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76精  
   
376精

納蘭昀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想法,並非是因為他太過平庸,而是眼前的宸王給他的感覺太過可怕,完全不能用人類的思維來評斷.

有時候,自知,也是一種極為難得的聰明之舉.

納蘭昀一向是一個聰明且識時務之人,否則也不可能會在納蘭皇後的眼皮子底下安然渡過了十幾年!

"終究是不比宸王殿下你的得天獨厚!"終于,納蘭昀舉起了自己的面前的杯子,朝宸王這方舉了舉,繼而仿似下了什麼極大的決心一般,一口飲下,而後哈哈一笑,目光清朗地看著慕容玥道:"不知我的回答,可讓星月公主滿意了?"

納蘭昀目光幽然地看著于非煙那張通的俏臉,久久,俊臉之上對了一抹冷然的笑容,薄唇微張,卻是吐出了一句讓于非煙俏臉火熱的話:"若是本皇子方才沒有聽錯的話,你,可是傾心于我?"

宸王低頭看著臉色緋的慕容玥,邪魅一笑,開口在慕容玥的耳邊問道:"玥兒在想些什麼?莫非也是在想著為夫的不成?看來夫人也是很期待與為夫一道沐浴啊!"

"唔!"倍蕾之處傳來的酥癢之感讓得慕容玥難以自已地抬起頭,輕聲呻*吟出聲.

靈活地將手指分開那兩瓣細嫩的肌膚,宸王早已經輕車熟路地來到了自己最為迷戀的幽谷之處.溫柔地以手指探入了那濕熱的甬道之中.

"咚!"的一聲,于非煙狠狠地砸在了納蘭昀的胸口之上,雖沒有砸痛了她,卻比之讓她受痛更加無法忍受.

"玥兒,你好甜……"宸王以細密的銀牙輕輕地啃噬著慕容玥那在自己的挑*弄之下,逐漸變硬的倍蕾,一手順著慕容玥那玲瓏起伏的腰肢滑下,來到那細密的芳草萋萋之處.

"我……我自己來……"在見到宸王居然要幫自己沐浴之時,慕容玥滿臉通想要自宸王的身上掙紮下來.

************************************************************************************************************

至少,她心愛的男子曾經為她許下一句諾……

于非煙哪里想到納蘭昀竟會在這般時候醒過神來,心中一驚,便滿臉通地想要逃走,卻不想,她那蹲了許久的雙腿已然因為血脈不通而變得麻木了許多,這般一仰身子,重心一失,便朝後摔去.

溫水淌過那對豐滿的柔軟雪峰,其頂端之上的粉色倍蕾被溫水這般沖刷過後,逐漸凝成了嫣之色,變得愈加誘人.

于非煙一怔,心中驚跳一下,便對上了一雙深沉的眼眸.

宸王見狀,星眸一閃,幾步來到慕容玥的身旁,將慕容玥擁入懷中,低聲呢喃道:"玥兒,你去吩咐廚房准備晚膳,多准備幾道菜,本王要與三皇子不醉不歸."

宸王看著納蘭昀那副神不歸宿的模樣,眸光微斂,將坐回自己身旁的女子素手牽起,懲罰性的輕輕一咬,惹得慕容玥微微一蹙眉,卻是不知所以地瞪了宸王一眼,若非是此刻還有別人的存在,只怕慕容玥早便回擊回去了!

于非煙在心中哀嚎一聲,恨不得此時地上就有一道縫讓她鑽入,至少可以免去了她如今的窘狀.久久,于非煙才深吸一口氣,准備一鼓作氣逃出納蘭昀的房間,從此以後,只要有納蘭昀的地方,她于非煙再也不要出現.

宸王聽到慕容玥的話,邪肆一笑,三兩下便將自己身上已然松散的衣服除盡,而後一手抓住慕容玥的繡裙,手上一個使勁,便聽"嗤啦"一聲,那華美的繡裙便被宸王一把撕下,露出了里面黛色的肚兜.

