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88好多蛇  
   
388好多蛇

不論星殤等人心中如何的想要將已經離開的慕容玥尋回來,或者是一腔熱血地跟上去,與之一同面對紫昕浩.

但終究,理智還是戰勝了感!

慕容玥的沒有錯,對于這座新月大陸之上,人人談及色變的天連山,他們的確是不知如何下手,她的會吃人的花木,會食人的蟲蟻,他們全然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在這些天荒夜談一般的環境下,他們的一身武學,只怕連七分都使不出來,跟著慕容玥,正如她所,除了拖後腿之外,一無是處.

收拾妥當了之後,眾人心翼翼地將宸王抬入了離岩洞不過十米之遠的一處密室之中.這密室的開口,被星土幾人巧妙地選擇在了一棵三人環抱的樹頂之處的一個樹洞之中.只有躍上了那顆大樹,撥開了那濃密的樹葉,方能發現了那處能夠容一人潛入的密道.

星土與星木都是發掘地道與機關的好手,雖然只是半個時辰,卻被武功高強的他們四人弄出了一個七八平方的密室,雖然在眾人都進入之後,略顯擁擠,但倉促之間,也總算有了一個隱蔽的安身之處.

接下來的日子,只要慕容玥將紫昕浩引開,給予他們時間將宸王的傷勢複原些許,便可以繞路回到北辰皇朝.

"老大,若是主子醒來,見主母不見了,只怕會……"星海有些猶豫地看著星殤,極為為難地道.

星殤歎了一口氣,看了眼面色蒼白的宸王,開口道:"既然主母選擇了迷昏主子,那我們也就讓主子繼續沉睡吧!否則只怕主子拼了這一身性命不要,爬也要爬著去找王妃的!"

"這……好吧!能瞞過一時算一時吧!"星海也知這只是一時之策,但不管如何,先逃過這一劫再.

星殤背靠著密室那冰涼的泥土,目光沒有焦距地看著那幾顆用來照明的夜明珠.此刻的他們,甚至連點火取暖都不能,若非是常年出使任務,讓得他們習慣了每時每刻都隨身攜帶著以防萬一的必需品,只怕未來的一段日子,他們就連生存下去,都是問題.

"星海,主子大概修養多久才可以動身?"星殤輕輕抿了一口自樹根之處沁出來的淡水,開口朝問向一旁的星海.

星海為宸王把了把脈,而後自懷中掏出一顆丹藥喂入其口中,再將手中的夜明珠舉止宸王的傷口之處,見傷口之處的血肉已經開始緩緩地褪去黑色,這才輕輕地籲了一口氣道:"如今毒素已然開始慢慢退卻,照這般況開來,只需靜養三天之後,便可動身離開."

"三天!"星殤在心中默然思考了片刻,這才開口道:"好,即是如此,我們便在此修養三天,三天之後,動手離開."

**************************************************************************************************************

慕容玥離開了棲身的岩洞之後,來到里岩洞五十米之處,看了眼昏暗的天色,嘴角噙著一抹冷冷的笑容.身形一閃,便宛如一只幽靈一般,穿梭在茂密的叢林之中.

片刻之後,慕容玥的手中便抓了一把細密柔韌的草藤,雙手如穿花蝴蝶一般就著草藤編織起來.

不過片刻時間,一張又密又細的柔韌藤網便出現在了慕容玥的手中.

"不錯,這手藝,趕得上孤狼的了!"慕容玥輕笑一聲,將藤網自身上一背,卻是不急著離開,而是將自己繁瑣的繡裙外罩脫下,撕成一條條三寸左右寬度的布條,將自己的褲腿與長一一綁得嚴嚴實實的.

不僅如此,就連那一頭的三千青絲,也被慕容玥綁成了利落的馬尾.

一番改變下來,原本高貴優雅的北辰皇朝公主,便變成了一個英姿颯爽的勁裝少女.

做完這一切後,慕容玥左臂一動,星翼化作的匕首便落在了她的手中,下一秒,慕容玥卻是右手舉起星翼,毫不猶豫地在自己的左臂上一劃,一道血流不止卻不傷筋動骨的傷口便出現在她的左臂之上.

鑽心的疼痛襲來,慕容玥卻是神色不變,右手自懷中一抓,手中便出現了一塊染血的碎步,柔荑幾下纏繞,便將那塊染著黑色血液的碎步隨意地纏繞在了傷口之上,任憑那滴滴鮮血染了碎步,而後再緩緩地順著手臂滑落而下,滴在了那鋪滿了落葉的草叢之中.

