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43合作  
   
343合作

慕容玥踏著月色,清清凌凌步于湘湖鵝卵石鋪就的曲折徑之中.心中思量著,不自覺中,已然走至了粼粼湖水之旁的八角亭之前.

八角亭之中,優雅立著一個身著黑色夜行服的娉婷身影,雖只是身著黑色緊身夜行服,但那股子自骨血之中散發出來的優雅高貴氣息,卻依舊不減絲毫.

僅是望著眼前的這個人影,慕容玥便心知,自己這一次,是賭對了!

望了望天色,此刻早已經過了三更,而燕妃的身上,卻不曾有一絲不耐之色,依舊是那般不急不躁地立于亭子之中,就那般望著湖中粼粼月色.

"玥兒以為,今日玥兒前來赴約,已然將態度表明了呢?"見得燕妃態度再次放低,語誠懇,慕容玥也就不再針鋒相對,而是輕然一笑,開口道.先人,後君子,是世間合作者最為普遍的洽談方式."只不知,燕妃娘娘想要和玥兒合作什麼?"

燕妃似是想起了心酸的往事,一張豔麗的容顏在月光的照耀之下,染上了一層朦朧的憂傷之色.

如今幾位皇子已然長大成人,而納蘭皇的身體,卻每日愈下,若非自己的插手,只怕只剩下不到一個月的生命.

燕妃聞神色一凝,嘴角的笑容凝固片刻,而後眸子中的陰霾稍稍花開些許,繼而開口道:"星月公主果然是冰雪聰明之人,如此,我自是無需再多其他,如今我的誠意已然奉上,就不知道,星月公主意下如何?"

燕妃聞悠悠一笑,目光平靜地看著慕容玥道:"星月公主的沒有錯,若只是讓我為了家族的榮耀,舍棄了自己的愛人與自*,一生困于飛燕宮中了此一生,卻也不是不能,只是……若是耗費了我近二十年的光陰,卻只是得了個家族滅亡的結局,我又怎能甘心?"

燕妃,果然是誠心與自己結盟的,否則不會就這麼形單影只地立于此處等自己.

慕容玥眼眸微微一閃,而後開口道:"若是我要的,是整個納蘭皇朝對我北辰皇朝稱臣呢?你是否還打算與我合作?"

水菲菲在聽到燕妃的話後,亦是心急如焚,只待慕容玥一個令下,便將這燕妃斃于劍下,星殤可是他們這些星星們的首領,若是星殤出了什麼事,對于天機閣來,不亞于是毀滅性的打擊.既然這燕妃看穿了星殤的身份,那絕對不能將燕妃留下了!

慕容玥並不懷疑燕妃是在詐自己,概因就連納蘭皇帝這麼一個親生老子和納蘭皇後這麼一個精明城府的人都不曾發現星殤的問題,且星殤的行動一向隱蔽,偽裝能力極強,偽裝他人已然不是第一次了,這燕妃究竟是怎麼發現星殤的不對的?

"星月公主請坐!"燕妃輕輕一擺手,對慕容玥做了一個請的姿勢,而後姿態瀟灑地當先在八角亭內的石凳上坐了下來.

"星月郡主無需懷疑我的誠意,若是我要與你們為敵,那你們今日截殺納蘭宇的行動,便是不可能成功!非但如此,甚至連那納蘭鴻,也會在劫難逃!"燕妃神色淡然,出來的話,聽入慕容玥的耳中,卻不亞于晴天霹靂.

燕妃對于慕容玥的單刀直入並沒有一絲不悅,畢竟若是自己換做了慕容玥,想必依舊會選擇如此的談話方式,甚至可能還不如慕容玥的膽大心細,就憑慕容玥今夜敢就這樣帶著水菲菲來赴約,便足以證明,面前的少女,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出色的多.

若是燕妃再不盡快破除這僵持的局面,只怕等到納蘭夜順利登基之後,黃花菜都涼了!

人與人的好感,有時候,就是來的如此突然.即便,慕容玥的心中明了,燕妃之所以會找上自己,很大的原因,是出于利用自己的心理.

燕妃將"王屏兒"三個字咬得分外沉重,足以見得其對納蘭皇後的憎恨,只是不知,是什麼樣的仇恨,會讓得眼前的女子如此仇深似海.

燕妃眸光一凝,而後嘴角掛上了一絲無奈的笑容,終究是自己主動約慕容玥出來的,若是不拿出自己的誠心,只怕想要得到慕容玥的全心信任,並非易事.

慕容玥聞水眸一動,而後淡淡開口道:"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燕妃娘娘雖是舍棄了自*,卻也得了他人永生無法得到的尊榮富貴,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總是要有舍才有得的."13acV.

