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09婚事已定  
   
409婚事已定

月璃與宸王落棋的速度越來越慢,每一步落子之前,都都細細思尋一番,而紫千幻早已經將把玩的玉蘭花針收入了中.

即便棋局中早已經風云變幻,但屋中的三名男子表都是那般的淡雅閑適,白衣的月璃,紫衣的紫千幻,青衣的北辰星,風姿各異,光彩照人,每一人都是一副單獨的畫,足以讓人品味許久的畫,如今三人環繞棋盤,兩人執子,一人觀棋,卻又如此的協調,一舉一動之間,皆是集天地靈秀于其中,讓人只是凝眸想看,便不禁沉醉其中.

終于,兩人都將棋子落盡,紫千幻見狀眸光一緊,意味深長的眸子在月璃與宸王兩人同樣傾國傾城卻各有風姿的容顏上緩緩掃過,繼而微微一笑,正待起身伸伸懶腰,便聽慕容玥那清然的聲音自房外傳來.

"月王座,紫禦座,北辰星,都出來用膳了!"

用膳了?

三個棋迷仿佛這才再次恢複了嗅覺感官一般,在再次嗅到那撲鼻的香氣之時,皆是感覺到饑腸轆轆.再想到居然是慕容玥負責來叫他們用膳,心中頓時閃過了一個讓三人心神一震的念頭.

"呼!"坐于外圍的紫千幻占據了地勢上的優勢,不等月璃與宸王掠過他身旁,便一馬當先起朝外掠去.

"吱呀!"

紫千幻才把房門打開,便見一道月白色的身影自自己的身邊一閃而過,在看到那一頭藍發之際,哪里還會不知道這捷足先登的又是哪個!

"該死的!"紫千幻低咒一聲,又哪里會不知道自己又被這個狡猾的月王座給算計了,這家伙最擅長的便是拿人當槍使,自己這一開門的功夫,剛好便讓他給鑽了空子!

當下,紫千幻雙眸一凝,素手一動,便抓住了那想要再次鑽空子,絲毫不知要尊重長輩的宸王,將其往身後一甩,自己則借此力道,先行流星趕月一般朝著餐廳而去.

宸王被紫千幻這一甩,身形在空中一扭,便以一個優美的姿勢落于地上,啼笑皆非地看著就這麼短短一瞬間便消失無蹤的月璃與紫千幻.

"真是沒有絲毫為客的自覺,哪有把主人丟下自己趕飯場的道理?"宸王無奈地撫了撫青袍之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塵,姿態優雅,速度飛快地朝著餐廳追去.

他家夫人親自下廚,可是史無前例的事,若是去得遲了,被這兩個家伙給吃光了,他可就虧大了!

事實證明,宸王的擔憂並非是沒有道理,待得他趕到餐廳的時候,月璃與紫千幻兩人早已經占據了最上方的主位,一人一雙筷子,已然快如閃電地將每一道菜肴都品嘗過了一遍.

尤其是月璃,在看到宸王趕到之時,朝他很是明媚地揚了揚粉唇,熱地招呼道:"喲,北辰子來了,快坐,快坐,別客氣,餓了吧!難得玥兒親自下廚,你可一定要好好品嘗!"

眾人在聽到月璃的話後,皆是無語地看著一派王者風范,坐于主位之上,行使著主人的作為,如同招呼客人一般招呼著宸王的月璃.

這……莫非迷族之人皆是這般……強大得讓人無語,習慣了反客為主不成?

被月璃一把拉著在他右手邊坐下的慕容玥,在聽到月璃這一番話後,很是溫暖地淡淡一笑,目光溫柔地看著宸王,卻是半絲也沒有為宸王解圍的意思.

宸王見狀卻是沒有半絲惱怒的想法,若這月璃果真是玥兒的親人,他的這般作為,卻是半絲逾越也沒有,別忘了,這映月園可是納蘭皇朝撥給玥兒使用的,如今他北辰星在這的身份,還真是有那麼一點客人的感覺.

