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00王不見王  
   
400王不見王

在聽到慕容玥的話後,月璃一雙琉璃眸子就那般流光溢彩地看著慕容玥絕美無雙的容顏,迷族中的人,哪一個不是人中龍鳳,如慕容玥一般美麗的女子不是沒有,而是,從來沒有一個人,膽敢用著這般的口氣對他出"月王座,這個回答,你可滿意?"這般的話,更沒有那個女子,敢這般當著眾人的面,直"若是北辰星死了,我不會獨活,若是我死了,北辰星自然也不會繼續生存于這個世界".

這個女子究竟是有著怎樣的自信與風骨,才敢當眾宣下這般的諾,難道她不知道,她所深愛的男子,是一個身中迷族中人都棘手的寒毒,生命只剩下半年的人嗎?

若是這北辰星半年之後死了,她是不是真的要如同自己所的那般,陪同北辰星共赴黃泉?

只要一想到這個可能,月璃的心就分外的糟糕起來,一雙琉璃眸滿是敵意地看向了與慕容玥享用相守著的北辰星!

宸王在看進了月璃那雙滿是敵意的眸子之時,心中一緊,摟著慕容玥的手更是萬分堅定起來.

即便眼前的男子是迷族的王座又如何?

即便是天王老子來,也無法動搖他北辰星要與玥兒相守相隨的心.

即便是天崩地裂,也無法分開他北辰星與玥兒相扶相依的手.

若是眼前的迷族王座月璃,真的要與自己搶玥兒,那即便豁出了一切,自己也要與之對抗.

似是感覺到了宸王心中的念頭,慕容玥與宸王相攜的手緊緊地握住了他的,無地傳達著她心中與他同進退的決心.

月璃在看到了宸王與慕容玥之間那種默契的交流後,琉璃眸中閃過了一道流溢的光彩,櫻色的粉唇緩緩地抿了抿,才欲些什麼,卻見一旁的紫千幻飄身來到了這一片彌漫著詭異氣氛的三人之中,開口道:"有什麼話,我們先離開這再!這些食人蟻真是邪門了,居然要爬到樹上來吃我們!"

慕容玥在聽到紫千幻的話後,目光淡淡地掃了一眼下方一路順著樹杆往上爬的食人蟻,開口道:"這些食人蟻一旦鎖定了目標,便有著不達目的不罷休的琱蓱M毅力,它們既然把我們定做了它們的目標,自然不會因為我們爬到了樹梢就放棄了捕殺我們."

若是爬到樹上就能夠躲避食人蟻,那方才紫昕浩也不會被這些食人蟻給追得氣喘籲籲了,被自己撿了個便宜了!

"玥兒,你怎麼一點都不緊張?莫非你早就有了對付這食人蟻的辦法?"紫千幻施施然朝著屬下劈了一掌,那力道恰到好處地將爬上樹的食人蟻殺死,又不會傷及他們所站立的樹木,甚至連聲音都低微的幾不可聞.

即便是做著這等殺生之事,紫千幻的神態卻依舊是優雅萬分,風萬種,姿態依舊是妖嬈魅惑,閑適如風.

慕容玥對面前幫過自己不止一次的紫千幻自是極有好感的,不他本就是那種本就能夠讓人見之無法產生敵意之人,單就他幫北辰星壓制了寒毒,還特意為北辰星奔走尋找火靈石一點,就讓慕容玥無法不回答他的話.

因此在聽到紫千幻的話後,慕容玥便坦誠地道:"這食人蟻生性狡猾,穴居潮濕之處,讓得人們無法用火攻將其滅絕,即便是真的遇上了大火,它們也能夠憑借著極快的速度離開火燒之處,甚至能夠憑借著數量的優勢,渡過水流湍急的大河,以避開大火.是以人們對它們總是頭痛萬分.也正是因此,即便我對它們的了解頗深,也沒有辦法對付它們.只是我在它們到來之前,就已經准備好了保全自己的辦法,所以才敢這般放心與紫昕浩對抗!"

其實就算方才月璃沒有及時將慕容玥救起,就憑著星翼,她也能夠在毫發無損的況下,逃出食人蟻的捕殺.自然,她剛剛的這一番話,即是在回答紫千幻的問話,也是在對宸王和月璃證實,她不會那麼放任著讓自己受傷,他們無需為這一點而動怒.

不知為何,即便方才月璃那般的逼問宸王,慕容玥卻依舊無法對月璃生氣,方才她被月璃摟入懷中之時,竟是有著一種難以喻的安全感,那種感覺,與被宸王摟入懷中的感覺不同,就仿佛,血脈之中,有一種想要被愛護的感覺一般.

