個大活人了,即便是被人目光掃過,亦是會心有所感.

有些"杵"非但不會被磨成針,反而會因為"摩擦生熱","遇熱膨脹","持續變粗","越磨越鋒利"的.

映月園內,慕容玥很是無奈地看著面前這個余怒未消,或者"意猶未盡"的家伙,歎了一口氣,認命地道:"北辰星,你到底要怎樣才肯放我出門?我和梅妃約的時間就快要到了!若是再不去,錯過了時間,她回宮了那下次還想要約到她,只怕就難了!"

云逸能夠做到氣息盡斂,可是取決于他的功力之深厚.服燕然白止.

才消停不久的戰斗,又開始打響了!

云逸見了不由地暗暗心驚,這燕妃,果然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竟是能夠將如此多的武器暗器,都設計成一個統一的機關,一次性啟動和關閉.這等手段,只怕比之星木,也是不在其下了!13acV.

著,燕妃看了眼桌上用來計時的沙漏,見時辰已然差不多了,便站起身來,准備出門.

"滿意……"慕容玥有氣無力地回答到,不敢再對這家伙進行任何哪怕帶有一絲"挑釁"之色的行為.

"乖!"宸王親吻了一下慕容玥被自己吻得腫的雙唇,很是滿意這丫頭現在的表現.

這家伙哪里還需要暖床加溫,就他那一身旺盛的火氣,需要降溫還差不多,剛才那把火,險些把她都燒成灰燼了,若不是自己再三求饒,只怕折騰到現在,還沒有完……

"北辰星!"你丫還能再無恥點嗎?

就在燕妃離開之後,云逸只感覺那婢女詩詩,在走入了房間之後,便啟動了機關,頓時,整個飛燕宮中,處處密布著箭羽陷阱,以及防不勝防的毒藥.

"你……"慕容玥險些被自己的口水嗆死,還來兩個時辰,他是准備把自己這身板給拆了嗎?兩個時辰加兩個時辰,那就是四個時辰?也就是八個時?天哪!這家伙的"能力",也未免太強了吧!她可以不要這種"性福"過了頭的生活嗎?

這些年,燕妃過的有多麼苦,試試最是清楚,而燕妃的內心,最為渴望的是什麼,詩詩也最是明白.

"若是沒有主子,奴婢只怕早在當年,就死在那個狠毒管事的手上了!奴婢的命是主子救下來的,主子萬萬不能再這種話來折煞奴婢了!"詩詩一臉真摯地道.

********************************************************************************************************

果然,就在慕容玥的話出口之後,便看見宸王的眼眸一暗,危險的氣息瞬間籠罩了慕容玥.

"你啊!總是這般,本宮早便過,即便本宮救了你,這些年來,你為本宮做的,也早已經還清了本宮的恩了!"燕妃看著一臉感動的詩詩,柔和地笑道:"也罷,待得此事一了,本宮便可放心地為你的將來謀策一番了!你已經老大不了,總該有個家才是,雖你的年紀已經大了,但宮中卻有不少好人選,可以托付終身.屆時,本宮為你留意些,你也可以自己看看,是否有中意之人."

"看來王妃對本王的能力還是有所懷疑的,那本王自當不遺余力地讓王妃真正地認識一下,有些杵,是怎麼也不會被磨細的!……"

事實證明,宸王的話,是正確的.

慕容玥腦子一熱,便將這句話給出了口,卻在下一秒險些咬斷了自己的舌頭,該死的,她又忘記了,眼前的男人可是經不起激的!

概因這家伙身體的某處,還停留在自己的體內,蠢蠢欲動,那絲毫沒有軟化的"杵",可還是昂首挺胸地威脅著自己.

這次的教訓,深刻地讓慕容玥認識到,有時候,男人真的是經不起激的,一個不心,只怕自己會被吃的連骨頭都不剩!

慕容玥咬牙切齒地看著宸王,在感受到自己大腿之上摩擦著的那根巨大的火熱堅硬之物時,不爭氣地了一張臉,伸手推了推那結識的胸膛,開口道:"你已經折騰了我足足兩個時辰了,就不累?"

慕容玥聽到宸王的話,不由地翻了翻白眼,開口道:"北辰星,這個被窩夠暖了,相信就算你一個人睡到明天早上,也足夠溫暖!"

只是,今夜她和燕妃的見面,著實太過重要,若是這次自己失約了,以燕妃的心謹慎,定然會誤會了自己,下次若是還想再約到她,只怕是難上加難了!

*********************************************************************************************

今日工作比較忙,加上帶娃,更新的比較遲了,請見諒!

上篇:340云逸出手     下篇:342殺戮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