"乖玥兒,放松點,我無法動了!"宸王細密地吻著慕容玥顫抖的長睫,沙啞著魅惑的聲音哄道.

蘭之的法舉.納蘭昀珍而重之地將云霞紫晶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體膚接觸之時,仿若能夠感受到佳人肌膚的溫熱,尤其是鼻翼之間,還能夠嗅到佳人身上的馥雅清香,一時之間,竟是哽咽無語,不舍得錯過這種恍然的幸福.

慕容玥無語地看著這兩個一開始爭鋒相對,如今卻彼此視為知己的兩人,好笑地提起茶壺,為宸王續上了一杯茶,繼而又提著茶壺來到云逸和納蘭昀的面前,為兩人倒茶.

于非煙看著納蘭昀緊鎖的雙眉,明眸之中滿是惆悵之色,她緩緩地在納蘭昀的床前蹲下身,難自已地伸手撫上了納蘭昀那緊皺的雙眉,久久,放啟唇,喃喃開口自語:"我早該明白了,不是嗎?那一日,主子在台上揮毫作畫,你的眼神……只是主子是王爺的,你又怎能介入得了……你的眼里只看見主子一人,為何不回頭看看我……雖然我沒有主子的絕世風采,但一顆心,卻全然系于你身……"

慕容玥一怔,這才明白過來,而後赧然伸手將脖子上的云霞紫晶解下,送至納蘭昀的面前,帶著幾分羞澀之意道:"此物本就是你們云國至寶,若是你們有需要,玥兒自當將它還給你們!"

而于非煙的出現,卻是在他最為失意之時,或許是那一雙盛滿了哀傷的眸子觸動了他的心吧!讓他竟是這般神使鬼差地問出了這麼一句話.

納蘭昀貴為納蘭皇朝風頭正勁的三皇子,對他愛慕有加的女子,數不勝數,但卻不曾有任何一人走入過他的心,奈何他終于愛上了一人之時,佳人已然心有所屬.

納蘭昀之所以醉的這般厲害,未嘗沒有借醉逃避的心態在內,在于非煙將她那因在夜風之下吹了許久而變得冰涼的柔荑覆上了他的眉心之後,腦子已然逐漸清明過來,此刻聽得于非煙的話,不由緩緩睜開眼來,眸光雖有醉意,但卻不失清明.

那一直保留在慕容玥體內的手指,終于得到了活動的空間,宸王星眸深邃地看著慕容玥那不知是因晴欲,還是因為溫熱的泉水而變得緋的絕美容顏,愛憐的吻,自慕容玥的臉頰緩緩往下,繼續流連在那白嫩的豐滿之上,而進入慕容玥體內的長指,也開始緩慢地來回抽送,退出.

他早該明白過來,那玥兒便是天際那可望不可即的明月,只有北辰星這個璀璨如星的男子,才足以與其匹配,而他,便做那滿心祝福的人便好!

"嗯……"慕容玥亦是在感受到宸王停留在自己體內的長指之後,腹之處,升起一股難耐的燥熱感,輕喘著將緊緊並攏的雙腿張開了一些.

納蘭昀嗅著慕容玥身上的清香,看著面前的茶水,竟是有著一種不忍心喝下的夢幻之感.

慕容玥聞,抿嘴一笑,笑容嫣然如花,很是認可云逸的話:"不錯,倒是我過于執著了,不論這云霞紫晶是在誰的身上,只要我們任何一人有需要,便會出現在誰的手上."

宸王心中一歎,竟是莫明地同起納蘭昀來,饒是他為慕容玥黯然神傷,自己的丫頭卻是一無所知,上天眷顧,只有他北辰星,才是最幸運的那一個.

于非煙微微一怔,而後緩緩凝出一朵豔絕的笑靨,笑中,眸間隱隱有水光乍現,只見她緩慢而堅定地點了點頭,道:"如此,非煙便等你!即便需要用一世的時間,我也等你!"