看著因漫過那團沾滿了宸王鮮血而帶上了些許黑色的鮮血,慕容玥冷冷一笑,眸中的冷芒幾乎化作了冰霜,右手一甩,藤網便系于腰間,不再掩藏行蹤地朝著天連山而去.

紫昕浩在進入天連山之後,便發覺慕容玥一干人等的蹤跡變得難以捕捉起來,每每進入幾十米,就要仔細搜尋一番,才能繼續確定方向.

這般一耽擱,他們的進程就愈加緩慢.

即便如此,紫昕浩心中的怒火非但沒有隨著時間的流逝變得平複,反而愈加洶湧旺盛,若非這天連山終年云霧繚繞,環境潮濕,他早就命人直接放火將慕容玥等人逼出來了!

"主子,前方發現一個岩洞,根據查看,他們應該在里面休息過一段時間."一個負責查探的下屬來到紫昕浩的面前彙報著自己的發現.

紫昕浩聞凝眸看向那已經被破壞了的蔓藤,目光在觸及里面拔箭濺開的血液痕跡之後,冷然一笑,在他看來,即便宸王已經將臂膀上的羽箭拔去,也不過是自討苦吃罷了,根本不可能有生還的希望.

"繼續追!"紫昕浩一揮手,目光如炬地觀察著四周的壞境,在看到前方慕容玥不久前才走過的地方後,眼中帶上了幾分譏諷,果然已經開始自亂陣腳了嗎?

即便他們有著高超的掩藏行蹤的手法又如何?只要他們不肯放棄那個重傷之人,以自己那一箭造成的傷勢,只要血流不止,自己根本無需擔心會失去他們的行蹤.

十名下屬在聽到紫昕浩的話後,不敢再做耽擱,齊齊朝著慕容玥所行的方向追去.

越往前走,慕容玥留下的痕跡便越是明顯,紫昕浩臉上的神色便越是猙獰.竟是完全忽略了四周環境的轉變.

隨著夜幕的降臨,叢林之中的霧氣越加繚繞,那種濕濕熱熱的感覺愈加明顯,腳下的落葉開始由薄薄的一層,變做了充滿了彈性的厚實.四周的野草,也由膝蓋高度,變作了齊腰,甚至過肩的高度,讓得眾人的前行愈加困難.

"主子,不能再往前了,若是再繼續走下去,只怕我們連回頭的路走找不到了!"其中一個男子在再一次劈開了身邊的藤蔓之後,終于忍不住開口道.

雖然他們都是武功高強之人,但這十數年來,在納蘭皇朝之中都是享盡了榮華富貴,過的是錦衣玉食的生活,何曾到過這般艱苦的環境,再則他們已經追擊了慕容玥他們一整天了,連一口飯都沒有吃,早已經餓得饑腸轆轆,若非是因為紫昕浩的威逼,只怕早在死亡之林外,就打道回府了,哪里會等到現在.

紫昕浩冷哼一聲,腥的眸中閃過一絲戾氣,身形一動,一掌擊在那開口的男子胸口,將那男子擊得騰空而起,落在三米之外,這才冷聲喝道:"誰再膽敢動了放棄的念頭,本座便讓他命喪與此!今日若是讓殺死屏兒的人跑了,你們十個,一個也別想活著離開!"

"……是!"剩下的幾人狠狠一咬牙,終是心不甘不願地點了點頭,轉身去將那被紫昕浩打得口吐鮮血的男子扶起,朝他使了個眼色,這才繼續朝前走去.

紫昕浩見狀冷冷一哼,若非是還要留著他們一起尋找慕容玥幾人,他早便一掌送這些人下地府了,哪里由得他們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動了不該動的心思.

心中冷意愈加,紫昕浩伸手摸了摸腰間系著的那盛著王屏兒骨灰的玉葫蘆,猙獰的臉色才有所緩解.

天連山!死亡之谷!對他來,不過是埋骨之地是否是心中所願罷了!對于一個心存死念的人來,只要能夠和心愛之人葬生同一處,是什麼地方,又有何懼?

就在紫昕浩手掌輕輕摩擦著腰間玉葫蘆的時候,卻聽得前方探路的幾人之中傳來了一聲驚懼的叫聲:"啊!蛇,有蛇!好多蛇!……"

******************************************************************************************************************

今天的更新奉上,明天將會有大更,敬請期待!

上篇:387慕容玥的把握     下篇:389若不盡興,請君速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