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64強吻與被強吻  
   
364強吻與被強吻

聽了納蘭皇後的話,芍藥亦是一個冷顫,後脊背之上,冒出了一身冷汗,的確,納蘭皇後最為不喜歡的,就是自己的下屬有了自得之心,而自己方才,卻偏偏犯了這個最為致命的錯誤,若非自己是侍候納蘭皇後多年的貼身婢女,只怕早已經被納蘭皇後給放棄了!

這這種放棄的方法,便是成為後花園之中花木之下的養料!

概因納蘭皇後絕然不可能放任一個知道自己太多秘密的人活在這個世界上,那樣對于納蘭皇後來,同樣是一種輕敵!

星殤一次又一次的狂吻著姚采兒,直至口中償到血腥之味,才放開了氣喘籲籲的姚采兒.

"姚采兒,你別得寸進尺!"星殤咬牙切齒地將將嘴湊到了姚采兒的耳邊輕聲道.

自己原本只想好好地完成主子交給他的任務,如同每一次完美完成任務一般全身而退,可是這個女人卻以絕對野蠻霸道的風姿闖入了他的生活,攻破了他的心防,進入了他的心中.

"不過一個吻而已?"星殤的臉色由變紫,由紫便黃,由黃變青,最終變成漆黑一片,深邃的眸子之中席卷著排山倒海的怒火.

沒錯,今日還真是他主動送上門的,在接到星風傳來的宸王命令之後,星殤在左右思量之下,便尋上了姚采兒,要以姚采兒之名,出門游玩,而目標,則是東城門外的青梅林.

"奴婢知錯了,請主子懲罰!"芍藥噗通一聲跪倒在地,神色誠懇地認錯道.

姿態瀟灑如風,舉止優雅高貴,神色放浪不羈,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美好的,但看入星殤的眼中,卻是怎麼看怎麼不得勁,概因眼前的人,可不是謙謙君子,或者不羈浪子,而是一個女人——一個對他死纏爛打的女人——一個對他死纏爛打之後,讓他為之心動的女人!

"不錯!那流寇便是太子之人偽裝的,為兄,為兄中了太子的計……"納蘭昀完這句至關重要的話之後,便成功地"昏迷"了過去.

"是!"芍藥行了一禮後,心翼翼地退下,直到遠離坤甯宮大殿,這才輕輕地籲出一口憋了許久的氣,冬日的寒風吹來,芍藥只感覺渾身一冷,這才發現,原來全身的里衣已然濕透了……

姚采兒聞眸中染上了笑意,卻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個轉頭,將自己的唇印上了星殤的薄唇,"啵"地親了一口,在星殤呆滯的目光之下,盈盈一笑:"真香!"

這,這女人,還是女人嗎?居然……

久久之後,星殤才停下了狂笑,用一種熱烈的目光看著姚采兒,上前一步,將自己溫厚的手掌撫上了那被自己吻得腫的雙唇,嘴角輕輕彎起,開口,聲音低沉得只有姚采兒一人方能聽到:"姚采兒,記著,以後,你就是我星殤的女人!"

"喝醉了才好啊!喝醉了你不就可以乘虛而入了嗎?"姚采兒咯咯一笑,看著星殤那雙讓她為之沉迷的充滿了無盡魅力的眸子.

"怎麼?當初是誰非要我把手伸入……"星殤邪魅一笑,戲謔地與姚采兒著,目光卻是一刻不曾放松地注意著四周的動靜.

看著星殤等人的身形迅速走遠,免費看了一場好戲的路人皆是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唉!原來那個豐神俊朗的少年,便是我們的逍遙王爺啊!難怪啊……"其中一個留著山羊胡的猥瑣男人開口道,而其沒有開口的後話,眾人自是心神領會.

納蘭皇後目光紋絲不動,只是那般靜靜地停留在已經卷了邊的牡丹花瓣之上,神色之中,有著如夢如幻的哀傷,仿佛是一個純良無害,悲春傷秋的少女一般,純淨得讓人見之皆欲將其擁入懷中,好生安慰.

