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75神機鬼算  
   
375神機鬼算

"這一切我都能夠給你!跟我走,我是你的丈夫,是你一人的丈夫,你要孩子,我可以給你很多孩子!屏兒,如今的納蘭皇朝已經不再是王家獨大了!我已經發現,有一股力量在對付王家,王家雖然看似風光,其實內部已然千瘡百孔.屏兒,那老東西正是看中了這一點,才有膽量廢太子,才敢如此對你,你為何還要抱著執念不離開?"

紫昕浩氣得幾欲發狂地看著神色淡然的納蘭皇後,若非是怕強行帶她離開後,只會將她推離得更遠,只怕他早就一掌劈暈她,強行將她帶走了!何必這般苦口婆心地勸著她.

聽了紫昕浩的話,納蘭皇後冷然別開臉,絲毫不曾被紫昕浩的話打動,只是冷冷地道:"若是你沒有辦法救出夜兒,就不要煩我!"

"不錯!"云逸眉眼如畫般美好,看向慕容玥的目光清朗明亮,不帶一絲雜質,"玥兒,納蘭昀身體中的毒源,需要有云霞紫晶才能完全解除.所以……"

云逸釋然一笑,笑中帶著一絲動容,開口道:"我今日過來,正是為了他之事!"

這也是宸王故意在到了納蘭皇朝之後,便將納蘭夜整的焦頭爛額,無法顧及這方的原因,提防的,便是不讓納蘭夜有機會懷疑宸王的身份.

"可是,納蘭昀的身體還沒有恢複?"慕容玥輕撫著靈寶那再次變得瘦的身體,輕聲問道.

不等宸王的話完,云逸便抬手止住了宸王的話,一臉肅然地道:"流星,我自是明白你的意思,只是我自幼跟隨師父修行,早已經習慣了山野之間閑適的生活,不願再牽扯進這些世俗糾紛之中.這新月大陸之上,諸國摩擦不斷,戰爭不止,苦的,便是各國的百姓.你的父皇是新月大陸上極好的一位明君,若是由他統一了諸國,雖有一時的戰火紛擾,卻能夠還給新月大陸之上數百年,甚至更加久遠的平和.所以你們盡管放手去實現你們的計劃.云國既然已經覆滅了,那便讓他永遠的封存在新月大陸的史冊之中吧!"

最後一個字落下,紫昕浩已然如同來時一般悄聲無息地離開了坤甯宮.

宸王輕輕握住慕容玥的柔荑,朝她魅然一笑,那笑容中的自信瞬間一掃慕容玥的不安緒,無需語,卻足以讓慕容玥明白他的語——別怕,一切有我!

而云逸則……

這樣一對深已然蝕入骨髓的人兒,哪怕世間還有另外一個絕世風采的人兒,也再沒有哪怕一絲一毫的機會介入他們之中.這是一種讓人敬佩的摯愛,卻也是愛上他們之間一人之人的悲哀!

飛燕宮中,于非煙在聽到探子的回報之後,目光深遠地看向燕妃,淡淡一笑,開口道:"看來,皇後果真是坐不住了!這王家,也是要被拖下水了!"

納蘭昀看著慕容玥不帶一絲感的眼眸,眸中閃過一絲愛慕,一絲痛心,一絲受傷,卻是沒有立即回答慕容玥的話,而是將目光落在了一旁宸王的身上,傲然一笑,開口,卻是驚了四座:"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眼前這位月璃郡王,就是那個舊疾突發,命在旦夕,身在聖雪山上養病的宸王——北辰星吧!"

人心便是如此,若是一個人只比自己強大些許,或許他會妒忌,很嫉恨.但若是比之強大的太多太多,那卻會從心底的最深處打敗了那個人,讓他連妒忌之心都無法升起.

的確,有著那般舉世無雙的才華之人,又怎麼可能是一個無無義,貪慕虛榮之人呢?這般的人,比之聖雪山上的雪蓮還要清華,若是她願意,只怕世間無盡的繁華,都會盡斂于其身吧!

"快請他進來!"慕容玥敏捷地自宸王的身上跳下,愛嬌地瞪了宸王一眼,不許他再胡來.云逸此時前來,定然是有著極為重要的事.

"即是如此,那你快些拿去為他解毒!"慕容玥聞一怔,伸手就要取下脖子上掛著的云霞紫晶,卻聽水菲菲來報:"姐,三皇子和非煙來了!"

