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77滅族廢後  
   
377滅族廢後

著,宸王更是快速抽動幾下手指,浴池的溫水,隨著宸王的動作而搖曳起來,激蕩的水花濺到了慕容玥那如瀑的長發之上,別有一番激的美豔.

慕容玥只感覺自己體內一陣難以喻的塊感,似有什麼幾欲隨著宸王的動作而流出,險些就此昏迷過去.

"玥兒,你不誠實哦……"宸王沉沉一笑,感受著手指之處溫熱的體液,那魅惑不凡的容顏之上滿是邪魅的笑意,愈發尊貴不凡,這般出色的男子,即便是在床第之間,亦是讓人為之沉迷.

"玥兒……"宸王看著癱軟在自己的懷中的慕容玥,很是心疼地吻了吻她的眉睫,眸中帶上了絲絲自責.年方二十的他,需求的確是凶猛了一些,難怪玥兒每每總是一副控訴的模樣看著自己.

"噗通!"

四名身形高大的太監在福公公的命令之下推開了坤甯宮大殿的門闖了進來,猙獰的臉上滿是陰狠的笑容,卷起衣,就要朝著納蘭皇後而去.

在皇宮中想要悄無聲息地弄死一個人,不外乎如同弄死一只螞蟻一般,,這王屏兒看來是高位居久了,竟是連分寸二字都不知道了!

納蘭皇後聞冷冷一掃福公公,那眼中的絕對氣勢讓得這位見多了達官貴人,皇家子弟的資深太監不由自主地倒退一步,而後惱羞成怒地道:"王貴人,你即是不識好歹,就莫要怪咱家不客氣了!來人,將李貴人身上的鳳袍剝下!"

而王屏兒這個皇後,也已經做的夠久了,不如就由自己來推波助瀾一把,徹底的廢去王屏兒.

只是,他的索求,都是建立在對慕容玥的愛意之上,對她的愛意越濃,索求便越發的頻繁凶猛,這一點,便是他鋼鐵般的意志,也是無法控制的.

"是!"星火等人領命之後,便提著長劍,朝著那些尤其是面目可憎的獄卒走去……

星殤幾步上前,一把扛起了納蘭夜,便朝外而去.

"主子!"芍藥的身影應聲出現在坤甯宮大殿之中.

不僅是有著單人間的牢房,房中更是鋪了乾淨的錦被以及閑暇無聊之余,打發時間的書籍,更有著可口豐盛的飯菜.

燕妃在斟酌片刻之後,開口道:"這王屏兒的身旁,果真是臥虎藏龍,即便只是芍藥一人,只怕就足以匹敵與我,而那王屏兒,更是不知其深淺.非煙,只怕想要取得兵符,並非是一件容易的事.雖然王家倒了,但是以往忠于王家的附庸卻是不少,尤其是軍營中幾個手握重兵之人,若是王屏兒拼得魚死網破,將這兵符交給了自己的嫡系,只怕昀兒想要與北辰皇朝結盟,並非是易事!"

牢獄中駭人聽聞的慘劇,他們已然見多了,因此,對于殺死這些獄卒,星殤可是一點猶豫都沒有.

"滾!"芍藥冷冷地瞪著福公公,下達著納蘭皇後不屑于出口的命令.

當然,能夠把這個當作笑話來看的,自是那些事不關己的百姓.

在掏出坤甯宮之後,福公公放臉色蒼白地回頭看了坤甯宮一眼,細的眼眸中閃過一絲精光.再度跨步,卻不是走向乾清宮所在,而是朝著飛燕宮的方向而去……

星殤眯了眯眼,開口道:"既然要激怒納蘭皇,那便無需手下留,這些獄卒哪個手上不是染了人命的,無需留."

果不其然,這日納蘭皇朝的朝廷之上,請求嚴懲王太師,痛批王家膽大妄為,一力主張讓王家嫡系入獄,以及廢除王皇後的奏章,猶如飛雪一般,飄上了納蘭皇的桌案之上.

若獲至寶一般將慕容玥心翼翼地放置在木雕花大床之上,心地為她蓋好被子,拈了拈被角,宸王這才為自己穿上了衣服,退出了寢室.

"做得好!"宸王亦是一臉欣喜地誇獎道,"不過這個兵器坊不能留著,必須盡快轉移回北辰,雖然我們和納蘭昀那子達成了協議,但這兵器坊,可是我們自己贏來的,你立即吩咐下去,連夜將那些兵器坊中除了用來掩人耳目的次品與未成品之外,所有的兵器盡數運走,不久後,我們就要和東籬開戰,這兵器可是多多益善的!"

福公公瞪大了一雙肥胖成了一條細縫的雙眼,指使氣派地開口喝道:"王貴人,這聖旨乃是皇上親自所擬,你竟敢不尊聖旨?"

而最為讓人津津樂道的,則是納蘭夜在逃獄之後不到三個時辰,便在太師府的後院之中,再度被城防軍給找到了!

納蘭夜雖然已經不再是太子,但他的身份,可是納蘭皇後的嫡子,即便是進了這人人提及色變的宗人府,也沒有受到太多的苦頭.