姚采兒本滿心的委屈,在聽到星殤的這句話後一愣,莫明地,眼眶竟是微微有些發酸,似有那並不熟悉的液體要湧出,她伸出手,覆上了星殤那溫厚得給人一種踏實感受的大掌,用力地點了點頭,道:"好,今後,你便是我姚采兒的男人!"

姚采兒在聽到星殤邀請的那一刻,表現的卻不是暗戀男神許久,終于得到回應的欣喜若狂之色,而是轉動著一雙狡黠的明眸,柔柔靠近了星殤,輕聲開口道:"吧!你找本姑娘究竟有何事要本姑娘幫忙,若是你不實話,本姑娘就不去了!"

星殤看著姚采兒首次在自己面前表現出來的退卻之色,微微一怔,而後便滿心喜悅地仰頭大笑起來,笑聲豪邁而張揚,整個人散發出一種邪魅豪的光彩.

星殤欲哭無淚,他究竟是招誰惹誰了,居然會招惹上這樣一個女流氓,他,他的初吻……

"噗!"星殤被姚采兒的話驚得一口酒噴出,恰恰淋在了一旁的隨從身上,那隨從被淋了一頭酒,一絲怒色也不敢表現出,只得老老實實地站在原地,任由那一口酒華麗麗地從他的頭上流下,濕了一身.

也正是因為如此,如今星殤被姚采兒這般威脅,只得乖乖地讓步,朝姚采兒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很是風度地道:"請隨意,你想喝多少盡管喝,我沒有意見!"

姚采兒才被星殤放松,便掙脫了星殤的束縛,退後一步目光防備地看著星殤,委屈地伸手摸了摸自己那被吻的腫發亮的雙唇,該死的,這兩片嘴唇腫的足以媲美香腸了,這讓她怎麼見人啊!13acV.

只是,接下來的事,便不是自己這麼一個對皇位無意,自願一生逍遙的閑散王爺能夠參合的了,否則,只會適得其反.

"當皇子雖然命好,當也要有名享受才是,你們沒看剛才那個三皇子,渾身鮮血淋漓的,只怕半條命都去了,聽他話中的意思,竟是太子下的手,嘖嘖,這太子平日里一副溫文儒雅的模樣,想不到,竟是如此的心狠手辣!"一個文士裝扮男子眸子一轉,卻是將話題引到了納蘭夜的身上.

驀地,只見星殤長身一撲,便將姚采兒壓在了自己的身上,咬牙切齒地看著她.

星殤一手緊緊地抓住姚采兒的雙臂,一雙將姚采兒緊緊地抱入懷中,瘋狂地親吻著姚采兒的唇,活了十八年,他從來未曾如此品嘗過女人的味道.而眼前的女人性格是如此的乖張刁蠻,但唇的味道卻是該死的甜美.了蘭亦一女.

"你……"星殤滿臉通地看著姚采兒那仿佛偷吃成功,笑得見牙不見臉的模樣,伸出一根手指頭指著姚采兒,半晌才擠出一個"你"字,卻是一句話也不出來.

姚采兒風萬種地白了星殤一眼,嬌哼一聲道:"有你這般對待恩人的,別忘了可是你主動找我幫忙的,若你不願,本姑娘大可現在就走!"

既然招惹了他星殤,便要付出足夠的代價.

一個雙手沾滿了鮮血的女人,竟是有著這樣一種別樣風的美,無怪乎見多了萬紫千的納蘭皇,對之總是如何也寵愛不夠.

"沒錯!這太子真是沒有容人之量啊,他不是自幼就立為太子了嗎?這些皇子根本就沒有與他爭皇位的可能,他竟是還容不下這些兄弟的存在.唉!有這等太子,真不知未來的納蘭皇朝,將會是如何一副光景,我等苦讀聖賢書之人,即便是入朝為官,只怕也是朝不保夕啊!"又有一個做秀才裝扮的少年一臉憂心地開口.

