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74太子被廢  
   
374太子被廢

"砰!"又是一聲巨響響起,卻是納蘭皇一掌拍在了身旁大椅的扶手之上.

上等黃梨花木制成的扶手被納蘭皇這麼一拍,裂紋橫生,可見納蘭皇是怎樣的憤怒,只見納蘭皇睜著一雙暴戾得充滿了血絲的眼睛冷冷地看著納蘭皇後,聲音憤慨地開口道:"來人!"

于非煙輕輕地彈了彈那華美錦衣之上根本不存在的皺褶,好整以暇地看著納蘭皇後毫無表地的精致容顏,打量著那似籠了一團迷霧的眸子,心驚于納蘭皇後那強大的心性.

納蘭皇後邁入坤甯宮之後,便揮了揮手,示意芍藥退下.

幾名禦前侍衛應聲而到.

為了王屏兒,他紫昕浩營造了一個又一個的身份,北辰皇朝宰相府的王浩,東籬國的並肩王軒轅昊,以及納蘭皇朝的國師,全都是他一人所喬裝.

紫昕浩聞勃然大怒道:"王屏兒,你到底有沒有心?本座不是為了你,何苦花費這十數年,苦苦經營這一切?"

紫昕浩聞滿眼疼痛地開口:"屏兒,那個老東西有什麼好,值得你這般對他?本座這般心心念念地為你籌謀一切,你卻連一個好臉色都不曾給我?"

對于納蘭皇後這一點,燕妃和于非煙滿心尊敬,卻不推崇,過于強橫的母親,教導出來的兒子,大多都是性格軟弱,缺少主見的,納蘭夜,便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偌大的坤甯宮大殿,安靜的可怕,而納蘭皇後所處的這一片天地,在一面屏風的精巧隔斷下,竟是自成了一處帶著"家"才有的味道的空間.

真是可笑又可悲!13acV.

又一蘭掌睛.騰起的云霧彌漫開來,絲絲茶香沁人心肺.

相信以納蘭皇後的睿智,並非沒有看到這一點,只可惜,那身為人母的無盡寵愛,卻是讓她無法放任納蘭夜自力更生.

"皇上!"

如今她們已經將納蘭皇後逼入死角,想必,王家的反撲,就在眼前,是該做好准備的時候了!

"父皇!"納蘭夜渾身一震,不敢置信地看著納蘭皇,伏地哭喊道:"父皇,兒臣知錯了!父皇!饒了兒臣吧!兒臣是太子,兒臣可是你最疼愛的兒子啊!你怎麼能夠廢了兒臣啊!父皇!……"

納蘭皇後目送著納蘭夜在侍衛的強行拉扯中離開後,竟是不曾再往禦書房內看上一眼,就這般緩步離開了禦書房,在芍藥的攙扶之下,朝自己的坤甯宮而去.

"拉下去!"納蘭皇似被納蘭夜的哭喊惹得煩了心,冷冷一揮衣,爆聲喝道.

紫昕浩聞一噎,恨恨地一甩長,卻終究舍不得再對納蘭皇後發怒,而是歎息一聲,半晌,才開口道:"屏兒,如今納蘭夜已經不是太子了,那老東西如今已經被于非煙那個踐人所迷惑,你繼續留在這納蘭皇朝,已然沒有意義,何不與我一道離開?我能夠給你的,並不會比一國皇後差,你為何就執念與此呢?"

納蘭皇也不理會納蘭皇後,繼續開口道:"將納蘭夜的蟒袍剝下,廢除太子之位,囚于宗人府中,嚴加看管!"

納蘭皇後冷凝平靜的目光在落到狼狽不堪的納蘭夜身上時,微微一動,緩緩地蹲下身,伸出素掌,輕輕將納蘭夜臉上的一處汙漬抹去,柔聲開口道:"夜兒,莫要傷心難過,你父皇只是一時生氣而已,不會真的廢了你的太子之位的."

燕妃和于非煙見此,皆是在心頭輕輕歎了一口氣,這納蘭皇後如此剛柔的一人,納蘭夜,卻終究是她邁不過去的一道坎,只要有納蘭夜的存在,她便一直身帶著一道致命的弱點.

納蘭皇後聞神色更冷,長一甩,端坐起身,僅是這般一個動作,便由方才那個帶著幾絲脆弱之色的琉璃娃娃般的人兒,變作了人前那個高貴優雅的納蘭皇後.

燕妃和于非煙兩人舉目看向納蘭皇後的手,不知何時,納蘭皇後那完美無瑕的柔荑,竟是被她自己的指甲刺破了數道口子,染上了血跡斑斑,盛著窗外照來的金色陽光,竟是別樣的淒美.

當初這紫昕浩被迷族之人追殺,受傷之際,潛入了王府,奄奄一息.若非是她王屏兒救了他,只怕他早已經化為一撮黃土了!再者,這一切都是他紫昕浩自願的,她王屏兒可曾要求過他了,如今來向她邀功,不覺得可笑嗎?

