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02馬車上驚天地的XX  
   
402馬車上驚天地的XX

慕容玥被宸王炙熱的吻,吻得迷迷糊糊的,卻不忘開口問道:"那你還懲罰……"

此刻的慕容玥雙頰緋,話語軟糯,眼神嬌媚得幾乎可以滴出水來,看得宸王心神一蕩,險些就要忘記了自己的初衷.

只是這個妮子犯下的錯誤著實嚴重,若是不給她一個深刻的記憶,只怕這妮子下一次面對危險的時候,依舊會犯下同樣的錯誤.

"本王要讓你牢牢記住,男人,可不是在危險的時候,躲在女人的身後的!"最後一個字話音方落,宸王的大掌一揮,已然將慕容玥身上的繡裙與褻衣撕做的碎片.

"唔……"慕容玥心中哀歎一聲,對某人的獸性行為極為的無奈,她的衣服被撕了,回頭還怎麼出去見人啊!

"你放心,星風辦事,自然是准備周全的!"宸王輕輕咬著慕容玥的耳朵,開口道.

話完畢,宸王的手已然如同靈蛇一般,自那玲瓏的曲線之上滑下,徑自滑入了慕容玥的雙*腿*之*間,來到了那芳草萋萋之處,朝著縫隙之處沒入.

"啊……"慕容玥在感覺到宸王的手指進入之時,身子一顫,輕輕呻*吟出聲.

"真好聽……"宸王邪魅一笑,將濕濡的長舌探入慕容玥的耳朵之中,以舌尖在慕容玥的耳窩內舔舐著,攪動著,模糊不清地道:"本王喜歡挺聽你叫,玥兒,歡喜了便叫出聲來!"

慕容玥聽到宸王的話後,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不再理會這個色胚子,只可惜宸王早已經計劃于心,要給慕容玥一個終生難忘的教訓,一入馬車就將慕容玥的衣服給撕了,即便慕容玥此刻心中有著無數的念頭嗎,卻也只能乖乖地呆在馬車內,被宸王壓在身下,婉轉承歡.

慕容玥久未沾雨露,此時被宸王的手指探入,只感覺下腹一陣陣的潮波動,即便有心抗拒,卻無法自已地濕潤了起來,心中矛盾掙紮著,推拒著宸王嬌聲喘息道:"星,現在別……等到了納蘭皇都,我什麼都依你……"

慕容玥心中嗚呼一聲,早在她將宸王迷昏之時,就知道若是自己逃出生天,也逃不出宸王滔天的怒焰.

只是卻怎麼也想不到,這北辰星的懲罰是如此的——瑟,居然是要以這種方式來懲罰自己!

宸王卻是不理會慕容玥的哀求,靈活的舌頭如蛇般在慕容玥的耳窩內攪動著,帶個她無法喻的騷動之*感,而停留在她體內的手指,則快速地插入抽出,進進出出之中,時不時地去逗弄一下早已經變得挺立的花禾,惹得慕容玥一陣陣的顫栗,每每湧之際,便有熱流自那隱秘之處流出.

"玥兒,別等回皇都了,你的身體,比你的嘴要老實!"宸王將玉指抽出,放到了慕容玥的眼前,邪笑著示意她看著自己的手指.

慕容玥哪里會不明白宸王那邪肆目光的中的含義,當下嚶嚀一聲,用手將自己滾燙的臉捂住,不敢再看向面前的一切.

宸王見到慕容玥羞極的模樣,邪笑一聲,快速地褪去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將早已經猙獰的ying侹置于慕容玥的雙*腿*之*間,緩緩地,一下一下地摩擦著她早已經濕潤了的柔軟,感受著那嬌嫩的肌膚與挺立的花禾在刷過自己炙熱頂端之時的絕對舒暢塊感.

"嗯,星……"早已經被撩撥起洶湧潮的慕容玥,在被宸王這般刻意撥弄之下,更是澎湃得幾乎要將她所有的理智淹沒.

終于,在宸王再一次用他那已經被浸浮得完全濕潤的炙熱頂端摩擦著她的花蕊之際,慕容玥終于難耐地挺起了腰肢,想要迎接著宸王的進入.

只是,宸王卻再一次地避開了她的索求,嘶啞著聲音道:"玥兒,,還敢不敢離開我……"

這一次的驚險太過撕心裂肺,讓得宸王直到如今都還心有余悸,怎能甘心就這般放過身下不安分的妮子.