星殤聞抽了抽嘴角,很是無奈地摸了摸那挺拔如峻嶺一般的鼻子,不敢再出招惹這個魔女.

坤甯宮中的芍藥水深火熱著,而這番的星殤卻是開心的不亦樂乎.

伸手一拉姚采兒,星殤也不理會四周還有目光呆滯地看著他們二人的路人,就這般自懷中掏出那條從姚采兒之處得到的手絹,輕輕為姚采兒擦去嘴唇之上的血跡,動作溫柔而霸道.

"起來吧!莫要再有下一次!"納蘭皇後淡淡地道,纖細的蔥指順著牡丹花兒緩緩往下,來到花徑之上,手指微微一用力,卻是將那朵牡丹花兒折了下來——"失去了原本完美的東西,便是再為愛惜,本宮也不願意再留著.你,可明白!"

姚采兒狡黠一笑,開口道:"就知道你子沒安好心,我喝醉了,正好你可以為所欲為對吧!放心,我不會反抗的,只要你事後負責!"

"當皇子就是好啊,整日無事可做,只管逍遙快活,還能有那樣一個美人相伴!"再有人開口道.

原來,不知不覺中,他已經愛上了這個該死的野蠻的女人!

"什麼!"星殤滿臉震驚之色地看著納蘭昀,忙上前"接"住了納蘭昀搖搖欲墜的身形,開口問道:"三皇兄,你不是去剿滅流寇了嗎?為何會變成如此模樣?你是,太子要殺死我們?"

"閉嘴!"姚采兒面如霞,卻也心知他們不能錯過了附近的動靜,一邊偎依在星殤的懷中,一邊陪著他注意著四周的動靜.

相信只要納蘭皇不是腦袋被驢踢過,便絕然不會再任由納蘭夜坐在太子之位上.而廢太子,卻絕對不是納蘭皇後能夠讓其發生的事.

"咳咳咳咳!"方才被一口酒淋了一頭卻紋絲未動的護衛,在見到眼前這一幕之後,終是驚得連聲咳嗽起來,漲了一張臉.

星殤聞臉色一黑,沒好氣地瞪了姚采兒一眼,開口道:"你若是喝醉了,我就把你丟在這里,任由你自生自滅!"

星殤則大聲喚過自己的護衛,"心翼翼"地將納蘭昀抬到了自己的座攆之上,吩咐下人轉道回宮,徒留下一眾路人百姓議論紛紛.

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好,只除了——星殤才想為自己蓄上一杯酒,卻從他的身側伸來一只如玉的素手,徑自將他手中的玉壺奪去,就這般提著玉壺,將那甘醇綿長的美酒注入自己的口中.

"奴婢明白!謝過主子給奴婢的機會,奴婢一定戴罪立功!"芍藥有心想要繼續跪著,卻是不敢有任何一絲忤逆納蘭皇後的舉動,即雖是起了神,卻依舊恭謹地躬身低頭著.

星殤原本的一腔怒火,在吻上了姚采兒那香甜的唇之時,竟是奇跡般地消失無蹤,他生澀地伸出長舌探入了姚采兒的檀口之中,輕觸著姚采兒的丁香舌,在感受到那滑嫩的丁香時,身子一顫,而後便保持了一貫的作風,將那條滑溜溜的丁香舌吸入口中,大力地吮*吸著姚采兒口中的蜜津,啃噬著她那香軟的唇.

星殤聽了姚采兒的話,有些無語地抽了抽嘴角,果真是這樣一個不讓人省心的女人,就連這麼一句話之上,也不肯吃虧.

方才姚采兒的"突襲"親吻,雖然讓的他極為尷尬,但嘴角一掃而過的溫熱香甜,卻讓得他的心不爭氣地狂跳起來,比之每一次任務的險要關頭,都要猛烈.

