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392本座可以  
   
392本座可以

"主子!請主子息怒!"星殤等人噗通一聲跪倒在地,滿心自責地看著面前暴怒的宸王,他們不怕宸王懲罰自己,只怕宸王會氣傷了自己的身體.若是可以,他們甯願那迷族禦座的一箭,是傷在自己的身上,也不願看見才過了幾個月正常人健康生活的宸王,再次被病痛折磨.

"你們……你們怎麼對得起本王對你們的信任,你們怎麼就能夠讓她離開?她才習了幾個月的武功,她的身手難道你們不知嗎?那人是那般的強大,玥兒又怎會是他的對手,你們……咳咳……"宸王竭斯底里地狂吼出聲,身子一動,便要站起身來前去追尋慕容玥.

"你還不能亂動!"梨花在見到宸王那一臉焦急的模樣之後,忙上前按住宸王.她好不容易費盡了一身的靈力才把宸王的傷勢穩住,若是讓他這一番折騰又加重了傷勢,豈非是白忙一場!

"讓開!"宸王眉頭一皺,那無限的威壓便散發出來,他猛然一揮,就欲將梨花的手劈開,梨花見狀,有心想要回避,卻不敢觸怒宸王,只能任由宸王那一手擊在自己的身上,而後順勢化去宸王的攻勢,不讓他被自己的力量反噬受傷.

"你先冷靜下來,若是你要去尋找慕容玥,也要先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否則你的傷口若是再裂開,我相信你的下屬即使拼著受罰,也會違背你的命令,再次讓你昏睡下去."

梨花見宸王根本未曾理會自己的話,而是執念要起身離開,只好開口將自己來前的消息告訴宸王:"我家主子想必也已然快要到了,你若執意要離開,也要等到他到之後,將你的傷勢治好,再前去尋找慕容玥也不遲!"

宸王冷笑一聲,卻是不為梨花的話所動.心中只是無盡的悔恨,若是他沒有昏睡過去,怎麼也不能容許慕容玥離開.即便是被那迷族禦座追上又如何?能夠與慕容玥死在一起,他亦是此生無憾.

玥兒!玥兒!你千萬不能有事,若是你已經……那本王即便是解除了寒毒,統一了天下,又能如何?

"你家主子到了又如何?本王現在就要前去尋找玥兒,若是玥兒有個什麼不測,本王養傷又做何用?"若是玥兒死了,他又何需繼續活著,這傷,不養也罷!

梨花在看見宸王那雙璀璨的星眸之中盛滿了無盡的悲傷之時,心中一軟,悠悠歎息一聲,眼前的宸王,不愧是主子的外甥,與主子一般,都是癡之人.

那慕容玥何嘗有幸,能夠得到這樣的男子傾心.

而宸王又何嘗有幸,能夠讓得慕容玥以性命護之!

不管怎樣,她都不能讓宸王不顧自己身體的狀況胡來,細細思量下,梨花只能開口道:"屬下的主子乃是紫千幻禦座,還請宸王能夠冷靜下來,待得紫禦座到來之後,為你治療,再一道前去尋找慕容玥!"

在梨花看來,如今的慕容玥已然是一個死人了,與其為了一個已死之人傷筋動骨,不如好好地靜養好身子,皆是尋機為慕容玥報仇才是.

"紫禦座又如何?他能讓我的傷勢頃刻恢複嗎?若是不能,這禦座,本王不見也罷,至于你,現在就給本王讓開!"此刻的宸王,只恨自己空有一身武功,卻被傷勢所累,否則哪里還會與梨花這般廢話,早就一掌將她劈開了,拼盡全力去尋找慕容玥了!

"紫禦座不能,本座可以!"

就在宸王的話音方落之際,一個充滿了王者霸氣與無盡孤傲的聲音響起,那聲音仿佛遠在天邊,又仿佛近在耳旁,就那般帶著天地的威壓,穿透了時空與距離,在眾人的耳邊響起!

***************************************************************************************************************************************

宸王這方鬧的不可開交之際,慕容玥卻正是窩在自己的樹干之內睡得香甜.渾然沒有感覺,此刻的外界,已然因為她的消失而鬧得不可開交.

這鬧的人,不止有宸王,更有那一頭白發,雙眸血腥的紫昕浩.

宸王是心心念念地要飛奔而來救她,而紫昕浩,則是恨不能將她碎尸萬段!