燕妃見得于非煙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樣,噗哧一笑,在于非煙的腦門上一點,好笑地道:"你這丫頭,別學你主子那副模樣了!就你這道行,再修煉十年,不定才能有她的一半火候.這慕容玥,也不知是什麼怪物,居然能有這般的心計謀略.幸好她是一個心性善良之輩,若非是皇後母子先招惹的她,也不至于到今日這般地步……"

云逸漫步上前,帶著幾分心疼道:"靈寶為了救納蘭昀,逼出了精血,才會變得這樣瘦,玥兒,此事都怪我!若不是因為我,靈寶也不會損失了那麼多的精血."

對于于非煙這麼一個冰雪聰明的少女,燕妃可是喜歡的緊,若是于非煙能夠和納蘭昀成就好事,燕妃自是高興不過了!

"又有好消息了?"慕容玥拍開某人"恰巧"落在自己豐滿的柔軟之處的魔爪,拿起才被宸王放下的報,飛速地瀏覽一番後道:"這王家的人,也太勢利了吧!到這個時候,還不忘為自己謀利?"

"看來,這太師府中自幼的錦衣玉食,養出來的嫡子,反而還不如王屏兒這麼一個從破草屋中爬出來的庶女,只怕這王屏兒也真是對王府恨透了,才會數年不曾聯系過他們一次吧!"慕容玥秋眸之中閃過一抹瀲灩光澤,不知想到了什麼,卻被她極快地斂下,繼而嘴角噙起一抹富有深意的笑容,指著報之上的某處開口道:"這王允搶奪人妻,以及這王超將王家的綢緞莊輸出去之事,只怕都是出自你的手吧!我記得這星電那一手出神入化的賭術,可是所向無敵的."

不管他人是怎麼想,在于非煙看來,有宸王和慕容玥兩人的聯手,只怕世間之人早已無計可施,她只需按部就班地跟著上頭的指令做就是.這不,在今天看來,這納蘭皇朝不敗的神話納蘭皇後,不就是被她吃得死死的,無計可施,要向王家求救了嗎?

果然,于非煙在聽到燕妃的話後,臉色一,有些不自在地道:"主子……主子才不是這等心眼的人……燕妃娘娘就會亂……三皇子他……"

云逸釋然一笑,看向納蘭昀的眸子之中滿是濃濃的欣慰,他云逸何其幸運,竟是有著兩個世間最好的兄弟.

誠然,云逸的話的確是最適合如今局勢的解決之法,但試問世間又有幾人能夠真正的做到視榮華富貴為塵埃,即便是過眼云煙,亦是不知有多少的英雄豪傑為之瘋狂.

"這樣吧!云國並非只有你一個後裔,依你所,那納蘭昀,亦是云國之後,若是有機會,我想見見納蘭昀,問問他的想法."宸王之所以會如此,全然是因為顧忌著納蘭昀與云逸之間的血緣,畢竟這納蘭昀乃是云逸唯一的親人了,若非實屬無奈,他不想因為納蘭昀而破壞了自己和云逸的兄弟之.

而如今的納蘭昀,便是如此的心態.只是,即便如此,那皇家血統之中最純粹的驕傲,卻讓得納蘭昀不容許自己低下頭,褻瀆了云國後裔的尊貴身份.

納蘭昀看著面前深似海的二人,只感覺嘴里一陣苦澀,卻是揚眉一笑,開口道:"星月公主無需過慮,我對宸王絕無任何加害之心,更不會泄露但凡半分宸王的消息.且你完全可以放心,我能夠猜到宸王的身份,絕非偶然,而是聚集了幾大因素,才能夠猜透的,且也是在進入了這里之後,才能夠確定了自己的猜測."

聽得燕妃提及慕容玥,于非煙卻是極為崇拜地一笑,眼含笑意地以和慕容玥一般淡然無二的姿態掃了燕妃一眼,開口道:"這點燕妃娘娘就放心吧!主子睿智無雙,定然會周全萬分的,燕妃娘娘還是多費心你的兒子才是!"

"那你的回答是什麼?"宸王在聽了納蘭昀的話後,亦是輕輕籲了一口氣,繼而開口問向納蘭昀之前的問題.

只要是有心之人,都會發覺到宸王與慕容玥二人之間,不論何時,都會有著一種獨特的氣場,那是一種到深處,靈肉結合之後無處不在的默契于心.讓人只要一眼,便能夠看出兩人之間無需語的深.