心中想著,宸王很是順理成章地點了點頭,魅然一笑,看著一臉揶揄之色的月璃,卻是半分不讓地道:"不錯不錯,我家玥兒下廚,月王座可是要多吃些才行,這以後回了迷族,便也只能想念一番了!"這玥兒可是要嫁給他為妻的,以後想要吃玥兒的菜還怕沒有機會,倒是面前這兩個,也就是這麼難得一次了!

心中這般一想,宸王的心里便是好受了許多,身形一閃,便來到慕容玥的右手邊的空位上坐下,那不安分的手一伸,便是摟上了慕容玥那盈盈一握的纖腰.

月璃聞眸光一暗,帶著幾分意味深長地問道:"莫非你娶玥兒回家,就是為你洗手作羹湯的?"他月璃的妹妹,豈能整日圍繞在灶台面前的?

"只要玥兒願意,本王又何須剝奪她的樂趣,月王座莫非覺得妻子給丈夫做飯是委屈?"宸王卻是絲毫沒有被月璃那強大的威壓所影響,左手摟著慕容玥,右手卻是絲毫沒有停頓地為慕容玥布菜,按照慕容玥平時的喜好,將她面前的碗堆得山高後,這才開始幫自己夾菜.

月璃在聽到宸王的話後,嘴角的笑靨不變,眸光卻是微微一凝,看向宸王摟著慕容玥的手,再看看那張笑得風萬種的臉,心中頓時又升起了一股想要將面前這個厚顏無恥的家伙胖揍一頓的沖動.

而萱若,水菲菲,星火,星木,星海等人,早就領教過月璃與宸王兩人聚于一塊會產生的絕對化學作用,早便有先見之明地躲到另外一桌去吃飯兼看戲了,如今見得月王座身上散發出來的隱隱氣壓,頓時將趣味的目光掃向了宸王這方,有心看看宸王會怎樣拆招.

"吃菜,吃菜!"紫千幻將筷子伸向桌子中間那個最大的碗,夾起一塊水嫩幼滑的魚片,咬了一口,只感覺那魚片入口即溶,帶來酸辣香滑的口感,果真是美味至極,目光一閃,見這桌的云逸和萱若都將目標放在了這碗魚片上時,忙用勺子裝了一碗在自己的面前,這才開口問道:"玥兒,這碗魚片你是如何做的,竟是這般的美味?"

慕容玥見云逸和萱若幾人都對這碗酸菜魚極為喜歡,淡淡一笑,拿起宸王面前的碗為他盛了一碗後,端給身旁笑得見牙不見臉的宸王後,這才開口道:"這碗名為酸菜魚,是用醃制好的酸菜加包頭魚做成的,需要掌控的,不過是切魚的刀工以及魚片的醃制,原本這道菜還需要再辣一些方更有味的,不過我擔心你們不習慣吃辣,所以將這辣味去了大半!"

慕容玥在將這道酸菜魚介紹完後,在看到一旁月璃眸中的興味光彩後,柔柔一笑,不理會一旁宸王醋勁十足的目光,又為月璃添上一碗魚片後,再為其夾過幾塊雞塊,在月璃愈加光彩照人的笑容下,開口道:"這道菜名為口水雞,月王座不妨嘗嘗可合口味?"

另一桌的星火等人在聽到慕容玥的解後,亦是紛紛將目標投向了桌子中央的酸菜魚和口水雞,不過相對慕容玥這一桌的文明吃相,星火這方便沒有了那麼多的顧忌,大家都是知根知底十幾年的兄弟了,加上這可是主母親自下廚的絕世美味,誰若少吃了一口,都會是遺憾終生的事,哪里還管他什麼禮讓風范.

"玥兒,我也要吃這口水雞!"宸王在看到月璃盯著慕容玥那雙愈加明亮的琉璃眸後,摟著慕容玥纖腰的手一緊,便低頭在慕容玥的耳邊帶著幾分撒嬌的意味道.

