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65血戰  
   
365血戰

星木等天機閣的人出了城之後,便換上了一身慕容玥轉為天機閣成員設計的迷彩服,臉上塗滿了綠色的油墨,進入了落霞山脈之中,漫山遍野地尋找追殺著納蘭夜的人.

那些號稱精銳的護衛,在天機閣精英的手下,就如一只只待宰的羔羊一般毫無還手之力.

很快地,星木等人便通過了納蘭夜布在外圍的防守,徑自朝著納蘭夜所在的位置而來.

"哼!夜一,即便我們殺不了你,你也拿我們無可奈何,只要我們之中再多一人,便可毫無懸念地將你殺死,你又有什麼資格來與我們談判?"星風冷哼一聲,開口道.

星木一干人在云逸的指引之下,迅速來到了納蘭夜的後方,悄聲無息地開始了進攻.13acV.

"十五號,二十七號,你們是殺不了我的,不如我們就此停手,如何?"夜一見得納蘭夜等人已然放棄了他,及徑自逃命,心中不由地泛起一絲苦澀的味道.

當年的他們所處的煉獄組,便是以武功高低的高低來排名稱呼的,而星風和星火如此強悍的能力,卻只得排名于十七號和二十五號,可想而知,這夜一的能力,該是如何的強悍.

而此時納蘭夜依舊還帶著夜鷹等暗衛在落霞山脈之中搜尋著,全然不知道,納蘭昀早已經由云逸帶領著自他們的後方,穿越了落霞山脈,安全回到了皇都之中,更在他毫無覺察之下,給他挖了一個驚天陷阱.

"哼!大不慚!"星風冷哼一聲,右手在腰間一暗,一柄軟劍已然出現在他的手中,冷芒一閃,便迎頭朝著夜一襲來,而星火更是一也不曾發出,右臂一動,一柄精巧的短劍已然滑入了他的手中,一寸短,一寸險,星風是遠攻,那他便是近斗,兩人一長一短,一遠一近,配合的天衣無縫.

"掩護!"夜一眸子一,散發出孤狼一般的狠戾凶光,身形一矮,竟是就著地面,猶如一條蜿蜒前行的靈蛇一般飛快地躥向了星火所在的位置,竄行之間,一柄散發著墨綠光澤的短刃出現在夜一的手中,一股血腥之氣蔓延而開.

星風此刻已然到了一口氣用盡,需要換氣的時刻,去路被阻,卻無處借力,臉色一冷,便要朝地面上落下,而夜一卻是冷冷一笑,那猶如靈蛇之尾的長腿帶著一股巨力橫橫掃來,朝著星風的下盤就這麼橫劈而來.若是星風就這般落下,定然會被夜一的長腿劈斷了腰肢.

木天城後些.若之前納蘭夜圍殺納蘭昀是以人多欺負人少的話,那麼此刻,他亦是對之前納蘭昀的無奈感同身受,隨著身邊的人一個又一個的倒下,納蘭夜心知若是再糾纏下去的話,只會徒增傷亡.

而星風和星火在與夜一纏斗的時候,星木,星土和星電,星海,以及一干天機閣的人亦不曾停下,與納蘭夜一干人等激斗起來.

"誰!"納蘭夜背靠一顆大樹,冷聲問道.

起來慢,但這一切卻是在電光火石之間發生,快得完全阻去了星風的去路,星風目光冰冷,眼前男子的戰斗經驗豐富得簡直讓人為之驚駭,他在做這一切的攻擊之時,竟是連頭都不曾抬一下,看也沒有看星風一眼,能夠僅憑著戰斗經驗做出這樣完美的反應,那該是經過怎樣的特訓,才會有這樣的反應啊!

"莫非太子皇兄真以為我中了箭?嗤……"星海一邊與納蘭夜交談,一邊打著手勢,示意星木等人繼續潛行.一路過來,他們已經鏟除了納蘭夜不少的人手,但最為精銳的夜鷹暗衛,卻是一路伴隨著納蘭夜的.

星風終于氣竭,身形一墜,就要朝著地面落去,而夜一的攻勢,也已然到來.

夜一心中牽掛納蘭夜的安危,幾番嘗試著突破星風與星火的包圍,卻均是不成功,當下惱怒萬分,開始用著以傷還傷的招式朝著星風二人攻擊.

星木幾人已然是相處了十數年的戰友了,自然能夠明白星海的意思,便由星海拖住了納蘭夜,他們則如幽靈一般悄聲無息地借由著茂密的樹木呈包圓形方式包圍了夜鷹等人.

"太子皇兄不是在追殺皇弟嗎?又何必故作如此模樣呢?"星海嘴巴一張一合,竟是發出了與納蘭昀的聲音.無論是聲調還是語氣,都與納蘭宇一般無二,即便是熟悉如納蘭昀如納蘭夜,也無法分辨出這聲音的真假.

