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84逃亡開始  
   
384逃亡開始

王屏兒輕輕咳嗽一聲,一縷嫣的鮮血自她的唇中溢出,順著那如玉般無暇的臉頰緩緩下滑.

紫昕浩一見王屏兒如此,忙聚氣于掌,以掌抵住王屏兒那似從不曾彎曲過的脊背,渾厚的內力如奔騰的流水一般,源源不斷地湧入了王屏兒那纖弱的嬌軀.

王屏兒輕輕一喘,凝眸看向紫昕浩那豐神俊朗的容顏,微微顫抖著柔荑,第一次,撫上了紫昕浩的容顏.

紫昕浩在王屏兒的素手撫上了他的俊容的那一瞬間,身子微微一僵,一種心酸的幸福如電流一般破入了他的心髒,讓他幾乎無法自已.

"昕浩……昕浩……我把來世,許于你,可好……"王屏兒自問她這一世手上沾染了無數人的鮮血,但卻從未愧疚于心,只有對著眼前的男人,她無法做到無動于衷.

即便她救過他一命,但他卻救她性命于無數次,他教他武功,教她奇門幻術,教她陰謀詭計,為她運籌謀略,更為她走遍新月大陸尋醫問藥,只求除去她一身疤痕,甚至為了她,去碰了那些他根本不屑的世俗女子……

這一世,她欠他……

紫昕浩一把抓住王屏兒的手,哽咽一聲,那如玉般俊朗的容顏之上,那被如海的悲傷淹沒的眼眸之中,竟是落下了兩道晶瑩剔透的男兒淚……

"屏兒,我不求來世,只求今生,你別走……若是沒有了你……我紫昕浩今生還有何歡樂可?"她可知道,她就是他紫昕浩生命的全部,失去了她,他還要依靠什麼來渡過往後的余生?

"今生……已盡了……"即便那渾厚如海的內勁,也也無法阻止她生命的流逝……

王屏兒只感覺自己的身子越來越冷,眼前的紫昕浩俊臉的容顏愈加模糊,她拼盡了全力想要讓自己看清眼前的人,卻終于無法抵擋那無盡的疲倦席卷而來……

"答應我,來世,比他先……找到……我……"拼盡了全力道出最後一字,王屏兒那一雙比之初月更加朦朧柔美的眸子之中滑出一顆璀璨的淚珠.

隨著淚珠滾落,眼臉微闔,這名納蘭皇朝二十年來經久不變的傳奇女子,終于永遠地離開了這個帶給她一世傷痛的世界……

"屏兒!!!"一聲仿佛道盡了世間萬千悲痛的呼喊瞬間傳遍了整個紫禁城,回蕩在這座承載了兩名癡之人二十年悲痛的紫禁城上空.

"屏兒!屏兒!!屏兒!!!……"紫昕浩緊緊地摟著王屏兒的嬌軀,滿懷悲憤地仰起頭呼喊著心愛女子的名字,悲傷的淚水不斷地自他那布滿了無盡傷痛的容顏之上滑落.

隨著那一聲聲的呼喊,紫昕浩那一頭不羈的青絲,竟是觸目驚心地開始由烏黑發亮,寸寸化作了如霜似雪的蒼白之色.那滑落的淚珠,更是帶上了讓人位置膽顫的嫣之色!

悲白發!

淚成血!

青絲化雪悲白發,濁淚成血葬顏!

一干侍衛不敢置信地看著面前一頭發白的男子,就這般抱著他們納蘭皇朝的前皇後,帶著渾身的傷痛,離開了紫禁城.

"屏兒,你且先在黃泉路上等著我,等我一道陪你走過黃泉路,渡過奈何橋,一道打破那孟婆湯,步上那輪回道,從今往後,我再也不會松開你的手,讓你孤寂一人,受盡凌虐,飽嘗艱辛……"

紫昕浩輕輕地在王屏兒的唇之上,落下一吻,點燃了王屏兒身下的干柴,目光癡迷地看著王屏兒的的軀體,在焰火之中,化為灰燼.

而後珍而重之地將她的骨灰裝入了准備好的玉葫蘆之中,這才目光森冷地看向皇都城外的某一處,嘴角揚起了一抹嗜血的笑容,朝著身後一干待命的下屬揮了揮手,涼薄的雙唇輕輕一個開闔,道出了冷冷的一個字:"殺!"

屏兒已死,這個納蘭皇宮,這個納蘭皇都,已然沒有繼續存在的理由.

既然屏兒已經死了,便讓這些人——都為屏兒陪葬吧!

而那些殺死屏兒的凶手,則會由他親自動手,一寸一寸地,將他們的身體碾碎……

……

這一日,乃是新月大陸一零四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原本一個平凡的日子,卻因納蘭皇朝的前皇後王屏兒的死,演變成了一個被新月大陸眾人永生難忘,載入曆史的可怕日子.