冬日的太陽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讓人幾欲入睡,甘醇的美酒,每喝入一口,都仿佛讓人全身的毛孔為之張開,那綿長的香味,仿佛通過了自己的腸道,進入了血液之中,滲入了骨髓之中,將人的靈魂都洗滌了一般.

"喂,你是女人,喝成這樣就不怕有損形象?"星殤皺了皺眉,看著姚采兒仿佛喝水一般一口接著一口地灌著酒,這女人該不會是想喝醉了借酒發瘋吧?

"唔……"姚采兒被星殤生澀粗暴的啃噬咬破了唇,痛得伸出雙手拍打著星殤的肩膀,卻被星殤兩手一抓,擰到後背之上,被他一手掌控,只能任由著星殤汲取著自己口中的芬芳.

百般無奈的星殤,在姚采兒那"沒得商量"的目光之下,只得將自己今日來東城門口處的目的出,當然,有關于宸王和慕容玥一概不能明的事,他是不會泄露半分的,只了自己今日要過來接應納蘭昀.

"你,你要……"做什麼三個字還未出口,姚采兒便全身一顫,僵在原處.感受著自己的唇被星殤的薄唇吞沒的溫熱感受.

姚采兒在得到了答案之後,便爽快地答應了他,于是,便有了此刻"逍遙王爺為求抱的美人歸,陪姚女官四處游玩"的一幕.

"很好!"納蘭皇後將那朵牡丹插入了芍藥如云一般的發鬢之中,而後輕輕柔柔地拍了拍芍藥的肩膀,柔聲開口道:"下去吧!莫要再讓那些人來煩本宮,本宮累了!"

他行事囂張地懶懶躺在自己的座攆之上,任由東城門口來往之人將敬畏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只是心舒暢地喝著從皇宮寶庫之中搬來的美酒,一雙銳利如刀的眸子,此刻已然盡斂了精芒,做風流倜儻之狀看著城門之處來來往往之人.

相信經此一事,太子在納蘭皇朝的威望將會直落千丈,任憑納蘭皇後有百般手段,也無法再挽回太子在民間的形象.

"這手絹……"姚采兒臉一,看著那自己一針一線繡出的手絹,竟是有些扭捏起來.

今日的行動,他其實可以另外尋找一個理由出城的,只是莫明的,在接受到任務,需要尋找借口的時候,他卻是想到了姚采兒這個女子,心頭湧起的沖動,讓的他當機立斷地找到了姚采兒,明了自己的請求,甚至在姚采兒故意的為難下,他都不曾改變過決定.

果然,不出多時,納蘭昀與飛昂等人狼狽的身影便出現在星殤的面前,納蘭昀才看見星殤,便大聲叫到:"五皇弟,你怎麼在這兒,快逃!太子他,太子要殺了我們兄弟,以便安然登位!"

這女人能不能不要這麼精明?難道她不知道女人太精明了,會讓男人為之卻步嗎?

納蘭昀早在來之前便聽得云逸告知了他們的計劃,此時見星殤周圍圍繞著那麼多人,自然是不遺余力地表演起來.就連他身上的衣服和臉上偽裝的傷口,都是盡量地朝著"淒慘無比"四個字的方向而去的.

"喂,不過是一個吻而已,你是男人,我才是吃虧的那一個好不好!"姚采兒亦是滿臉霞,滿心羞澀,剛才那一吻,她也是福至心靈,莫明地就做出了那樣驚世駭俗的舉動,此刻回想起來,她亦是羞澀萬分,若非是一貫強悍的心理素質,只怕她已經溜之大吉,找一處沒人的地方躲起來了.

姚采兒著,挑釁地朝星殤仰了仰精致的下巴,刁蠻的舉動,在她做來,竟是別有一番女王的風范.

眾人聽到了這兩個少年的話,有議論紛紛者,更有陷入深思者,卻是沒有人注意到,兩個少年在完這些話之後,便隱入了人群之中,不知了去向……

*************************************************************************************************

一萬五千字奉上,偶欠的債已經還完了哈!大家群麼麼個!

上篇:363借題發揮     下篇:365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