"唔,星,我,我不行了,你快些出來……"慕容玥如哭如泣地發出破碎的聲音,她怎會知道,酒後的宸王,竟是這般的凶猛,幾乎是要將她拆吃入腹一般瘋狂,讓得她幾乎就要昏迷了過去.

納蘭皇後神色不動,冷笑一聲,輕喝一聲:"芍藥!"

脾氣愈加暴戾的納蘭皇憤怒之下,竟是接連下達了三份將太師府眾人押金宗人府的聖旨.

只要王屏兒一倒,納蘭昀就有足夠的理由讓王屏兒交出兵符,如今他們和納蘭昀已經達成了契約,又何妨再幫納蘭昀一把?

宸王品嘗夠了慕容玥的甜美,終于在慕容玥頻臨奔潰之下,一個挺身,進入了慕容玥的體內.

整齊而富有節奏的四聲悶響響起,竟是那四個身形高大的太監順序倒落在地.皆是在咽喉之處出現了一道血痕——一擊喪命.

方才一路走來,星殤等人可是看到了不少赤身果體,渾身傷痕累累的女囚,造成這般的原因無需多想也明白,究竟是出自誰手.

而星殤在得知了這個消息後,再次設下陷阱,讓得王超在眾目睽睽之下,將這兵器坊輸給了自己.這不得不是一個意外的收貨.

"要廢後,讓納蘭博自己來!"

"是!"星殤滿臉喜色地道,由他激動的神色,不難看出,這家伙亦是和宸王打的是同一個主意.太師府的兵器坊可是皇都之中最大的兵器坊之一,甚至連軍隊之中的兵器,也至少有三層是通過太師府的兵器坊出來的,可以想像,這兵器坊之中的兵器,是如何的精良繁多了!

"主子,屬下和星電已經將王家的綢緞莊完全掌控在了自己的手上,通過各種手段,讓得王超將那些精通紡織,染色的師傅賣身契盡數交出.不止如此,屬下還將王家的地下兵器坊也贏了過來."道這里,星殤心中不免有些得意.原本這兵器坊並非是掌握在王超手中,而是掌握在王太師的手中的,只是如今王太師一倒,王超這個敗家子卻是不知道通過了什麼手段,竟是哄得王老夫人將兵器坊交給了他管理.

"老大,他們如何處置?"星火看著一旁昏迷的獄卒,開口問道.

她只是冷冷地看著宣讀聖旨的福公公,待得他最後一句拉長了尖細嗓音的"欽此"二字落音之後,才冷冷一笑,站起身來,走至福公公的面前,一把伸手抓過福公公手上的聖旨,如同丟棄垃圾一般丟在坤甯宮那鋪就了上等獸皮的地面上.神傲然地一揮素手,狂打的衣擺出一道飛揚的弧.

"況如何?"宸王首先將目光放在了星殤的臉上.

這也正是燕妃在得知納蘭皇後不聽從聖旨,離開坤甯宮後,沒有決定采取強硬措施的原因.一旦惹惱了納蘭皇後,將得兵符交于嫡系親信,她們想要得到,只怕就更難了!

星殤退下去之後,星火緊接著道:"主子,據屬下得到的報來看,這王太師只怕時日無多了,王超在輸掉了兵器坊之後,屬下便讓隱在太師府的暗棋尋機會將這個消息透露給了王太師,王太師得知之後,狂吐三口鮮血,便面色如紙地倒下了,直到現在都沒有醒過來,據太師府的醫正,王太師,只怕挺不過三天了!"

"本宮不想再看到這四人!"納蘭皇後冷冷完這句話後,便傲然轉過了身,那傲立的背景,就如巨峰之巔上傲放的怒梅一般不可侵犯.

"啊!"福公公那尖細的嗓音仿佛是公鴨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肥胖的身子竟是如同篩糠一般簌簌發抖起來.

這不謂是一個讓人啼笑皆非的笑話.

體膚碰撞的聲音在浴池內響起,池水隨著兩人的動作激烈的晃蕩,嬌吟聲,喘息聲,聲聲不絕……

終于,似乎也明白慕容玥已然到了承受不住的邊緣,宸王一個低吼,在慕容玥的體內的釋放了自己,那強勁的撞擊帶來的絕對塊感,讓得慕容玥尖叫一聲,軟軟地癱倒在浴巾之上,就這般昏迷了過去.著王幾手難.

而星殤等人來到納蘭夜所在的牢房之中時,吸收了天機閣所產的迷*藥的納蘭夜已然一動不動地躺在了床上,人事不知.

而落在有心人的眼中,卻是清清楚楚地告示了一件事——王家的時代,已然要過去了!

"是!"芍藥脆聲應道,纖細的身姿竟是快如閃電一般自四人的之中穿梭而過,再立于原地之際,才見其手中不知何時竟是握上了一只鋒利的發簪,發簪的末尾之處,一滴嫣的鮮血正搖搖欲墜.

宸王聽了漠然一笑,看來,自己猜的還真是沒有錯,這梟雄一世的王太師,最終卻是葬送在自己這兩個不成材的兒子手上,天理循環,報應啊!