概因這一日,因為納蘭皇後王屏兒的死,觸怒了一個叛逆出迷族的禦座,因此演變成了有史以來,第一個皇城被屠城的日子.

數百個身穿白衣,臉蒙白布,手上纏著一條黑絲的男子,自納蘭皇宮的內部,開始了慘無人道的大屠殺.無論男女老少,無論對方姓甚名誰,只要是人,就躲不過被屠殺的命運.

這一場屠殺,在進行了一天一夜之後,才被一個叫做天機閣的組織阻擋下來,數百名罪惡滔天的男子,皆斃命于天機閣眾人的手中.

即便如此,納蘭皇都在這一日之後,亦是橫尸遍野,血流成河……

天機閣眾人在抵擋著那數百名慘無人道的殺手之時,宸王與慕容玥等人,也開始了瘋狂的逃命之旅.

燕妃,于非煙與納蘭昀等人,則是選擇了繼續留在納蘭皇朝,聚集納蘭皇朝的軍隊,與紫昕浩的部下對抗.

宸王等人在通過飛燕宮的地道離開了納蘭皇宮之後,便迅速騎馬由南門離開了納蘭皇都,飛一般地朝著北辰皇朝的方向逃去.

無需多想,他們也知道,這樣一個功力高深的的男子,便是那名叛出了迷族的禦座.

紫昕浩帶著十名精英下屬瘋狂地追在宸王與慕容玥的身後.身為迷族之人,對于追蹤之術,自然精通于心的.因此,即便在火葬了王屏兒之後,他才開始親自追殺宸王與慕容玥,也絲毫不擔心會將宸王等人追丟.

因此只是短短的四個時辰之後,他便將彼此的距離拉近到只有短短的一千米.

"主子,若是再這樣跑下去,只怕不出一炷香,我們就要被他追上了!"星殤從來不敢相信,竟有人會可怕到如此地步,這一路之上,不知道有多少天機閣的下屬在善後,為他們的逃逸爭取時間.

只是,沒有想到,再這樣的況之下,紫昕浩居然還能這麼快就追了上來,不用多想,也知道,那些天機閣的兄弟,定然是犧牲了!

宸王緊緊地抿著嘴角,看著前方不遠處的天連山,聲音決絕地道:"前方密林之中,棄馬,如林,進山!"

"什麼!主子,前方的天連山內,可是有著經年不散的迷霧,不知有多少人在進入之後,便再也出不來,傳聞里面有著死亡之谷,毒蛇猛獸,更是多數不勝數,若是如山,只怕……"星風當先驚呼出聲,他是天機閣的殺手,常年奔波在外,對新月大陸之中的每一處山名地貌再是了解不過,因此,在聽到宸王的話後,頓時臉色大變.

"若是不進入,我們大家都要死!"慕容玥神色冷肅地開口道.雖然還沒有與紫昕浩正式交手,只是遠遠地看了幾眼.

但慕容玥卻是發現,那些身經百戰的天機閣成員,在紫昕浩的手上,竟是連一招都走不過,就被他一掌擊飛,甚至連尸首還不及落地,便在空中爆成了碎塊.

甚至就連殺死那些人的時候,紫昕浩的目光都不曾自慕容玥與宸王所在的方向移開,他那陰森的神,顯然是在告訴慕容玥等人,他是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

這個迷族禦座,實在是太可怕了!即便是宸王出手,只怕也無法在其手下走過十招,他們除了逃,便不能再做他選.

星木等人聞皆是神色一默,幾人對視一眼,心中卻是對宸王與慕容玥的話極為認同.

的確,他們能夠想到的辦法都已經想過了,甚至還犧牲了數十名天機閣成員的性命,才換來了四個時辰的時間,只是如今還未逃出納蘭皇朝的范圍,紫昕浩已經近在眼前,繼續這般下去,只會全軍覆滅!

"立即下馬入林!"眼看紫昕浩越追越近,宸王當下不再多,神色肅然地下令道.

入連天山,九死尚且還能有一線生機,若是再這般逃下去,只怕他們都要覆滅與此.

"是!"

星殤等人齊齊領命,迅速自馬背之上翻下身來,朝著密林深處飛身而去.

後方追來的紫昕浩看著宸王等人的舉動,冷然一笑,自一旁的下屬手上取過一柄弓箭,就這麼在五百米外,搭上一根羽箭,將那紫色的彎弓,拉成圓月,將羽箭對准了宸王懷中的慕容玥……

*******************************************************************************************************

安然最愛的女配死了,安然的心很難受,很難受,安然要找人給我家屏兒陪葬!你們,是讓慕容玥先死呢?還是讓宸王先死呢?還是讓他們一起死,然後在章節末尾輸入三個字:全劇終!

上篇:383天崩地裂     下篇:385身受重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