而于非煙雖是神色一痛,亦是將聚氣于掌,即便她對納蘭昀有了那麼一份別樣的感,但身為細作的身份,卻是不容她讓感凌駕于信念之上.若是一定要讓納蘭昀死,那她唯一能夠決定的,便是讓納蘭昀死在自己的手上,至少,她會盡力減輕死亡帶給納蘭昀的痛苦.

"你……果真是執迷不悟!"紫昕浩聞冷哼一聲,一甩長,便扭過頭,才想要離開,卻將懷中的一個玉瓶掏出,拋在了軟塌之上,開口道:"記得為你的手上藥,你身上的傷,你不疼,本座會疼……"

***********************************************************************************************************************

回去之後,就可以和他心愛的人兒舉行盛大的婚禮,可以丟開這些紛擾,與心愛的人兒過著最為平靜幸福的生活!

之前云逸來的時候,並沒有將事與慕容玥宸王二人清,只是抓緊時機重創納蘭夜,如今云逸需要慕容玥身上的云霞紫晶來救納蘭昀,自是要將事與她明.

"第一!"納蘭昀朝宸王伸出一根修長如玉的食指,輕輕搖了搖開口道:"你們北辰皇朝必須先與東籬國開戰,在你們勝了之後,我自會帶領著納蘭皇朝的眾臣對你們投誠!當然,若是你們輸了,我也不介意前往北辰皇朝分一杯羹!"

"快請!"宸王心中明白,這納蘭昀自是為了云霞紫晶而來,恰好他也想要正面接觸一下這個能夠在納蘭皇後眼皮子底下生活了十幾年的三皇子,看看他究竟是個怎樣的人物.13acV.

納蘭昀到這里,朝一旁默然不語的云逸看了一眼,繼而開口道:"第二,賽閻王一向不會參與世間任何國家的糾紛,卻突然會出現在納蘭皇朝,且完全是偏向了北辰皇朝,那便明,北辰皇朝之中,定然是有人與賽閻王的交頗深,而宸王自幼在聖雪山養病,定然與賽閻王交極好.因此賽閻王與宸王結伴而來納蘭皇朝的可能性極大."

莫這納蘭夜想染指慕容玥,意圖謀奪慕容府在前,更有納蘭皇後輿圖吞並北辰皇朝在後.不論是為了家仇還是國恨,慕容玥與納蘭皇後,都是不死不休的死敵,根本不可能有化解的一天.

于非煙一聽燕妃的話,不由斜視了燕妃一眼:"你竟敢主子是怪物,心我向主子告狀去!"

因為,不論是為了日後的大局,還是為了云逸的安危,慕容玥都要將納蘭昀除去.

慕容玥凝眸看向納蘭昀,微微一皺眉頭,開口問道:"不知三皇子是如何猜出宸王的身份的?"

納蘭昀沉默了片刻後,道:"星月公主的問題,早在我得知了自己的身份之後,便已經想過,這個問題,曾經困擾了我數個日夜都無法安寢.直至現在,我才徹底想清楚了!"

"不過我倒是需要你再幫我一個忙,這個忙,我相信你一定會很樂意幫的!"宸王星眸一轉,心中已然轉過了百道心思,謀略已然在心.

慕容玥看著云逸在提及云國之時,淡漠容顏上那紫眸中的點點回憶之色,心中不由升起了濃濃的敬佩之.

誠然,宸王又怎會不知,以慕容玥那完美的絕世風采,只要是世間男子見了,為之沉淪者,不計其數,納蘭昀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宸王自是不會因為納蘭昀對慕容玥的愛慕,就對其起了敵意殺心,當然,這是不會威脅到他獨一無二的地位的前提下,在危急時刻,采取必要的手段可是不能避免的.

"在我回朝之後,我們先得迷惑東籬那一群家伙一番."宸王修長的玉指輕輕叩著椅子的扶手,星眸之中流溢著璀璨的流光.

"不知三皇子此舉是何意?"慕容玥微微皺著雙眉,凝眸看向納蘭昀,宸王的身份陡然被納蘭昀揭開,讓得慕容玥的心頭隱隱有著一股不安之.既然納蘭昀會識破了宸王的身份,那是否代表,別人也有可能會識破,即是如此,那宸王的處境,就變得極為危險了!

