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85身受重傷!  
   
385身受重傷!

夕陽的照射下,那滿弓之上的羽箭,閃耀著墨色的光澤,讓人見之膽寒.

紫昕浩看著自馬上躍下的慕容玥,那一身水藍繡裙的纖細人兒,在他那腥色的眼眸之中,倒映出了清晰的身影.

紫昕浩獰笑一聲,手指一松,只聽"咻!"的一聲,那圓如滿月的弓發出沉悶的嗡鳴聲,墨色的羽箭猶如閃電一般朝著慕容玥射去.

宸王將慕容玥送下馬背之後,才欲下馬,便敏銳地聽到了那獨屬羽箭方有的破空之聲,那羽箭來得如此直快,快得讓宸王來不及思考,身子便做出了在他看來最為正確的反應……

"心!"宸王只來得及將慕容玥推出,便感覺左臂之處一陣尖銳的疼痛傳來.

"北辰星!"慕容玥不敢置信地看著那柄墨色的羽箭帶著驚人的力道穿透了宸王的左臂.

"主子!"星殤等人在看見宸王受傷之後,皆是了一雙眼.

"我沒事!快,入林!"宸王身形一個釀蹌,臉色一個通,便噴出一口鮮血,隨著這一口鮮血的噴出,他那一張如玉的俊臉在夕陽的余光照射下,白得極近透明.

"你們一個都別想逃走!"紫昕浩陰沉如魔的聲音響徹在這片天地,狂風吹起的他的白發,他那原本豐神俊朗的容顏,在恨意的燃燒下,猙獰出妖魔一般的可怖.

"快走!"慕容玥與星殤二人同時扶住身中羽箭的宸王,一刻不曾耽擱地沖進了那被新月大陸中人稱作了死亡之林的叢林,朝著天連山而去.

一入死亡之林,星殤便背起宸王,與眾人一道運起輕功,迅速進入了天連山.

紫昕浩等人瞬息來到了山林之前,目光如魔的紫昕浩一把拍碎了徘徊在樹林前的馬匹,森冷地喝道:"入林!"

"主子,他們進了死亡之林,就絕無生還的可能了,我們還是在外面等著吧!"一干下屬在聽到紫昕浩的話後,皆是面面相覷了一番後,其中一人壯著膽子開口道.

這是人皆是功力高強的武林高手,不同于那些被紫昕浩控制了的死士,而是他暗藏在納蘭皇朝之中的細作,如今面對眼前這片死亡之林,誰人也願貿然進入.

紫昕浩陰森地掃視了那人一眼,目光中的殺意讓得那人禁不住打了個冷顫,便見紫昕浩那滿是殺意的目光自眾人的身上掃過,冷冷道:"若是不想現在就死,便給本座入林,即便是他們死了,本座也要將他們碎尸萬段,挫骨揚灰!"

"是!"眾人聞,心頭皆是一凜,不敢再作猶豫,皆是硬著頭皮進入了死亡之林.

慕容玥等人在狂奔了一炷香的時間之後,便進入了天連山.

天連山之所以得名,並不僅僅是因為它占地廣闊,更因其山上的樹木茂密,樹枝高大粗壯而得名.

星殤背著宸王一路飛奔,慕容玥不斷地為宸王擦去額頭流下的汗水,萱若與星風則分別跟在星殤的左右,輪流為宸王輸入內力,護住他因星殤狂奔而受到顛簸的內府,水菲菲則留在最後為他們恢複著因他們經過而留下的痕跡.

星海,星火,星木,星土,星電則在進入天連山後,便四散開來,尋找一處可以暫時隱藏的棲身之處.

"北辰星!北辰星!"慕容玥看著氣息愈加微弱的宸王,心中滿是悔恨之意,若是早知盜取王屏兒手中的兵符,會讓得宸王陷入險境,她怎麼也不會同意宸王冒險去盜取兵符.

她不是什麼心懷天下之人,若是要讓她拿心愛男人的性命去換取天下太平,那她甯願新月大陸之上戰火紛飛,也要與自己心愛之人相守一世.

"北辰星,你撐住些,千萬不要昏過去!"慕容玥看著一身鮮血的宸王,有心想要為他堵住那不停往外流血的傷口,卻礙于他身上未拔的羽箭無法付諸行動.

看著此時的宸王,慕容玥仿佛又看到了以前和自己一起混跡在生死邊緣的隊友,曾經的鐵熊是那麼的硬朗,身體素質是自己隊伍中最強的一個,那樣的一個人,卻因為一次意大利軍火任務,倒在了自己的面前……

而如今北辰星……

不!她在胡思亂想些什麼?北辰星一定不會離開自己的,一定不會!

慕容玥緊緊地咬著自己因緊張害怕而失去了血色的唇瓣,目光一眨不眨地看著面前的北辰星,生怕自己只是一個眨眼,他就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我,我沒事!"宸王睜開眼睛看著慕容玥一臉的悲痛與緊張,重重地喘息了幾聲,一旁的星木忙再次自懷中掏出一顆丹藥,喂入了宸王的口中.