"想必星月公主來我納蘭皇朝的目的定然不只是表面上的那麼簡單吧!只是不知星月公主來我納蘭皇朝的目的究竟是什麼?若是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但無妨,當然,禮下于人必有所求,我今日約星月公主出來,自然也是有所求的!"

"燕妃娘娘亦是如此!"慕容玥燦然一笑,莫明地對面前的燕妃多了幾分好感.

"你……你什麼……"慕容玥騰地站起身來,目光驚駭地看著燕妃,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聽到的話,這燕妃,竟是知道了星殤的身份?

"星月公主有所不知,我雖然身為納蘭皇朝的妃子,看著風光無限,誰人又知,這風光背後的淒涼,且這個位置,並非我所願坐的,若是可以選擇,我甯可和自己心愛的人平平庸庸地渡過一生,不求錦衣玉食,但求朝夕相伴."

"不知燕妃娘娘需要玥兒做什麼?"慕容玥沒有正面回答燕妃的話,只是如此反問到.

水菲菲聞眸中閃過一絲殺氣,目光凌厲地看著燕妃,只是沒有慕容玥的允許,在這種況之下,她絕然不會插一個字.

或許是因為面前的女子,此刻已然沒有了在皇宮之中那種濃濃的妖媚氣息和跋扈的張揚姿態,又或許,是因為此刻燕妃的笑容如此明朗不帶一絲風塵.

輕輕眨了下眼睛,慕容玥泠然一笑,依坐于燕妃的對面,面容平靜地看著燕妃道:"不知燕妃娘娘今日約玥兒到此,所為何事?"

燕妃感覺自己已經足夠高看慕容玥了,卻不想,慕容玥的心機竟是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深沉,不過這樣也好,左右她是不曾想過和慕容玥為敵的,既然是打算和慕容玥做隊友,那麼慕容玥越強大,對自己的助力便是隨之加深,豈不更好?

慕容玥微微一怔,而後眸中便閃過了一絲了然,燕妃會如此,若不是太過單純,便是局勢逼得她不得不如此,想來,是後者的可能性比較大.

即便如此,又何妨,自己不也是心懷著利用她的心思而來的嗎?

聽到了腳步聲,燕妃緩緩轉過身來,一雙聰慧的眸子落在了慕容玥的身上,柔柔一笑,笑容清澗而明朗,話語清泠地道:"星月公主果然沒有令我失望!"

到那個時候,燕妃相對于納蘭皇後王屏兒的利用價值,已然所剩無幾,等待她的,除了死亡,再好不過,也只有在冷宮之中殘度余生了!

燕妃到這里,身上隱隱散發出肅殺之氣,只是,這股殺意卻不是沖著慕容玥而來的,而是沖著納蘭皇宮之內,東宮的那一位.

出乎慕容玥所料,燕妃比她想象之中的,更加爽快,在聽到慕容玥的問話之後,甚至連猶豫一下都不曾,就徑自將話透徹地了出來.

燕妃見得慕容玥如此,柔柔一笑,神色之中滿是運籌帷幄的自信,傲然開口道:"星月公主莫要心急,我既然如此了,就絕對不會告訴他人,如今,星月公主可相信我的誠意了?還請星月公主和你的婢女少安毋躁,既然我能夠單身一人前來赴約,自然不會沒有留下後手,若是我今夜不能安然回到宮中,我的婢女自會將今日的一切呈于皇上得知,你們確信,拿我一個人的性命,能夠抵得你們辛苦的布局?"容踏于湖.

燕妃聽得慕容玥的問話,毫不猶豫地道:"我想要納蘭皇後王屏兒及其王氏一族上下所有人的性命!"

所謂的合作,不就是建立在彼此都有利用價值的基礎上進行的?

慕容玥看著燕妃篤定的神,秋眸之中閃過一絲冷然道:"燕妃娘娘的話,玥兒自是深信不疑,只是燕妃娘娘會有後手,我又怎會冒然前來,燕妃娘娘的命,對于玥兒來,自是不足為惜,只是,卻不知道,三皇子的命,對于燕妃娘娘來,價值幾何?"

燕妃既然打算和納蘭皇後一族做對,那前提自然是要將自己的兒子擁上帝位,否則絕然不可能成事,即是如此,那慕容玥自然要弄清楚燕妃最終的打算.

若燕妃亦是一個野心十足之人,慕容玥自是不可能做那驅狼引虎之行為.且以目前的況來看,這燕妃的心機,並不輸于王屏兒,否則單憑她對王屏兒的仇恨,能夠安然無事地在王屏兒的眼皮子底下生存了近二十年,就不容覷.

若是為這燕妃除去了王屏兒,卻成全了另一個野心十足之人,那慕容玥豈不是為她人做了嫁衣?

上篇:342殺戮開始     下篇:344交換火鳶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