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66子,你死定了!  
   
366子,你死定了!

星風與星火卻是不被夜一的偽裝所迷惑,早已經默契如連體嬰一般的兩人,無需語肢體,甚至連一個眼神都不需要,便已經明白了對方的想法.

星火狀似猶豫了一般,微微一怔開口道:"若是你可以轉而投奔我們主子,為我們主子效勞,我可以向主子求,饒你一命……"

夜一聞仿佛心動了一般,將握著短刃的手緩緩垂下,臉上卻泛起了冰冷的笑容,眼底閃過一絲狠辣之色,低沉地開口道:"果真如此?既然如此……那便有你們死吧!"

聞先生早已經見識過了方才宸王殺死他那批手下的狠辣手段,心知面前的男子比得方才和自己對陣的男子絕不遜色半分,反而因為其武學的博大刁鑽,更加難以對付.

原來……他竟是死于當年為了爭位而被他用卑鄙無恥的手段陷害過的九號!真是因果循環啊……

"嘩!"聞先生首次與宸王交手,即便心下已然極為謹慎,卻依舊生生吃了一個大虧,被宸王一拳擊在胸口之上,喉嚨一甜,險些就這般一口鮮血噴出.

"噌!"長劍擊在宸王手中的多節鞭之上,發出清脆的聲響,那經過千萬次煅煉的多節鞭被聞先生的長劍砍中,竟是連得一點痕跡都不曾落下.

風火的裝若.只是,暗器才出,夜一的眼前卻已然沒有了星風與星火兩人的身影.

納蘭夜聞心中更是六神無主,照此況,的確是不等掏出落霞山脈,自己就會死在納蘭昀的手下了,如今只能——"快,我們朝聞先生那處去!"

"吼……"夜一一個重重的喘息,身子一個抽搐,便低下了頭,一雙圓睜的眸子依舊滿是不甘之色.13acV.

"那邊試試誰要誰的命吧!"宸王著,竟是棄了手中滴血的長劍,左臂一震,一只套在手臂之上那和慕容玥一般無二的臂環脫落,落于宸王的手掌之上,被宸王幾下搬弄,竟是變作了一條由細密鏈子與金屬形成的類似九節鞭一般的多節鞭,如同靈蛇一般在宸王的右手之上扭動,尤其是那鞭子末端,原本是臂環接口的位置,竟是如同一只吐信的蛇頭一般,讓人見之膽寒.

"無事!"云逸自懷中掏出一顆丹藥送入口中,漲的俊容這才恢複了常色,開口道:"他的內勁非常強大,你要心."

"主子,他們就要追上來了,照此形,我們的人很快地就要抵擋不住了!"夜五見又有幾名夜鷹暗衛被星木等人斬殺,而星土幾人更是突破了斷後的夜鷹暗衛追了上來,心頭亦是有些發寒,若是那些暗衛再抵擋不住,只怕接下來論到斷後的,便會是自己了!

"子張狂!"聞先生惱羞成怒,手中長劍一掠,便是迎頭而上.

"不好!"夜一心中一緊,心知自己的伎倆已然被對方看破,才欲離開所立之處,卻只感覺心口一痛,渾身的力氣一消,夜一低頭看去,只見自己的左胸之處透出了三寸之長的劍鋒.

"放心!"宸王示意云逸稍作休息平息紊亂的內勁,而後身子一躥,來到了見機不妙,正欲抽身而退的聞先生身前,冷魅一笑,道:"想走,沒那麼容易!"

"砰!"聞先生再次與云逸對了一掌,強大的氣浪將附近茂密的樹木枝杈擊斷無數.

"不該知道的,你無需知道,只需要把命奉上即可!"宸王著,便不再與聞先生多,聞先生狡猾,宸王也不是易與之輩,哪里會不明白聞先生想要故意拖延時間,來平息方才與云逸對拼而損耗的內力.

當年的星殤老大,實力完全可以拼入前三名,只是在決賽前的一場比賽,因為八號佯裝受傷做不敵之狀而手下留了一招,而被他趁機擊傷,這才只得了九號的位置.這件事,一直被星火等人銘記于心,不恥于八號的為人.而如今八號成了納蘭夜夜鷹暗衛的首領,他們又怎麼可能會相信如今的夜一,會是一個坦蕩蕩的君子?

而手中的星翼,更是讓得宸王如虎添翼,想要拿下聞先生,也不過是時間問題罷了!

"砰!"聞先生身子才落地,宸王的鞭子已然如影隨形,乘勝追擊而來,逼得聞先生步步退後,狼狽不堪.