宸王一口吞下那顆丹藥,強忍著左臂蝕骨的疼痛,吃力地抬起手,想要去握住慕容玥的柔荑.

慕容玥見狀,忙將手遞給了宸王,滿心疼痛地看著宸王逐漸染上了青色的容顏,目光在觸及宸王左肩之上的那處傷口時,驚駭地發現,那一處的傷口,已然開始發黑.

這羽箭之上,究竟抹了什麼毒藥,竟連服食過仙露玉髓丹的宸王,都無法抵抗!

"王妃,前方有處極為隱蔽的天然岩洞,我們可以先去那處隱蔽一段時間!"星風的身形出現在慕容玥的面前,開口道.

"帶路!"慕容玥快速道.如今宸王的傷勢,需要立即處理,若非是因為後頭的紫昕浩追的太緊,連她想要把宸王背上的羽箭拔下來的時間都不曾給予,她也不會任由身受重傷的宸王如此顛簸.

一干人更著星木轉過幾道彎,慕容玥便看見星木朝著一處懸崖峭壁直直鑽入,慕容玥與星殤見狀心中了然,星木所的天然岩洞,定然就在這峭壁之後.

這樣一個天然形成的絕佳隱蔽場所,也只有天機閣這些最高精英的星座們,才能發現了!

慕容玥並不是沒有想過要布陣來躲過紫昕浩的追殺,但她卻極有自知之明,她的那點布陣手法,只怕在這迷族禦座的眼中,就如同孩子過家家一般可笑.

非但不能躲過對方的眼睛,只怕還會弄巧成拙.

一干人進入了那堆蔓藤之後,慕容玥與水菲菲兩人細心地將洞口恢複了原狀,便一刻也不敢耽擱地來到宸王的面前,面色凝重地看著宸王身上那穿透了身體的羽箭.

"王妃,主子身上的羽箭,要盡早拔除,否則只怕……"後果如何,星殤不用,眾人也能明白他的意思.

萱若經過這段路程接連不斷地為宸王輸送內力,一張俏臉早已經蒼白如紙.但如今的況,早已經不容她稍稍耽擱哪怕一下.

將宸王安置在星火等人准備好的蔓草鋪就的位置上後,萱若咬了咬唇,便將自己頭上的那一只精致的珍珠發簪拔下,臉色凝重地對星殤與星風開口道:"你們二人將流星的身體穩住,星海,你來助我拔箭!"

"是!"眾人領命之後,立即按照萱若的指令各自做好了准備.

而一旁的星土與星木,在看到這方已然准備妥當之後,在星火和星電的耳旁嘀咕了一聲之後,便帶著二人出了岩洞.

慕容玥則滿懷心痛地握住了宸王那再次變得冰涼如水的素掌,心中一驚,一抬眸,便對上了宸王那一雙平靜得猶如可以包容萬物的大海一般的眸子.

那雙眸子之內無喜無悲,看不到一絲的痛楚之色,只是那般溫柔如風一般看著慕容玥,蒼白的雙唇輕啟,卻是無聲地對著慕容玥道出了二字:"別怕!"

別怕!

看到這兩個字,慕容玥的眼中頓時滾落兩顆火熱的淚珠,此時此刻,身受重傷,身中劇毒的北辰星,非但不曾吐露出只字片關于自己傷勢的話,反而還分心來告訴自己:別怕!

是的,她不怕,有著這樣一個用著自己的生命來愛護著自己的男子,她慕容玥有何可怕!即便天塌下來,大不了與北辰星一道共赴黃泉,不管上天下地,她能夠與自己心愛的男人在一起,她有何可怕?

"流星,你忍住一下,我要拔箭了!"萱若纖指飛快地在那支珍珠發簪轉了幾轉,便見那支珍珠發簪便作了一柄的刀子,而原本的珍珠裝飾被拔下後,里面竟是藏了足有十幾根大長短不一的銀針.

而一旁的星海,則如變魔術一般自懷中掏出了十數只顏色各異的瓷瓶,而後將其中幾只玉瓶放在了一旁的星殤和星風面前,叮囑了幾句之後,這才動手將宸王左肩傷口之處的衣服撕開.

"嗤!"隨著衣服的裂開,宸王左肩之處的傷口終于呈現在眾人的面前.

即便是見多了各類重傷的萱若與水菲菲眾人,在見到了宸王肩膀之處的傷口之後,亦是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氣,神色凝重地看著宸王的肩膀……

*********************************************************************************************************

那啥,你們別拍我,當然,如果恨我的話,可以拿幣砸我,很無恥地一聲,今日被幣砸得真痛快,用盡了所以的意志力才沒有讓自己喊出一聲:繼續砸!

咳咳,你們明白我的意思了吧!偶沒有喊出聲的話,就是——繼續砸!

上篇:384逃亡開始     下篇:386傷勢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