在聽到慕容玥的話後,不僅是一旁的星殤等人驚訝地長大了嘴巴,便是宸王,云逸,紫千幻與月璃,都是一臉震驚地看著慕容玥,宸王與云逸的驚訝,是對于慕容玥竟會對這些他們從未聽聞的食人蟻如此的熟悉.

而紫千幻與月璃的驚訝,便是驚訝這慕容玥的話,居然與他們迷族的聖女青妍一般無二.

"玥兒,你是如何得知這食人蟻的習性的?"宸王只感覺自己的心中莫明地有了一股不安,他一直都知道慕容玥的聰明睿智遠超于一般人,但如今,這種即便連北辰皇朝皇室之中都不曾記載過的東西,慕容玥居然連其習性與能力都如此清楚,這怎能不讓他為之震驚與彷徨.

月璃與紫千幻在聽到宸王的問話後,亦是點了點頭,這句話,正是他們也想要知道的.要知道,這食人蟻即便是迷族之內的記錄,也只是寥寥幾筆,他們能夠知之甚詳,也是因為聖女青妍與他們聊天之時提及過,而這玥兒……一個外界大戶人家,打癡傻,備受欺凌的閨中少女,又是如何得知的?

"這,我是在一本書上看到的……"慕容玥有些心虛地開口道,目光很是不自在地低頭看著自己腳下的——食人蟻.的確,她可沒有謊,這食人蟻是在課本之上學習到的,只不過那本書,不是在這個時空而已,這的確不算謊吧!

見得慕容玥這番模樣,身周的四個風姿各異的絕世天驕又怎會不明白這妮子在謊.

方才才見到這妮子在面對紫昕浩與食人蟻之時絕豔的風采,如今卻因為一個謊而這般的心虛嬌羞,這之間的變異,讓得四人都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覺.

聰明睿智如他們,又怎會不知,以慕容玥能夠顛覆納蘭皇朝,面對納蘭皇後王屏兒都一絲不曾膽怯的才智,若非是在面對著他們,一個謊,自是信手拈來,如此,模樣,自是因為將他們放在了心頭之上吧!

宸王溫柔地看著慕容玥羞了的嬌顏,柔聲開口道:"即是如此,回去之後,玥兒將那書上的內容詳細講于我聽."

慕容玥聞心頭一暖,心知宸王這是在為自己解圍,更是在給自己時間,等自己願意之時,將一切告訴他.是以,慕容玥抬起頭來,看著眼前這張魅惑無雙的容顏,柔一笑:"好!"

也該是時候告訴他一切了,既然兩人已許下了終身,那將自己的際遇告訴他,又有何妨?

云逸看著慕容玥與宸王兩人之間的愫繚繞,眸光淡淡一掃,便看向了頭頂上方那格外蔚藍的天空,天際之上,有朵朵潔白的云朵飄過,襯著碧藍的天空,是如此得美不勝收.

那一朵最美,卻是自己無法觸及的……

與來時的心急如焚,流星趕月般的匆忙不同,回程的路上,眾人皆是帶著一種閑適的感覺在樹梢頂端漫步.

再次見到靈寶,竟是比之上次稍稍胖了一些,顯然,這幾日來,靈寶定然又是吃了不少的天才地寶.

摸著靈寶再次多了幾分肉感的柔軟身子,慕容玥心中滿是濃濃的歡喜.

這段時間雖然慕容玥和靈寶都是聚少離多,但靈寶在被宸王自懷中放出來之後,便一直就賴在慕容玥的懷中不肯下來了.一直在慕容玥的肩膀之上跳來跳去地吱吱叫著,傾訴著它對慕容玥的思念.

云逸在見到這一幕之後,眼中帶上了幾分溫柔繾倦之色,嘴角噙著淡淡的笑靨,如今他能夠為慕容玥做的,便是在她無暇之際,為她將靈寶照顧好,免去她的後顧之憂.

月璃在看到慕容玥懷中的靈寶之後,琉璃眸一閃,帶著幾分驚歎之色道:"玥兒,這只天狐,你是如何得來的?"

這一路過來,雖然早在之前他便看到了云逸借由靈寶尋找宸王與慕容玥的行蹤,但即便是他開口詢問了云逸,云逸也只是淡淡一笑,告訴它這靈寶乃是玥兒的寵物,其他便一概不提.而月璃也並非是沒有容人之量的人,對于云逸的人品,他反而更是喜歡,只待在見到了慕容玥之後,再做詢問.

如今在見到了靈寶對慕容玥的依賴之後,月璃心中更是驚訝,對于天狐,迷族之中早有記載,其性格最是高傲,對于除卻自己之外的生物,都是不屑一顧的,生性狡猾,善于偽裝隱藏,若非是自願,根本無法降服.

