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80心中有殤  
   
380心中有殤

星殤的話讓得眾人皆是沉默了片刻,須臾,宸王開口道:"先離開再!"

眾人皆是默然依照著陣法退出了坤甯宮,回到燕妃所在的飛燕宮之中.

已經等候多時的燕妃在聽到慕容玥出的大家心中的猜測後,亦是點了點頭,沉吟道:"星月公主的猜測也並非沒有可能,若那兵符真的是在王建的手中,只怕事就麻煩了!王建在軍中的威望本就極高,王家的私兵就有五萬之多,若是再加上納蘭皇朝的一半兵力,只怕即便是昀兒登基了,也無法掌控納蘭皇朝."

慕容玥聞默然認同了燕妃的話,將目光轉向自始自終未曾將蒙面黑巾除下的宸王,眸中瀲灩光彩一閃,繼而將視線放回了燕妃的身上,淡淡一笑,開口道:"即是如此,燕妃此刻便應該出現在乾清宮才是!"

"你是……"燕妃一怔,眸光一動,點了點頭,開口道:"即是如此,本宮現在便去乾清宮."無論如何,她都要將另外一枚兵符得到,否則納蘭皇朝便真的要亂了!

宸王見狀,星眸微斂,掃向星殤,冷聲道:"星殤,你且先行與星木二人前去乾清宮,見機行事,若是能夠逼那王屏兒交出兵符自是最好,若是不能,也一定要弄清楚兵符的去處."

"是!"星殤與星木二人答應一聲,站起身來,將套在身外的黑衣一撕,便露出了里頭華貴的錦服.而星殤臉上的黑巾之下,赫然還是納蘭鴻的模樣.

燕妃心知這是宸王有意讓兩人協助自己,朝宸王點了點頭,便不再耽擱地朝坤甯宮而去.

星殤氣勢尊貴不羈地來到乾清宮之外,便看到了一臉肅然的姚采兒立于飛簷之下,見到星殤之時,面上一喜,卻迅速轉為緊張之色,一雙柔荑極快地朝著星殤做了幾個隱晦的手勢.

星殤見狀眸中閃過一絲了然,極為細微地朝著姚采兒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明白了她的意思.

姚采兒見狀,心中稍安,見一旁的禦前侍衛要上前擋住星殤與隨後到來的燕妃,便搶先一步開口道:"奴婢參加逍遙王殿下,燕妃娘娘,王爺,燕妃娘娘快請進來吧!,皇上剛才還催奴婢去喚你們呢!莫要讓皇上等急了!"

那些侍衛在聽到姚采兒的話後,齊齊停下了要上前阻擋的腳步,既然姚女官都了逍遙王和燕妃娘娘是奉了皇上之命前來的,那他們就莫要多事才是.

如今的納蘭皇可是喜怒無常的,他們這些侍奉禦前的侍衛每一人皆是戰戰兢兢的,生怕自己出了什麼茬子,若是一個不心會錯了納蘭皇的意思,輕則板子招呼,重則丟官生命.更別,此刻乾清宮里正上演著一出皇上要殺子滅妻的慘劇,他們這些做奴才的,可謂是能有多遠躲多遠,生怕惹禍上身.

星殤與燕妃聞一臉冷酷地點了點頭,便急匆匆地進入了乾清宮.

姚采兒心知今日定然要發生大事,明眸掃了一眼身旁的侍衛,眸中光彩一閃,便退入了乾清宮之中,朝著候在書房之外的福公公招了招手,在其耳邊輕語幾句.

福公公點了點頭,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大搖大擺地走至乾清宮門口,朝著一眾侍衛拉高了尖細的嗓音道:"皇上有旨,一干侍衛皆是退出百米之外,加強防守,一干妃嬪,未得傳召,不得入內!"

"是!"眾侍衛在聽到福公公的話後,非但沒有起疑,心中反而皆是輕輕籲了一口氣,如今的乾清宮內,每一個都是跺一跺腳,納蘭皇朝都要震三震的人物,而這些人如今全都聚于一堂,皇上要殺前太子,而前皇後王貴人則一心要保太子,逍遙王與燕妃更是來者不善,這一群人每一個都不是善茬.

這乾清宮如今可謂是一個誰都沾不得的火球,一不心就會引火燒身,他們這些侍衛,早就恨不得有多遠走多遠了,福公公如今這話,對他們來,不亦是求之不得,心喜之下,福公公那如同被掐住了脖子的公鴨嗓音,在此刻聽入耳中也變得如聞天籟.

