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04驚天秘聞  
   
404驚天秘聞

月璃在丟完這句話後,便轉身一把抓住了見機不對,想要腳底抹油溜走的星火,孤傲地開口道:"帶本座去玥兒隔壁的房間!"

星火聞,神色一苦,才要向宸王請示,卻被月璃一把拎起:"若是膽敢欺瞞本座,就等著本座把你八光了丟到皇都最熱鬧的街上去!"

星火聞臉色一黑,才欲反駁,卻聽得宸王淡淡地道:"去給月王座准備,一切聽從他的吩咐!"

"是!"星火神色一凜,便不再抗拒地帶著月璃朝著慕容玥隔壁的房間走去.

宸王不動聲色地抱著慕容玥回到了她的閨房,才將慕容玥放在床上,便見慕容玥睜開了眼眸,戲謔地看著宸王,開口道:"你真的要過去?"

這月璃叫宸王過去分明就不懷好意的,以月璃那可怕的非人類實力,宸王過去,顯然是被虐的那個,也虧得他眼皮子都不眨地就應了下來.

"左右本王也無拒絕的余地,還不如痛快得應下,免得被他給看輕了!"宸王很是無奈地朝著慕容玥露出了可憐兮兮的表,惹得慕容玥噗哧一聲笑出聲來,很是嬌俏地推了推他,"既然宸王殿下要努力保持著自己大男兒的風范,那就早些過去吧!免得他等急了對你更是不利!"

對于月璃的身份,慕容玥心中有了個大概,自然不會擔心他對宸王不利,不過以方才月璃口中的那股子怒氣想來,吃一些苦頭,自是在所難免的了,只希望月璃能夠控制些自己的脾氣,別下手太狠了才是.

宸王去了月璃房間之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門外之人卻是無從得知,不過從那種柔體碰撞的沉悶聲響聽來,作為弱者的宸王,吃得苦頭,自是不在話下.

足足半個時辰之後,宸王才被月璃放出了房門,而門外急得臉脖子粗,卻被宸王勒令不准進入的天機閣眾人,在看到一臉蒼白的宸王出來之時,皆是著一雙眼睛就要沖進去找月璃拼命.

若非是宸王一力何止之下,只怕受虐的,就不止宸王一人了!

慕容玥在見到蹣跚而來,臉色蒼白的宸王之時,眼睛一,卻是險些掉下眼淚來,宸王見此,忙在慕容玥耳邊了些什麼,驚得慕容玥長大了檀口,那可愛的模樣,惹得宸王心中一漾,有心要再次將不經意露出風的慕容玥壓在身下,奈何這渾身上下,沒有一處不痛的身子,卻怎麼也經不起再次折騰了,只得怏怏作罷!

而隔壁的房間內,聽到這方安靜的動靜的月璃,卻是冷冷一揚櫻色的粉唇,為自己斟上一杯天機閣的天機茶,輕輕抿了一口,卻是不置可否地淡淡一笑.

一身紫衣,姿態風流地倚在美人榻上的紫千幻,在看到這將宸王胖揍了一頓,卻依舊云淡風輕,甚至連一身月牙白梅花袍都不曾帶上一絲皺褶的月王座,淡淡歎息一聲道:"月璃,你就不怕這子那破敗身子承受不了你以拳勁傳授給他的內力?別忘了他體內的寒毒還沒有解除?"

這月璃果真是下得了狠手,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往北辰星那破敗身子最痛的地方招呼,那股狠勁,也虧得那子能夠忍得住,連吭都不曾吭一聲.

紫千幻這下可算是明白了月璃為何就要選擇慕容玥隔壁的房間了,原來目的居然是這個,能夠胖揍自己看不順眼的人一頓,還能夠不被那股慘叫聲凌虐自己的耳朵,更能夠借此觀察那子的品性,這算盤,打的可真是呱呱叫,不愧是謀略過人的月王座,北辰星這子,可算是遇上對手了!偏生這個對手,還是他得罪不起的存在!

若月璃的身份只是迷族的王座,這北辰星還能夠憑著一股子血性來對抗,偏生他還是……嘖嘖……

紫千幻輕輕地拂了拂紫色華服之上的玉蘭花瓣,姿態優雅如一只慵懶而高貴的紫豹,任誰都無法忽視他慵懶姿態下的絕對威脅.

月璃聞,淡淡一笑,披散于月牙白袍之上的藍發在初陽的照射下,散發著瑩瑩的光澤,無數的風華就這麼絲毫不掩飾地綻放開來,仿若是鏡湖之上靜立的藍蓮花.只是那出口的森冷,卻讓人感受到了冰山之巔上風刃的寒意:"若是有免費贈送的功力都不能化為己有的話,這般的人,也便無需存在了!本座的妹夫,可不是誰人都能當的!"

