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67何以忘懷  
   
367何以忘懷

相比聞先生此刻的得意洋洋,宸王卻是淡然得如同春日里拂過柳樹梢頭的暖風,非但沒有一絲擔憂之色,反而是目光譏諷地看著聞先生,手下卻是絲毫不曾停頓過哪怕半分.

"聞先生,你……啊!"一心想來找聞先生為自己保駕護航的納蘭夜在看到眼前的一地死尸,以及與宸王交戰著的宸王後,驚訝的險些掉出了暴突的眼珠子.

怎麼可能?聞先生的武功足以媲美父皇身邊那些暗衛了,怎麼會在與這麼一個年齡看起來比自己還要上幾歲的少年手上吃了虧?

此時,星木等人已然追了上來,宸王揮手示意他們將剩下的夜鷹暗衛解決,自己則退到了云逸的身邊,不待云逸反應過來,便一手探上了云逸的手腕,得知云逸並沒有在方才與聞先生的對陣之後落下什麼傷勢後,這才放下心來.

云逸淡淡一笑,笑容仿佛是水中倒映著的白色雪蓮,那般的脆弱虛無,仿佛只需一陣微風撫過,便可將其泯滅無蹤.他只是淡淡地抬起了微紫的眸子,看著天際飄流的云彩,云卷是玥兒,云舒,還是玥兒!思念入骨的時候,世間萬物都是玥兒!如何忘懷?

夜五見得納蘭夜受傷,雙眼一,便不管不顧地朝著宸王飛身撲來,死死地抓住了宸王的鞭子,大聲吼道:"主子,快走!"

"太子?"聞先生大叫了一聲:"快些前來助我!"在聞先生看來,宸王之所以能夠占據上風,不過是憑借著那詭異多變的武學以及手中那條靈活如蛇一般的長鞭,但若是自己這方一旦有人能夠牽扯住宸王的長鞭,以他的高深內力,想要拿下宸王,絕非難事.

宸王看著星土他們將最後一個夜鷹暗衛殺死之後,懶懶地伸了個懶腰,優雅地打了個呵欠道:"既然事辦妥了,那本王便去接玥兒回家了!我家玥兒昨夜一夜未眠,今日又在南城門逛了那麼久,定然是疲憊了,如是累著她了,本王可是要心疼了!"

原本以為必死無疑的納蘭昀非但沒有因為自己劍傷的毒而身亡,反而派出一干強悍得令人發指的暗衛,將自己追殺得猶如喪家之犬.

緩緩閉上紫眸,云逸淺淺開口道:"萱若有你照顧,我又有何不放心,若是哪日她欲回雪山,便知會于我,我前來護送!"

而他一直仰仗的聞先生,此時更是被一個只有十幾歲的少年壓著打,雖還未落敗,但也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那個姓聞的,方才可算是變相地幫了我們一個忙了!"云逸的眸光落在遠處的一個隱約可見的人影身上,粉色的薄唇微微揚起.

"聞先生!"納蘭夜臉色一變,大聲叫到:"聞先生,後方還有敵人在追擊,你且幫本宮攔住,本宮立即回城召集人手前來救你!"

宸王聽了云逸這句話,自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便揮手招來星木,對他吩咐了一番,星木聽了宸王的吩咐之後,極為憨厚地"嘿嘿"一笑,眼中卻是閃過了與其憨厚容顏笑容完全不符的詭詐之色,開口道:"主子請放心,屬下一定會讓得這個狗屁太子欲仙欲死的!"

著納蘭夜就欲一個轉身,再次改變逃亡方向.

"我們應該繼續幫那姓聞的一把!"云逸眯了眯泛紫的眸子,原本平靜甯河的容顏,已然多了幾分肅殺之色.與納蘭昀的相認,讓得他原本無波的心湖多了幾分牽掛,只要一想到自己的二叔竟是死在了王氏一族的手中,而納蘭昀更是險些死在納蘭夜的手中,云逸的眸中便是多幾分殺氣.

納蘭夜險險從宸王的鞭下逃得一命,聞便頭也不回地朝著密林之處逃去.

"果真是無恥至極!"云逸見狀眸光一凝,便要上前去攔截聞先生,只是不想這聞先生在逃走之際尤沒有疏忽了云逸的存在,兩手再次一抓兩名暗衛朝著云逸丟來,稍稍一阻云逸的前進.

"姓聞的,你膽敢如此對待本宮,夜五……"納蘭夜被聞先生這麼一丟,恰巧落在了宸王的面前,被宸王一鞭抽來,後背血肉橫飛,痛得一張英俊的容顏扭曲得分外猙獰.

雖然目前看著他是落了下風,但納蘭夜的身後可是有著那麼多暗衛的,只要有人能夠幫他牽扯住宸王,讓他得以抽身,他和納蘭夜想要掏出去,他自認還是有把握的.