概因她之前所立的那塊墓碑,以及,那樹干之上的墓志銘——"問世間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隨!納蘭皇帝納蘭博與納蘭皇後王屏兒夫婦之墓!"

紫昕浩在乍見那立于兩座孤魂之間的墓碑之時,一雙腥的眸子頓時爆射出可怕的殺意,如瘋了一般將那兩座的墳包擊成了平地,而後一把將那書寫著兩行字的樹干拔起,瘋了一般地狂吼出聲:"你究竟是誰,給本座出來,出來!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本座要將你碎尸萬段!"

對王屏兒的愛而不得,對王屏兒一心交付給納蘭皇之事始終郁結于心的紫昕浩,滿心的憤慨皆被慕容玥這兩句話給激發了出來.

雖然王屏兒在死前表達了她願意將下一世交付給他,但王屏兒這一生一世,都給了納蘭皇,卻是不爭的事實.這一點,讓得紫昕浩多少次為之瘋狂.

若非顧忌著王屏兒,只怕紫昕浩早已經將納蘭皇殺死,但他卻不能,王屏兒的強勢讓他深刻的明白,若是他這般做了,便會永遠地失去了王屏兒.

所以他只能忍,拼了命的忍,任憑那無盡的妒忌沒日沒夜地折磨著自己,也要強作歡笑地與王屏兒保持著最為純淨的關系.

終于,王屏兒在臨死之前,告訴他,她願意將自己的下一世許諾給了他,讓他一顆被折磨了二十年的心終于有了慰藉.但此時此刻,慕容玥卻簡簡單單地用兩句墓志銘,便將紫昕浩的信心粉碎.

不錯!

王屏兒是死于宸王之手,但那納蘭皇,卻是死在王屏兒之前的.雖然納蘭皇宮之人都那納蘭皇是死在了王屏兒的手上,但其中真假,又有誰能知道.

若是……

若是王屏兒真的是因為納蘭皇的死去而心灰意冷,決意生死相隨才會刻意尋死的呢?

那他豈非是空喜一場?

是否即便他現在就追隨著王屏兒而去,也只能黯然傷神地看著王屏兒與納蘭皇相依相隨的身影,繼續過著以前那種生不如死的日子?

想到這里,紫昕浩一把抓下腰間所系的那個玉葫蘆,著一雙猙獰的眼眸看著玉葫蘆開口問道:"屏兒,他(她)的是假的對不對?你是愛我的對不對?對不對?他(她)一定是在騙我,你明明已經告訴我,你後悔了,以明明已經告訴我,你要將來世許給我了!對!對!他(她)一定是在騙我的,一定是!啊!……"

紫昕浩一聲暴吼,將那刻著墓志銘的樹干狠狠地捏碎,瘋了一般以他那可怕的內勁聚于手掌,狠狠地劈向了四周,狂吼著:"你給我出來,到底是誰,到底是誰在侮辱屏兒,到底是誰在褻瀆我的屏兒,屏兒愛的人是我,是我,你給我出來……"

紫昕浩便狂劈著四周,便朝著前方搜尋著,若之前,他是以貓捉老鼠的心態來尋找慕容玥的話,此刻的他,便對慕容玥有著滔天的恨意,若是慕容玥真的落在了他的手中的話,只怕紫昕浩會用盡了人世間一切的酷刑來折磨慕容玥.

但不得不,慕容玥的確是已經成功了,只要她一日不曾被紫昕浩捉到,那紫昕浩就永遠不可能放棄了對慕容玥的追捕,回頭去尋找宸王等人.

很多事就是這樣,如同一把雙刃劍,在刺殺敵人的時候,也對自己造成了一定的威脅.

但很顯然,如今的慕容玥,將這把雙刃劍用的是如臂指使,成功地將紫昕浩牢牢地系在了自己的身後,耍得團團轉,陰謀詭計,陷阱機關,叢林戰,心理戰,一個環節連著一個環節,節節直逼紫昕浩那顆強大的內心深處.

就如——

紫昕浩在再次前進了兩百米後,看到了掛在前方那顆大樹之上隨風搖晃的木牌之時,只感覺"轟"的一聲,已經瀕臨崩潰的腦子中的那根弦,終于繃斷了……

*****************************************************************************************************************************************

感謝親愛滴們這般給力的支持,這一章是為了瀟灑風流君而加更,謝謝瀟灑風流君三萬大包的打賞,麼麼!

上篇:391迷族秘術     下篇:393再見紫千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