"不錯!如今這王太師想要重振王家以前的雄風,就必須整治內部,只可惜,王太師已經老了,而王家的三子,卻只有次子王建一人堪當大任,而長王允和三子王超,都是一群酒囊飯袋,一人好色如狼,一人嗜賭如命.當然兩人若是老老實實地當著王家的蛀蟲,以王家的底蘊,讓他們花上幾輩子都不愁,偏生這兩人卻都是不省心的主,一心好高騖遠,盡做一些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破事,一事無成不,倒是將王家的底子搭進去不少."宸王在起王允和王超兩人之時,亦是好笑不已,不過,也多虧了這兩個活寶,才能讓他的計謀來的更加容易一些,若是這王家都是一些精明之人,只怕還真是棘手了!

燕妃看著于非煙那瞬間蒼白了的俏臉,心中更是歡喜,施施然站起身看著于非煙朝外走去的身形,閑閑開口道:"昀兒如今還未動身,你若不急,可以和昀兒做個伴也不錯……"

燕妃好笑地看著于非煙瞬間變得通的俏臉,眸中光彩一閃,繼而故作擔憂地歎息一聲道:"昀兒身上的毒雖一時不能致命,但一旦時間拖長了,只怕會對他身子的根基有所損害,雖那云霞紫晶是云國的至寶,但如今皇太孫已然把它送給了星月公主,那便是星月公主之物.若是星月公主不肯借給昀兒解毒,本宮還真的無計可施了!"

宸王啞然一笑,開口問道:"你的打算是什麼?"

尤其這星電如今扮演的,可是"納蘭鴻"的屬下,把產業輸給了"納蘭鴻",任憑這王超憑借著是王太師的兒子,耍賴了幾十年,霸道了數十載,也不敢賴到了這風頭正勁的逍遙王身上,只能哭喪著一張臉,乖乖地將契約奉上,灰溜溜地滾回太師府去求救了!

納蘭昀聞神色一暗,很是動容地道:"都是昀兒的不是,卻是讓大哥費心了!"著,納蘭昀便再次將目光落在了慕容玥的身上,開口道:"若是星月公主能夠將云霞紫晶想借,在下不勝感激."

納蘭昀只感覺宸王那淡然的目光如同利刃一般割的自己眼睛生疼,雙眸一斂,便不自覺地別開了目光.只在別開目光的那一霎,納蘭昀便知道自己輸了,在這沒有起始,卻默契于心的較量之中,他輸的一敗塗地.

經由這些日子的合作,燕妃和于非煙之間,早已經培養出了深刻的感,而聰明睿智如燕妃,自然也看出了于非煙對納蘭昀的那點細微的心思.

映月園內,宸王放下手中的報,嘴角含笑地倚回了木雕花大椅之上,一雙星眸之中流溢過璀璨如黑曜石一般的光彩,一雙將身邊馥雅柔軟的嬌軀擁入懷中,低低一笑,溫柔地噙住了佳人那精致柔軟的耳垂,聲音魅惑地道:"玥兒,看來離我們回北辰的時間越來越近了!本王已經迫不及待地回去了……"

慕容玥柔似水地回握著宸王那溫厚的手掌,以堅定的眸光告訴宸王,她與之共進退的決心.

當然,即便如今搶救回來了,不在床上躺上一兩個月,也難以恢複到健朗的狀態.

"這非煙,怎會和納蘭昀一道出現了?"慕容玥心思一動,似是想到了什麼,卻是默然一笑,與宸王,云逸一道坐下,等著納蘭昀的到來.

慕容玥與云逸皆是臉色一變,肅然看向納蘭昀,而門外的水菲菲和天機暗衛,則盡數屏息凝神,只待慕容玥或者宸王一個令下,便將納蘭昀斃于劍下.

燕妃聞無奈地瞪了一眼滿臉淘氣之色的于非煙道:"你這丫頭,若是想讓昀兒得不到解藥而身亡,你就徑自去告狀吧!"

宸王是何等人物,早在納蘭昀方進門之時,他便已經發覺了納蘭昀看向慕容玥的目光中那抹隱藏得極深的愛慕之.

在云逸看來,即便納蘭昀是自己唯一的血親,但又如何能夠比得上自己與宸王這十幾年如一日的感.如今聽得宸王的話,云逸的心中更是溫暖如春,確信了自己的決定沒有錯.

