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60身中劇毒  
   
360身中劇毒

納蘭昀帶著十幾個屬下匆匆逃亡,而納蘭夜帶著夜鷹暗衛則步步緊逼,兩人的距離就這樣不遠不近地僵持著,不知不覺中,已然進入了落霞山脈深處.

"主子,再這樣下去,我們遲早要被他們追上的!"飛昂看著天際隱隱做白的魚肚色,神色憂慮地道,而後仿佛做下了什麼決定一般,朝著身後的飛翔和飛鴻打了個眼色.

"主子!"眾人皆是齊齊跪下,開口道:"主子,我等在此為主子禦敵,主子先行繞著落霞山脈離開吧!若是再這般糾纏下去,我等定然會全軍覆滅與此,主子別忘了,燕妃娘娘還在宮里等著主子呢!"

納蘭昀見得云逸如此,苦笑一聲,臉色慘白地道:"尊座無需太過緊張,我自幼服食過百露丹,一般的毒只要經過幾天的時間便會淡化了!"

聽到云逸的話,納蘭昀握著劍的手便是一緊,自然明白了云逸話中的意思,目光觸及云逸那淡然無波的絕世容顏,竟是神使鬼差地開口道:"不知尊座可有辦法救我等,若是尊座救了我們,他日納蘭昀定然湧泉相報!"

眾人滿心的殺氣在見到那抱著一只肥嘟嘟的,看不出是什麼品種的白色動物出現的身影的那一刻,就如同冰雪遇上了陽光一般的消融全無.尤其是在見到來人那一雙充滿了悲憫平和之色的眸子之時,竟是不由自主地感覺到自己那一身的殺氣,在面前這位如仙似佛般的男子面前,竟是如此的汙穢.

慕容玥的陣法便是得自云逸所傳,而云逸的陣法,早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想要隱藏這麼一個入口,只是信手拈來而已.

才走近,便聽到了飛昂飛翔等人的話聲.

聽得納蘭昀試探的話,云逸只是淡淡地開口道:"本座再次采藥已有數年,為何不能在此,反觀爾等……"到這里,云逸目光悲憫地掃視了眾人一眼,在見到眾人僅剩的殺氣都消散全無了,這才開口道:"爾等若是再不離開,只怕殺身之禍便要降臨了吧!"

"對,即是如此,我等即便是死,也要拉幾個墊背的……"飛昂亦是這般道.

云逸的功力乃是賽閻王親傳,比之納蘭昀等人,不知要高深多少倍,雖然納蘭昀等人還無覺察,但他已然聽到了幾百米之外納蘭夜等人朝這方來的動靜,這才出聲提醒著納蘭昀.

蘭帶匆亡早."主子,你的傷勢又惡化了!如今總算擺脫了他們,快包紮一下吧!"飛鴻見納蘭昀的左肩再次滲透出水色,神色凝重地道.

"吱吱吱!"就在云逸思量之時,靈寶伸出前爪扯了扯云逸的衣,示意云逸答應納蘭昀的請求,出手救納蘭昀.云逸見得靈寶那一臉焦急之色,微紫的眸子中閃過一絲疑惑,卻也沒有再猶豫,淡淡地掃了納蘭昀等人一眼,開口道:"你們隨我來!"

"什麼!"納蘭昀神色一變,陡然明白過來,目光冷凝地道:"難怪納蘭夜始終不緊不慢地跟在我們身後,原來,他是在和我消磨時間,等著我毒發而死,這納蘭夜,果然狠毒!"

云逸鼻翼微微一動,便閃身來到納蘭昀的面前,一把撕開了納蘭昀肩膀處的衣服,在見到那湧著黑色鮮血的傷口之時,神色微微一凝.

飛昂幾人聽得納蘭昀的話,皆是一個立身便站在了納蘭昀的身前,滿身戒備地看著前方傳來動靜的地方.

納蘭昀正欲開口些什麼,卻驀然一個轉頭喝到:"什麼人!"

在飛昂等人看來,云逸既然敢以一人之身,出現在他們這麼多人的面前,且是如此飄然絕世的風采,定然便是那些閑云野鶴的世外高人,有著過人的本事的,這樣的人,不定,便有辦法能夠辦法相救他們.

直到走了十幾步之後,眾人只感覺眼前一亮,原本的懸崖峭壁豁然開朗,眼前出現了一個綠意怡然的幽谷,鳥鳴華香,仿佛來到了世外桃源一般.

"主子!"飛昂等人聽到納蘭昀和云逸的話,皆是神色悲憤地看著納蘭昀左肩的傷口,而後再次噗通一聲跪倒在地,朝著云逸開口道:"尊座能夠識得此毒,定然有著解毒的方法,求尊座救救我們主子!"