"撤!"納蘭夜指令一下,當先朝著天機閣圍殺薄弱的位置攻去.

"不錯,就是我!"夜一看著星風與星火二人,笑容卻絲毫沒有故人見面的熱切,有的,只是嗜血的瘋狂:"當初你們在煉獄之中就不是我的對手,如今,哼,也不見得就是我的對手,若是乖乖束手就擒,我還能向主子求個,留你們一條性命!"

來人竟是一個絕頂高手!——星火一擊不得手,與才站穩了身子的星風一個對視,兩人無需語,身形一閃,便消失在遠處,再出現時,已然一前一後,將夜一包圍在了兩人中間.

夜一的動作快如閃電,星木等人還不曾反應過來,夜一已然來到了星火所在的大樹之下,身子未起,就那麼腳尖一點,便順著那足有成人腰粗的樹干滑行而上.

不多時,星風和星火的應對便開始有些吃力起來,概因他們都不敢保證,夜一手中那泛著墨綠之色光澤的短刃是塗了什麼毒藥,若是和納蘭夜用在納蘭昀身上的毒藥一樣,那麼他們拼著中毒來對付一個已然是甕中之鱉的夜一,便是太過不值得了!

"納蘭昀,你居然沒有事?"納蘭夜看著後方濃密的樹林與雜草,極力尋找著星海等人的行蹤,卻是一無所得.

夜一下身未動,上身卻仿若無骨一般一扭,竟是如同腰部被斬斷了一般,以不可思議的角度一折,就這麼險險地避開了星風的攻擊.

而幾經交手的三人,直到這時,才相互見了面.

夜鷹暗衛聽得納蘭夜的指令,迅速向納蘭夜靠攏,朝著外圍突圍而去.

"是你!"星火與星風深吸了一口氣,竟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雖然已經十多年不曾見面,當年幼嫩的孩童已然變作了如今的青少年,但當年日夜相處在一起的熟悉人,彼此又怎能認不出來.

"火撤!"離星火只隔了一顆大樹的星風在見星火的險境之時,驀然一喝,便快如疾風一般朝著星火這般撲來,與此同時,左臂之上的無聲梭已然發射,直取夜一的腦袋.

只見夜一一雙孤狼一般的眸子朝星火與星風一掃,微微一怔,卻是揚起了嗜血的笑容,聲音冰冷得仿佛是夜間落下的霜:"原來是老熟人了!十七號,二十五號,好久不見!"

與此同時,星風已然來到了夜一的上頭,才要伸手在夜一頭頂之上的樹干上借力,卻不想,夜一仿佛腦門上長了眼睛一般,看也不看,便將手上的短刃往自己的頭頂上方刺來.

在前進了五十米之後,才發動手臂之上安裝的慕容玥設計的無聲梭,無聲梭悄然飛梭在空氣之中,無聲無息之中,再次奪去了五人的生命.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星風卻是將自己的雙手舉起,而就在他舉起雙手的那一瞬間,自茂密的枝葉之中雙出了一雙手,那雙手險之又險地抓住了星風的雙手,一瞬都不曾停留地將星風朝上一拽,而星風也就憑著這麼一瞬間,深吸了一口氣,身形巧若靈燕地凌空一轉,堪堪避過了夜一劈來的長腿,落于上頭的枝杈之上.

夜一一擊不成,卻絲毫不戀戰,而是一手抱著樹杆一轉,便脫離了原來的位置,也就在夜一身形閃過的那一刻,一只泛著寒光的無聲梭落在了他方才所在的位置.

這些年來,他為納蘭夜出生入死,身上落下的大大的傷,不知凡幾,更有幾次險些就此丟了性命,卻從來沒有一句怨,而如今,他一心效命的主子,在這種還不到危急關頭的時刻,卻放棄了自己,這怎能不讓夜一心中悲涼.

"哧!"一只無聲梭帶著閃電般的速度刺入了一名夜鷹暗衛的身體之內,那皮肉被刺穿的聲音瞬間讓得納蘭夜防備地轉過頭看向了自己的後方.

眼前的夜一,竟是當年一起在煉獄之中特訓的八號,難怪,他竟是會有著那樣的身手,難怪,他竟是能夠僅憑感覺,就差點將星風置于死地.

"莫非你們一點舊都不念?"夜一眸中閃過一絲嗜血的冷芒,微微斂下眼眸,狀似已然疲憊不堪道.

****************************************************************************************************

打賞滿10000幣加更三千字,留滿一千條加更三千字,推薦票一千張加更一千字.大家多多留推薦,安然就會多多加更哦!

上篇:364強吻與被強吻     下篇:366子,你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