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07閉門羹  
   
407閉門羹

"只要本座到迷族中去一聲本座要為妹則婿,想要給聘禮的人多著去了,屆時,你可別後悔!"月璃琉璃眸中閃著流溢的光彩,就那般笑若狐狸一般看著紫千幻,作勢要收回自己如玉的手掌.

"給你給你!"紫千幻作勢極為不甘地將玉瓶放入月璃的手中,眸中卻是閃過一絲淡淡的溫,既然是送給玥兒,他又何須心疼.

之所以會這般作態,不過是因為不想被這個比狐狸還要精明的好友看出自己的那一點心思罷了!

對于慕容玥,紫千幻也不出來自己究竟是一個怎樣的感覺.

初見之時,她對自己下屬的拼命相救,再見之時,禦花園中一曲孔雀舞的驚為天人,以及靠近她時,那種驚采絕豔的無雙智慧……

不知何時,她的一舉一動,便看入了他的眼中,進入了他的心中,讓他不知覺,不經意之中,就開始追尋她的身影……

直到……

直到得知了,她的愛人,便是自己的外甥……

那一日,他獨自在北辰皇宮禦花園的荷花池旁,靜靜地坐了一日,直至那甘醇的美酒,將他的身心都迷醉……再醒來時,便將這一份初遇的美好,深深地藏入了心底!

即便是如此,再見之時——在看到慕容玥就那麼驚險地撞入了殺機凜然的紫昕浩懷中那一刻,紫千幻險些抑制不住心頭的驚駭大叫出聲.

宸王飛奔的同時,誰人又知道,他亦是用盡了全身心的力氣欲要飛奔到慕容玥的身邊,將她護在自己的身後……

幸而,那一瞬間,月璃已然搶先出手,將慕容玥救下,否則,他簡直無法想象,再一次親眼目睹那種心碎心殤心死如灰的一幕,他會做出怎樣瘋狂的舉動……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紫千幻極為完美地將自己所有的思緒都掩于那張玩世不恭,魅惑無雙的容顏之下,看著將玉瓶收入懷中的月璃,用完美的玉指挑了挑自己滑落在前襟的黑發,笑容輕佻地開口道:"果然不愧是被青妍那丫頭一手調*教出來的,堂堂迷族王座,竟是做起這等強取豪奪之事!"

月璃對紫千幻的調侃卻是極為坦然地接受,更絲毫不以為恥,反而引以為榮地道:"我家青妍了,兄弟就是拿來利用的,利用價值沒有了,能出賣就出賣,你該慶幸,這麼多年來,你的利用價值一直居高不下,還不至淪落到被我稱斤論兩拿來出賣的地步!"

紫千幻嘴角微微一抽,看著某個已然朝著妻奴方向發展的家伙,不禁對迷族中那個頂著聖女名頭,暗地里卻行著卑鄙無恥陰謀算計道貌岸然之事的女子再次鄙視了一把.

瞧瞧青妍那妮子,把一個堂堂禦座調*教成什麼模樣了,行為心性,簡直堪比強盜.照他這般法,莫非自己還要慶幸著自己能夠一再被這個家伙敲詐剝奪不成?

"你且快些將這姚采兒治好,我們出來的時間只有一個月,而你的靈力恢複,卻是需要二十日之久,我們此次出外界,那方的人定然已經得知了消息,若是不能在回去之前將靈力恢複好,只怕路上會有麻煩!"紫千幻在看到姚采兒的臉色恢複了繼續血色之後,心知九轉靈露丹的作用已然發揮,提醒了月璃一句後,便立于一旁守護著他.

月璃點了點頭,不再語,而是專心為姚采兒治療起傷勢來……

姚采兒的傷勢,比起之前宸王的傷勢,顯然要沉重許多,門外之人足足等了一個時辰之後,才見紫千幻將房門打開,命星殤將姚采兒接走.

星殤在見到呼吸綿長,宛如睡著了一般的姚采兒後,驚喜萬分,跪倒在地,朝月璃嗑了三個響頭之後,這才心翼翼地抱起姚采兒退出房門.

慕容玥在看到盤膝坐于大床之上,閉目調息,顯然在恢複內力的月璃之後,心頭微微一緊,朝紫千幻問道:"月王座他是否傷了元氣?"

慕容玥已然不是那個對武功心法一無所知的人了,心知這種以內力為人治傷之事,並非是表面上看得那般簡單,姚采兒之前那副奄奄一息的模樣,任誰看到都覺得是無力回天了,可到了月璃的手中,卻只是耗費了一個時辰,便讓得姚采兒恢複如常人一般.

這個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好事,往往在得到的同時,要有著相對的付出,只怕這一個時辰中月璃付出的艱辛,亦是常人所不能想象的.