當下便冷笑一聲道:"子,莫要囂張,你聞爺我行走江湖幾十年了,還不曾怕過誰,識相的早些讓開,讓聞爺離開,還能留你一條命!"

夜一的眸子驟然睜大,似有遙遠的回憶重新被喚起.

納蘭夜被星木等人一路追擊,眼看著身旁的夜鷹暗衛一個接著一個倒下,他的心中滿是悔恨,若是早知納蘭昀的身邊竟是隱藏著如此一群強悍的暗衛,他又怎麼會聽信夜一的話,與聞先生分道而行.

這個該死的夜一,成事不足敗事有余,虧得自己賦予他夜鷹首領的職務,如今卻輕易的被對方的兩人困住,讓得自己落得一個落荒而逃的下場.

納蘭夜等人此時皆是將聞先生當作了自己最後的救命稻草,只是他們又怎麼會想到,他們視若最後一張底牌的聞先生,此刻的處境,並不比他們好,甚至比他們還要狼狽幾分.

云逸身形驟退,被聞先生那深厚的內勁擊得心頭一陣翻滾,俊臉之上湧起了一陣不正常的血色,顯然在這一招中落了下風.畢竟,聞先生的年齡,比之云逸,多了一倍都不止.在聞先生看來,云逸這般年齡,能夠與之對招,已然與天荒夜談無疑!

"子,你這是什麼武器!你們究竟是什麼人?"聞先生臉色一變,神色戒備地看著宸王,饒是他見多識廣,也不曾見過世間竟是有如此刁鑽的武器,眼前這兩個穿著一身色彩斑駁的綠色服裝,臉上塗滿了油墨,卻依舊不掩其尊貴無雙風華的少年,究竟是什麼人,納蘭昀此人,他是見過的,即便他貴為皇子之尊,也不可能會招攬到這般驚采絕豔的人物,莫非,此次想要對付納蘭夜的人,並不僅僅是納蘭昀?

"是!"夜五等人此刻心頭也是一陣後悔,早知道有著等強敵,那聞先生再是孤傲,他們也會強忍著他的冷嘲熱諷,將這麼一個高手留在自己的隊伍里為自己保駕護航的.

納蘭夜咬牙切齒地道,即便到時候被那個心高氣傲的聞先生嘲諷一頓,也比掉了腦袋要強,對方的人,顯然是不會顧及自己太子的身份對自己手下留的,不對,應該,自己的太子身份,在這個時候,反而會成為自己的催命符.

"云逸!你無事吧!"終于將得跟著聞先生的眾多護衛擊殺一淨的宸王飄身而來接住云逸的身體,關心地問道.

"你想問我們為什麼不上當,為什麼沒有念及舊?"星火的聲音淡淡自夜一的身旁傳來,"你可記得九號?"

****************************************************************************************************

"九號的功力在你之上,卻在當初排位比試之時被你用計陷害,這才失去了八號的位置,而九號,如今便是我們的老大,你,我們可還會信你?"星火的聲音含著淡淡的譏諷,卻沒有惱怒,畢竟,如今夜一已然是一個必死之人,與其置氣,完全是浪費功夫.

"咯……咯……"夜一張口想要些什麼,卻有一股鮮血自張開的嘴巴湧出,鮮血之中,交夾著內髒碎片,赫然是星風這一劍帶上的內勁將他的五髒六腑皆震碎了,不留一絲生機.

著,夜一握著短刃的手驟然抬起,兩枚泛著暗墨幽光的細暗器自夜一的手中飛出,只取星風與星火的咽喉之處.

"不好!"聞先生心頭一跳,想要抽劍撤退,卻見那多節鞭一蕩,鞭子的前兩節一個回折,竟是將他的長劍圈起困住,而宸王在這一瞬間,手握成拳,帶著千鈞之力朝著聞先生的前胸襲來.

只可惜眼前姓聞的男人再是狡猾,也絕對不會想到,他北辰星雖然因為身中寒毒,內力沒有苦練十幾年內力的云逸高深,卻因為師承一代鬼才鬼谷子,而習得了數十種奇門武藝,用來對付聞先生這種內里高深之人,最是恰當不過.

就在兩人斗得熱火朝天之際,只聽遠處有紛亂的腳步聲傳來,聽其聲勢,顯然來人並不少.

"聞先生!聞先生!"納蘭夜的聲音隱隱傳來,之前聽來煩躁不已的叫聲,此刻聽入聞先生的耳中,不亞于是天籟之音.

"子!你死定了!"聞先生何時吃過如此大虧,還是在宸王與云逸如此年輕的少年身上,此時聽得自己的人馬來了,當下便猙獰著一張笑臉,朝宸王咬牙切齒地道.

上篇:365血戰     下篇:367何以忘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