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61靈寶解毒  
   
361靈寶解毒

納蘭昀亦是神色緊張地看著云逸,他自然相信云逸的話不假,如今他受傷已經過了五個時辰了,若是以往的毒素,傷口的顏色早已經恢複了些許色,可是這一次的傷口之處,依舊是漆黑如墨,甚至連附近的肌膚都已經開始腐爛發黑起來.

方才他是有一股要逃命的信念在強撐著身體,如今松懈下來,那股子深入骨髓的陰冷便開始侵蝕著他的腦子,讓他幾欲就此睡去.

納蘭昀深知,這個時候,自己千萬不能睡下,一旦睡下了,只怕就再也無法醒來了!

莫非……

只是靈寶的精神卻是萎靡了許多,原本靈動的眼眸也黯淡了許多,顯然,這三口鮮血對靈寶的影響是極大的.靈寶卻不曾立即休息,而是在納蘭昀的手掌上一劃,劃出一道口子,又在云逸的手掌上也劃了一道口子.

"你……"納蘭昀驀然瞪大了眼睛,看著面前失去了之前鎮定之色的云逸,雖然理智明知極為不該承認,但卻難以自抑地點了點頭.

一時間,眾人皆是滿臉絕望地看著納蘭昀,恨不得以身相代.更有甚者朝云逸怒吼著,哭求著,祈求云逸為納蘭昀解毒.13acV.

"這……"飛昂等人有些不放心地看著納蘭昀.

若真是自己所想的那般,這納蘭昀豈非就是……

半晌,納蘭昀頹廢地擺了擺手,開口道:"罷了,一切都是上天注定了,既然閻王想要請我去喝茶,那我便坦然而行便是,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倒是你們……"

納蘭昀經過這一路的消耗,體內的血液流失了許多,若是不為其補上新鮮的血液,只怕即便解毒之後,也會給其的身體留下難以複合的傷害.

云逸見狀,明悟過來,微紫的眸子掃了眼飛昂等人,神色肅然地開口道:"你們先退出百米之外,沒有我的允許,不得靠近此處!"

"我叫云逸!"云逸畢竟是心性過人之輩,在最初的狂喜之後,很快便把握住了自己的緒,只有那看向納蘭昀時已變得溫潤如春的眸子,泄露了他愉悅的心.

云逸心疼地摸了摸靈寶那虛弱的身子,眉頭微微顰起,卻是沒有想到,即便是有靈寶的血輔助,還需要云國至寶云霞紫晶,才能夠完全清除納蘭昀體內的毒素.

云逸拍了拍納蘭昀的手,才欲開口些什麼,卻是微微一頓,目光變得有些迷離起來,此時,明月落下,初陽才露山頭,一縷陽光透過樹梢照射在云逸那如仙似佛的容顏之上,讓得云逸整個人都染上了幾分飄渺之色.

"是!"飛昂等人聽到納蘭昀的話之後,這才知道,原來眼前的男子,便是星月大陸之上最富盛名的神醫賽閻王,滿眼希翼之色地朝云逸拜了幾拜,不敢再多耗費時間,齊齊依照著云逸的話,退出了百米之外.

著,云逸目光激動地看著納蘭昀,眸中滿是驚喜與不敢確定.

只是——

不過,相比之前的束手無策,如今的況,已然是極為滿意的了!至少,納蘭昀的一條命保住了!

納蘭昀這才一愣,靈寶便不滿地吱吱哼了幾句,一雙靈動的眼眸有些不滿地看著納蘭昀——這家伙竟是不知道自己的血有多麼珍貴,不這整個星月大陸之上是否還有第二只天狐,就算是有,也是不容易現世的,這家伙若是沒有遇上自己,只怕一條命就要交代在這里了!

想當初燕妃娘娘為了得到那顆百露丹,費盡了多少心神,怎麼可能無用就無用了!

蘭亦看云黑.靈寶吱吱叫了幾聲後,兩只前爪快速地比劃了十幾下,將云逸看得一頭霧水,卻是不明白靈寶的究竟是什麼意思.