慕容玥在想到之前月璃那決絕的拒絕後,心中更是帶著幾分不安,她是聰明人,心知若非是自己的那一番話,月璃是絕對不會同意救姚采兒的,那麼若是月璃因此而發生了什麼事的話,她只怕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紫千幻自是感受到了慕容玥的不安,忙揚起一抹魅然惑心的笑容道:"玥兒,你無需擔心,月璃他只是靈力耗費太多,需要靜心修養一段時間才能恢複,不會有事的!"

"那……等他醒了,我再來向他致謝!"慕容玥咬了咬唇,開口道,短短的兩日時間,月璃已經幫助了他們不止一次,此刻慕容玥心頭對之前月璃將宸王揍得渾身是傷的那麼一點怨氣,也已然消失無蹤,更何況,她心中明白得很,月璃那般教訓宸王一頓,自是因為之前宸王讓自己陷入危險之中的原因.

紫千幻滿眼溫地看著慕容玥那帶著歉意與感激的絕美容顏,魅惑無雙的容顏上噙著淡淡而溫暖的容顏,輕輕點了點頭道:"你也累了幾天了,身子定然還沒有恢複,先去休息吧!月璃醒後,我告訴你!"

著,紫千幻那一雙霞光流溢的目光若有似無地自宸王的身上飄過,顯然是在示意宸王將自己這句話聽入耳中,讓慕容玥"好好休息",別再鬧出什麼不該有的動靜.

宸王見得自己這個和他一般年齡的舅舅如此模樣,饒是他的臉皮再厚,也不由地漲了一張惑世魅人的容顏,很是不自在地輕咳一聲,看著況,昨日他們在馬車上的動靜,聽然是沒有逃過自己這個舅的耳朵了!

宸王聽明白了紫千幻的話,慕容玥自然不會沒有會意過來,當下只感覺自己的俏臉火辣辣得慌,一句話也不敢再,飛快地轉身逃入了自己的房間之中,轉身將房門上了拴子,不再讓不該進入的人進入.

"舅!"宸王很是無奈地看著紫千幻叫到,顯然沒有想到紫千幻竟也會行這等調侃之事.

紫千幻很是無辜地聳了聳肩,修長的玉指挑過肩頭的長發,風萬種地一瞟面前與自己有著相同神韻的外甥,開口道:"本座可沒有什麼,你等自己胡思亂想,本座又豈能左右你們的思緒?若是無事,早些休息去,莫要頂著一身的傷,還思量那不該有的念頭!"

完,紫千幻便將房門"砰!"的一聲關上,也不管會不會撞上宸王那挺拔的鼻梁,就這般在美人榻上懶懶臥倒,為守護著床上正在恢複靈力的月璃.

宸王看著被紫千幻甩上的房門,很是慶幸自己躲得快,否則這好不容易在月璃手下保全得一張完美無損的容顏,就要在自己這親舅的手上破相了!

施施然走過幾步,來到慕容玥緊閉的房門面前,宸王燦然一笑,干脆利落地放棄了要敲門的念頭,而是身形一晃,再出現的時候,已然來到了慕容玥的窗前.

悠閑自在的表,在看到那被慕容玥關得嚴嚴實實的窗戶之時,頓時消失無蹤,張口結舌地看著緊閉的窗門,宸王的臉上再也不見一絲笑容,在聽到四周隱隱約約的偷笑聲後,一向優雅淡然的宸王殿下,終于黑了那張魅惑世人的無雙容顏……

這妮子,居然給自己吃閉門羹?

該死的,她難道不知道自己在習慣了抱著她那馥雅芬芳的嬌軟身子入睡習慣後,若是失去了她那馥雅的雪蓮清香縈繞,便再也無法入眠了嗎?

都怪紫千幻這個身為長輩,卻不行長輩之事,居然來調侃自己這等輩的舅,明知道他家的玥兒臉皮薄,經不起調侃,還故意當著自己面來打趣他們……

"玥兒!"宸王可憐兮兮地站在窗前輕聲叫道,只希望能夠用著最為委屈的聲音勾起房中愛人的憐憫之心,放自己進屋相聚.

************************************************************************************************************************

劇場:

某星很是委屈地控訴某人:舅,你為什麼要這般陷害我?

紫禦座斜眼:我這個長輩還沒有吃肉,你倒天天吃起燒肉來,難道把隔壁的兩個光棍視若無物嗎?

宸王怒指某無良禦座:你明明是妒忌我能得到玥兒!你為老不尊!你窺覷玥兒!

紫禦座一掌拍飛某個不識好歹之人:滾,人艱不拆,懂?

上篇:406敲詐聘禮     下篇:408針鋒相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