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86傷勢沉重  
   
386傷勢沉重

宸王肩膀之上的那一塊,竟是自羽箭所傷之處開始向外炸開了一個血洞,淙淙地向外流著漆黑的血液.羽箭所解除的位置,竟然已經開始腐爛,仿佛這箭傷並非只是一炷香之前所受,而是已經任由其惡化了數日之久一般.

若只是一般的箭傷,以萱若那鬼谷子之女的身份,並非什麼棘手之事,但如今……

看著宸王肩膀上的慘烈之狀,慕容玥哽咽一聲,眼中的熱淚再也無法自已地落了下來:"北辰星……該死的,這毒……北辰星……都怪我……"若不是為了救她,以宸王的身手,那五百米外射來的羽箭,又怎能傷得了他……紫昕浩果然是心思詭詐,只是那麼短短的一瞬間,便掌握了宸王的弱點,心知以五百米的距離,根本無法傷及宸王,便在見到宸王對自己的庇護之後,便將羽箭的目標瞄准了自己……

果然不愧是迷族的禦座,即便是在經曆了殤之後,也不會任由那股悲痛左右了他的思緒,反而愈加陰狠毒辣!這樣的人,最是難以對付.

宸王輕輕地拭去了慕容玥臉上的淚水,目光溫柔而平靜地看著慕容玥,那蒼白的沒有半絲血色的唇瓣輕輕勾起,笑出了讓人為之心疼的完美弧度,無力的聲音,低沉得仿佛是羽絨自人的心底刷過:"玥兒,別哭……不疼的,比之你的淚水,這點疼痛,我可以忍受……"

宸王此刻心中卻是帶上了幾分懊惱,早知自己的傷口是如此的可怖,他就該先想法子讓慕容玥回避才是,這樣也就不會讓得她傷心流淚,在他的心里,甯可自己的疼痛再背負千萬倍,也不願讓慕容玥因心疼而落淚.

"萱若姐?!"星海在最初的震驚心痛與暴怒之後,首先回過神來,朝著手拿銀針的萱若叫到.

"我盡量!"臉色蒼白的萱若深吸幾口氣,手指幾動,便快如閃電地將那些銀針插在了宸王左肩傷口旁的幾處穴位之上,那一直流血的傷口,在這幾只銀針的作用之下,終于減緩了流淌的速度.

見此,萱若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氣,開口對宸王道:"流星,你先忍一下,我們要開始拔箭了!"

"玥兒你先出去!"宸王有心將慕容玥支出.

"我在這里陪你!萱若,拔箭吧!"慕容玥蹲下身來,溫柔地將宸王的脖子抱住,目光對上了他的,那冰冷的肌膚,觸入手中,是如此的讓人心悸,仿佛一個不心,眼前的人就會煙消云散一般.

"星殤,星風,穩住流星的身體,不能讓其移動分毫!"萱若的聲音帶上了幾分顫抖,但那一雙素白的玉掌,在握上了那墨色的羽箭之後,卻是堅定得仿佛能夠撼動巨石.

慕容玥抱著宸王的脖子,將自己的臉,緊緊地貼著他的,只是此時此刻,她眼里卻再無淚水,而是換上了濃烈得仿佛能夠毀滅了天地一般的恨意.

那個滿頭白發的男人,那個傷了北辰星的男人,她不會放過他,不會……

排山倒海的恨意,淹沒了慕容玥的腦海,她就那般溫柔地抱著宸王,感受著懷中男人的平靜,只感覺自己的心仿佛被無數的罡風吹成了粉末,那種無法語的痛,讓她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不容自己因悲痛而哭出聲,如貝的玉齒緊緊地咬著粉色的唇,一縷嫣的鮮血自咬破的唇瓣上落下.

恍惚間,懷中的男子身子輕輕一震,慕容玥心中一驚,耳邊仿佛聽見了有牙齒摩擦的聲音,卻不曾聽到宸王的痛呼之聲,待得她抬起頭定睛看向宸王的容顏之時,卻只看見了一張白得泛青的俊容.

只是,方才的那一瞬間,她分明已經聽到了那被他盡數淹沒在喉間的悶哼之聲,他可知,她甯願他痛呼出聲,也不要他因為自己而選擇了隱忍.

至少,叫出聲來,能夠稍稍地宣泄那拔箭之痛,能夠讓他不要因為刻意的隱忍,而再次牽動了傷口……

強忍著那帶著帶刺的羽箭再次穿胸而過的宸王在慕容玥抬起頭的那一刻,便再次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對她勾了勾嘴角,只是,此刻的他,再也沒有力氣去安撫慕容玥,只能以自己的眼神告訴她——他沒事!

