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61又見迷族之人!  
   
361又見迷族之人!

納蘭昀見云逸如此模樣,已然識得滋味的他腦中一閃,看著云逸的眸子便多了幾分溫,帶著幾絲促狹之意道:"大哥的那好友,該不會是昀兒未來的大嫂吧?"

云逸聞神色一驚,眸子帶上了幾分倉促之色,忙斂下眼眸道:"莫要胡,我與那人,乃是知己之交."

完,云逸見納蘭昀還有幾分不信之色,才恢複了些許精力的蒼白容顏之上依舊掛著那淡淡的笑容,濡慕地看著自己,眸中不乏打趣之色.云逸便是無奈地道:"那人你也見過."

云逸運起內力將燕妃扶起,淡然開口道:"二嬸莫要多禮,如今的云逸,只是一個山野之人,早已不再是云國的皇太孫了!"

師父那蒼老的雙手撫摸自己頭頂的溫厚感覺猶在,而當年自己迷惑不解的話,此時似乎也有了些許明悟了!至高無上的位置,就一定是每個人都喜歡的嗎?比之冷冰冰的龍椅,反之那佳人的一顰一笑,才是心之所願.

甚至在云錦受傷離世之前,心頭最為牽掛的,還是自己的兄長云傲與侄兒云逸.

當年云傲帶著繈褓中的云逸被人逼下懸崖,下落不明,云錦悲慟得幾欲發狂,若非是身上背負著光複云國的大任,只怕云錦早已經選擇了與敵人同歸于盡.

燕妃見云逸堅持,也就依他所開口道:"云逸有所不知,王屏兒身後之人,據聞是來自迷族的一個禦座,若非是他在王屏兒的身後支持,我也不至于經過這麼多年的籌備,也依舊動搖不了王屏兒."

屋內恢複了甯靜,云逸耳尖地聽到了詩詩吩咐宮人們多准備寫點心,燕妃許久不曾用餐,定然需要多些吃食的話.

"大……大哥……"納蘭昀帶著幾絲狼狽地避開了云逸那犀利的目光,有些不自在地輕咳了一聲,掩飾自己漲了的俊臉.這才想起來,方才自己大哥身上曾有過的愫,亦是為了慕容玥而存在,莫非,這慕容玥是自己大哥的愛人,若是如此……納蘭昀的心頭泛起一絲苦澀之意,若是如此,即便自己對慕容玥再是愛慕,也只能將這份感……永遠深藏在心底……

"他很好,已然沒有性命之憂了!"云逸淡淡開口朝飛昂幾人完,便不再語,轉而朝幽谷之外走去.13acV.

走出山谷,云逸細細觀察過山谷之外,到處都有被翻找過的痕跡,顯然,納蘭夜等人曾經找到過這里,卻被自己溶于這天生形成的山谷地勢中的陣法給迷惑過去了.

"玥兒乃是我師弟的愛人,與我師弟兩相悅,所以,這種話,以後無需再了!"云逸在這句話的時候,眸子銳利地看著納蘭昀的神色,不意外地看見了納蘭昀眸子閃過的那抹傷痛,果真,自己這個才相認的堂弟,亦是愛上了不該愛的人,玥兒,莫非你是我們云氏一族的劫不成?

飛燕宮中,燕妃娥眉緊蹙地立于花廳之中,滿心不安地聽著詩詩的回稟:"主子,我們已經派出去的信使來報,太子亦是整夜未歸,不僅如此,就連他的夜鷹暗衛,也是盡除傾巢而出,如此看來,少主定然是被太子等人困于城外不得而入,我們是否應該派人前去接應?"

"那人便是自北辰皇朝而來的星月公主慕容玥!"云逸道出慕容玥的名字,心頭如春風撫過一般,蕩過幾絲癢意,低斂下的眼眸,卻是沒有見到納蘭昀在聽到自己的話後,渾身一顫的震驚神色.

