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412云逸受傷  
   
412云逸受傷

慕容玥滿心感動地聽著宸王那足以讓她沉醉的話,在感受到身旁這個強大的男子身上的顫栗之後,眸中頓時染上了瑩瑩淚光.

這樣一個堪稱完美的男子,竟是已然等待了自己足有十五年之久,這樣一個站在世界頂端的男子,竟是在因為害怕失去自己而顫栗!

她慕容玥何德何能,竟是讓個名為北辰星的男子這般傾心相待?

滿心愛意地回抱著摯愛的男子,慕容玥連連點頭道:"好,北辰星,我把我的未來交給你,你也把你的未來交給我,我們一定要給彼此幸福!"

是她太過貪心了,在擁有著慕容宰相這般的父親,擁有著北辰星這樣的愛人,擁有著萱若與水菲菲這樣的姐妹,擁有著如此多關心她,愛護她的人的同時,還想要追尋著上一世的軌跡!

狐狸,孤狼,鐵熊……若是有緣,未來,或者下一世,我們再續前緣……

*******************************************************************************

是夜,納蘭皇都之外護城河旁,一青一白兩道風姿卓越的身形相對坐于青石之上.儼然便是宸王北辰星與賽閻王云逸.

此時,云逸正以一枚精致八卦卜算著什麼,隨著不斷的推算,云逸那如玉的容顏愈加蒼白,額頭之上竟是隱隱滲出了點點汗水,在滿月之下清晰可見.

宸王在發覺到云逸的力不從心之時,神色一變,身形一動就來到云逸的背後,雙掌一推,便將渾厚的內力渡入云逸的體內,同時急聲叫到:"云逸,快停下!"

本已然力竭的云逸在感受到宸王渡入的內力之後,心神一震,便再次沉入那逆天的推算之中.

宸王見此,心中焦急,卻不敢再出聲驚擾云逸,只能一bobo地將渾厚的內力都推入他的體內,以免云逸因為那逆天而行的推算傷了根本.

有了宸王的幫助,原本無跡可尋的軌跡終于模糊可見,只是才發覺了模模糊糊的幾絲痕跡,云逸便感覺腦中開始混沌起來,當下一咬舌尖,拼著耗損精血的況之下,也要看清那天道的痕跡.

在離此足有千里之遠的某處大殿之內,一個鍾天地之靈秀于一身的無雙女子自淺眠中驚醒,驀然喝道:"是誰在推算本座的命道!"

著,那無雙的女子自脖子之上解下一枚太極陰陽魚形狀的掛件,凝脂素手就著太極陰陽魚捏出幾個手決,凝聲喝道:"破!"

隨著那無雙女子道出的這一聲,護城河外的云逸身形一震,面如金紙,雙唇一張,"噗!"的一聲,一口熱血就這般噴出.

"云逸!"宸王雙目一睜,忙扶住云逸倒下的身體,急聲問道:"你怎麼了!"

隨著宸王的叫聲,星殤,星火等在附近護法之人具是出現在兩人身旁,在看到受傷倒下的云逸之時,皆是神色大變.

云逸輕咳幾聲,咳出幾口血絲,卻被他伸手不著痕跡地擦去,而後微微搖了搖頭,示意自己無事,緩緩地坐直了身子,微紫的眸中卻帶著幾分喜色,開口道:"我沒事,雖然沒有推算出那人的所在,但卻可以確定,的確是有人如同玥兒一般,自另一個時空來到了星月大陸,只是才欲推算那人的所在,卻被人以外力給截斷了,對方的靈力比我要高上一籌,是以,在措不及防之下,被對方所傷."

"可惡!若是讓我知道是誰傷了你,定讓那人後悔今日所為!"宸王恨聲道,繼而便欲繼續渡過內力為云逸療傷.

"我沒事!"云逸阻止了宸王的行動,自懷中掏出一顆丹藥服下,稍稍平息了紊亂的內力之後,這才不無遺憾地開口道:"可惜我就差些許就能夠查出那人的所在了,只能我學藝不精,若是師父再次,定然不會讓玥兒失望!"

宸王搖了搖,道:"你已經盡力了,玥兒若是知道你為了幫她尋找同伴而受傷……"

"別告訴她!"不等宸王的話完,云逸便搖了搖頭道,若是玥兒知道了,豈不是要因此而內疚,他拼著受傷來尋找另一個穿越時空而來之人,為的就是讓玥兒開心,又何必讓她為了自己受傷一事而不開心呢!

