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89若不盡興,請君速來!  
   
389若不盡興,請君速來!

紫昕浩在聽到前方傳來的叫聲之時頓時有了一種想要將這群無能之人一把捏死的沖動.

這十人走出去哪個不是受人敬仰的武林高手,如今居然像是那些嬌生慣養的酒囊飯袋一般,不過是見到了幾條蛇而已,居然就叫的像是死的爹沒了娘一般,真真是丟臉至極.

不僅是紫昕浩如此生氣,他身後的六個下屬,也亦是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大家都是活了三四十歲的漢子,哪個沒有見過蛇,用得著這般咋咋呼呼嗎?

紫昕浩強忍著要殺人的憤怒,緊走幾步,撥開了足有一人之高的蔓草.

在見到眼前的一幕之時,饒是紫昕浩已然有了心理准備,也被眼前這一幕驚得頭皮發麻臉色一變,險些如同之前那男子一般叫出聲來.

蛇,有蛇!好多蛇!

前方那四個打頭陣的下屬,此刻正被密密麻麻的蛇群包圍著,數量即便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五步蛇,青竹絲,蝮蛇,眼鏡蛇,金環蛇……還有各種各種各樣稀奇古怪,聞所未聞的蛇種.

饒是紫昕浩這樣一個心狠手辣的迷族禦座,在見到面前的一幕,也險些一個沒有穩住就此拔腿就逃.而最前方的兩人,身上已然爬滿了數十條五顏六色,色彩斑斕的蛇.

只是短短的瞬間,那兩人已經被群蛇咬得傷痕累累,口吐白沫,臉色發黑,顯然已經是毒入五髒六腑了!

"嘶嘶……嘶嘶……"靠近紫昕浩這方的蛇群在發覺了紫昕浩的到來之時,頓時昂起頭朝著紫昕浩爬來.

"孽畜!"即便紫昕浩藝高人膽大,也不敢輕易讓這群品種繁多,野性十足的蛇群靠近自己,當下大掌一揮,那包含了內勁的掌風頓時將蛇群掃得飛離自己三米之外.

他身後的六名男子見得面前的蛇群被紫昕浩掃開,忙用劍將剩下的幾條猶在游動的蛇劈死,揪出另外那兩名還未曾被蛇群攻擊到的同伴.

"救……救我……"蛇群中央那兩人見到紫昕浩眾人之時,抽搐著朝紫昕浩而來.

蛇群在那兩人走動之後,頓時如同受到了挑釁一般將一雙雙冰冷得沒有一絲感的眼珠子對向了紫昕浩這方.

"主子,他們……已經沒救了……"紫昕浩身旁的一人在看到那兩人渾身掛滿了蛇,甚至其中一人的肚皮已然被咬穿,幾條蛇正朝著那淙淙冒著血液的血洞之中穿梭而行之時,忍不住打了個冷顫,滿心恐懼地開口道.

此時此刻,紫昕浩身旁的六人都是滿心地慶幸,幸好這打頭陣的人不是自己,若是自己一不心進入了這蛇群,只怕即便是有著滿身的功夫,也不及逃走啊!

"主子……救……"那蛇群中還未被咬穿了肚皮的人朝著紫昕浩伸出了求救的手,隨著他這一開口,竟是有一條蛇自他張開的嘴巴中探出了腦袋……

"啊……"饒是這方都是五大三粗的漢子,在見到這樣如同人間地獄一般的場景之時,也忍不住叫出聲來.

即便紫昕浩的神經再粗大,也再無法任憑兩人繼續這般忍受著無法語的痛苦,當下聚氣于掌,狠狠地一掌朝著前方襲出.

"砰!"包含著紫昕浩全部內勁的一掌襲出,那被群蛇攻擊的兩人頓時被擊得飛身而起,尸首在空中四散五裂,他們身上的蛇群在這一擊之下,亦是斷作了寸寸,隨著血雨落下.