一方是自己世間僅存的血親,一方是自己的好兄弟與……與顏知己,他不願見任何一方有所損傷.

"皇太孫……"燕妃有些疑惑地看著云逸深思的容顏,總感覺眼前的云逸,就如同那繚繞著聖雪山的云霧,總是讓人無法琢磨,給人一種高山仰止,心生膜拜的聖潔之感.

蘭見已識神."此事以後再談,今日云逸前來,乃是為了二弟之事!"云逸看著燕妃那關懷至深的模樣,心頭淌過一道暖流,嘴角的笑容更是溫潤了幾分.他親手扶過燕妃,讓她坐于大椅之上,這才緩緩開口道.

云逸站在大陣之中想了想,又將陣法重新布置了一番,添加上了幾分防禦之力,這才運起輕功,快如閃電地朝著納蘭皇都而去.

云逸明白詩詩這是變相地為自己也准備吃食,心中對這個冰雪聰明更忠心耿耿的侍女多了些好感,難怪燕妃就連自己是云國後裔之事,都不曾回避這個侍女.

那時的云逸,不過是一個五歲的孩童,聞只是迷惘地搖了搖頭,看著師父道:"逸兒不明白師父所!世人所追求的,不都是那至高無上的位置嗎?為何師傅卻讓逸兒不爭?"

燕妃在見到云逸那琉璃般的眸子隱隱閃現的紫色之後,終于撤下了自己蓄于右掌的勁道,就那般盈盈朝著云逸拜倒在地:"臣女李飛燕參加皇太孫殿下!"

飛昂等人見得云逸出現,急急開口問道:"尊座,我們主子他……"

詩詩聞亦是沉默下來,的確,早有傳聞皇後的身後,有著一個手段通天之人,否則,以燕妃的聰慧,也不至于斗了這麼多年,還是低了皇後一籌,如今因為有了星月公主的相助,燕妃還能與皇後勢均力敵地較量,更占據了上風,現在燕妃和皇後之間的局勢,已然形同水火,若是讓皇後得知了三皇子的險境,只怕還真會甯願撕破了臉,放下身段親自對付三皇子.

就在燕妃主仆二人心思百轉之際,一個白色的身影飄然而入花廳,如同謫仙一般臨落于燕妃三丈之外,燕妃神色一冷,才欲發動攻擊,卻在見到了來人之後,收住了攻勢,訝異地道:"原來是賽閻王尊座,不知尊座今日來此,所為何事?"

已然年邁的賽閻王看著愛徒不解的稚嫩容顏,眸中滿是疼愛之色,卻只是高深莫測地一笑:"逸兒,有時候,拼盡一生爭奪之人,最終卻只得一個遺恨終生的下場,反之若是不爭不奪的人,反而自有人將偌大的江山送上門,只是,到那個時候,你卻不一定願意要這至高無上的位置了!"

"昀兒,大哥有話和你."云逸對慕容玥和宸王的感覺再了解不過,若是納蘭昀真的對慕容玥有了那份心思,只會注定是一個傷心人,與其讓納蘭昀對慕容玥的感越陷越深,不如趁早讓他從這份注定無望的感之中抽出身來.

"是……多謝大哥!"納蘭昀神落魄地開口道,始終無法自云逸方才的話之中回過神來,慕容玥,竟是已經有了心愛之人了嗎?的確,那樣一個天仙般的人兒,怎麼會沒有人發現她的美好呢?自己,終究是出現遲了嗎?

燕妃在喝了幾口茶水之後,已然平複了方才那激動的心,如今看出了云逸的疑惑,便開口為云逸解惑道:"詩詩亦是我們云國的後裔,當年的征遠大將軍之女,征遠大將軍早在當年的那場戰爭中死去了,離世之前,將詩詩交給了我的父親.父親憐我一人入宮,怕身邊沒有個信得過的人,便讓詩詩跟了我入宮."

"你……云逸……莫非你就是……?當年,你不是……"燕妃驚喜交加地看著云逸,身形一飄,便來到了云逸的面前,直直看向云逸的眼眸.