"好!"宸王又怎會不知道云逸心中所想,星眸微微一閃,便應允下來,云逸對玥兒的心思,他一直都懂,只是,對于云逸這個自幼一塊長大的兄弟,他什麼都能讓,唯獨慕容玥,他不能!

"我需要會聖雪山休養,就不隨你們一道回北辰皇朝了!"云逸輕輕喘息幾聲,下的手掌已然緊緊握起,無論如何,他都要在盡快增長自己的靈力,為玥兒找到那個人.

玥兒一人自遙遠的時空而來,內心的孤寂並非他們所能夠體會的,這種孤寂,遠遠要超過他以往那種沒有親人的孤單.

生活在一個完全陌生,無論是風俗習慣,文化常識,甚至道德倫理都與自己所知完全不同的世界,玥兒的內心,該有多麼的孤單.

云逸從來沒有一刻如同現在這般痛恨過自己實力的不夠,若是他有師父那般的靈力,方才就不會被對方打斷了自己的推演,為玥兒尋找到她的同伴.

"云逸,你如今的傷勢……"

宸王神色一變,眉頭微皺,才欲些什麼,卻見云逸淡淡一笑,笑容中有著他從未見過的苦澀:"即便我沒有受傷,也准備就此離開了,流星,我的心,相信你能夠理解!"

云逸從來沒有在宸王的面前掩飾過自己對慕容玥的感,如今宸王與慕容玥回北辰皇朝可是要准備婚禮的,這兩日與慕容玥相守相伴,目中所及的,盡是她在宸王面前綻放的嬌羞嫵媚,她的嬌柔,她的美好,她的熱,她的愛意,盡是給了宸王,而他,卻只能遠遠相望,將滿心的苦澀與悲痛,深埋在心底.

這樣的日子,每一時,每一刻,對他來,都是無盡的煎熬.

若是再一路相伴,回北辰皇朝看著他們准備兩人的大婚,看著他們拜堂入同房,看著她為他人梳起了發髻,成了他人的妻,云逸不敢保證,自己的心,是否有著足夠強大的承受力,保證自己不會為此而發瘋,直至,心碎成灰……

聽到云逸的話,宸王心頭一震,看入了云逸那雙盛滿了痛苦的紫眸,終于緩緩地點了點頭道:"即是如此,我讓星風,星火,星木與星電四人送你回去!"

云逸的身份可是這一代的賽閻王,乃是世人競相追查之人.若是平時沒有受傷,自保自是沒有任何問題,如今他身受內傷,自是不能讓他一人離開.

對此,云逸自是不會再拒絕,一番休息之後,便上了天機閣的馬車,就著夜色,離開了納蘭皇都……

***********************************************************************************************************************

三天後,三輛外觀樸素的寬大馬車自映月園中駛出,一路往南,朝著北辰皇朝而去.

即是決定了婚期,慕容玥等人自然就不能再在納蘭皇朝久留,是以,在將納蘭皇朝與北辰皇朝合作的方案定好之後,眾人便一刻也不曾停留地離開了!

懶懶躺在寬大的馬車之上,慕容玥手中捧著一本古樸的游記看得津津有味,臉上不時地揚起趣味的笑容.

相對于前世的槍林彈雨,時時刻刻處于備戰狀態的生涯,這一世的生活,可謂是極為安逸的了,至少,每每總能夠有悠閑的時間下下棋,看看書,順便,與心愛的人笑看風云,靜看日升日落.

靈寶則趴在了慕容玥的身上,繼續著它香甜的美夢,這些日子以來,有了月璃贈予的丹藥,它的日子可謂是快樂賽神仙,再也不用為了那些珍稀藥草而漫山遍野的尋找,只需要在消化完體內的藥力之後,向慕容玥要一顆丹藥吞入腹中,即可繼續著好眠.

宸王在將手中的事處理了一個段落之後,抬頭,看到的便是慕容玥嘴角甯靜的笑靨,無的幸福感,就這般自心頭蔓延開來.

忍不住放下手中的文件,宸王身子一動,便來到了慕容玥的身旁,在其光滑嬌嫩的臉上偷了一個香吻,就欲擁著佳人纏綿一番.

"吱吱吱!"趴在慕容玥懷中的靈寶被宸王擠得有些透不過氣來,忙吱吱叫著抗議不知羞恥的宸王占據了自己的地盤.

"呱噪!"宸王眉頭一皺,便一把抓起靈寶,將馬車上的窗一開,便看也不看地將靈寶往窗外一丟,也不管靈寶那再次變得肥嘟嘟的身子會不會經得起他這麼一摔.

上篇:411告知身世     下篇:413前世今生