芍藥心知納蘭皇後此刻心惡劣,不敢多,便帶領著一干坤甯宮宮女退了下去.

納蘭皇後緩緩在茶案旁的軟塌之上躺下,疲憊地閉起了雙眸,精致的容顏,猶如琉璃雕就而成,完美而哀傷,仿佛近四十載的歲月,在她的容顏之上,沉澱的,只有那靜好的甯和,而無一絲時間該有的滄桑.

納蘭皇後卻敏銳地在這絲絲茶香之中,敏銳地嗅到了一絲不屬于坤甯宮中此刻當有的氣味.

納蘭皇後面對紫昕浩滔天的憤怒,卻是連眉眼都不曾皺一下,而是淡淡地道:"莫要忘記你的命,是誰給的?再者,這一切,並非我要求你做的,如今何須來與我!"

納蘭皇後歎息一聲,輕輕地將納蘭夜抓著自己衣擺的手拉開,緩緩地撫平了那華美流云錦之上的皺褶,優雅地站起身,疲憊地揮了揮自己的手,示意那兩名侍衛將納蘭夜帶下去.

納蘭夜語無倫次地著,卻是沒有看見納蘭皇後目中的失望與哀傷.

燕妃與于非煙對視一眼,眸中都是帶上了默契的了然之色……

想他紫昕浩堂堂一個迷族禦座,卻是為了眼前這個女人,費盡了心機,在北辰皇朝,東籬國兩國經營了十幾年,苦苦營造一切,只為了成全這個女人一統天下的雄心霸業,卻終究得不到眼前這個女人的一個笑顏.

那雙帶笑的眸子在聽到納蘭皇後的話後,微微一怔,卻是溫順地站起身來,緩緩道:"為何這般大的火氣,不就是納蘭夜那子被廢了太子嗎?"

紫昕浩聽到納蘭皇後的話後,非但不曾離開,反而冷笑一聲,在納蘭皇後的對面坐下,目光深幽地看著納蘭皇後那無暇的容顏,開口,卻是愛恨交加:"若非他是你的兒子,本座早便一掌了結他了!沒得整日惹你煩憂!"

"送皇後回宮,未經朕的允許,不得離開坤甯宮半步!"納蘭皇看著納蘭皇後的眼睛內毫無一絲感波動.

不等納蘭皇後雙眉蹙起,那抹熏香已然來到了她的身旁,在感覺到身旁軟塌微微陷下半分之後,納蘭皇後驀然睜開眼,對上了那雙帶笑的眸子,冷然低喝道:"讓開!"

"本宮的事,不用你管!"納蘭皇後脊背挺直得猶如一顆永不倒下的勁松,神傲然得不容褻瀆.

"母後……母後……"納蘭夜猶自不甘地叫著,卻不再得到納蘭皇後的回應.

"他是我的兒子,我不心疼,誰來心疼!紫昕浩,你若無事,便離開了!"

莫非真是天理循環嗎?他紫昕浩縱然迷倒了天底下數不勝數的女子,卻在這王屏兒的身上,載了一個大跟斗,一顆游戲塵的心就此沉淪,再也無法自拔!誰人能夠相信,他為這女人經營了十數年,卻連眼前這個女人的手都不曾碰到過一下?

納蘭皇後聞冷笑一聲,譏諷地看向紫昕浩,精美的容顏是如此的薄:"紫昕浩,莫要的如此好聽?你一切都是為了本宮,自己聽來,不覺得可笑嗎?"

只是身處于被廢太子之恐慌之中的納蘭夜,卻仿似根本不曾看到納蘭皇後手上的傷,只是一味地追問著納蘭皇後:"母後,你的可是真的,母後,你答應我,一定要保住我的太子之位,我是太子,我只能是太子,太子只能是我……"

幾名侍衛不敢再耽擱,兩人拉起掙紮不休的納蘭夜便朝禦書房外退去.

"不許碰本宮,稍後本宮自己會走!"納蘭皇後不動如鍾,姿態優雅高貴立于禦書房內,一干侍衛竟是攝于納蘭皇後的氣勢,不敢上前一步.

"母後,母後,你快救救兒臣,兒臣才是太子啊,兒臣一出生就是太子,是一國儲君,是未來的皇帝,為什麼會被廢了,母後……"納蘭夜在經過納蘭皇後的身邊時,一把保住了納蘭皇後的雙腿,慌亂地抬起一張蒼白得沒有一絲血色的臉看著納蘭皇後,哭聲喊道.

納蘭皇後聞神色不動,只是冷然一笑,眸中有著清華光澤在閃動,似心酸,似哀傷:"這里有我的丈夫,有我的兒子,我為何要離開?"

******************************************************************************************************

今日一更,明日至少有一萬五千字更新,請大家多多支持!投票多多,留多多,哈哈!

上篇:373撞柱身亡     下篇:375神機鬼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