福公公看著眾侍衛避之不及的模樣,冷冷一笑,便退回了乾清宮內,端坐于一把木雕花大椅之上,靜靜地聽著禦書房內的動靜……

王屏兒一臉冷然地傲立于納蘭夜的面前,如同一棵大樹一般保護著自己的兒子,目光仿若有如實質地怒視著嬌嬌柔柔坐于納蘭皇身旁,一臉無辜的于非煙身上.

于非煙對王屏兒那仿若利刃一般割得自己臉皮生疼的目光視而不見,只是心翼翼地捧著納蘭皇那只包紮得嚴嚴實實的左臂開口道:"王貴人,皇上才受傷,身子還虛弱的狠,你又何必一定要挑在這個時候來惹怒皇上呢?不如先行回去,有什麼話,改日再吧!"

王屏兒險些被于非煙的話氣得一口氣噎過去!

改日再?若不是她來的及時,她的兒子已經被那些侍衛拉下去砍了腦袋了.讓她改日來,是來接收自己兒子的尸首嗎?

"閉嘴!你不過是一個的妃子,此處還輪不到你話!"王屏兒不願意再與于非煙多費唇舌,徑自將目光落在納蘭皇的身上,開口道:"皇上,今日之事,定然是一個誤會,夜兒即便再是沖動,也不可能會做出弑父這般有違人倫之事,臣妾只求皇上給臣妾三天的時間,臣妾一定會查出真相,給皇上一個交待!"

納蘭皇看著王屏兒一身月牙白衣,風姿卓越的姿容,腦中似有什麼念頭隱隱閃過,便聽于非煙那委屈的嗓音傳來:"皇上,這王貴人如今之是貴人的位分,卻依舊如此跋扈囂張,臣妾當真不知道,誰何人給了她如此膽大妄為的憑仗,莫非在她的眼里,皇上欽封的妃子,還不如一個篡位弑父的逆子嗎?"

于非煙刻意加重的一句憑仗,一句篡位弑父,便將納蘭皇的注意力拉了回來,腦中的那股狂躁的暴戾再次升起,只見他用那只未曾受傷的手狠狠一拍桌案,爆聲喝道:"王屏兒,你只當自己如今還是皇後嗎?如此行事囂張,是誰給了你這包天的膽子?看看你養的好兒子,果真是一番好教養,莫怪是庶出之人所出,行的便是這弑父奪位之事!"

王屏兒原本滿布驚怒的容顏在聽到納蘭皇所的那一句"莫怪是庶出之人所出"之時陡然一變,蒼白得沒有一絲血色,她釀蹌一退,險些就那般摔倒在地.

在她身後的納蘭夜忙上前一步,扶住了王屏兒搖搖欲墜的身子,怒目看向納蘭皇,滿心悲憤地開口道:"父皇,你怎能如此對待母後,若非是母後二十多年來的盡心扶持,你是否能夠坐上皇位都不一定,你怎麼能……"

"夜兒!"王屏兒有心想要阻止納蘭夜沖動之下出來的話,卻已經是來不及了,只能滿眼絕望地看著面前的納蘭夜.

"好!果真是你王屏兒的好兒子!原來你這些年,就是這樣教導你的兒子的!"納蘭夜冷笑一聲,站起身來,看著面前一臉蒼白的王屏兒,眸中滿是想要毀滅了對方的殺意.

"納蘭博,你果真就這般不顧我們二十多年來相守扶持的夫妻恩嗎?雖然夜兒的話不中聽,但你可曾想一想,二十多年前,你還是二皇子的時候……若非王家傾盡一切來輔佐你,以大皇子的心狠手辣,你又怎能這般容易登上皇位,當年你被大皇子行刺,若非是我攔在你的面前,為你擋下了那一劍,你可還有命活到如今?"

王屏兒明眸之中染上了幾許淚光,她從來不知,她與他,竟還有著翻舊賬的一日,她拼盡一切扶持上位的夫君,竟有一日,會用著手中的皇權,來賜死自己與他們的孩子……

"屏兒……"納蘭皇神色之中帶上了幾分恍惚之色,心中似有什麼東西要噴發而出,讓得他緊緊地握起了雙拳,口中幾不可聞地呢喃了一聲……

于非煙驚覺納蘭皇神的轉變,臉色一變,才欲些什麼,卻聽得門外傳來了燕妃那清脆的聲音:"王貴人此差異,莫我等身為皇上的妃子,即便是那平民百姓的妻妾們都知道以夫為天的道理,我們既然成了皇上的女人,就應該一心侍候皇上,莫是為了皇上受上一劍,即便是為了皇上付出了自己的性命,臣妾也是甘心願的!"

*************************************************************************************************************************

今天就這三千的一更了,明天至少一萬五千字的更新,大家推薦,留,統統砸過來吧!你們的熱與我碼字的動力同在!

上篇:379潛入坤甯宮     下篇:381不准打我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