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05生機已絕  
   
405生機已絕

慕容玥哭笑不得地看著宸王宛然胖了一圈的身子,果然是胖揍啊!原本勁瘦的身子,在月璃這一頓揍之下,渾然是圓了一圈.

偏生這家伙卻依舊是笑得云淡風輕,仿佛身上的傷根本不存在一般.讓得慕容玥心痛之余,更是對月璃氣恨不得.

聽到慕容玥的話,宸王忙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柔聲道:"別走,你讓我抱抱就好,這些傷不要緊,月璃下手有分寸的,看著嚇人其實並不是很痛,真的!"

月璃是慕容玥家人的事實已經是一個心照不宣的秘密了,既然如此,他為玥兒出一口氣,自是在所難免,誰讓自己讓玥兒涉險了呢?

只要他能夠原諒自己,哪怕下手再重,他也心甘願.

宸王抱著慕容玥嬌柔的身子,心中如是想著,此時的他,還不明白,能夠讓得月璃這一頓揍,該是多大的榮幸,更不知道,經由這一頓揍,他的功力,將會呈飛速提高.

就在兩人靜怡相擁之時,卻聽星風在門外叫到:"主子,燕妃,納蘭昀和非煙他們到了!"

"請他們到花廳,我們馬上就出來!"宸王溫聲坐起,慕容玥則體貼地為宸王穿上了衣服,再細心地為他整理好方才被月璃一頓胖揍而弄亂了的頭發.

"乖玥兒!"宸王趁慕容玥為自己整理衣襟之時,在她的臉上偷了個香,溫柔地看著慕容玥羞了的臉頰,拉起他的手走出房門.

慕容玥看了眼月璃那禁閉著的房門,心知他們定然是在休息,便徑自朝著花廳而去.

只是兩天沒見,燕妃的神色卻是憔悴了許多,顯然,這兩天為了紫昕浩的事,燕妃定是操碎了一顆心.

看見宸王與慕容玥走來,燕妃當先站起身來,朝著兩人俯身拜倒,納蘭昀見此,亦是面色複雜地朝兩人拜禮.

"燕妃娘娘萬萬不可!"慕容玥忙緊走一步將燕妃彎下的身子扶起.

"你們為我云國報了仇,這一禮,自當是要的!"燕妃執意道謝,卻在慕容玥的堅持下作罷.

一旁的納蘭昀默了默,自懷中掏出了云霞紫晶,來到慕容玥的面前,目光深深地看著慕容玥,將云霞紫晶捧至她的面前,開口道:"我體內的毒已然除清,這云霞紫晶,該是物歸原主的時候了!多謝星月公主!"

慕容玥接過云霞紫晶,淡淡笑道:"三皇子重了!"慕容玥並非沒有想過將這云霞紫晶留給納蘭昀這個云氏的後人,只是由于云逸的堅持,且這云霞紫晶深得她的喜愛,這個念頭也便擱淺了!

納蘭昀滿心虔誠地看著慕容玥將云霞紫晶收起,眸中似有什麼念想被深深的掩埋,繼而他轉頭看了眼一旁面帶期盼看著自己的于非煙,狠狠一咬牙,再看向面前目光瀲灩,眸色深深的慕容玥,終是開口道:"納蘭昀另有一事懇求星月公主,望公主成全!"

燕妃在聽到納蘭昀的話後,微微一怔,而後在看到一旁的于非煙後,便明白了自己兒子的想法,當下神色激動地看著納蘭昀.對于于非煙這麼一個堪稱是才貌雙全的少女,燕妃可是極為喜愛的,更何況,在這段時間的合作下,兩人已然結下了極為深厚的感,若是于非煙能夠成為自己的兒媳婦,那便是再好不過了!

至于所謂于妃的身份,自然不是問題,只要手段運用得當,再加上一定時間的操作,重新給于非煙一個完美的身份,絕對不是什麼難事.

慕容玥自是猜到了納蘭昀想要些什麼,心中暗襲,面上但卻故作不解地問道:"不知三皇子還有何事?"

納蘭昀轉身將于非煙拉倒慕容玥的面前,神誠懇地開口道:"納蘭昀想要向星月公主要了非煙,還望星月公主同意!"話出口,納蘭昀便知道,自己這輩子都沒有資格再愛面前這個高貴如云端仙子一般的少女了!向自己愛慕的女子要另外一個女子,這種事,只怕也是前無古人了吧!

聽到納蘭昀的話,慕容玥柔柔一笑,卻是目光凌烈地看著他,開口道:"你是以什麼方式來向我要非煙?"