"你!"納蘭昀對宸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很是配合著宸王,與之共商大計.

雖云逸相信慕容玥定然會同意將云霞紫晶拿出,但云逸卻不希望慕容玥對此事有哪怕一絲的疑慮,當下便將自己的身份以及和納蘭昀之間的關系盡數道出.

相對于眾人的緊張,宸王卻是魅然一笑,如玉的修長手指輕輕敲擊在身旁的桌案之上,目光如炬地看向一臉傲然的納蘭昀,只是那般的輕松寫意,便輕描淡寫地破除了納蘭昀那絕對的氣勢,高貴如神祗,無需刻意,無需用心,便自成一世界.

納蘭昀接下來的話沒有明,但是在座的眾人卻是明白了納蘭昀的未盡之.

慕容玥聽到云逸的話後一怔,有些不明所以地開口道:"究竟出了什麼事,納蘭昀又為何會需要靈寶的精血來相救?再則,你又如何會和納蘭昀走到一起了?"

慕容玥在聽到宸王的話後,噗哧一笑:"你這家伙,果真夠腹黑,不過那王太師作惡多端,殘害了無數人家破人亡,如今倒也是天理循環,讓他自嘗惡果,生生被自己的兒子氣得躺在床上半死不活了!想來如今這太師府定然是亂得雞飛狗跳了吧!沒有了王太師的壓制,單憑王建一人,絕然無法壓制住王允和王超,只要王家一亂,那我們就更能借機行事了!"

納蘭昀在看見眾人了然的目光之後,徑自在云逸身旁的木雕花大椅之上坐下,云逸提壺為納蘭昀倒上了一杯天機茶,與之舉杯共飲.

于非煙握著絲絹的手陡然一緊,心中再次想到了之前納蘭昀在禦書房內蒼白的容顏,頓時只感覺一顆心揪著疼,當下站起身來道:"燕妃娘娘,我還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至于第三,則是星月公主你了!"納蘭昀到這里,眸底深處閃過一絲心疼之色,"納蘭皇朝之中流傳著星月公主無無義,貪慕虛榮的傳,想必是星月公主刻意而為吧!目的便是轉移大家的視線,為宸王做掩護."

在看完報之上的消息後,慕容玥亦是有些吃驚,卻是沒有發現,只是短短的幾日,這王家的內部,已然被掏空了七層,莫想要恢複以前的榮光,即便是想要在這豺狼虎豹云集的皇都之中生存下去,都頗為費勁.

納蘭昀見得慕容玥有些訝異的目光,卻是灑然一笑,開口道:"其實一開始昀也被星月公主的刻意為之迷惑了,只是後來,在見到了星月公主的詩畫舞之後,卻是不再相信外面的留了!"

不錯,如今的靈寶竟是比之宸王才送給慕容玥的時候,瘦了一大圈,神也是帶著一絲絲懶憊之色,仿佛是大病初愈一般,看得慕容玥滿心憐惜.

而宸王的確也沒有猜錯,王太師在得知王超將綢緞莊子輸給了"納蘭鴻"之後,當場氣得口吐鮮血昏迷過去,若非是太師府中幾位醫術高超的醫正全力搶救,只怕就怕不死,也真要如同宸王所的那般中風在床了!

云逸點了點頭道:"自是為了你的事而來,只是還未來得及提,便聽到你來了!"

納蘭昀眼眸一暗,饒是他如何想方設法服自己,卻是不得不承認,眼前的男子,太過強大,強大的根本不是他所能夠匹敵,星月公主的選擇,果然沒有錯!或許,只有這樣的男子,才配得上絕世無雙的她吧!

一我走的內.慕容玥的問話,不謂是犀利至極,不僅是宸王因為慕容玥的話而肅然了神色,就連一旁的云逸,亦是目光一凝,包含深意地看向了納蘭昀.

于非煙匆匆的腳步釀蹌的一下,霞更是漫到了脖子根,頭也不敢回地逃出了飛燕宮……

"不錯!"宸王看向納蘭昀的眼眸之中滿是欣賞之色,眼前的男子若是經過一番磨礪,必然是一個聖明的君王,只可惜,他卻是生不逢時,只能委屈他日後做一個聲名赫赫的親王了!

就在納蘭昀心思百轉之間,宸王那低沉卻帶著王者之風的嗓音傳來:"三皇子猜的沒有錯,本王,就是北辰星!"