納蘭昀被云逸一抓,本要下意識地掙脫了云逸的掌控,卻在聽到云逸的問話後,神色一驚,目光警惕地看著云逸開口道:"不知尊座何出此?"

誰男兒流血不流淚,只是未到傷心處!

云逸眯了眯眼,瞳孔之中有微紫閃過,他嘴唇微動,卻不曾傳出聲音,而納蘭昀的耳際卻清楚地傳來云逸的聲音:"你,可是姓云?"

"下去吧!相信這世間除了眼前的賽閻王,便再無人可以救我了!"納蘭昀輕咳一聲,口中已然湧出了黑色的鮮血,臉色已然由方才的蒼白變作的死灰的黑青之色.

"吱吱吱!"靈寶跳上了云逸的肩頭,在他耳邊吱吱叫了幾句,而後揮了揮自己的前爪,指了指云逸,又指了指納蘭昀.再指了指身旁那十幾個納蘭昀的下屬.

"靈寶,你比劃的清楚點!"云逸心下著急地看著靈寶,這家伙,平日里要吃的時候怎麼就比劃的那麼清楚了,如今要救人,卻是弄的自己一頭霧水,真真是急煞人!

靈寶也不再堅持,而是繼續朝云逸比劃了幾下,指了指云逸的脖子,又指了指山洞之外就要落下山頭的明月,再指了指納蘭昀依舊帶著幾分不正常的青灰之色的容顏.

云逸雖然心中已然有了答案,但卻希望卻終究是極為渺茫的,如今見得納蘭昀點頭承認,一向從容平和的臉上湧現出了狂喜之色,嘴里喃喃地道:"怎麼可能?當初二叔不是已經……"

"你們什麼混帳話!莫非是看我要死了,我最後的遺願你們都不願意完成嗎?"納蘭昀怒目瞪著自己的一干如兄弟的下屬們,只感覺自己的眼中似乎有什麼東西要順著自己瞪大的目眶落下來!

此次不用靈寶示意,云逸已然明白了它的意思,當下便將自己的手掌對上了納蘭昀的,運起功力,逼出了鮮血,渡給納蘭昀.

須臾,云逸低歎一聲,開口道:"你且無需掛懷,那云霞紫晶是在我一個好友的身上,如今既然你需要用,那我便去與她借來一用便是!"

難怪自己在初見云逸之時,便有著一種想要親近的感覺,這種感覺,即便在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前,也不曾在納蘭夜等人的身上感受過.

"云逸……"納蘭昀喃喃地喚了一聲云逸的名字,心中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有心想要再和云逸些什麼,身體內卻有一股無力的疲憊感傳來,讓他身子一晃,就要倒下.

云逸見狀眯了眯眼,開口問道:"靈寶,你的意思是……他體內的毒,還需要用云霞紫晶才能夠徹底清除?"

這口鮮血才入肚,納蘭昀便感覺到自己昏昏沉沉的思緒清明了許多,而口中又漫了一口鮮血,納蘭昀不用靈寶再提醒,已然自覺地吞下了肚子.

云逸一把拉過納蘭昀開口問道:"你,你的生父是誰?"

云逸神色悲憫地看著納蘭昀那神色平靜,卻散發著無盡悲傷的容顏,微微地蹙起好看的眉頭.

"快喝!"云逸和靈寶相處了這麼長的時間,早已經對這個又可愛又聰明的靈寶心疼進骨髓里去了,如今見得靈寶在放血之後變得有些萎頓的模樣,心中疼得只打結,見納蘭昀還愣在原處,立即嚴肅地喝道.

"你們退下……"若是之前納蘭昀對云逸還有抱有防備之心的話,此刻他早已經全心信任云逸了,聽云逸方才的話,自己的父親云錦,便是云逸的二叔,那自己便是云逸的堂弟.