"砰!砰!砰!……"一擊聲響放落,又是接連不斷的幾擊再此響起,眼前的一堆蛇群頓時被擊得血肉紛飛,除了有限的幾只逃離了之外,大部分都被紫昕浩這個強的BT的狠人打成了肉醬.

在離這方不足五百米之處的一顆枝葉茂密的大樹之上,慕容玥目光冰冷地看著這一處,在看到那兩人被紫昕浩殺死之後,嘴角冷冷地揚起一抹冰冷的笑容.

若非是時間倉促,且尋到的蛇涎草不多,加上這里只是天連山的外界,因此只是引來數百條體形較的蛇,毒性夠強,但攻擊力卻是有限,想必這一個措不及防的算計,定然能夠多除去幾人.

不過,這樣也夠了,如今對方只剩下九人,下一環節,再繼續……

冷冷一笑,慕容玥拿過一塊早先准備好的樹干,用匕首在上面刻下幾兩排字,以藤蔓綁好,掛在了一處醒目的樹枝之上,而後瀟灑地一甩馬尾,繼續朝著天連山之處而去.

而這方,見得蛇群已經被擊潰,眾人這才輕輕地籲了一口氣,放下心來,雖然這些蛇在他們提前發現之後,已然對他們起不了太大的威脅,但這樣密密麻麻的一群,即便是心性再強之人,看了也不免心驚膽顫.

"主子,屬下兩人方才被咬了幾口,求……"被眾人救下的那兩人捂著自己被蛇咬傷的位置,朝紫昕浩道.

"拿去!"紫昕浩自懷中掏出一只瓷瓶,拋給了兩人,而後掌風一掃,生生以內勁開辟出一條尤淌著蛇血的血路,揮了揮手道:"繼續前進."

"主子……這里,好邪門……"被蛇咬傷的一人開口結結巴巴地道.

紫昕浩冷然一笑,開口道:"不過是不心進入了一處蛇窩罷了!只怪你們自己不心,廢話少,繼續前進!"

"是!"事到如今,眾人除了聽從紫昕浩的指揮,已然再無退路,若之前眾人還打算聯合起來制服紫昕浩,此刻在見到紫昕浩那BT的戰斗力後,便再也起不了那個螳臂當車的心思.

紫昕浩在發覺八人之間態度的轉變之後,傲然一笑,卻也懶得理會他們的心思,在他看來,這些人只要能夠為他所用,用什麼方法,他們是否心服都無所謂.

只是,在前進了五百米後,紫昕浩的傲然在看到前方掛在樹干之上,搖搖晃晃的那截樹干之上刻著的字後,頓時消失無蹤——饕餮蛇羹,不成敬意,混以人血,實為大補,若不盡興,請君速來!

"啪!"紫昕浩一把將那刺目的樹干擊成了碎片,目光血得仿佛盛入了方才那數百條蛇的骨血一般.

"主子!這,這居然是他們設計的……"八人中有人喃喃道.這天連山的驚險,眾人早已經得知,若是對方也和自己一般戰戰兢兢的,那即便他們有所畏懼也可以防備,但若是對方能夠借天連山的險境為己用,那豈不是對他們更加不利?

"閉嘴,給本座追!"紫昕浩下的拳頭握得死緊,方才他才斷了這蛇群不過是意外,對方便在他的下屬面前狠狠地給了他一個巴掌,紫昕浩只感覺自己的臉上火辣辣的生疼,想他紫昕浩除了那一次在北辰皇朝的宰相府中,大意之下被人設計了一次之外,哪里受過這等羞辱.

紫昕浩甚至可以相信,若是自己方才在擊殺蛇群之時多加留意一番,便能夠發現對方的蹤跡,只是方才的他,只想著用鐵血的手段將自己這些下屬的心鎮住,哪里想到,對方居然有那麼大的膽子,留在附近偷窺.

果真是膽大至極!狂妄至極!

"你們最好給本座好好地保全你們的命,等著本座來收!本座定要將你們渾身的骨頭,一寸一寸地捏碎,踩爆!"