"嗚……"慕容玥只感覺自己的下腹空虛得仿佛要就此寂滅一般,煎熬地以手掩住不斷嗚咽出聲的唇,拼命地搖著螓首,表達自己的意思.她又怎麼會不明白宸王內心的恐懼,之前重逢之時,宸王擁抱著她的身體,是那般從所未有的顫抖著,摟著她的雙手,是那般的用力,吻著她的雙唇,是那般的冰涼,那種心翼翼,卻又撕心裂肺一般瘋狂的吻,概是在求證著她的存在,仿佛生怕一松口,一松手,她就會再度消失不見一般.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早已經被如山似海的**淹沒了的宸王終于身子一沉,一挺身將早已脹得發痛青筋畢露的炙熱**埋入了慕容玥柔軟濕潤了的體內.

"啊……"當雙方終於合為一體的時候,慕容玥與宸王同時發出一聲舒爽的歎息聲,感受著那無法喻的塊感自兩人結合之處傳達至四肢百骸.

幾乎未做停留,宸王便大開大合狠狠抽送起來,每一下,都直插入底,抵在慕容玥的花芯深處碾磨一圈再抽出,直等到炙熱的頂端盡數都離開了慕容玥的桃源洞口才重新用力狠命一頂,再次直插到底.

"星!星……"慕容玥被宸王這前所未有的凶猛撞擊,撞的身子不斷後退,直至身子抵到了馬車的車壁之上,才止住了去勢,卻要更加全面地承受著宸王的攻勢.

宸王順著車壁將慕容玥的身子翻過來,自後方狠狠地埋入了她的體內,大力地動作起來,慕容玥無助地抓著車壁之上的靠墊,近乎癱軟地承受著宸王一波猛于一波的攻勢,破碎地呢喃道:"星,我,我不行了,承受不了……"

"玥兒,不許再離開我……不論任何況,不許離開……"宸王緊緊地樓主慕容玥那幼滑完美的胴*體,聲音嘶啞地道.

"好……不離開……再也不離開了……"慕容玥感受著體內由宸王帶來的充實感,聲音破碎地回答著.

她又怎會願意在那種況下離開他,一路逃亡之際,還要擔憂著宸王身體的傷勢!

是的!

再也不要離開了,至此一次,已然讓她的心熬碎,未來,不管面對什麼,兩人生死與共,再也不要分開……

雖然早已熟知宸王性格的星風為兩人准備的馬車是此處最為厚實堅固的馬車,但卻終究不是在北辰皇朝之時,專為宸王和慕容玥而特制的馬車.

是以,兩人在馬車之內發生的那驚天動地的交*歡動靜,雖然被馬車厚實的車壁給遮掩了不少,卻依舊無法逃脫馬車之外這些功力高深的眾人.

萱若早在宸王抱著慕容玥進入馬車之後,就滿臉通地拉著同樣是飛霞滿面的水菲菲,早先一布離開了此處,當先朝著納蘭皇都而去.

而早已經有著足夠經驗的星殤等人,早已經退避到了百米之外,跟隨著馬車的速度,目不斜視,神色極其自然地朝前行去.

至于云逸,亦是在宸王抱著慕容玥進入馬車之後,就獨自抱著被宸王丟出來的靈寶,再次潛入了山林之內,一路采藥朝著納蘭皇都而去.

剩下月璃與紫千幻兩人,原本還不明白星殤等人距離如此遙遠的原因,星殤等人有心想要讓兩人亦是回避,卻苦于在月璃與紫千幻兩人那強大的氣勢之下,卻是怎麼也想不出用什麼措詞來示意他們回避,只得無奈地等著這兩個迷族之內的高手自行明白過來.

紫千幻本欲與月璃探討一番宸王體內的寒毒,卻在才開了個頭之際,便耳尖地聽到了一句呻*吟聲若有似無地傳來.他有些迷茫地眨了眨妖魅風華的眸子,再去聽時,卻已然沒有了聲音.

莫非出現幻覺了?

紫千幻看了眼月璃,見對方也是目露迷惑之色,才欲開口繼續之前的話題,卻再次聽到一句呻*吟聲傳來,伴隨著這句呻*吟的,還有著屬于男子的喘息之聲,緊接著,便是馬車之上傳來物體掉落的聲音.

饒是兩人的神經再粗,也明白了此刻馬車之內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

這兩個人,居然,居然,居然就在這光天化日,山野之外,馬車之上,眾目睽睽之下,十數個人的包圍之中——做這等,這等,這等傷風敗俗,兒童不宜,閨房之內,大床之上,錦棉被席卷之中——的事!!!

*******************************************************************************************************************

咳咳,這一章乃是頭頂鍋蓋,腳踏針氈,身處水深火熱之中,心受道德煎熬之上發出來的,那啥,你們該看的就看,不該的,就不哈!當然,有打賞什麼包什麼的,就統統不用客氣,不用不好意思,使勁甩出來就是!請看我純潔的雙眼o(∩.∩)o

上篇:401月璃的身份     下篇:403XX在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