突然,云逸仿佛是被晴天霹靂劈中了身體一般,不敢置信地看著納蘭昀那瑩著水色,反射出點點微紫的眸子,神色一變,身子便如閃電一般躥到了納蘭昀的神前,目光如炬一般緊緊地盯著納蘭昀那悲傷的眸子——

云逸見此冷哼一聲,卻沒有不虞之色,只是淡然道:"你們放心,本座不會傷害他的!"

靈寶哼哼著掀了掀眼皮子瞟了一眼納蘭昀,這個家伙可是云逸這子的弟弟啊,而云逸這些日子以來對自己可是沒話的,自己吃了他那麼多好東西,也不見他氣過!如果自己不救納蘭昀,云逸這子只怕就要傷心難過了!唉,吃人的嘴軟,拿人的手短啊!人果真是人大過債,果真沒有錯,看看,這不就報應來了?不但是吃這子的藥還給他了,就連自己以前積累的,也都賠進去了!這生意做的……

納蘭昀被云逸的舉動驚了一下,頭一轉,便對上了云逸的眸子,這一對視,云逸便更加清楚地望見了納蘭昀的眸子,不錯!沒錯!在那漆黑如墨的瞳孔周圍,的確是帶著那麼一絲紫光!

"主子……"飛昂等人依舊有些不放心將深中劇毒的納蘭昀留在此處,雖然納蘭昀已然是必死之人,但他們這群忠心耿耿的下屬,卻總希望能夠一直陪著自己的主子.

"二叔?"納蘭昀敏銳地抓住了云逸話中的意思,心中閃過一個模糊的念頭,卻被他速度抓住了,目光期待而熱切地看向云逸:"莫非你……"

"你我兄弟,無需謝!"云逸拒絕了靈寶為自己舔舐傷口的好意,自行將他和納蘭昀的手掌包紮起來.

飛昂他們見到云逸抓住納蘭昀的衣襟,本欲上前將納蘭昀救下來,卻見納蘭昀對他們擺了擺手,便停下了行動,卻依舊警惕地看著云逸,生怕他會對納蘭昀不利.

"主子!"飛昂等人見得納蘭昀如此模樣,皆是嚇得臉色發白地上前扶住了他.

云逸一把扶住納蘭昀,讓他坐在一個青石之上,仔細為其把過脈之後,臉色凝重地皺起了眉頭.

靈寶心里碎碎念著進入了睡眠,睡夢之中,滿山遍野都是靈藥,他就這麼蹦達在靈藥堆中,吃一根,拿一根,屁股底下還坐著一根……

他將自己未曾手上的手掌輕輕地覆蓋上了云逸包紮著的手掌之上,感傷地開口道:"昀兒自幼便不曾感受過兄弟之間的意,總是費盡了心機與納蘭皇室中的其他皇子勾心斗角,除了在母妃那里可以享受到親的溫暖,便不曾有過至親之人.如今得見大哥,更讓得大哥如此耗費心力相救,已然是此生無憾.大哥不用再為昀兒費心了."

納蘭昀不是蠢人,聽到靈寶的話,再見得靈寶如此模樣,當下便不再猶豫地一個咕嚕,將滿嘴清香四溢卻不帶一絲鮮血該有的血腥味的液體吞入腹中.

納蘭昀仰起了頭,似乎這般就能夠將自己目中那滾燙的液體逼回來處,不會就這般順著目眶而下,倘佯出自己的悲傷,母妃,母妃,昀兒可能無法再回宮去看你了,你獨自一人留在那滿是豺狼虎豹的皇宮之中,你是否能夠守護好自己的安全……還有那……那個如聖山之巔的雪蓮一般無暇的女子,若有來世,可否讓我守護你?即便來世,一身血腥的我,只能身為一顆大樹,也盼能夠守候在你經過的路上,為你遮去烈日,擋去狂風,蔽去急雨……

靈寶聽得云逸如此,頹廢地往地上一趴——感自己這方比劃了半天,這云逸竟是一點也沒有弄清楚自己的意思啊!算了,直接做吧!"