紫昕浩聲音森冷地道,而後一甩長,便當先朝著前方趕去.

剩下的八人在見到紫昕浩主動打前陣後,總算稍稍放心些許.有著這樣一個強的BT的人打前陣,即便有什麼危險,他也能夠為他們擋下,他們至少會安全許多了吧!

*************************************************************************************************************

經過一番狂奔與收集陷阱所需材料,慕容玥終于在一處蔓草較少之處停了下來,開始著手布置陷阱.

以她對那白發男子的觀察,即便他的那些下手在受到蛇群攻擊之事後,有了打退堂鼓的心,在自己刻意留下的那根樹杆被那白衣人看見之後,也定然不肯再善罷甘休.

她的這一番戲耍,為的便是給宸王爭取修養的時間,只希望宸王能夠早日恢複到可以動身的地步,畢竟在納蘭皇朝境內多呆一天,便多一分的危險.

畢竟除了白發男子的威脅之外,他們一群人還有一個潛在的威脅,那便是王家的次子,王建.

如今納蘭皇與納蘭皇後以及納蘭夜都已身死,消息定然會傳播開來,一旦王建得到了消息,定然不會再坐以待斃,任由納蘭昀順利登上皇位.

若是等到王建帶兵來到了納蘭皇都,得到了這方的消息,與那白發男子的人聯手,那他們想要離開,就極為困難了!

心中思緒百轉,慕容玥的手下卻是一刻也沒有停留,身子更是隨著要布置的陷阱而上奔下跳,直到忙碌了一盞茶的時間,這才將要布置的陷阱弄好.

心翼翼地將自己留下的痕跡抹去,慕容玥在一處看似與其他地面無異的草面上輕輕地拍了拍,開口柔聲道:"寶貝們,乖乖地等一等,稍後就會有人來給你們送上大餐,你們就等著飽餐一頓吧!"

完,慕容玥便轉過身,一刻不多停留地朝著天連山的深處繼續奔去.

就在慕容玥離開半個時辰不到,紫昕浩等人的身影便迅速靠近了這處.

看著地上愈加隱晦的痕跡,紫昕浩的眉頭越皺越緊,心中疑慮逐漸加深,他們明明是十數人之多,為何如今留下的痕跡,看起來卻是如此的少,莫非他們在進入天連山之後,便分開了?

這個念頭在紫昕浩的腦海中愈加明顯,不過事到如今,即便紫昕浩已然猜得**不離十,也無法再放棄了慕容玥這一方,去追尋其他人.

別他願意放棄繼續追殺慕容玥,即便如今紫昕浩肯放手,慕容玥也不會容許他抽身離開去追殺宸王,如今的雙方,慕容玥是為了保全宸王,而紫昕浩則是心存死志,雙方已然是不死不休的死敵,除非一方先倒下,否則另一方是絕對不可能放手的了.

撥開面前的蔓草,紫昕浩的眼前出現了一片只到膝蓋高出的空地,心中微微一松.便稍稍放松了心弦,朝著前方而去.

其余八人在見到面前一目了然的空地于幾顆枝葉茂密的大樹之後,亦是輕輕地松了一口氣,雖依舊是草地,但在經過了漫長的與人齊高的草地之後,能夠看到這樣一處空地,已然是極為可貴了,至少,在這樣的地方,呼吸都感覺順暢了許多.

當下,八人腳步一慢,不急不緩地跟隨在紫昕浩身後三米之處朝前走著.

紫昕浩保持著四下觀望的姿勢,才走了大半的空地,正欲繼續鑽入草叢之中追尋慕容玥的痕跡,卻在此時,感覺腳下一緊,似是被什麼東西牽絆了一下.

紫昕浩心中一動,才欲飛身而起,卻感覺到頭頂一方有東西朝下墜落,赫然是一排削得鋒利的長矛自上而下射了下來,紫昕浩當下便身子一矮,不見如何動作,身形已然橫移出三米之遠.

