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08針鋒相對  
   
408針鋒相對

"玥兒!……"宸王輕輕地敲了敲那禁閉的窗戶,一張魅惑無雙的容顏之上滿是可憐巴巴的模樣.

"噗哧!"

讓英明神武的宸王想不到的是,他沒有等來心愛女子的回應,卻引得四周那些偷窺之人的失笑.

宸王聽到這偷笑之聲,卻也不惱,而是施施然朝著牆上一靠,一雙璀璨流溢的眸子就那麼淡淡地一瞟,看向四周的某幾個地方,悠悠然道:"你們都很閑啊!既然如此,本王不介意賣納蘭昀一個面子,讓你們去協助昨日屠城的善後工作!"

做屠城的善後工作?

那豈不就是負責去搬死人,打掃那一地被砍得支離破碎的尸體,清洗街道上的血跡,加上負責安撫那一堆哭天喊地的親屬?

一聽到宸王這番話,四周那些隱藏在暗處的星火等人身形一動,便飛一般地退得干乾淨淨,連回頭看一眼的勇氣都沒有,生怕就這麼一看,便被宸王抓住丟去做善後工作.

見得四周那些偷窺的人都退得干乾淨淨,宸王臉色一變,再次恢複到之前那副可憐巴巴的模樣,靠著慕容玥房間的窗戶之上,帶著幾分撒嬌的意味開口道:"玥兒,外面風好大,我的身體才恢複,寒毒才被壓下去,若是再被風這般吹下去,萬一複發了……"

好吧!他承認,他是故意要耍心機騙得玥兒的同心的,若是他不趁此機會攻克了玥兒的"窗門",只怕照這一次玥兒被紫千幻調侃的怒火來看,日後想要近她的身,只怕是極為困難了!

就在宸王話還沒有完之際,便聽得"吱呀!"一聲,窗門被打開了!

只是,打開的卻不是他面前的這一扇,而是隔壁月璃所在的房間!

只見那藍如水晶的發絲隨著大口的窗戶流瀉出來,在陽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動人的光澤,月璃那一張猶如天神一般明媚得讓得心生膜拜的容顏就這般出現在宸王的面前.

帶著幾許戲謔,幾許玩味,幾分譏諷,月璃就這般居高臨下地看著面前魅惑無雙的宸王,輕輕一揚那櫻色的粉唇,天籟般動聽的嗓音就這般順著徐徐清風蕩開:"宸王殿下方才的話是在質疑本座療傷的能力嗎?紫禦座,你來告訴你這外甥,本座出手治療過的傷勢,是否會有複發的可能?"只要有他在一日,未經允許,想進他妹妹的房,上他妹妹的床,做夢!

月璃的話音落下,一臉玩世不恭的紫千幻亦是出現在大開的窗戶之前,目光憐憫地看著宸王,開口道:"月王座出手,你大可放心,即便你現在就是投身進冰山雪地之中,寒毒也不會發作一絲的,所以,盡管放心!"

沒有看到他們一個禦座一個王座都住在隔壁嗎?居然還想在他們面前上演恩愛鏡頭,這個北辰星,果真是不知死活,這寒毒還想不想根除了?

宸王看著面前的紫千幻和月璃,頓時一陣無語,挑了挑眉看向兩人,不帶一絲尷尬,卻是滿心挑釁地道:"莫非迷族的王座都是如此清閑,專做這等聽牆角之事?"紫千幻他是不敢了,畢竟有著輩分壓在這里,但對于月璃這個王座,即便是心知對方是慕容玥的親人,他也無法保持著該有的風度,誰讓這人影響了自己的"性福"呢!

再者,這月璃才為姚采兒治療傷勢,應該抓緊時間恢複內力才是,卻偏生甯願花這時間來埋汰自己,也不好生休養,這讓宸王心中怎會願意?

"世風日下,有人心存不軌,本座自然不能手旁觀!"況且你這家伙的目標還是我的妹妹,若是我手旁觀,改日讓父親知道了,豈不是死無葬身之地!

月璃很是咬牙切齒地看著面前"道貌岸然,空有一副好皮囊,卻專行那齷蹉無恥之事"的宸王,滿心懊惱自己那絕世風姿的妹妹,怎就會看上了這般一個人物!

紫千幻一臉趣味地看著面前針鋒相對的月璃和宸王,莫怪人大舅哥和妹夫是天生的敵人,古人誠不欺我,單看面前這一對,就足以證實了這一點.

明明是惺惺相惜的兩個天子驕子,偏生一個是愛妻如命,看大舅哥如同第三者的宸王,一個是視妹妹如心頭寶,看宸王如挖牆腳之賊的月王座.

這一番醋味橫生的大戰,真不知會持續到什麼時候才能平息了!