對于天狐,月璃並非只是在迷族的記載之中看到過,概因本屆的聖女青妍,也擁有一只天狐,那只天狐品性高傲,除了青妍,旁人即便威逼利誘,都無法近得它身,就連自己有事找它幫忙,都需要動用些手段.

而眼前這只,分明就是極為喜歡慕容玥,宸王與云逸的.甚至連宸王身旁的一干下屬,都能夠與其嬉戲,著實和他認知中的天狐,有著極大的區別.

聽得月璃的問話,慕容玥抬起頭來,望入了月璃那一雙霞光瀲灩的琉璃眸中,微微一笑,她不明白為何眼前這個迷族王座,只是初見自己,便是如此熱絡的模樣,更是極為親切地叫著自己"玥兒",但有些人,只需一眼,便能夠交心,白發如新,揭蓋如故,或許便是如此意思.

"這靈寶是北辰星送我的!"著,慕容玥朝著一只牽著自己手的宸王一笑,笑中有著繾倦深.

"哦!"月璃聽了慕容玥的話,轉頭看了一眼宸王,竟是想不到眼前的男子有著如此手筆,一只世人趨之若鹜,終身追尋而不得的天狐,竟是送就送出去了.

要知道,即便是迷族之中的長老們若是得知了靈寶的所在,只怕都會不惜代價來得到.

只是即便心中驚訝,月璃卻沒有與宸王交談的意思,而是伸手摸了摸靈寶那光滑得讓人為之心醉的靈寶,換來了靈寶高傲掃視的一眼.

靈寶是何等聰明的靈物,方才月璃對宸王的態度,全然被它看入了眼里,靈寶自然不會對月璃有什麼好臉色,要知道,宸王可是它的前主子,它可吃了宸王不少的靈藥,它靈寶可是一只知恩圖報的好天狐,即便眼前這個月璃是一個比之宸王要強大了不知多少的人,也無法讓它為之改BT度.

對于靈寶明顯的敵意,月璃只是優雅而高貴地一笑,並沒有要與這個如同一個幾歲孩童一般心性的天狐做計較,而是自懷中掏出一個潔白如雪的玉瓶,遞給慕容玥道:"把這玉瓶中的丹藥給靈寶吃了,會對它的進化有極大幫助,它應該也是到了第二次進化的時候了!"

"進化?"慕容玥有些不解地看著月璃,似乎無法明白他話中的意思.

而一旁的靈寶,卻在聽見了月璃的話後,雙眸一亮,身形如電般一閃,已然是將月璃手中的玉瓶給奪了過去,極具人性化地將玉瓶之上的瓶塞一拔,在嗅到了玉瓶中那醉人的清香之後,很是迫不及待地拿著玉瓶就要朝嘴里倒去.

月璃卻是搶先一步將玉瓶自它的爪子上奪走,蔥白的玉指在它的鼻子上一彈,力道不輕不重,卻讓得靈寶鼻子一酸,險些掉下寶貴的淚珠來.

"吱吱吱吱!"靈寶記得撓頭抓耳,有心要再次自月璃的手上奪過玉瓶,卻又迫于月璃的強大威勢,不敢再行這等搶奪之事.

"瓶中的丹藥藥量極重,一次一顆就好!"月璃看著靈寶那可愛的模樣,也不忍心再引誘它,自玉瓶中倒出一顆清香四溢的丹藥之後,朝其口中一彈,卻是再此蓋上了瓶塞,將瓶子遞給了慕容玥,道:"待得它醒後,再喂第二顆."

慕容玥接過玉瓶,再回頭看靈寶之時,竟是見靈寶已然迷迷噔噔地閉上了眼睛,就要進入夢鄉.慕容玥趕緊將靈寶的身子穩住,放入懷中抱好,繼而再次開口問道:"你方才進化,是什麼意思?"

"迷族有載,天狐一生要經曆九次進化,據聞進化到最高位後,甚至能夠口吐人,擁有與成人一般的智慧.只是,這一切只是傳之中的事,究竟是否屬實,誰人也不曾見過."只是青妍手中的那只天狐,卻要比慕容玥這只要強大的多.且已經是經過兩次進化的了.對于這點,月璃卻是沒有道明.

"這……太不可置信了!"慕容玥滿臉驚歎地看著懷中不過貓兒大的靈寶,怎麼也無法想象,這樣的一只狐狸,有朝一日,竟是能夠與人一般和自己對話.

"它還有很多能力,不過這些能力,都要等到進化成熟之後,才能揮發出來."月璃看著慕容玥那嬌俏的可愛模樣,琉璃眸中滿是寵溺之色.眼前的少女是如此的可人,確是該讓人捧在手心之上好生呵護的.