這非煙可是納蘭皇一手培養出來的精銳,即便是納蘭皇的手上,也只有八個這樣的人,可以,為了培養這八人,納蘭皇可是費盡了心力與財力.最重要的是,這非煙為了這次的計劃,付出了極大的犧牲,即便沒有納蘭昀的出現,慕容玥也准備在回朝之後,為此次的八人謀一個極好的前景.

于非煙對納蘭昀動了心,卻是慕容玥意料之外的事,但易求無價寶,難得有郎,納蘭昀是于非煙心之所系,慕容玥自然要成人之美.前提卻是,這納蘭昀是真心實意要對于非煙,能夠給予她一生的幸福.

"若我為平民,非煙便是糟蹋之妻,若我為朝臣,非煙便是當家主母,若我為王侯,非煙便是唯一正妃!"納蘭昀目光溫柔地看著于非煙,雖然他如今對面前的少女還沒有那種刻骨的愛慕,但他卻願意將自己未來的人生交給這個冰雪聰明的女子,他相信,今後漫長的歲月中,他一定會讓自己愛上這個以一片真心交付給自己的女子.

"此生不悔?"慕容玥看著面前因為得到了納蘭昀一聲承諾而淚如雨下的于非煙,心中滿是對她的祝福,卻依舊嚴肅地對納蘭昀問道.

"此生不悔!"納蘭昀牽起于非煙的手,開口問向于非煙:"非煙,你可願意?"

于非煙聞連連點頭,任憑那如雨的淚珠滑落嬌美的容顏:"願意,非煙亦是不悔!"這已經比她期盼得要美好了太多太多了!她還有何遺憾?

"若是我你要非煙的代價,便是舉國相送呢?"慕容玥再次丟下一句驚人的語.

納蘭昀卻是灑然一笑:"無論我願與不願,結局不是已經注定了嗎?星月公主又何須再以此來驗證我的真心?那個位置之所以讓人心動,概因眾人都是遠觀仰望,只有真正接近了,才知道,白骨鋪就,鮮血洗滌的龍椅,即便坐上去,也不過是日以夜繼的寒冷罷了!"

對于皇位權勢,納蘭昀並非是那般看重,之前的爭,是為了母親,如今的不爭,卻是為了自己,他爭了二十年,終于可以休息了,又何需再讓自己陷入那不可自拔的漩渦中去.

聞,慕容玥與宸王皆是挑了挑眉,對視一眼,宸王卻是魅然一笑,星眸中流溢過一絲贊賞的光彩,果然不愧是體內流淌著與云逸相似血液的男子,這份灑脫與遠見,絕非常人能夠擁有的.越是與之相處,宸王便越發地喜歡上面前這個納蘭昀了!

"很可惜,這個龍椅,你卻是非坐不可了!怎麼樣,有沒有信心繼續管理好納蘭皇朝,直到我們北辰來接手!"統一星月大陸已然是不可避免的了,但面前的納蘭昀,卻是一個極好的管理人才,不管是統一前還是統一後,這個家伙都是治理這一方國土的最好人選,宸王自然是不會輕易就放走了他.

"我有不的權利嗎?"納蘭昀很是溫柔地將滿臉通的于非煙摟入懷中,做出一副很是無奈的模樣:"別忘了,我的妻子可是你們最忠實的下屬呢!若是我拒絕了,只怕她就不肯嫁于我了!"

聽得納蘭昀的調侃,于非煙只感覺自己的臉上火辣辣的,當下不依地捶了納蘭昀一拳,卻是不舍得掙開納蘭昀的懷抱.

"哈哈哈!"見到于非煙羞澀的模樣,房間內的眾人皆是會心地笑出聲來.

就在這時,卻見星火與星海兩人急匆匆地闖了進來:"主子,主母,你們快去看看,老大他……"

宸王與慕容玥神色一變,開口問道:"星殤怎麼了?"自從到了納蘭皇都之後,星殤便拉著云逸和星海直奔納蘭皇宮而去,姚采兒中了納蘭皇後的那一掌後,只因況緊急,眾人只能將她留在納蘭皇宮,這兩天的逃亡生涯,星殤內心早已經煎熬不已,如今大局一定,他自然一刻也等不下去.

"姚采兒的傷勢沉重,云少主她心脈已斷,生機已絕,老大他抱著姚采兒瘋了一般跪在月王座的房門外,懇求月王座出手,只是月王座他……"

對于這個願付出了生命來愛星殤的女子,星火等人皆是敬佩不已,若是姚采兒就此死去,星火等人簡直不敢相信星殤會變成什麼樣子!

**************************************************************************************************************

今日只有一更,咳咳,那啥,某然很無恥地開了個新坑,大家可以從首頁點擊"其他作品"看到,若是書架中有空位的,就給某然的新坑占個位置吧!看看有多少人在期待某然的新坑……羞射遁走……

上篇:404驚天秘聞     下篇:406敲詐聘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