"北辰星,這衣服可是我極為喜愛的!"慕容玥無奈地白了白眼,這家伙什麼時候開始變得喜歡撕她的衣服了!這都是第三件了,長久以往下去,她真要考慮是不是該弄盔甲穿著,防止再度被這頭狼給撕壞了!

納蘭昀幽深的目光在聽到于非煙的這句話後,微微一凝,默然片刻後,開口道:"若是你願意陪著一個心中住著另外一個人的男人過一生,王氏一族滅亡之後,我便回去向星月公主要了你.我不能給你一顆完整的心,但我會盡自己的全力,給你一個完整的丈夫!或許終有一日,我會愛上你,但不是現在,你可願意?"

"……"慕容玥聽到宸王的話後,一陣無語,什麼樣的衣服才是好脫的,想著,慕容玥莫明地想到了二十一世紀的丁字褲和趣內衣,不知道若是自己那日穿上了那些衣服,這北辰星該是如何一副瘋狂的模樣.

有了納蘭昀的這麼一句話,即便她無法自細作的身份之中掙脫出來,即便在此任務完成之後,她還是要回到北辰皇朝去,等待著下一個任務的繼續,換了名字,換了身份,繼續為自己的國家奉獻一生.

云逸在將納蘭昀送回房後,見其睡下之後,便轉身離開.

納蘭昀目光如電一般緊緊地捉住了于非煙的雙眸,從那雙羞惱的眸子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沉默了片刻,才緩緩地松開了自己銜住于非煙纖腰的手,冷然開口道:"我的心中,早已經有了摯愛的人,即便如此,你還是喜歡我嗎?"

宸王在慕容玥雙腿張開對瞬間,身子一個向前,便將自己的退擠進了慕容玥的雙*腿*之*間,阻止了她再次並攏了雙腿.

生性淡薄卻灑脫的云逸,在看待事之時,往往不如他人那般注重一些虛無的外在.

"啊……"慕容玥感受到宸王長指的侵入,雙腿一緊,便緊緊地夾住了宸王那修長的手指.

"啊……"慕容玥微吟了一聲,有心想要並攏雙腿,卻無法做到,只能試圖咬住嘴忍耐著嚇體逐漸升起的塊感,"別……啊啊……"難耐之中,她伸出素手搭上宸王的手臂,試圖用自己薄弱的力道阻止宸王手指的進出.

只是納蘭昀大醉初醒,一時急之下,用力過大,只是這麼一拉,雖是避免了于非煙後腦著地的慘狀,卻將于非煙拉得一個趔趄,摔倒了他自己的身上.

饒是她與宸王已然合歡過不知道多少次,但共浴之事,卻是從來都不曾有過,這讓慕容玥一時竟是有些手足無措的感覺.13acV.

她,此生亦是無憾了!

宸王見狀,星眸一暗,便俯下身去,張口噙住其中一朵倍蕾,以舌尖輕輕地舔舐著那you惑人心的倍蕾.

"北辰星,你……我還沒有沐浴淨身……"慕容玥一雙手緊緊地抵著宸王那赤呈在外的胸膛.這只餓狼,云逸和納蘭昀才走,就在眾人瞠目結舌之中,將她攔腰抱起,徑自入了臥室,不顧她的反抗,便擒住了她的螓首狂吻而來.

于非煙聽到納蘭昀的話後,狂跳的心卻是堅定了不少,幽幽答道:"若是可以任由自己選擇愛與不愛,左右自己的心,世事便不會有這般的複雜了!我愛你,與你無關,你無需為此而困惱."

"一道沐浴?!"慕容玥驀地抬起頭來,便發現原來不知不覺間,宸王竟是抱著自己來到了廂房隔壁的溫泉房內,而自己身上的衣服,也在不知不覺中,被宸王剝光了!

