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78她居然?  
   
378她居然?

宸王和慕容玥在收到于非煙傳來的消息之後,皆是沉默下來.

宸王披著青裳立于窗前,有夜風自掉光了枯葉的梧桐樹上席卷而下,帶起了宸王落于臉頰旁的青絲,那份曠世魅然的風姿,襯著星眸中那份凝思間的流溢光澤,別有一番深思男子獨有的you惑力.

慕容玥輕輕為其披上一件珠暗紫妝緞狐腋大氅,繼而自身後溫柔地環住了他比之在北辰皇朝之時,愈加削瘦的身體,柔聲開口道:"北辰星,你莫要太過傷神,如今的況,比之我們未來之時的預料,已經好了太多太多了!若是真的無法得到那枚兵符,憑北辰皇朝那些大好男兒,何須擔心不能對抗納蘭皇朝不到一半的兵馬?"

她不是因為這皇後的身份而留下的嗎?她不是因為她的兒子才拒絕自己的嗎?為什麼竟是……

紫昕浩將強忍著想要撫摸一番的沖動,保持著在王屏兒面前永世不變的風度,將視線調回了王屏兒的臉上,笑道:"屏兒煮的茶,自是世間最為美味的,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若是屏兒能夠在那每日都可觀到最美日出日落的山間築之中為昕浩煮一生一世的茶,那即便是將這新月大陸都捧在我的面前,我亦是不屑一顧!"

"嘗嘗這次的茶煮的火候如何?"王屏兒如玉的纖指端坐一杯才煮好的茶放到了紫昕浩的面前,那碧綠的茶水,與王屏兒雪白的玉指對映著,是如此的賞心悅目.

聽到紫昕浩最後這句話,王屏兒握著白玉茶杯的手指陡然一緊,雖然動作極為細微,依舊被紫昕浩敏銳地發覺了!

到最後,紫昕浩眼眸一暗,帶著幾分忐忑道:"屏兒,你莫要告訴我,你竟是為了納蘭博那個老東西……"

紫昕浩面色陡然一變,不敢置信地站起身來,氣勢迫人地看著王屏兒道:"你居然是為了他,屏兒,你居然真的是為了納蘭博,他已經這般對你,你竟還要為了他留在這里,你可知道,你王家三百多口人,都已經被他下旨滅了族,你……"

"福分?"王屏兒冷然一笑,輕輕抿了一口那香氣飄渺卻經久不散的細雨毛峰,嘴角的笑意是如此的深沉:"解渴之物如此多,水井中的井水,地上的雨水,甚至……是那豬食中的殘羹,甚至是破屋之中老鼠的血液,都能解渴,何須如此麻煩!不過是人心在權勢膨脹之後,極盡所能地追求的靈肉享受罷了!"

紫昕浩似是有些無法繼續這般的話題,緩緩將手中的茶杯放下,開口道:"屏兒,你真的不願意跟我走?我無論如何也不能明白,你堅持要留在這里,究竟是為了什麼?若是為了這滔天的富貴,我可以給你,若是為了這無上的尊榮,我也可以給你,若是為了納蘭夜,我甚至可以帶著他一起走,你究竟是為了什麼不願意離開?"

宸王又怎會不明白慕容玥的意思,只是,若非無計可施,他卻是絕然不願動用那一個辦法,只是,若是錯失了這個好時機,只怕……

不!或許若是未曾謀面的陌生人,她王屏兒或許還會噓唏一聲,但若是王氏一族的族人,她王屏兒除了冷笑,便是剩下殘忍的快意了!

王屏兒並不是那種在看到第一眼之時,便為之驚豔的豔絕女子,卻是那種你每看一次,都能夠發現她不同風姿,不同韻味的女子,就如同一座經年被云霧繚繞的山峰,無論是遠觀還是近賞,你總會感受到不同的美,卻永遠無法窺得其真正的全貌.13acV.

這樣的女子,偏生卻被納蘭博那個老東西獨占了二十年,這將是他紫昕浩心中永遠的痛,偏生這份痛苦,他卻是無法,連流露出一絲都不能.

有著血緣的關系又如何,當初他們能夠那般對待她,能夠做出那種事,如今,她又何須為他們的死而難過?