"大哥,這云霞紫晶,很棘手嗎?若是很麻煩,那便算了,即便這毒無法完全清除,至少我的一條命,已經保住了,日後,多加調理便可."納蘭昀輕輕咳了幾聲,因虛弱而顯得極為蒼白,近乎透明的肌膚之上泛著淡淡的青灰色.

"吱吱吱!"靈寶吱吱叫著點了點頭,慢慢地爬回了云逸的懷中打了個呵欠,便閉上了眼睛准備就此進入睡眠,雖然那三口鮮血不算多,但卻是靈寶這麼久以來續集的藥性之精華,別看它的身體如此肥胖,皆是因為要積累藥性再次進化的原因,如今這些精血都給納蘭昀喝了,它的進化時間便又要延後許多了!

"轟!"納蘭昀有如雷擊一般倒退了兩步,身子一晃,就要倒下,飛翔趕緊扶住納蘭昀的身體,瞠目欲裂地看著云逸開口道:"你胡,主子的毒怎麼可能無解,主子他可是服食過百露丹的啊!"

"主子!主子若是不在了,我等便隨主子一起下黃泉……"飛鴻跪倒在地,一個七尺男兒,就這般哭得如同受傷的孩子……若非是他,若非是為了救他,主子也不會……

納蘭昀在一旁看得嘴角抽了幾抽,雖然不明白為何自己這個堂兄為何會對眼前這只比豬還胖,卻又比貓還的家伙如此聽計從,但卻心知這兩個家伙是在想辦法救自己.當下便是以他那極為強悍的心理素質不動如松地坐于干草之上,任憑這一人一獸討論著救自己的方案.左右救不活是命中注定,救得活,便是撿了一條命了!

在納蘭昀吞了三口鮮血之後,靈寶便迅速將自己的前爪抽出,用自己的舌頭舔了舔,那急湧的鮮血頃刻便止住了,傷口已然開始愈合.

云逸看了看納蘭昀肩膀之處,用手探了探納蘭昀受傷之處,而後為納蘭昀把了把脈,緩緩地搖了搖頭道:"你這毒,我無法解除."

想著,靈寶便扛著自己那肥胖的身子一跳,以它那身材極為不符的靈活姿勢跳到了納蘭昀那未曾受傷的右肩之上,而後伸出鋒利的指甲,在自己的前爪上一劃,一抹嫣頓時湧了出來,山洞之中立即彌漫出一種甜甜的清香之氣,讓得精神有些萎靡的納蘭昀頓時精神一振,目光驚異地看著靈寶.

納蘭昀在感覺到體力恢複了些許之後,便主動抽回了自己的手掌,看著云逸帶上了幾分蒼白的臉色,清澈的眸子中滿是感激之色,聲音沙啞地開口道:"多謝大哥!"

而靈寶卻是痛得吱吱一叫,立即快如閃電地將自己的前爪塞入了納蘭昀的嘴巴之中,示意他將自己的血喝下去.

云逸見眾人的身影已然被蔥蔥郁郁的綠林擋住了,這才抱起納蘭昀飛入了一個山洞之中,將納蘭昀盤腿放置于一處鋪滿了干草的地方.這才轉頭問向靈寶:"靈寶,你是,用你的血救他?"

到,這里,納蘭昀抬頭直視著云逸,開口道:"納蘭昀如今已然是必死之人,別無所求,只求尊座能夠救救我這些兄弟,不用冒險將他們帶回納蘭皇都之中,只求尊座能夠讓他們安全離開這落霞山脈,他們以後會遠離納蘭皇都,做一個普通人,不會再出現在納蘭夜的面前,定然不會給尊座帶來任何的麻煩,求尊座伸以援手!納蘭昀感激不盡."

到這里,云逸的眼前再次出現了慕容玥那聖潔如蓮的絕世容顏,那仙人般的人兒只是那麼微微一笑,便如同一朵雪蓮迎風搖曳,讓他為之神往心醉.

************************************************************************************************

為十月份打賞而加更2000字,明日繼續補加更!

上篇:360身中劇毒     下篇:361又見迷族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