要知道他方才在胖揍宸王的時候,可是順勢將自己的靈力渡進了他的體內,為他一點一滴修複著常年來被寒毒腐蝕的血肉,治療寒毒雖然容易,但這些被寒毒腐蝕了的血肉,卻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恢複的.

如今他願意以自己的靈力來修複對方的血肉,這種療效,比之使用天狐之血,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是多少身體受到無法修複的傷害之人夢寐以求卻始終無法求得的.

當然,這種修複的方式,其實是可以非常舒適地進行的,只是很遺憾,如今的月璃卻不願意那般做,理由很簡單,他看北辰星不順眼,僅此而已!

紫千幻凝眸看著面前這個愛妹成癡的好友,很是頭疼地開口道:"月王座可莫要忘記了,你可是千年難得一見的聖體,你體內的靈力又豈是誰人都能夠承受的?若是當真把本座的外甥給傷著了,心聖宮里的老祖宗出來找你算賬!"

提及紫千幻口中的老祖宗,月璃的臉色也不由地微微一僵,想到之後則很是威脅地一睇紫千幻,開口道:"別想拿你家的老祖宗來壓我,若是她的後代被我的功力給撐死了,只怕她想來找我算賬,也舍不下這張老臉."

紫千幻見自己的提醒已然被月璃給聽進去了,心中暗暗舒了一口氣,這才輕聲問道:"我你打算什麼時候把你的身份告訴玥兒?以我所看,玥兒只怕已經有點懷疑你的身份了,只是卻不能確定你是她的什麼人而已?"

紫千幻可是巴不得月璃的身份早日公布出來,否則他的外甥成日為這事吃醋,而後再被愛妹成癡,醋意橫生的大舅子抓來胖揍一頓,這種讓人哭笑不得的場景,果真是讓他這個做舅舅的人看不下去.

月璃揍自己的妹夫不心疼,但他這個當舅舅的人心疼啊!這事,還真是讓人頭痛.

"不能讓她知道!"月璃的臉上首次出現了無奈的神色,"你也知道玥兒是在北辰皇朝的宰相府中長大的,對于慕容宰相,父親他很是歉疚.這次我背著父親見玥兒,已經是犯了他的大忌了,若是再沒有經過他的同意,就告訴了玥兒她的身份,只怕……"

"那若是玥兒問你,你該如何回答?"紫千幻自然明白月璃的顧忌,只是以玥兒的聰明,只怕遲早都會猜出,若是等到她自己查出真相,只怕對她來,可是一個不的打擊!

提及這一點,月璃心中也是極為糾結,在權衡了片刻後,他才道:"既然如此,我便早日解除了北辰星那子的寒毒,盡早回迷族吧!"

至于以後,再見這個十幾年不曾見面的妹妹,便不再現身便是,只要他的嫡親妹妹能夠過得幸福快樂,他又何須一定要相認,在暗處默默地守護著她便是!北辰星這子雖然孤傲了一些,但據自己的觀察來看,卻是真心深愛著玥兒的,即是如此,那便耗費些靈力,為他解除寒毒也未嘗不可!

心中想著,月璃便不自覺地向慕容玥所在的那方看去,似要透過阻隔了雙方的牆,看到那個嬌俏可人的妹妹.那一向淡漠孤傲的琉璃眸中,閃爍著的,是前所未有的瀲灩柔光.

紫千幻見得月璃如此,有心想要些什麼,卻終是沒有開口,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既然月璃已然做了決定,他也無法再作勸阻,畢竟這事是月璃的父親決定的,他自然要尊重對方的決定.

月璃與紫千幻兩人都是站在巔峰之處的高手,他們的談話,自然不怕被人聽去,是以只是一牆之隔的宸王與慕容玥都沒有想到,就在方才,他們一心想要弄清楚對方身份的月璃,卻已然做下了將自己身份隱瞞到底的決定.

慕容玥心疼地為宸王揉捏著酸痛的身體,很是無語地白了笑得一臉溫柔的宸王,很是心疼地問道:"痛嗎?我去拿梨花生肌膏給你抹抹!"

這個月璃,也當真下得了這般狠手,將宸王渾身上下,打得沒有一處好肉,最讓人無語的是,他居然還懂的給宸王留下點臉面,自脖子往上,卻是完好得看不出一點挨揍過得模樣.

***********************************************************************************************************************

本章是為了1306757645的一萬打賞而加更的,多謝1306757645的飄打賞,麼麼!

上篇:403XX在繼續     下篇:405生機已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