納蘭昀一把扶起飛昂,冷聲喝道:"你們這是做什麼,我納蘭昀的命是命,你們的就不是了嗎?若是你們都覆沒與此,即便他日我大業有成,又有誰來與我同醉?再者,你們以為,納蘭夜既然已經和我撕破了臉,又怎會沒有在城門出防備?只怕我一出現在城門之外,就會被納蘭夜的人暗襲了!"

思及此,納蘭昀不由地打了個寒顫,神色嚴肅地看著面前的男子問道:"請問閣下是什麼人?為何會出現在這里?"莫名地,納蘭昀就是不想要與面前的人成為敵人,眼前的人身上散發的氣息,仿佛有一種奇怪的吸力,讓納蘭昀想要與其親近.

云逸帶著納蘭昀等人拐過幾道彎,便來到一個懸崖峭壁之處,在納蘭昀等人疑惑的目光之下,開口道:"你等跟著本座的步子,不得有半分錯處!"13acV.

這納蘭昀,也是一個人物!既然如此……

即便是在這滿山荊棘之處,那抹白色的身影依舊是如此的潔白無瑕,一塵不染,仿佛是遺世而獨立的存在,任憑世間塵埃無數,卻不能染上其身體半點!

只聽窸窸窣窣幾聲,一個白色的身影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主子!"飛鴻著一雙眼大聲道:"即是如此,我們便與他們拼一個魚死網破!"

"多謝尊座出手相救,他日尊座有什麼需要納蘭昀做的,但請吩咐無妨!"納蘭昀朝云逸抱拳行禮道.

飛昂等人聽到了納蘭昀的話,相視一眼,齊齊跪下身開口道:"懇請尊座救救我家主子,只要尊座能夠救下我們主子,來世我們做牛做馬,也會回報尊座!"

對于納蘭昀這樣愛惜下屬的人,云逸的心中是極為有好感的,雖然納蘭昀不認識他,但早在北辰皇朝之時,他便已然看過納蘭昀的資料,心知納蘭昀如今乃是和慕容玥合作之人,他若是死了,定然會對慕容玥的計劃有所影響,也正是如此,他才現身出來.

想到這里,納蘭昀便是滿心的仇恨,他的生父死于納蘭皇後的族人手中,他如今亦是被納蘭夜步步緊逼,莫非他云氏一族就要與此覆滅了嗎?

"主子,你的傷!"飛昂等人見狀皆是變了臉色,這血是黑色的,那豈不是……

"是!"納蘭昀等人也不猶豫,開口應道,而後就這般依一步也不曾有錯地跟隨著云逸那看似毫無章法卻仿佛凝聚了天地規則的步子朝著那懸崖峭壁之處走去.

"你這毒,並不是普通的毒!"云逸冷哼一聲,開口道:"你中毒時間已經不短了吧!可曾見這血色變淡過?非但血色不曾變淡,就連附近的血肉,也開始腐爛發黑了!此毒乃是經過數十種劇毒提煉出來的毒源,僅憑你那百露丹的功效,只怕支撐不了二十四個時辰,你就要去見閻王了!"

納蘭昀敏銳地感覺到了自己這些下屬心態的轉變,對來人竟是莫明地感受到了一種發自內心的敬畏——世間怎會有如此可怕的人,僅僅是這麼純粹的一眼,就能夠讓自己這些身經百戰的下屬們淡去了殺氣,若是這人是自己的敵人,那後果,簡直是不堪設想……

"多謝尊座!"納蘭昀見狀心中一喜,便示意眾人跟上云逸的腳步.

看著眾人敬若神明般的目光,云逸淡淡地開口道:"此處乃是天地間自成的一處幽谷,因地勢的原因,四季如春,本座所做的,只是在入口之處布下了一個陣法而已."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云逸,這些日子以來,他一直在落霞山脈之中尋找著自己需要的藥材,而就在剛才,靈寶卻突然吱吱叫著要帶他朝著這個方向而來.

云逸看著飛昂等人視死如歸,只求納蘭昀無事的模樣,心中對納蘭昀更是高看一眼,能夠得到下屬如此以性命相待,並非只是鐵血的手段征服便能夠達到的,只有真心相待,才能如此.

飛鴻更是朝著云逸連連磕頭,渾然不管地上尖銳的石子紮破了自己的額頭:"尊座,主子是為了救我才受的傷,求求尊座救救我家主子,即便是尊座要了飛翔的一條命都可以,只要能夠救我家主子,我什麼都願意做!"

*************************************************************************************************

這章乃是為十月份打賞一萬而加更的,未來的幾天都會是六千更新以上,盡快補上十月份打賞的加更,謝謝大家支持!

上篇:359明爭暗斗     下篇:361靈寶解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