萱若與星海兩人使出了渾身解數之後,才終于將宸王肩膀之處的傷口包紮好,在看到那處不再向外滲透血色之後,才輕輕地噓了一口氣,稍稍放下心來.

星海在將玉瓶之內最後一顆百花雨露丸送入了宸王的口中之後,再次為宸王把了把脈之後,臉色一變,才欲些什麼,卻感覺宸王的手指微微一動,竟是不著痕跡地抓了他的手一下.

星海一怔,而後對上了宸王的星眸,在看見了那雙眸子之內的暗示後,看了一眼此刻在幫宸王擦拭身上血汙的慕容玥,心中頓時明白了宸王的意思.

星海動了動雙唇,才想些什麼,卻在見到了宸王眸中的不虞之色後,輕歎一聲,朝宸王點了點頭,不著痕跡地將懷中的一顆色的丹藥送入了宸王的口中,這才滿目哀傷地低垂著眼眸.

"星海,北辰星的況如何?"慕容玥將在為宸王清理好身上的血汙,抬起頭來,對上了宸王那雙平靜的眼眸,眸光一閃,朝星海問道.

"主子他……他失血過多,且余毒未清,需要好好地修養……"星海中的雙手緊緊地握起,低垂的俊臉之上,滿是無盡的心疼之色.

一旁的萱若聞一愣,目光不解地看了星海一眼,有心想要些什麼,見慕容玥背于身後的手朝其打了個手勢.

慕容玥看了面色平靜卻臉色蒼白得泛青的宸王,眼底深處閃過一絲暗芒,面上卻是輕輕地松了一口氣,開口到:"即是如此,我們便繼續趕路,定要在明日天明之時離開納蘭皇朝的國界……"

星海,星殤與星風,甚至連一旁的萱若與水菲菲一臉震驚地看著慕容玥,以宸王此刻的傷勢,只怕連移動一下都要萬分心,如何能夠再經得起一路顛簸?

宸王聞心中輕輕地松了一口氣,慕容玥既然如此,定然是相信了自己身體的無礙了,如今的況,的確是要迅速離開,否則,待得那迷族的禦座追來之時……

宸王才想到這里,卻感覺眼前的形逐漸的模糊起來,下一刻,他便眼前一黑,陷入了沉睡之中.

慕容玥將手中的銀針收起,抬頭看向了滿臉不解的眾人,繼而神色嚴肅地看著面前的星海,開口問道:"星海,我再問你一次,北辰星的身體況,究竟如何?"

星海心知自己絕對無法瞞過慕容玥,且見如今宸王已然在慕容玥的藥物之下陷入了沉睡,當下便不再掩飾自己的心,哽咽一聲,滿臉悲痛地道:"回主母的話,這把羽箭之上投如之前納蘭夜暗算納蘭昀之時所用的毒源,更為可怕的是,那迷族之人的功力高深,強勁的內力,讓得主子的五髒六腑都受到了波及,在劇毒與內傷交加之下,竟是讓得主子的寒毒再次發作了!甚至這一次的發作,比之之前任何的時候都要強烈!若是再不能想到辦法為主子解去寒毒,只怕……只怕主子撐不過三個月,就會……"

"什麼……"星殤,萱若與水菲菲在聽到星海的話後,皆是不敢置信地驚呼出聲,滿臉悲痛地看向陷入了昏睡之中的宸王.

慕容玥只感覺眼前一黑,身子釀蹌一步,險些摔倒在地,堪堪穩住了身子,她便感覺喉嚨一甜,一口心血就這般噴出了雙唇.

"姐!"

"玥兒!"

水菲菲與萱若兩人一把扶住了慕容玥的身體,滿臉擔憂地看著慕容玥蒼白的臉色.一個宸王倒下,已經讓眾人措手不及了,若是慕容玥再倒下,只怕他們真的要永遠地留在這天連山中了!

"我沒事!"慕容玥緩緩地站直了身子,朝著一旁關心地看著自己的星海和星殤擺了擺手,開口道:"若是能夠讓他靜養幾日之後,你們准備充足之後,能否將他送回北辰?"

"可以!"星海點了點頭之後,下一刻便聽出了慕容玥話中的深意,繼而瞪大了雙眼看向慕容玥,心中不安地問道:"王妃,你的意思是,你不會跟著我們一起離開?"

"不錯!"慕容玥轉頭看著陷入了沉睡之中的宸王,因染上了鮮血而嫣得刺目的唇瓣微微勾起,笑出一抹絕豔的笑靨:"我要留下來,為你們斷去後路!"

************************************************************************************************************

我家美人星受傷了,我好難受,我好心痛,555555555我要弄死紫昕浩!

上篇:385身受重傷!     下篇:387慕容玥的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