須臾,王屏兒才輕聲道:"若是歸隱了山間築,又從何得來這細雨毛峰?紫禦座自是不懂,這細雨毛峰名為細雨卻是要在連一絲雨水都不曾沾過之前,讓年方十二的美貌少女以唇噙下,不經他人之手,便讓采擷的少女用胸口的溫度將其烘干封存.而茶成之日,便是那采茶少女命絕之時.概因少女在采茶之前三日,便要沐浴齋戒,除了飲用些許山露之外,便不可進食任何食物,方能保持最為純淨的身體來制茶.這茶更是時時刻刻以吸收少女的精氣神而成.僅是這一壺茶,便有著十條少女的性命失去,紫禦座,你,這茶,如何能夠不美味?"

王慕非傳世."即是如此,那我們便尋一個機會,將那王屏兒誘出坤甯宮,繼而將她除去!"慕容玥的眸中閃過一絲冷芒,她並非是什麼心慈手軟之人,相對于自己關心的人,以及星月大陸的百年安定,讓她對付一個滿手血腥之人,慕容玥心中可不會存著一絲半毫的善念.

王屏兒精致細膩的容顏,在一身月牙白的襯托下,竟是如同閨中少女一般嫻雅甯靜.斂去了那一身鳳袍之時的無上氣勢,此時的王屏兒,柔媚得猶如那雨後的百合一般,讓人在見之,便不由自主地停下足來靜心觀賞.

在默然片刻後,他終于開口道:"即是如此,那我們便這般……"

宸王將慕容玥那柔軟的嬌軀一並擁入珠暗紫妝緞狐腋大氅之中,以自己的體溫溫暖著慕容玥,輕歎一聲開口道:"初來之時,我並沒有料到這王屏兒的身後,竟是有著迷族禦座的存在,迷族之人的背景太過讓人忌憚,若是王屏兒憑借著這一點,與東籬國達成了共識,欲要獨掌納蘭皇朝,一旦納蘭皇朝落入她的掌控,以其無上野心,定然不會任憑北辰皇朝繼續坐大.到那時,只怕北辰皇朝又要陷入兵荒馬亂之中了!"

這幾十年來,納蘭博在演戲,她王屏兒在看戲,到後來,看戲的人,變成了在演戲,而演戲的人,卻連戲也看不明白了……

王屏兒在到最後一句之時,明眸之中隱隱帶上了幾分譏誚之色,不知是在譏誚紫昕浩的話,還是在譏誚著這茶水得來的艱辛,又或是……在譏誚自己即便是一壺茶,也要染上鮮的血液……

紫昕浩只感覺自己的心仿似被萬劍穿透了一般,他怎麼也不敢相信,他心心念念,最愛的女人,居然早已經愛上了另外一個男人,即便這個男人就是她的丈夫,但是,她怎麼能夠如此對他?

"那又如何?王家的那些人,與我何干?"王屏兒冷冷一笑,明眸之中有著絕對的冷酷,仿佛她所的王氏一族三百多人,只是一群她未曾謀面的陌生人罷了!

否則,又怎會……

坤甯宮中,王屏兒一身月牙白垂花宮錦長衫坐于茶案之前,氣定神閑地煮著一壺云霧山巔之上獨有的細雨毛峰,清淡卻經久不散的茶香伴隨著嫋嫋的霧氣縈繞在王屏兒的身旁.

王屏兒聞柔柔一笑,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微微一抿,目光卻是落在了窗外隱隱可見的那一角飛簷,飛簷之上的五爪金龍圖案即便隔得如此遠,也依舊清晰得讓人無法忽視.

想當初,那個受人欺凌的庶女,連與狗奪食之事都能夠做出,還有什麼是不能入口的,怎需這般大費周章地每年耗費數千上萬少女的性命來為自己制成那不到一斤重的茶葉,成就她王屏兒一個冠寵後宮的名聲?

紫昕浩在聽到王屏兒的話後,眉目卻是一動不動,保持著手握茶杯的尊貴風度淡然一笑:"這些凡夫俗子,死了便死了,能夠為屏兒制出所愛的茶水,以解屏兒的干渴,也是她們的福分."

紫昕浩靜靜地坐在王屏兒的對面,嘴角噙笑地看著王屏兒在煮茶之時,那優雅高貴的一舉一動,對于紫昕浩來,這一刻,便是他最為幸福的時候.

***************************************************************************************************************

王屏兒的一舉手,一投足,都是一副最為美好的風景,最該保留的畫面.

她沒有仰頭大笑,沒有歡欣鼓舞,已然是極為難得了,又怎想奢望她會為了那些人面獸心的畜生去責怪納蘭博只字片?

***************************************************************************************************************************

今天就一章了,帶了一天娃,晚上兒子不要別人,無奈!親一個,大家晚安!

上篇:377滅族廢後     下篇:379潛入坤甯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