若是云錦還活著,見到了云逸還活在這個世上,定然會欣喜若狂吧!

"不是!"云逸思量了片刻,還是決定將實話告訴納蘭昀,畢竟,對于慕容玥的計劃,云逸是知道一些的,或許,自己將云霞紫晶如今的主人告訴納蘭昀,會對慕容玥的計劃有所幫助.

之後的數年,云錦也曾不止一次讓人冒險在到云傲出事的懸崖之下尋找云傲與云逸的下落,只可惜,每一次都是失望而歸.

云逸緩緩轉過身,背向納蘭昀,留給他收拾自己緒的空間,須臾,才開口道:"你且抓緊時間在此恢複身體,我去向燕妃娘娘明你如今的況,相信燕妃娘娘會有辦法迎你回宮的."

如今燕妃和慕容玥合作無間,自然不怕云逸在這般時候對自己下手,大家都不是傻子,這個時候鬧內訌,只會讓得納蘭皇後穩收漁人之利,更會落得兩敗俱傷的下場.

"我和玥兒只是知己之交!"云逸皺了皺眉,聽著納蘭昀的話,心頭滿是痛得仿佛有無數根針紮入一般,他何嘗不想讓慕容玥成為自己的妻子,讓納蘭昀喚慕容玥一聲大嫂,只是,慕容玥心頭入住的那人,不是自己,而是自幼與自己一起長大,不是親兄弟,勝是親兄弟的宸王啊!

"皇太孫切莫如此,當年若非是納蘭皇朝的入侵,只怕太子殿下早已經繼位,你早已經是云國的太子了!雖然云國已經覆滅,但只要還有皇太孫在,還有我們這些云國舊部在,就一定會有光複的一日的,到時候……"燕妃看著神清冷的云逸,卻是難掩心中的激動,她的丈夫云錦與云傲乃是一母同胞的親兄弟,云傲身為太子,卻對云錦這個弟弟極為愛護,不容任何人給云錦受哪怕一絲的委屈.

對于納蘭皇宮之中的公主,納蘭昀心中卻是更偏向朝著的大臣之女,至少,在納蘭皇室之中的那些公主,哪一個不是人前一套把戲,人後一個面孔.端得是虛偽無比,做作的讓人作嘔.

云逸這是第二次見到燕妃,比之上一次的淡然從容,此次云逸的目光之中更是多了幾分尊敬之色,他優雅地朝燕妃行了一個晚輩之禮,在燕妃驚異的目光之下,開口道:"云逸拜見二嬸!"

云逸心知燕妃此舉的緣由,站于原地不動,任由燕妃的目光對上了自己的眸子.

納蘭昀有些不解地看著云逸,方才自己的眼睛並沒有看錯,云逸在提及慕容玥時,眸中閃過的溫,儼然是提及心愛之人才有的,莫非……

"大哥……昀兒明白了,昀兒對大嫂,一定會尊敬有加,不會……"納蘭昀面耳赤地道.

燕妃的並非是狂妄之語,那王屏兒雖然計謀過人,但燕妃的身後,可是有著云國眾多後裔的支持,加上燕妃本就是謀略過人之人,王屏兒縱然是天之驕子,卻也不是神,也總有弱點可尋的.

"是在,主子,既然皇太孫已經如此了,少主定然是沒事,主子且先喝杯茶,奴婢去吩咐宮人送些點心來,你已經一天一夜沒有吃東西了,若是少主回來見得主子如此,定然要自責了!"詩詩極有眼色地端了一杯溫度適中的茶水遞給了燕妃,讓得云逸的衣自燕妃的手中解救出來.轉而又為云逸端上了一杯茶,這才行了一禮,退了下去,留給云逸和燕妃兩人敘話的空間.