月璃,宸王和紫千幻三人這方斗法之際,引發事件的關鍵人物慕容玥,卻是悄無聲息地離開了房間,來到了映月園內的廚房之內,在水菲菲的幫助下,親自動手做起豐盛的午餐來.

托納蘭昀的福,即便是如此這種非常時刻,映月園內的各種食材都是應有盡有.慕容玥在瀏覽了一遍食材之後,選了其中幾道食材之後,便麻利地開始制作起來.

隨著一道道精致菜肴的出鍋,讓人垂涎不已的香味便隨著清風飄散開來.

而從一開始在窗口斗嘴,發展到在臥室內下棋的三人,在嗅到了隨風而來的香味之後,亦是忍不住抽動了下鼻翼.

"這是什麼香味?"紫千幻咕嚕一聲吞了下口水道,饒是走遍了新月大陸每一個角落的他,也不曾聞到過如此勾人食欲的香味,莫非這納蘭皇朝,最近又出了什麼聲名鵲起的廚子不曾?

"有魚的香味,也有排骨的香味,還有豆腐,雞鴨……北辰子,你在這映月園住了這麼久,口福倒是不啊!"月璃口中著,卻是一心多用地放下一顆白子,秒殺了宸王一大片黑棋.

雖然暫時占了上風,但月璃的心中卻是對宸王愈加贊許不已,這都僵持了半個時辰了,終于讓他布局已久的殺招派上了用場,不愧是云惜公主的兒子.

宸王看著自己被月璃封殺了的十數枚棋子,眸中流光一閃,卻是開口道:"本王雖然住了這麼久,卻也是第一次發現竟有這般讓人垂涎的菜香!"著,手中的黑棋不動聲色地落在了某處不顯眼的位置,卻是開口道:"不如此局就此和局,先行用餐如何?"

月璃目光掃過宸王落下的那枚棋子,璀璨一笑,一棋落在那黑棋之旁,開口道:"不急,這菜香香氣才起,還未到完全釋放的時候,定然還有許多菜未好,趁此機會,將這局下完也未嘗不可!"眼見局勢對他不利就想溜之大吉,哪有那般容易的事!

紫千幻看著棋盤之上殺機四起的棋局,心中對月璃與宸王兩人的棋藝稱贊不已,相對月璃大開大合,一派王者風范的棋風,宸王的棋風相對來,便是詭詐多端,綿里藏針,往往總是在最不可能之處殺出一條血路,與聖女青妍的棋風恰有幾分相似.

這種棋風往往總容易將對手迷惑,趁對方疏忽之下,贏得勝利.

只可惜,宸王偏偏卻是怎麼也想不到,月璃經年與其棋風相似的青妍下棋,對這種棋風,早已經熟悉于心,是以宸王幾處暗手,都被月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給拔除了,這才很是無奈地落了下風.

聽到月璃的話,宸王面上魅惑無雙的笑容不變,將背上的靠墊移了移,優雅地換了一個舒適的姿勢,青色的衣袂淡然鋪開在白色長毛獸皮之上,笑得仿若黃泉兩側漫然盛開的曼珠沙華:"也好,能夠全心領教一番月王座的棋藝,不勝榮幸!"

隨後,紫千幻與月璃皆是非常驚訝地發現,宸王的棋風,竟在之前的落下風之後,完全改變了之前詭詐的走勢,變得銳不可擋起來,就仿佛是一柄最擅長突破的穿云箭,將月璃層層疊疊的布局,穿刺出一道口子,就這般自他就要包圍的圈子中突破出來.

不僅如此,這支穿云箭在突破了月璃的包圍之後,居然還形成了反*攻的形式.隱隱有將月璃的棋子包圍的局面.

而月璃在見到這一幕之時,僅僅是微微一挑眉,繼而淡淡地勾起了櫻色的粉唇,那慵懶尊貴的氣勢,就這般散發開,仿若一朵凌雪白梅,傲立枝頭.

素手夾起一枚白色的棋子,緩緩落于棋盤之上,笑若春分的容顏之上,眸底深處已然不再是之前的隨意輕慢!

不!

對于面前的北辰星,他從來不曾輕慢過,即便對方的武功在自己的眼中不足一提,但他相信,一旦眼前的男子寒毒根除,便是他的武功突飛猛進之時!

隨著棋盤上的棋子愈加增多,那無處不在的殺機與埋伏,讓得月璃與宸王眸光亦是深沉起來,一旁的紫千幻一直在把握著玉蘭花針的動作早已經停止,心思亦是沉入了棋局之中.

**************************************************************************************************************************

明日有加更,至少更新一萬字以上!求推薦,留,各種求!

上篇:407閉門羹     下篇:409婚事已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