"咻咻咻!"紫昕浩身形才站定,一旁的兩人環抱的大樹之上卻是射出了三根削得鋒利的樹杆長矛,見那樹杆的來勢洶洶,紫昕浩自是不敢已血肉之軀對抗,當下腳尖一點,身形拔地而起,躲過了那三根長矛,待得落地之時,已然來到了空地的邊緣,腳下才落地,那草叢之中,卻是窸窣之聲響起,紫昕浩凝神一看,卻是幾只渾身五彩斑斕的毒蛇吐著信子朝他躥來.

紫昕浩身形不動,只是手指連彈,暗勁湧出,便將那幾只毒蛇擊殺.

"雕蟲技,果然是黔驢技窮了嗎?"紫昕浩冷笑一聲.不屑地將其中一直落在腳邊的毒蛇踢開.

後方的八人在見到了紫昕浩這一系列的動作之後,心中暗暗僥幸不已,以這樣一番接連不斷的陷阱,也只有紫昕浩這般身手的人才能毫發無傷地避開,換做他們,即便是保住了性命,也難免會受上一點傷.

"砰!"就在大家心下方定之際,不知從哪里傳來一聲沉悶的響聲.眾人面上一愣,還未反應過來,便聽得紫昕浩大叫一聲:"閃開!"

閃開?!

閃去哪里?!

要往哪兒閃?!

眾人還未回過神來,便感覺腳下一松,方圓五米的大地竟是在眾人驚駭之下瞬間塌陷.

即便有了紫昕浩的提醒,也只有兩個心狠手辣之人借助了一腳踢向自己同伴的力道,朝著四下飛奔離開.

"啊!"之前被毒蛇咬傷余毒未清的兩人最先著陸,掉在了那滿是倒插滿了鋒利長矛的地上,只來得及慘叫一聲,便徹底送了性命.

而另外六人,有四人在手忙腳亂之下,拉住了大坑一旁的蔓藤,才欲飛身而起,便見上方的大樹之上落下了一張布滿了倒刺的藤網,與此同時,大坑的四周與底部更是密密麻麻地躥起了各種各樣的毒物.

有如螃蟹一樣大的蠍子,有色彩斑斕的蜘蛛,有蝴蝶一般大的馬蜂,有七寸之長的蜈蚣,更有之前他們才親密接觸過的毒蛇……

"啊!啊!啊!……"慘叫之聲不絕于耳,在這樣上天無路,下地無門的況之下,眾人的身上瞬間爬滿了密密麻麻的毒物.

有蠍子破開了他們的皮肉鑽入,有蜈蚣順著他們的鼻孔與嘴巴躥入,有馬蜂沒頭沒臉地盯上了他們暴露在外的肌膚,更有毒蛇在啃噬他們的血肉……

"救……救命……救救我……"似是地獄深處傳來人們掙紮慘叫的聲音,似有喪尸在爬行,似有幽魂在哭泣,伴隨著天連山中刮起的風,飄向遠方.

大坑之外僥幸逃生的兩人被眼前這不是地獄勝卻地獄的慘烈一幕嚇得簌簌發抖,就那般屎尿失禁地癱軟在地上.

就在之前,就在方才,他們若是反應慢了一步,就會淪為這六人之中的一員……

太可怕了!他們要追殺的究竟是什麼人,竟會有這樣可怕的手段,將這些讓人見之毛骨悚然的毒物聚集于一處,就等著他們掉入陷阱.

而就在方才,他們還毫無知覺地站在這大坑之上,慶幸著自己不是被那些機關暗算的紫昕浩……

驀然,似是想起了什麼,那兩人頓時抬起頭來看向一旁的紫昕浩,幾欲奔潰地開口朝紫昕浩狂吼道:"是你,是你殺了他們……若不是你,他們就不會掉入大坑,若不是你,這里的機關就不會被開啟,是你殺死了他們!"

**************************************************************************************************************

今日更新一萬五以上,求推薦,求留,群麼麼噠!

上篇:388好多蛇     下篇:390來遲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