聞先生聽得納蘭夜如此,險些一口心血就這麼噴出來,饒是他活了幾十年的定力,也差點被納蘭夜這愚不可及的心智氣死.比先洋王怕.

納蘭夜只感覺短短的一日,他的世界已然便顛覆了不止一次.

高手的交手,往往一瞬間便決定了勝敗,更何況,聞先生已然是一心逃亡,待得云逸將那兩名暗衛解決的時候,聞先生早已經逃逸無蹤.

完,宸王那流溢璀璨的眸子閃過一絲狡詐的光彩,非凡奪目,那被幽默塗滿的魅惑容顏,更是充滿了別樣的邪氣之色——對于滿心掛念著自家王妃的男子,便是兄弟又如何,玥兒可是本王的王妃,早早便定下的,你即便是本王的師兄,本王便是能夠為你傾盡所有,在玥兒的身上,卻是不能退讓半分.13acV.

這種能夠戲弄納蘭夜的好事,可不能落到了別人的身上,否則,這個能夠為主母報仇,順勢討好主母的機會,可是星火他們求之不得的.

宸王的腳步微微一頓,輕輕歎息一聲道:"云逸,若是無事,便與我一道回城吧!萱若她,對你,很是思念!"萱若對云逸的心意,世人皆是明白,為何云逸他偏生……

云逸在聽到宸王狀似無意的那一句"我家玥兒昨夜一夜未眠"之時,心中一痛,才恢複了些許血色的容顏再次蒼白了幾分,強自一笑,開口道:"既然此處的事已了,那我便繼續如山尋藥了!"即便回到映月園,也只能看著佳人在他人懷中展露笑顏,不如放逐自己在山野之中自在漂泊,雖然日子清苦而枯燥,但有靈寶為伴,日日與靈寶一道思念著玥兒,想著玥兒的一顰一笑,他,並不孤獨.

只是聞先生怎麼也想不到,這納蘭夜居然想要讓自己成為給他斷後的棄子,這是何等屈辱的事.心中惱火,聞先生便索性便再也不顧納蘭夜的身份,一劍蕩開了宸王的攻擊,身形一個爆退,來到躲避不及的納蘭夜身前,一把抓起納蘭夜朝宸王丟去,而他自己則趁著這一推的大力,身子一飄,便急速朝後方遁去.

即便他是一代賽閻王,卻也無法研制出世人夢寐以求的忘丹,只是,即便可以忘,他又是否會選擇相忘?

"本王?……"夜五聞心中一驚,抬眸看向宸王,雖然有著幽默的遮掩,讓得夜五看不清宸王的面目,但卻可以清楚地分辨出眼前之人根本不是納蘭皇朝有數的幾個王爺,那此人是……

"得什麼鬼話!"宸王沒好氣地對著星木的腦袋就是一拍,而後朝著星木那挺翹的屁股就是一腳:"快去辦事,若是讓納蘭夜過早地逃離了落霞山脈,壞了姓聞的好事,或是泄露了身份……"

不等夜五想分明,宸王的手下便是一緊,長鞭干脆利落地將夜五的脖子擰斷,而後一甩,便將夜五的尸首拋飛,夜五的疑問,便只能深藏于心底跟隨著他下地獄去問閻羅王了!

"主子請放心,屬下定然會好好地招呼納蘭夜,且一定不會泄露了身份的!"星木摸了摸被宸王踹痛了的屁股,身子一閃,便是來到了星海的面前,一把拉起星海,便朝著納蘭夜逃逸的地方追去.

宸王本就有心放納蘭夜一條生路,如今有了夜五的舉動,讓得他可以毫無破綻地放納蘭夜一條生路,自是順勢而下,長鞭一卷夜五的脖子,話語之中帶著幾分敬佩之色開口道:"你也算是一條漢子,本王便給你一個干脆的死法吧!"

即便求之不得,即便夜夜相思蝕骨,但心中有著那樣的一個人兒存在,或許對他來,苦中,亦是有甜!

"不錯!真是沒有想到,今日還會有一個意外的收貨!"宸王冷冷一笑,看著那個一步一步掙紮著要往落霞山外逃命的狼狽身影.此時的納蘭夜,哪里還有往日那高高在上,尊貴不凡的模樣.

"若是萱若只需一人護送回雪山,那星殤他們誰人不能相送?云逸,你心知萱若想要的是什麼?"宸王意有所指地看著云逸漠然轉身的背影,心下雖氣,卻無法對云逸產生半分惱怒!

他亦是深陷之一字之人,自是能夠明白云逸心中的苦楚,這些年來,為了他北辰星而深陷海無法自拔的女子數不勝數,若是有人勸他放棄了玥兒,而去成全那些愛慕他的女子,只怕那人話才出口,便會被他一掌拍飛了!

讓他放棄玥兒,除非他死!

上篇:366子,你死定了!     下篇:368預感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