慕容玥當下便感受到宸王口中噴出的熱氣直往自己的脖子里鑽,甚至連得宸王摟著自己腰肢的那只手也變得火熱起來,一張俏臉頓時變得若晚霞,看得宸王心頭一熱,若非是如今的場合不對,恨不得立即化身為狼,將面前這個愈加嫵媚可口的嬌人兒壓在身下好生愛撫一番.

坐在宸王對面的云逸在看到這方的一幕後,握著筷子的手微微一緊,繼而便將目光轉向了眼前的菜肴,近乎下意識地夾起一塊根本不知道是什麼菜肴的菜放入口中,卻感覺原本美味的菜肴此時吃入口中,竟是品嘗不出任何的滋味,唯有心頭的苦澀在緩緩四散開來.

坐于云逸身旁的萱若敏銳地發現了云逸驀然微白的容顏,眸光微微一凝,嘴角微微揚起,一張精靈般容顏之上,卻是笑出了絕不該有的苦澀.

紫千幻不動聲色地將眾人的神收入眼底,卻是灑然一笑,徑自將杯中甘醇的美酒飲下,那後勁極強的酒順著喉嚨滑入胃中,帶給人強烈的沖擊感,是如此得肆意快活.人生苦短,又何必總是為所困,癡男怨女,古往今來,從不缺少,若是走不出之一字,不過是庸人自擾罷了!

"想吃什麼自己夾,莫非玥兒自己就不要吃飯嗎?"月璃冷冷一掃將慕容玥整個人都摟入了懷中的宸王,心中思量著是不是該找點事把這個家伙自玥兒的身邊支出去才是.

才這般想著,便見宸王已然夾起一塊雞塊放到了慕容玥的嘴邊,溫柔地道:"月王座的是,玥兒做了這麼多菜,定然是累到了,快多吃些菜.否則回去父皇和爹見到,定然要心疼了!若是爹以為我沒有照顧好你,取消了婚事,那該如何是好?"

"取消婚事?"慕容玥艱難地將雞塊吞下,有些驚訝地開口問道.什麼叫取消婚事,雖然這話在星火等人的耳中聽來並無什麼不妥,但對宸王知之甚深的慕容玥卻明白,宸王在月璃的面前這種話,定然是有其用意.

"我們的婚事不是早就開始准備了嗎?前幾日父皇傳了書信給我,等我們回去之後,便可以完婚了!"宸王的聲音聽起來是如此的煞有介事,但另一桌上的星風卻是極為隱晦地撇了撇嘴,這王爺還真敢,分明就是他特地讓人送信回去,要將婚事提前的,怎麼到了如今,卻成了皇上的決定了!不過,他們家的主母是如此的絕代風華,身旁更有著這麼多天子驕子在虎視眈眈,主子的確是要盡快將主母娶回府里才能放心.

"咳咳!"聽到宸王的話,慕容玥險些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這,這婚事不是應該等她及笄了之後才能舉行的嗎?怎麼突然改變了計劃?

"心,你都這麼大的人了,怎麼還這般粗心的,看來本王將你娶回去之後,要寸步不離地照顧著你才是,你我們成親之後,是住在宰相府好呢?還是住在宸王府?"宸王萬分溫柔地為慕容玥撫著背,再貼心地為慕容玥端過茶水,喂其喝下.

此時此刻,他已然開始憧憬著婚後的幸福生活了,就這般一直照顧著懷中的女子到老,該是多麼美好的一生.

"這……是不是太過倉促了一些,我……"慕容玥本想自己還未及笄,雖然這個時代的人都發育的比較早,但若是換做了自己那個時空,她這年齡,還是在學生時代呢,就要成親了,這……

月璃一雙琉璃眸就這般在宸王與慕容玥兩人之間徘徊了幾個來回,而後將慕容玥夾給自己的雞塊細細咀嚼了一番,在品味了其間濃濃的幸福感後方吞下,這才緩緩開口問道:"婚事定在何日?"