宸王滿臉寵溺地摟著慕容玥幾欲虛脫的身體,終于將手自慕容玥的體內抽出,而後一手扯過一條寬大的浴巾鋪在浴池池壁之上,而後將慕容玥一把摟過,讓她虛軟地匍匐在浴池池壁處,愛憐地吻過慕容玥那光潔的後背,順著那誘人的脊背緩緩往下.

看見惷光滿面的宸王走來,身後如往常一般不見慕容玥的身影,眾人皆是心領神會地對視一眼,眼中皆是了然于心的笑意.

次日辰時,宗人府被襲的消息如同長了翅膀一般飛速傳播在皇都大街巷之中,而被襲的原因,更是人盡皆知——前太子納蘭夜,逃獄了!

"你們……你們等著……"福公公就連掉在地上的聖旨都不敢伸手去撿,就這般連滾帶爬地逃出了坤甯宮.

王氏一族的時代,就此揭下了序幕……

納蘭皇的神智,已然被于非煙蠱惑得所剩無幾了,之所以沒有廢後,只是因為時機還未到,而如今王太師的倒下,便昭示著王家的徹底覆滅.

溫柔地將慕容玥抱入池中,為她洗淨了身子,而後草草清理了一番自己,宸王這才抱著慕容玥,走出了浴池.

"這丫頭,越發輕了!"宸王心疼地撫了撫慕容玥纖細的腰肢,很是不滿地道.回頭,還是要將天機閣里最好的廚子調到納蘭皇朝來,定要讓他家的丫頭多吃些飯,養好身子才是.

待得宸王來到書房之際,星殤,星火,星木,星電,星土等幾名天機閣最高首領,已然盡數到齊了.

坤甯宮內,納蘭皇後端坐于大殿之中的黃梨花木雕花大椅之上,即便是那一國之母方能穿上的正鳳袍,亦是不能掩去她眼眉之中的疲憊.

事成之後,只怕那納蘭昀也要肉痛一段時間了吧!

"北辰星,我,我不行了!"慕容玥幾欲瘋狂地搖了搖頭,體內那股無法填補的空虛,讓得她無暇的肌膚散發出迷人的粉色,由于此刻兩人身處浴池之中,讓得她想要就此躺下逃避都無法做到,只能緊緊地攀附著宸王的肩膀,而宸王那早已經叫囂著想要釋放的堅硬,正抵著她白嫩的大腿,有一下沒一下的磨蹭著,偏生卻是不肯給予她一個痛快.

"主子!"聽得宸王警告似的輕咳,眾人忙正襟危坐地看著宸王.

雖他們四人已然是閹人,但能夠剝下如同納蘭皇後這般絕色女子的衣服,對于他們來,可是一個不的福利,自是興奮至極.

年老的王太師不等禦林軍前往捉拿歸案,便在他家中那豪華的大床之上咽了氣.王家一時雞飛狗跳,一干家奴在趁著禦林軍還未到達之際,皆是各自搶奪了足夠的財物,便四散離去,徒留一干無處可逃的王氏嫡系在太師府中哭天喊地……

"既然如此,我們便再給納蘭皇廢後加上一條光明正大的理由!"宸王冷酷一笑,緋色的薄唇冷冷地道出二字:"劫獄!"

**************************************************************************************************************************

想他福公公在這宮中橫行了多少年了,何嘗被人如此對待過,這王屏兒不過是一個過氣了的皇後而已,居然還敢對自己這般囂張,簡直是自尋死路.13acV.

"咳!"宸王低低一咳,臉上閃過一絲微醺的暈.

"唔……不……"慕容玥難自已地搖擺著螓首,長長的黑發披散開來,散在潔白的浴巾之上,妖嬈而豔絕……

"不錯,即是如此,我稍後便出宮一趟,想主子請命,看看主子是否還有其他辦法!"于非煙點了點頭,對燕妃的話極為認同,那些手握重病的將領,並不同于朝廷之上的文官,若是想要對付,可不是僅憑當權者的一句話這般簡單.一旦事鬧得不好,納蘭皇朝,便會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入夜三更時分,幾道黑影如同鬼魅一般穿梭在宗人府大牢之中,直奔囚禁著納蘭夜的牢房.每每經過之處,所有的獄卒與犯人皆是雙眼一翻,便暈了過去.讓得這群黑衣人如入無人之境一般,穿梭在宗人府大牢之中.

燕妃與于非煙在聽到福公公的來報之後,沉吟了片刻,便揮手示意福公公退下前去乾清宮內回報.

若是之前宸王沒有與納蘭昀達成共識,那便任憑納蘭皇朝四分五裂也無懼.只是如今宸王已然將納蘭皇朝視作了自己的屬國,能夠完整的接收,最是再好不過.

************************************************************************************************************************************

兩萬多字奉上,雖然斷更了幾天,但是相信今天的字數已然彌補上了之前的空缺.另外,今天的燒肉吃得可痛快?燒肉可是為了青漢妍和江妹兩人的飄打賞特地燉上的!再次麼麼兩位美人兒!

上篇:376精     下篇:378她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