宸王卻是不容許慕容玥逃避,雙臂緊緊地摟著慕容玥一道跨入了水池,抓起浴池旁的水瓢,舀起一瓢水,溫柔地自慕容玥的脖子之處緩緩地淋過慕容玥那精致的香肩,迷人的鎖骨,以及豐滿的柔軟之處.

宸王狂莽一笑,低頭將慕容玥巧剔透的耳垂含入口中,呢喃道:"你這衣服太過礙事,不好脫,改日本王得命人設計一些好脫的衣服才方便……"

呸呸呸!她到底在想些什麼,這些日子,她果真是被北辰星給帶壞了,居然也開始在房事一方面動起腦子來!慕容玥只感覺自己的臉上一陣火燒火燎,羞澀地將頭埋入了宸王的懷中.

"彼此,彼此!三皇子你也不差!"宸王魅然一笑,星眸之中閃耀著猶如修煉了千年的狐狸才有的光彩.看來這納蘭昀的確是一個難能可貴的人才,能夠將這樣一個優秀的人才收入帳下,可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在云逸看來,既然云國已然不複存在,云霞紫晶的歸屬,已然不再那麼重要,重要的是,它的所在,能夠帶給自己身邊親近的人幫助.

丟臉丟大了!

須臾,一抹緋色的身影出現在納蘭昀的房間之內,儼然便是那一臉失落的于非煙.

納蘭昀卻是灑脫笑道:"星月公主此差矣,既然大哥將它送給了你,那便是你的東西,只要我用它解毒之後,便會將它還給星月公主."

"心!"納蘭昀與于非煙在這些日子的合作之中,接觸了許多次,對這個聰明靈透的少女極為欣賞,如今見她就要摔倒,忙伸手一拉于非煙的胳膊.

宸王的話,果然沒有食,酒足飯飽之後,納蘭昀卻是被云逸扛著回去的,納蘭昀在倒下的那一刻,心中滿是無奈,宸王的用意,無須,他也是明白.誰人能夠想到,這北辰皇朝的神明北辰星,竟是一個醋意十足之人.他只不過是留戀了一番云霞紫晶之上慕容玥的體香而已,眼前的宸王,就要將自己灌了個酊酩大醉.

不過,醉了也好,至少,醉了,睡了,他就不用再滿心苦澀了……

云逸見此,卻是笑道:"玥兒如今伸出納蘭皇朝,危機四伏,若非是昀兒毒源未清,卻是不該讓云霞紫晶離身的."著,云逸便對納蘭昀道:"你且快些戴上,只要云霞紫晶貼身佩戴著,它便會自動吸收你體內的毒素,快則五天,慢則十天,你體內的毒便能清理乾淨."

宸王勾起邪惡的笑痕,特地又加了一指,兩根指腹從緩慢的速度轉變成快速的抽送,慕容玥的忍隱終究到達了崩塌,不再矜持,嘴吐著吟哦的誘人低吟:"嗯……啊……北辰星……別……"

卻不想,于非煙才抬起頭要逃離,纖腰之上卻是多了一條鐵臂,將她緊緊的環住.

慕容玥自是不知道,還不等她插手于非煙的事,這丫頭便已經將自己的一生許諾了出去.此時的她,正被酒後潮洶湧的宸王緊緊的擁在身下,熱的狂吻著,那纏綿濕熱的吻,險些將慕容玥吻得就此昏了過去.

于非煙張口結舌地看著納蘭昀,有心想要些什麼,卻是怎麼也不出來,那慌亂無措的表,竟是帶著幾分我見猶憐.

宸王自慕容玥的胸口抬起頭,看著慕容玥那酡的雙頰,一雙星眸之中滿是無盡的愛意,魅惑的容顏上卻笑出了邪氣凜然地開口問道:"玥兒,你確定不要?"

********************************************************************************************************************

第二更五千字送到,晚上還有一更,大肉燉上哦!

上篇:375神機鬼算     下篇:377滅族廢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