"二弟,你的是昀兒!"提及自己的兒子,燕妃神頓時一緊,忙拉過云逸的衣問道:"你可是見到昀兒了,他如今身在何處?"燕妃卻是沒有想到,今日云逸出現,竟會帶來自己牽掛了一夜的納蘭昀的消息,莫非果真是上天眷顧嗎?才讓得付出了十數個年華的日子後,終是得到了回報?

云逸感受著身後納蘭昀的那份落寞,心中悠悠一歎,卻是不再開口,將手上睡得香沉的靈寶揣入懷中,施施然出了山洞.

"我也見過?"納蘭昀皺眉思量了一番,道:"莫非大哥的那人,是宮中的公主,或者是朝中哪位大臣之女不成?"

畢竟,只要三皇子一死,太子的儲君之位,就無人可以動搖.

"是她……"納蘭昀竟是沒有想到,云逸口中的好友,竟是那有著傾世風采的慕容玥.想到自己那日見到慕容玥踏著巨鼓一邊翩翩起舞,一邊揮毫作畫的絕世風姿,納蘭昀的心頭便是一陣火熱——云霞紫晶,竟是在那個仙子一般的人兒身上,命運的兜兜轉轉,竟是讓自己與她有了關聯.這,會是上天賜給自己的一個契機嗎?讓他,有了理由,有了借口,去與那只曾在夢中有了交際的人兒相會?

若是,能夠讓得納蘭昀明白,自己是欠下了慕容玥一個人……或許,對未來的發展,會有所幫助……

燕妃聞眸中的擔憂之色更濃,她輕輕搖了搖頭,道:"事豈是這般簡單,皇都之中有四個城門,而如今這些城門定然已經被納蘭夜的人所把持,我們若是冒然出現在某個城門之處,定然會引起皇後的懷疑,若只是納蘭夜出手,本宮相信,昀兒定然能夠與之周*旋,若是皇後出手的話,只怕昀兒的處境,就更加的危險了!至少如今皇後還未出手,只是他們兩個晚輩的較量,一旦本宮有了什麼行動,皇後那邊也就會有所行動.本宮最擔心的不是別的,而是皇後身後的那個人,若是他不顧身份出手的話……"

云逸任由燕妃拉著自己的衣,只是神色微醺地開口道:"云逸昨日在落霞山脈采藥之時,遇到了被納蘭夜追殺的二弟,已經將二弟安置在一處安全的地方,二嬸盡管放心.

云逸聽著,默默地點了點頭,或許與李元帥和燕妃,甚至納蘭昀比起來,自己雖然自幼生活在聖雪山之上,粗茶淡飯,但卻要幸福的許多,至少,師父從來不曾給過自己什麼壓力,就連告知自己身世的時候,也是神淡然地道:"逸兒,世間的榮華富貴,諸國之間的興亡,都只是鏡中花,水中月,分分合合,不過是庸人自擾,滿目的江山,終是不及手中擁有的.只有平平淡淡安度一生,才是真正的幸福,你,可明白?"

"昀兒!"云逸終是感覺到了納蘭昀的不對勁,將沉思中的納蘭昀喚醒,敏銳地望進了納蘭昀眼眸之中尚未來得及掩下的感,那感的濃烈,讓得云逸心頭不由為之一震——昀兒何時竟是對玥兒也有了這濃烈的感了?

"二嬸還是叫我云逸吧!"云逸再次開口道,神色之中滿是不容置疑的堅定,"二嬸方才與詩詩的話,云逸已然聽到,就不知那納蘭皇後身後之人,究竟是什麼人,竟會讓得二嬸如此忌憚?"

"迷族禦座!?"云逸神色一驚!迷族之人究竟有多麼的難纏,云逸早已經領略到了,只是,為何這納蘭皇朝之中,也有迷族之人存在,還是一個人人敬畏的禦座?

****************************************************************************************************

五千字奉上,今日一萬五以上更新,大家打賞,推薦,留統統砸來吧!支持多多,更新多多!

上篇:361靈寶解毒     下篇:363借題發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