概因,若是此人乃是心思狡詐,忘恩負義之人,在登基之後,定然不會任由云逸這麼一個知道他身份的人存在著,以云逸的心思純淨,以及對親的眷顧,又怎會防備得了一個走進他心中的人.

著,納蘭昀的臉上露出一抹挑釁的笑容.

看來沒有選擇與眼前的男子為敵,確是他納蘭昀最正確的決定.

雖然納蘭昀沒有,但云逸卻是深知對方之前的那一句"且也是在進入了這里之後,才能夠確定了自己的猜測."之的意思.

慕容玥見那白影閃來,也不躲避,伸出素手將其接住,凝眸一看,卻是一愣,滿眼心疼地將靈寶摟入懷中,開口問道:"靈寶,你怎麼了,為何瘦了這麼多?"

納蘭昀體內的毒源雖然不曾完全清楚,但如正常人一般走動,已然無礙,當然,今日的到來,他自是經過喬裝的,否則落入有心人的眼中,對他,對慕容玥,都不是一件好事.

燕妃將手中剝好皮的葡萄優雅地放入口中咀嚼了幾下,吞入腹中,這才不緊不慢地開口道:"這不是你們意料之中的事嗎?若是王家不動,你們又如何能夠抓住機會對付王家呢?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你還是讓你的主子心點吧!記得把痕跡清理乾淨,莫要被王家給咬住了!"

即便是那血染的江山如畫,又怎及眼前的兩人對自己來的重要.眼前的兩人,都是自己不能失去的生命之重,榮華富貴再美好,也不及心中的一縷陽光來的溫暖.

云逸一如往常一般神色淡然而來,目光在觸及了宸王和慕容玥二人時,卻是染上了溫煦的柔和,不等他開口,便有一團雪白自他的懷中跳出,如閃電一般直撲向房內瑩瑩而立的慕容玥.

宸王卻是浩然大笑:"你放心,你絕對等不到我們北辰皇朝輸的那一天的!這一點我答應你!"如今有了納蘭昀的允諾,他們出發前的計劃必須得改一改了!

而如今,云逸和納蘭昀,便是那悲哀之人.

納蘭皇後並未回頭,也沒有依為她的雙手上藥,只是漠然陷入了自己的深思之中,那張無暇的完美容顏,在迷蒙的霧氣中,竟是充滿了沉痛的哀傷.

"好!果真是一個我樂意至極幫的忙!"納蘭昀自然不是什麼平庸之輩,當下便明白了宸王的意思,雙手一拍,便開口道:"這一仗,必然能將納蘭皇朝之中的將臣打破重組,無論是對我這個新帝上位的整治,還是對未來你接收納蘭皇朝,都是一個極好的整頓方式.北辰星,你果然是神機鬼算,心思詭詐!"

慕容玥微微一笑,卻沒有回答納蘭昀的話,而是開口問道:"雖我與燕妃早已經定下了合作,更答應了她,在王氏一族覆滅之後,便各自為陣,如今王氏一族的絕路已在眼前.我在此卻是想問問三皇子,若是你日後登基,成為了納蘭皇朝的皇帝,可是要光複云國?又或是,就這般以納蘭子孫的身份活下去?"

慕容玥眸光閃耀著魅人的風采,那被宸王吻得愈發嬌豔的唇勾出了絕豔的笑靨,看得宸王眼眸一暗,不等他付諸行動,只聽房門被人敲響,水菲菲的聲音從外頭傳來:"王爺,姐,云少主來了!"

"是!"芍藥怔了一下後,才回過神來,忙應答到.心中卻是幽幽一歎:自從主子的母親亡故之後,主子就一直沒有和王家的人聯系了,如今卻讓人去請王太師入宮,不用想也是為了太子之事,主子真是可憐,前二十年是為了母親而拼搏,而後二十年,卻是為了兒子而勞心勞力,如今一旦和那吃人不吐骨頭的王太師聯系上,只怕又要為王家所累了吧……

這王太師可不是什麼善茬,能夠養出王允和王超這樣的兒子,更縱容他們橫行霸道了幾十年,造下的殺孽不計其數,成了人見人怕的皇都魔頭.

即便如此,納蘭昀卻心知,他對慕容玥的愛慕,並不能因為這一輸而消散,卻也只能從此深深地埋入心底的最深處……只因,這個男人,比他強大的太多太多了!