"正月初九!"宸王繼續夾菜喂著懷中的女子,頭也不抬地回到,他得趕緊把自己的未婚妻養胖一些,這些日子的折騰,已經讓這丫頭瘦了好多,讓人心疼不已,若是讓自己那個愛女如命的岳父看到了,萬一反悔不把女兒嫁給自己了可怎麼辦?

就憑他對自己那滾刀肉岳父的了解,只怕對方還真做得出這種事來!

"正月初九?天長地久!不錯!這日子定的很好!"月璃點了點頭,丟下這麼一句話後,便繼續低頭吃飯.

這方的宸王在聽到月璃的話後,頓時笑得魅惑燦然,既然月璃是這般,那便是同意了自己和玥兒的婚事了,雖然即便月璃不同意,也無法改變自己的決定.

但是對玥兒來,肯定是一個不的遺憾,月璃是她的娘家人,得不到月璃的祝福,玥兒肯定不會感覺圓滿.

"那你……"宸王開口問道.

"參加!"月璃頭也不抬地道.他的親妹妹成親,做哥哥的自然是要參加的,即便是有天大的事,也要放在一邊,相信即便是父親知道了,也會支持自己的做法.更何況,這個妹夫,可是極為優秀的,即便自己不高興才見到的妹妹就成了別人的人,也無法否認,宸王的確是十分的優秀,足以匹配自己的妹妹!

雖然他總是沒有給面前北辰子好臉色看,但卻不得不承認,這子比他在迷族中看到的那個天之驕子都要出色得多.尤其是方才在房中的那一局棋下完之後,他更是對北辰星高看了一眼.

月璃的棋藝乃是經由父親親自教導的,在迷族之中已然是鮮有敵手,剛才與宸王對弈一局,可以是生平最為痛快的一戰.

宸王的棋風詭詐多變,時而刁鑽詭異,時而大開大合,時而單刀直入,時而剛柔並濟,每每總能夠在他的包圍之下突破.就仿佛是一個曆經了無數歲月的智者,胸中自有丘壑,任由世事滄桑,總能夠笑看風云.

莫要忘了,這樣的一個鬼才,還曾經有了近乎十年的空白歲月,若是那十年,對方沒有因為寒毒而空度,那該會是怎樣的精彩豔絕?

最為難得的是,在棋局結束了之後,這北辰星卻是堪堪輸給了自己一子,月璃心中極為明白,這一子,對方是因為尊重自己才故意算計好輸給自己的,而他也極為明白,對方是什麼時候輸掉的,若是沒有那麼一個疏忽,兩人卻是堪堪打成平手.

月璃已然開始期待,下一次與宸王的對弈.

聽到月璃的回答,紫千幻眸中光采一閃,繼而便恢複了平靜,心中卻思量起來,若是他們等參加過慕容玥的婚禮再回迷族,可是比原定的計劃要推遲了將近十天,若是被那些人得知了,豈不是……

"我心中自有定數,推遲回去雖然會有變數,但那時我的靈力也會完全恢複,並非就一定是壞事!"

就在紫千幻心中斟酌之時,月璃的聲音卻在他的耳邊響起,紫千幻抬起頭來,卻看見了一派高貴優雅地用餐的月璃.

而此時得到月璃應允的宸王和慕容玥卻是滿目歡欣地看著月璃和自己,見此,紫千幻亦是緩緩地揚起了緋色的唇,不錯,自己的外甥成親,他這個做舅舅的又怎能不在場,即便推遲了回去的行程又如何,就憑著自己和月璃兩人聯手,任是那些人如何的陰謀算計,也蹦跶不出什麼名堂!

***************************************************************************************************************

第一個更送到,偶繼續去碼第二更,求推薦,求留,求打賞,各種求!

上篇:408針鋒相對     下篇:410蝕骨愛戀 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