宸王在見到月璃看著慕容玥那溫柔的眼神之後,一把摟過慕容玥,身形一閃,便將慕容玥與自己掉了個位,而後星眸一睇,便對上了月璃的目光,很是客氣疏離地開口問道:"不知月王座此次出迷族,所為何事?若是還有要事的話,我們不如就再次分開?"分道揚鑣,各走各路,井水不犯河水,天高路遠,好走不送,永世不見!

宸王的笑容極其魅惑動人,眼神卻是明明白白地寫著"好走不送"四個字.

月璃卻是直接掠過了宸王,將目光放在了慕容玥的身上,開口道:"本座此次出迷族,只為游山玩水而來,當然,若是遇上了迷人的風景,停下腳步,多做流連,也並非不行!"

宸王咬牙看著面前的月璃,這個無恥之徒之差沒有明"我就對慕容玥很有興趣,要步步追隨,不離不棄"了!

"月王座此只怕並非屬實吧!迷族很空嗎?"宸王僵著一張魅然容顏,只覺得面前這個長相如仙如神的迷族王座比之之前那個白發的紫昕浩的可惡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

月璃對上宸王冒火的眼神,卻是淡淡一笑,轉頭看著一旁做撫額之狀的紫千幻,笑容可掬,話語清然:"你的外甥想讓本座走,紫禦座,你是他的舅舅,你,本座是否該以而行?"

"外甥?舅舅?"慕容玥有些驚訝地看著面前的紫千幻,他,他是北辰星的舅舅?這,這是不是太不可思議了點?這紫千幻,也不過是二十出頭吧!居然是北辰星的舅舅?

"不錯,千幻是這子的舅舅!紫氏一族,最的兒子!最不務正業的禦座!"若非紫千幻的性格放浪不羈,只怕早已經成了三王之一了,哪里還會停留禦座的席位之上.

月璃戲謔的眼眸掃了紫千幻一眼,在落到宸王身上之時,閃了幾閃.

紫千幻在看到慕容玥那驚奇的目光後,心中淡淡地歎息了一聲,卻是風萬種地一笑,點了點頭道:"不錯,本座便是星兒的舅舅.不過本座與這子的關系還是莫要讓外界知道了,你們還是稱呼本座為紫禦座吧!"

不管是為了什麼,紫千幻的心中卻是萬分不願意聽到慕容玥的口中對自己稱呼出"舅舅"二字.即便她總是那般有禮而恭敬地稱呼自己為紫禦座,也總比兩輩的關系,將彼此的距離拉出一道跨越不過的天壘要來的舒心.

慕容玥看向紫千幻璀璨的眸子中那絲若有似無的寂寥,似是感覺到了紫千幻心中的歎息,卻是燦然一笑,開口道:"是!紫禦座如此年輕,即便讓玥兒叫,玥兒也是無法叫出口的!"

"你的確是不叫來得好!"月璃眸光似隱含深意地掃了紫千幻一眼,在看到慕容玥那嬌俏可愛的模樣後,有心想要伸手撫上那一頭柔順的青絲,卻被宸王生生插在兩人之間,將兩人阻隔,當下便更是沒有好臉色地掃了宸王一眼,繼續著之前的話題,眸光深深地看著紫千幻道:"紫禦座還沒有回答本座的話,這子有心想要讓本座離開,不知紫禦座意下如何?"

紫千幻聞很是無奈地撫了撫額,即便這般外人做來很是無禮的動作,在紫千幻做來,卻依舊是風萬種得魅惑人心,他很是無力地掃了面前醋海生波的宸王,這子知不知道這個月王座到底是什麼人啊!他千辛萬苦地服了月璃那件事容易嗎?居然在這個時候吃醋趕人,莫非他身上的寒毒不想解了不成?

吃醋也要看看是對什麼人啊!這個月璃可是……可是……唉!果真這長輩不是那麼好做的,上次還沒有見到這子的面時,就為他四處奔波尋找藥材,更為了那火靈石而……今天還要為他安撫同樣在吃醋的月璃……

他紫千幻莫非就專門做這些吃力不討好的事的不成?

"月璃,我你這家伙就不能別和他計較嗎?這子又不知道你的身份!"紫千幻一把拉過月璃,在看見了那雙琉璃眸中的醋意之時,心中啼笑皆非,一雙妖魅的眼眸中滿是無奈之色.

*********************************************************************************************************************

第一更送到,安然的好友37度鳶尾的作品《狼性王爺最愛壓》近日將完結,里面有香噴噴,油膩膩的燒肉無數,喜歡的親們可以過去看看哦,就要完結,無需追文哦!

上篇:399生死相隨     下篇:401月璃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