這些日子以來,慕容玥每夜都被宸王折騰得疲憊不堪,大多時間都躺在床上養精蓄銳,以便入夜後再度承受宸王那狂風驟雨卻連綿不絕的索歡.因此,納蘭皇朝之中的動向謀略,皆是交給了宸王,她則一心做一個閑散的人了!

納蘭昀對上了慕容玥的雙眸,目光柔和:"第一,是因為我大哥!世人都知道,聖雪山上乃是賽閻王的居所,若是宸王果真去了聖雪山養病,那我大哥即便會下山,也不可能會在山下逗留太久!"

慕容玥點了點頭,初至納蘭皇朝之際,十七營的營長帶領著幾名將領攔下了她的馬車求救,卻被她拒絕了,此舉便是她刻意而為,為的就是讓人徹底相信了宸王的病危,她慕容玥貪慕虛榮,轉而與納蘭夜聯姻.卻不想,這納蘭昀卻是一個明白人,不被此鎖迷惑.

"玥兒果然深得我心!"宸王魅然一笑,將慕容玥一把摟住,就是一個纏綿蝕骨的深吻,直至彼此快要窒息在這火辣辣的舌吻之中,才將氣喘籲籲的慕容玥放開."這王府的綢緞莊,可是占據了納蘭皇都之中上流貴族之中足有八層市場的,丟了這一個莊子,只怕王太師要氣得吹胡子瞪眼了!嘖嘖,真希望這一氣,能夠把他氣得中風在床,再也無法起身才好!"

宸王皺了皺眉頭,似是想到了什麼,不等他出口,便聽納蘭昀道:"你想的沒有錯,如今納蘭皇朝的局勢,卻是離不開我,再者,我也不可能就這般白白便宜了你們北辰皇朝."

納蘭昀一口印下杯中的茶水,灑然一笑,開口道:"我以為你們已經忘記了這個話題了!"著,納蘭昀又是輕笑一聲,看了云逸一眼後,開口道:"大哥都能夠視世間權勢榮華為糞土,那身為他弟弟的我,又怎是一個貪慕權勢富貴之人呢?"

"見過星月公主."納蘭昀獨自進屋之後,目光便徑自落在了慕容玥的身上,繼而便見到了一旁坐著的云逸,微微一怔,便笑問道:"大哥,你怎的也在此."

宸王臉色微醺地摸了摸那挺直的鼻子,無奈地一笑,誰讓這丫頭如此可人可口可心,讓他總是無法克制自己想要品嘗她的滋味呢!不過他雖是心猿意馬,卻心知,以云逸的性子,若非事關重大,他定然不會親自現身,當下便親自上前打開了房門,迎上了前方飄逸而來的男子.

久久,坤甯宮中才傳來納蘭皇後的聲音:"芍藥,去請王太師入宮!"

*********************************************************************************************************************

聽了云逸的話,慕容玥與宸王兩人眼眸一動,相視一眼,皆是明白了云逸此舉的含意,心中皆為云逸的用心良苦而感動.

納蘭昀聽了宸王的話,心思只是一轉,便已然明白了宸王的意思,如黑曜石一般的眸子頓時一亮,滿臉欣喜之色地開口道:"你是,我們必須得先打一戰?"

聽完云逸的話後,宸王輕歎一聲,開口道:"當初師伯便和師父過,終有一日,你還是會牽扯進這國家糾紛之中,即便師伯再如何阻擋,也是阻擋不了的.云逸,如今納蘭皇朝毀滅在即,若是你想要恢複云國,那我回北辰之後,便向父皇請命,讓你在納蘭皇朝的國土之上,光複云國……"

"你的回答是什麼?"慕容玥目光冷凝地看向納蘭昀,雖然面前之人乃是云逸的堂弟,但若是眼前之人徒具一副好皮囊,卻是一個貪圖權勢,愛慕虛榮之人,那她即便今日拿出了云霞紫晶給納蘭昀解毒,也會在日後設法取了納蘭昀的性命.

有此人的存在,即便他納蘭昀不選擇與之合作,而是堅持在納蘭皇朝為帝,只怕不等他完全掌控納蘭皇朝,兩國交戰之後,他也會落得一個一敗塗地的下場吧!

***************************************************************************************

第一更送上,我去努力碼第二更,求票票,求留,求打賞,安然努力加更中!群麼麼!

上篇:374太子被廢     下篇:376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